《五凤缠龙》

第11章 自满初犊

作者:天宇

在此同时被夫君托震出庄外的银甲令主芳心又悲又喜中,眼见四队使者所余不足一半,而且尚被两百余名大汉围困猛孜,而两名队长及三名副队长则被五名五旬之上的老者逼攻中无能支援所属,心知那五名老者必是支援而至的另一处分堂为首者。

悲愤狂怒中,手中银枪震抖出三朵枪花凌空疾射济宁分堂的黄分堂主,并怒叱道:“呔!老鬼接枪!”

黄分堂主惊见银光疾刺而至,顿时顾不得攻敌暴退丈佘,正慾反扑回攻时银光己骤折侧攻堂下两名护法,因此狂急喝道:“小心……”

然而银甲令主旨在为所属脱身志不在伤敌,眼见三名老者已被逼退迅又脚尖点地倒翻回扑,手中银枪化为出洞怒蛟疾刺左侧的一名老者。

而此时黄分堂主及两名手下护法被银甲令主逼退,已是内心恼怒得怒火填膺,尚未及再纵身攻敌时,已听银衣蒙面人怒叱道:“呔!姑奶奶银甲令主将尔等视若粪土,五个老鬼有本事且来试试本令主银枪之威?”

金银两令主除了身罩不畏刀剑的金银甲外,尚身具天甲神功的护身真气,因此银甲令主有心以一敌五,容四队正副队长护住所余便者不再伤亡。

而四队正副队长虽也担忧令主以一敌五能支撑多久?但眼前危境只能先助手下稳住阵脚才是正理!因此立时分窜入敌群内狂猛攻杀,将围困之势攻杀瓦解后才便四队使者有了喘息之机,重新整顿布妥阵势拒敌。

一笔难写两处,再回头看看庄内金甲令主及三名分堂主、四名总堂护法之战!

此时金甲令主以天甲神功护身,手中金枪怒施如意神枪阴阳三十六式,只见枪身抖颤如金龙在云中忽隐忽现、出没无常,枪尖伸吐如龙信,迅疾凌厉无从招架。

然而金枪虽利,但七名高手也非等闲之辈,眼锐目利攻守进退不曾贪功躁进,使得战况有惊无险难言胜负。

金甲令主手中枪疾如怒蛟金龙分攻七敌,虽一时难有战果。

但已使娇妻脱困支援四队使者,内心己然大宽不再如初至时的悲愤焦虑。

不过对方人多势众,况且唯恐又有他处分堂之人续至,那岂不是将使已方有如雪上加霜危境更甚?只有早些脱困离去方能保得所余使者不增加亡。

内心有此细思之后己然心存快刀斩乱麻,先诛除为首之人后所余喽哕便无须担忧,而能顺利冲出重围返回山寨。

金枪骤然暴增至八成功力,霎时金芒凌如烈日破空,尖啸更是刺人耳鼓令人心惊头皮发麻。

常、乔、萧三名分堂主及总堂梁、洪、张、彭四名护法惊觉金枪之威暴增,顿时惊凛得也各自提增功力相迎。

但就在这眨眼的瞬间,金枪己疾如电梭震向昭阳分堂萧分堂主手中阎王刺,霎时乌刺上扬中金枪己疾刺而入。

“啊?……萧兄快躲!”

“小子纳命……”

“老萧快退……”

顿听惊叫狂呼声中六道身影狂急抢攻,慾以攻止攻化解萧分堂主之危境。

正当六人抢攻而萧分堂主暴移退身之际,金枪尖己由萧分堂主左胸带起一片血光,并顺势疾掠左侧,不但避过右侧及身后的攻势,且迎向疾狠劈至的两样重兵器狼牙棒及九环刀。

倏听两声震脆响起,金枪及狼牙棒、九环刀皆剧震暴回,而金甲令主竟藉暴震之力身形倒仰,手中金枪也已顺震劲贴胸回刺,正巧迎向手执锯齿飞轮暴掠而至,疾狠斜削的张护法小腹。

“啊……”

一声惊骇惨叫声骤响,枪尖己由掠势未止闪身不及的张护法小腹疾抽回旋,金轮带着一片红光迅又扫向右侧的一片赤红掌影。

就在此时左肋下的胸骨剧痛,已被一支旱烟管猛然敲击,几乎难分先后的左胯也被一浑猛掌劲击中,痛得他身躯剧颤肌肉紧缩。

更令他骇然的是尖刺森森的狼牙棒及精光森寒的九环刀,又己疾狠的劈砍向他双腿胯,若遭劈砍如实一双腿立将残缺了。

毫无思索余地双足暴蹬身躯贴地后窜,手中金枪则贴胸疾旋扫向周身大敌下盘。

金甲令主忍不住左侧半边身躯上的剧痛,踉跄站立时已将金枪旋出两片金轮阻挡对方追击之势,并且行功调息默查身上伤势,尚幸身穿宝甲且有神功护体,已然消解大半劲道只是肌骨剧痛未曾伤及内腑已是大幸。

内心大宽时倏听左侧响起狂怒大叫道:“完了!萧老弟心脉透穿血水难止!”

“妈的!张护法也身遭重创……小子纳命来!”

“大家出狠招毙了这鼠辈……”

“小子接老夫一掌!”

“天哪!老夫好恨!贱种快偿命来……”

金甲令主在七名高手围攻中连出险招,虽然身遭创痛但也刺毙一人重创一人,可说是招出有功获得小胜,此时眼见对方五人又狂怒齐攻而至,立时提聚十成功力忍住左侧身躯的痛楚疾抖手中金枪,连连抖射出朵朵金花飞迎向狠攻而至的狼牙棒、旱烟管、九环刀以及赤红、乌黑的两片掌幕。

九环刀及狼牙棒皆属大开大合硬架硬拚的重兵器,旱烟管则属刁钻阴毒的轻巧兵器,赤红掌势则是炙热的离火掌,若遭掌劲击中立便火毒侵入内腑五脏炙得口干舌燥脱水而亡,至于乌黑掌劲则是黑煞掌,若遭击中立将毒侵内腑毒发身亡。

金甲令主金枪迎挡招架中也己详知对方五人的优劣之处,心知金枪虽不利近身搏斗但可将对方五人逼在丈外之地暂保无虑。

但是对方五人也心知肚明且心有默契的尽施绝招,慾放手抢攻逼近自己身周五尺之内,逼使金枪招式受制无能抗拒五人攻势。

金甲令主看出五人抢攻心意顿时暗自一喜的故意略露破绽,果然使对方五人乘势狂攻逼近七尺之内。

倏然七尺金枪骤缩成一支四尺短枪,身躯贴地疾窜避开狂攻而至的的三件兵器及乌黑掌势,已然窜至乔分堂主脚前金枪疾如金光飞闪上刺。

“老乔小心……”

“乔兄快闪……”

乔分堂主眼见金影贴地窜至脚前,顿时心中一惊已不及暴退,但右脚已疾踢向金影。

可是金光疾闪,倏觉左肋下章门穴剧痛且直透胸内,霎时惊恐狂骇得惨叫一声,面色死灰契机骤散的踉跄倒退数步,双眼发黑中又见金影蹬地斜窜左侧。

彭护法在乔分堂主左侧,手中九环大刀疾猛的斜劈向窜至乔分堂主脚前的金甲令主头颅,却见血箭喷射中,金光己疾迎刀锋。

一声震响脆鸣声中刀光震扬而起,而金影也被震得贴地翻滚两尺余。

狼牙棒猛击而下,但险差寸余的砸在地面上未曾伤及金甲令主,细短旱烟管夹着破风尖啸声则狠狠的敲中金甲令主左大腿。

金甲令主全身剧颤中忍住腿部伤痛,右足急蹬地面暴然挺身疾抡手中短枪迎向右方乌黑掌影,招出一半眼见左侧狼牙棒又己当头砸至,而身后刀风尖啸己然心知不妙,就在此时面前旱烟管也又敲至面门。

身周四人齐攻而至断难全然接下,因此金甲令主心中一狠身形往右疾移,霎时右肩骤然大震已遭掌劲击中,但也己避开三件兵器的攻势。

此时早已将手中金枪交至左手疾狠的刺入狂喜无比的梁护法右胸内。

“哈哈哈!小子等着毒……啊……”

狞笑之色未止竟又痛呼狂嚎的惨叫一声,但临死前双掌尚狂猛连拍击中金甲令主身躯,但己松软无力未能再伤及对方了。

“小子好狠……老夫跟你拼了……”

“劈死你这王八羔子……”

“小子纳命……”

金甲令主金枪回收右手急托梁护法身躯疾撞向洪护法追敲而至的旱烟管,而左侧狼牙棒狠砸而下时,身形己由右侧空档暴移闪至身后举刀斜削而下的彭护法右侧,尚不待他沉重刀势回扬,左手金枪己疾刺入他的右肋前挑,立即见到一片血雨中夹着蠕软肠条涌出。

梁护法骤遭重创痛得他双目大睁咬牙闷哼,手中乏力得握不住九环大刀旋飞向临城分堂的常分堂主。

此时神色阴森咬牙节齿的洪护法己推开身躯抽搐不止的梁护法,手中旱烟管抖出一片管影罩向金甲令主胸前诸穴。

金甲令主左手金枪由彭护法肋腹挑出后,正好顺势迎向管影,顿听连连数声金铁交鸣声中。

金甲令主竟然身形暴掠左方,金枪骤伸为七尺长枪并忍住右肩剧痛,疾猛抖出五朵枪花射向刚以狼牙棒磕飞九环刀的常分堂主。

常分堂主惊见金枪趁隙疾攻而至,顿时心中狂怒得疾抡狼牙棒,毫无闪避之心的拦腰横扫向金甲令主慾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金甲令主见势岂肯如他所愿?自是惊急中暴然退身避开沉重雄猛的棒势,但万万没料到此时身后旱烟管己疾点至背脊。

劲风及体,心中大骇中身形迅又朝棒影贴身而过的前方疾扑,手中金枪则反手回刺。

“啊……”

后方纵势末消迅疾追击的洪护法心喜中却见一道尖梭金光由金色身影左腰处疾刺而至,顿时狂骇得向右暴移,倏觉右腰剧痛已遭枪尖刺中,但庆幸只属皮肉之伤并无性命之危。

此时常分堂主棒势抡空却见对方竟又回扑,顿时狂急得挥扬狼牙棒斜挑对方右肩及头部。

金甲令主前扑中耳闻身后惊叫,并觉手中金枪刺中身后之人,虽不知对方伤势如何?但己阻住对方追击了。

然而危境续又接踵而至,眼前狼牙棒又已挑至右肩,而手中金枪尚未曾回收无能拦挡,心中一横,功力骤提十二成,将真气冲向右肩硬撑重击,而左掌也凝聚真气疾猛拍出裂岳神拳击向对方前胸。

常分堂主见状顿知对万慾以攻止攻,但是自己纵然挨上一拳或只身受重伤并无性命之危,而对方若遭自己狼牙棒砸中岂不也将骨折筋断身遭重创?又怎能抗拒洪护法的攻势?到时便能诛杀这小子为众人报仇了!

因此常分堂主手中一紧功力骤增中,只觉手中狼牙棒已然击中对方右肩,内心狂喜时胸口剧震狂痛,眼前一黑喉中发甜,血水己震喷而出且真气散窜得全身乏力,手中狼牙棒也握不住的凌空飞出。

金甲令主右肩骤遭重击,虽然身穿金甲宝衣且以真气护住右肩。

但棒身上的尖利狼牙经由劲疾沉猛的力道,如尖锤般顶着金甲宝衣刺入肌肤钉在肩骨处,且将他撞得右肩剧痛冷汗暴冒。

尚幸掌出得功使对方力道消散,狼牙棒脱手飞出时也己脱离肩骨,但依然痛得全身乏力似慾昏眩。

就在此时倏听一声暴喝门左后方响起:“小子纳命来吧!”

金甲令主闻声这才想起身后尚有一名大敌未除,但觉一股狂猛掌劲狠疾的击中后背,霎时内腑剧震口中一甜血水己狂喷在面罩内里。

洪护法掌出得功,顿时狂喜得暴纵而起,凌空下扑中手中旱烟管已聚凝全身功力砸向金甲令主头颅,只要一击实,哪容他活命?

眼看虽有金甲宝衣护身的金甲令主,即将遭对方仅存的一名总堂护法,灌聚全身功力砸碎头颅。

一笔难写两头,且转至银甲令主之方!

以一敌五时银甲令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拖住济宁分堂黄分堂主及三名分堂护法以及另一名总堂护法后,果然令四队正副队长得隙由外狂猛攻杀飞虎帮所属,在对方阵脚大乱中所余的二十余名使者终于有了喘息之机。

全力反扑狂猛攻杀中,惨嚎哀鸣、凄厉尖叫声不绝于耳,血水飞溅断脚残尸连连倒地,已然分不出是何方之人?

飞虎帮帮众眼见己方一些首要之人,竟无一人能分身率领攻区区二十余名凶猛如虎残狠似狼的蒙面男女,同伴一个个的倒地身亡,伤者的悲嚎哀鸣声令人心惊胆颤斗志渐失。

于是己有人怯畏后退以保性命,并且有人假藉转战庄内之名奔往庄内,使得围攻之人不到片刻只余五十余人了,因此更加速了伤亡溃败之象。

天队队长眼见对万人数渐稀,己然再难对所属造成危险,因此立时挥舞手中大刀冲杀数名帮徒后,己冲至围攻银甲令主的五名老者之一身后暴喝道:“老鬼接本队长一刀!”

那名分堂护法惊闻身后暴喝,且有刀风劲疾尖啸的拦腰扫至,顿时心中大惊急闪并转身怒喝迎战!

未几另三队队长也已放心大胆的相继掠至一一接下一名护法交战,顿令银甲令主压力大减独战那名总堂护法。

黄分堂主及四名护法没想到两百余帮徒竟然死的死伤的伤,并且尚有部分畏惧逃散,所余的数十人也被对方手下狠杀退怯,眼看即将伤亡一空。

心惊震骇中皆由内心深处涌起一股不祥预兆,尚幸对方四名队长的武功较那银甲令主差上甚多,只在二流左右甚易打发。

可是他们却没想到四名队长乃是因久战一个多时辰,真气损耗过半疲累不堪才内力不继招式迟缓,才被四人疾攻得败退闪避连连危状频出。

不过好景不常!突然由那些四色蒙面男女群中相继掠至八人,竟相互支援同衣色的对手,立使黄分堂主及三名护法陷入一对三的围攻中,霎时情势大变的落于下风。

“叱!尔等竟敢倚多为胜……”

“老贼无耻!自始尔等便是以众围攻我等,方才尔等五人尚不知羞耻的围攻我令主,难道都忘了吗?”

“二妹少跟他们废话!快加把劲杀了他们!”

就在此时倏听另一侧响起了一声惊骇惨叫声,循声望去只见银甲令主手中银枪竟将对方刺个透胸,并且凌空挑起飞坠五丈之外,身躯沉重坠地只挣挺两下便动也不动了!

“此地交给你们了!我入庄看看岳郎战况如何?”

银甲令主一招毙敌,毫无休歇之意的娇喝一声便疾掠上庄墙,刚一踏上墙瓦时,便己望见夫君左掌狠击在那个使狼牙棒的老者胸口,但也被狼牙棒砸中肩头。

芳心惊颤悲痛中竟又见一老者疾拍一掌击中夫君背部,顿时芳心一颤得尖叫一声暴掠入庄,此时又见那老者暴纵而起似慾凌空扑击夫君。

芳心惊骇中,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因此身形飞掠中,己提聚全身功力,将手中银枪疾迅掷中,射向那老者。

全身剧痛、真气难提的金甲令主口中血水不断溢出且神昏目眩,哪还有能力闪避当头而至的狠击?

但是倏听头顶闷哼骤响而左肩已遭一物击中,但是只觉略微疼痛并无伤筋碎骨之力道。

“碰!”

重物坠地之声骤响,洪护法双手紧握着由左肋穿透至右胸外的银枪,神色死灰茫然的缓缓站起,终于直挺挺的仆倒地面,双腿挺踢数下后便抽搐静止了。

“岳郎……岳郎你怎么了?伤到哪里了?”

银甲令主满声尖叫的扑搂住摇摇慾倒的夫君,狂急的掀开他的头罩,霎时只见赤红鲜血如泼倒的茶水溢流地面。

一张满面梁上血液的赤脸上鼻翼掀合急骤气息粗喘,原本星亮光彩的双目竟已散漫无光,双chún颤张声息细若蚊鸣的说道:“珠……妹……他们都……都死了?……咱……们快离开此地……”

“泣泣泣……岳郎……都是贱妾害了你及兄弟姐妹们……你别说了!快服下葯丸……还有半瓶灵rǔ汁……”

一场伤亡惨重血流成河的残酷悲惨血战终于息止了!

庄内庄外留尸四百余,轻重伤者百余名,地面黄土早已成为湿泞赤土,此时所余的二十余名使者正哽咽低泣的翻找着同伴的尸身。

但不时响起一些惊异狂喜的叫声,原来有些使者身受重伤尚未身亡,立时遭同伴急救稳住伤势,以便细心照调养。

终于将所有使者寻齐,共计重伤九人轻伤十七名,不幸命丧者二十三名。

在庄内寻得上百骏马及数辆马车,于是众使者不到片刻已跨马驾车迅疾离去。

只留下恍如森罗阴司的凄惨庄院,由受伤未曾丧命的帮徒自行处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