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13章 恶迹暴露

作者:天宇

战鼓隆隆震青宵。

铁骑奔腾动山河。

刀光剑影星月黯。

草莽江湖尊何人。

原本便是暗潮汹涌的鲁地江湖,突然在半月中宁静无波,极为平静,但己有人察觉,此乃山雨慾来风满楼的前兆,更有人预测此乃不祥之兆,因此严禁家人在外招惹是非而带来难以预料的恶劫。

果然,在一个月的后一日。

在莱州的飞虎帮的莱州分堂突然传出消息,竟敢无惧飞虎帮挟众压境而宣告脱离飞虎帮恢复原有的薛城世家之名,不再听从飞虎帮号令。

如此一来,使莱州附近的武林人士又惊又喜,且一一登门义助将飞虎帮之势力逐出莱州。

无独有偶,就在薛城世家宣告的第二天,在登州的长山水帮也宣告离飞虎帮重立门户。

就在同一天,崂山俗家弟子所开设的水陆车船行,竟也将飞虎帮万海分堂招牌拆下,换上了兰州货栈的老招牌。

其实消息不仅及此而已,而是令人震惊的消息难在短短数日便传遍鲁地,因为鲁东之地尚只知本地消息,但还不知他处惊变的消息时。

上同的,在鲁北、鲁南、鲁西三方在相差不到一日的同一时期,竟也先后有数个武林世家、水帮、马帮、豪门宣告脱离飞虎帮重复往日名声。

怎么会如此?飞虎帮派驻各分堂的分堂主及护法怎会允许如此叛逆之事发生?无疑,因为他们竟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被人暗算、毒害或围攻至死,临死尚不明死因为何!

不过还是有人传出原因,使得江湖武林又惊又疑中不知是真是假!

据鲁南洪泽水寨传出的消息中指出,四年前老寨主闹水鳖不明不白的命丧家中,便是一家大小皆也无一存活,当二寨主接掌水寨后不到一年,便勾通飞虎帮成为洪泽分堂,依然由二寨主掌分堂主之职。

可是月余前,曾有数名来历不明之人找上了二寨主,在一些罪证确鉴的密函中,查知当年老寨主一家七口竟是被二寨主勾结飞虎帮买通血枭会暗侵尽诛以达登掌寨主之位。

于是三寨主在不明来历之人的暗助中,密结忠贞下属擒下分堂主后再昭告水寨中人,因此分堂主被群情愤慨的下属,以下有帮规万刺(分水刺)入体而亡,尸身则抛入湖内以享鱼虾。

重举盖帜的洪泽水寨立时昭告附近武林,自此脱离飞虎帮不说,尚且与飞虎帮及血枭会势不两立。

于是一则则令鲁地武林震惊的消息,恍如春风吹笋般的一一破土而出,竟然在短短的半个月中,飞虎帮的二十七处分堂中,已有九个分堂先后脱离飞虎帮,且肃清了附近百里内的飞虎春椿卡。

据各方熟知的内情中,竟然十之八九皆是原有为首者因不明不白的暴毙或失踪或遭人围攻而亡,但全然指向血枭会的所为,再加上一些密函帐册中所注,以及血枭会的三会主证实,幕后指使者俱是飞虎帮帮主。

飞虎帮施谋暗算各小门小帮的为首者后,不外乎以利诱惑或以势逼降,再不然续又指使血枭会作出灭门之举,因此己有不少小门、小帮或世家灭门从武林中除名。

在鲁境江湖武林的震惊中,终于明白了以往一些未曾查出的灭门血案,已然可断定是飞虎帮买通血枭会所为。

于是不到半月,续有数则消息迅疾传遍鲁境。

飞虎帮竟又有四处分堂在深夜中遭人数不等的武林人侵入,令人闻之惊骇颤粟的悲能哀嚎以及怒喝暴叫声,在夜色中延续一个时辰方止,至清晨时,已是尸横遍地,如同鬼域的凄惨景象。

如此一来,原本势力遍及整个鲁地且威逼冀、苏的飞虎帮二十七分堂,已然去掉一半,立使势力大消根基动摇。

依然听令总堂的十四处分堂中,有数处散居在已昭告江湖武林与飞虎帮势不两立的帮会世家之中间,因此惶恐自危草木皆兵。

在石家庄的分堂主飞云手黄任祥,神色又急又怒的与总堂派驻的护法莽金刚郝一宏,在大堂中相对低语状极忧虑。

“呔!黄老哥怕什么?咱们只要守住庄院少在外闲逛,还怕那些不长眼的人敢来轻捋虎须不成?”

飞云手黄任祥闻言立时皱眉说道:“郝贤弟,当初本堂……唉,这几天手下头目及喽锣私逃大半,竟然俱是以前那燕州一剑许庄至的老部属,因此似乎情况不妙。”

莽金刚郝一宏闻言顿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黄老哥,你的意思是怕以前那许老匹夫的下属逃离后重又反噬而至是吗?哼,凭他们那些货色你担心什么!”

“呼,郝贤弟,难道你尚不知近来附近武林人士,似乎甚为反常的一个不见,好似有什么阴谋在暗中蕴发,因此……”

话未说完只见堂外的一名分堂护法急掠而至并报道:“启禀分堂主,昨夜又跑了三十余帮徒,而且在外巡哨竟然被杀了十八名,分堂主,看来事不寻常了!”

飞云手黄任祥闻言骤然站起,双chún抖动却未曾说话,半晌才朝莽金刚郝一宏说道:“郝贤弟,我担忧的事终于快来了,与其在此日夜担心,且容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密谋布置妥当,那本分堂势必如同待宰羔羊一般的危境难堪,因此本座想尽早调集所属前往德城永平分堂会合,不但可增加势力也可较接近总堂!”

此时那名护法闻言,顿时一扫面上忧急之色的欣喜笑道:“对!对!启禀分堂主,清宛分堂失陷半月,平乡分堂也在数日前音讯断绝,似乎已生大变,本分堂已成近周孤单分堂,昨夜属下尚与张、居两护法聊及此事时,也有与分堂主您的相同看法!”

莽金刚郝一宏闻言,顿时哇哇大叫道:“哇……呔!你们这些贪生怕死之辈,本金刚可不愿做那缩头龟!”

总堂派驻的护法其地位与分堂主相当,虽然职堂之权属分堂主,但飞云手黄任祥也不好过于自作决定,因此急解释道:“郝贤弟,本座行道江湖数十年又岂是贪生怕死之人,但本座有此心意乃是为了本分堂所属的安危,也可为本帮保存实力以免被人个个击破,待与永平分堂会合之后便可实力大增,成为总堂外围的屏障不容异心之人逾越防线,方能保有本帮在鲁境的势力,郝贤弟你也是聪明人当然也想到此大势,只不过是唯恐威名受损而已,但为了本帮大局你就忍耐些吧!”

莽金刚乃是个浑鲁之人毫无心机,原本不愿损及名声以死紧守分堂,但耳闻分堂主之言说自己也曾细心思过大局,因此顿时内心暗喜且故作犹豫的沉思一会,才叹声说道:“唉,原本我也有此想法,但又怕你们暗笑我贪生怕死,所以……唉,既然大家都有此想法,那就事不宜迟,快快行动吧!”

飞云手黄任祥闻言,顿时与那名护法相视会心一笑,且立时吩咐道:“焦护法,你快传令分堂各护法、头目收拾妥当,晌午后迅疾出发!”

“是,属下遵命!”

未几便听整个庄楼内,吆喝连连人影奔忙,旨在收拾私有之物及坐骑,但在众人慌忙中,却未曾注意竟有一支箭射往庄北之方的树林内。

时近晌午,庄楼内所有人皆饱餐一顿,在护法、头目的催促中,百余名帮徒俱已身北包袱跨上座骑待命。

一声令下,一名头目己率着三十余帮徒摧骑冲出庄门往东疾奔,随后便是分堂主、总堂护法及三名分堂护法,以及九十余名帮众。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中奔驰五十余里后,倏然只见前方开道的快骑,竟然马嘶急鸣,呼喝连连的顿止在一片杂木林之前。

后续而至的主力骑速也缓,飞云手黄任祥摧骑喝问道:“怎么回事,为何停骑?”

然而三十余帮众俱是面如死灰,无人应答。

飞云手黄任祥怒叱声中排众前行,这才望见杂木林前竟站立着为数上百,头缠白巾的人,个个俱是咬牙切齿,怒目相视的执着兵器缓缓逼近。

就在此时,忽听后方帮徒惊呼急喝不止,回首望去已见莽金刚及三名分堂护法,皆己下马奔两侧,众帮徒也慌忙下马,执出兵器各战。

飞云手黄任祥心惊中己急忙望向两侧,霎时内心狂骇得涌起一股不祥之兆。

原来黄土道两侧及膝的草原中,竟然在二十余丈之地同时立起数上百的武林人,已然同时包夹而至。

为数几近四百人的武林人并无一句对阵之言,也无一名怒喝而叫骂之声,竟然默不吭声的齐扬兵器狂涌而上,霎时将为数百余的石门分堂所属围困攻杀。

自此,石门分堂之人便在草原中消失了,飞虎帮总堂也无人知晓发生了何事。

无独有偶的事件也在冀东武清分堂发生了!

武清分堂七十余人趁夜搭船顺运河南下,但船行至青乡镇附近时,三艘大船竟相继遭人由水底破船下沉。

但是更令武清分堂惊骇的是在此同时,运河两岸竟出现了两百余人张弓搭箭射至熊熊火箭燃烧三船。

惊狂的悲叫惶恐跃入水内的帮徒,惊慌失色的往岸上游去。

但有些尚只游及一半,便被一股大力扯入水内消失不见,侥幸游至岸边的人尚不及喘息休息,竟又被岸旁土石中窜出的兵器疾刺而亡。

不会游水的依然留在船上的人,则是嚎叫悲泣的遭大火淹没难以生还。

难有几个功力高强之人飞跃上岸,便迅疾被难以数计的人潮卷没,未几也是惨嚎狂叫之声响起,竟遭岸上之人残酷分尸而亡。

从此,飞虎帮在黄河以北的势力完全丧失,并且由鲁东、鲁南、鲁西各分堂的火急传报,竟然都在半途中遭人拦下,无一传至总堂内,因此总堂中的帮主及六堂堂主虽也得知江湖传言,但尚无法证实到底有哪些分堂生变。

于是派下十余名总堂高手四出探查各分堂的动向,终于概略查出总堂周围的五处老分堂历城、潭沟、浦城、渡船口、泰山村依然如常未有异变,另外博山及湖屯两分堂虽是人心惶惶,但也安然无恙。

但量至远道查访的数名高手,竟然一去无回,再也无任何消息回报,似乎己然身遭不幸了。

狂鹰廖不凡得知一切后,惊骇震怒之状己是可想而知了,因此怎会咽得下这口气,自是怒斥四路堂主辖下各分堂已然突生异变,却无人率所属巡查各分堂并敉平叛逆?

然而屋漏偏逢雨,沉寂已有半年末有一丝消息的金银令主突然下战帖要与飞虎帮帮主狂鹰廖不凡于两旬后的七月十五中元之日,在泰山东南方的落魂谷决一死战。

大红战帖不但送入飞虎帮总堂交至狂鹰手中,甚而已在江湖武林广传开来,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传谕纷纷的沸腾消息!

宏伟壮丽的飞虎帮总堂!

狂鹰廖不凡神色狰狞骇人的坐在虎皮交椅上,阶下两侧六大堂主,俱是神色肃然的不吭一声。

倏然只听狂鹰阴森冷酷的叱道:“哼,事隔数年你们尚未能掌控辖下各分堂的忠贞?如今可好了,二十七分堂除了五个老班底外只有两分堂可靠,虽尚有四分堂不明动向外但其余全叛了,哼,你们竟然还能安逸在总堂!”

飞虎堂堂主莫青云闻言立时应声道:“启禀帮主,属下等皆已派出好手外出探查,也己查明那些叛逆只不过是一些护法、头目及帮徒,但却是由一些不明来历的人暗中主事强出头,在里应外合之下才使各分堂中的分堂主、护法及忠贞帮众制于人,因此……”

“哼,这些还用你说,急报中早有详述,我早已知晓,我想知道的是你等四路堂主该如何铲除这些叛逆?如何收复各地分堂重振帮威?”

狂鹰廖不凡怒叱声方止,烈火堂堂主万世豪也己起身说道:“帮主,那些叛逆虽受人蛊惑强夺分堂,但初掌之时情势尚难掌控稳定并不足虑,如今当务之急乃是须先如何应付金银令主的挑战,以及如何消灭那些祸患方是正理,因此本堂主认为须先……”

但话未说完却听怒蛟堂堂主吴连云突然抢说道:“唉……唉!万堂主,本座却有不同看法,兵家首重先安内后攘外,咱们己然探明哪些分堂叛逆,且应趁他们大势未定之时迅疾出兵,不但可收复各分堂,且可趁机将那些余孽一网打尽,铲除本帮异己,然后再挟胜利之师恐固本帮声威,令江湖武林中的异心之人,再也不敢捋虎须!”

但是狂涛堂堂主尚成功闻言后,却不以为然的摇头说道:“吴堂主,本帮各地分堂叛立之事,虽对本帮声威大损,但一些不入流的余孽岂能有多大作为,只要咱们好手齐出,大军压境,还怕他们敢螳臂挡车,自寻死路不成,到时必可势如破竹收复各地分堂,可是那金银令主及正义使者却是难寻行踪的大隐患,如今竟敢明目张胆地下战帖且已传遍江湖武林,咱们正好省了四处追寻,大可一举尽灭消除隐患,然后再逐一收复分堂方是正理!”

“对!对……尚堂主之意与本座相同,隐患一除然后再逐一收复冥固离移分堂便甚易了,到时再看还有哪些不长眼的武林人敢与本帮为敌!”

烈火堂堂主万世豪得尚堂主应合,自是再度声援,但吴堂主及风雷堂堂主龙如水却抱持不同看法,因此相互争辩各提见解。

狂鹰廖不凡耳闻四大堂主分成两派相互争辩,顿时用力一拍桌椅扶手,且不耐烦的喝道:“好了,好了,你们各有见解皆也各有道理,但与我的构思相差无几,应可并同行动,如今距七月十五尚有半月时日,足够本帮调集人手双管齐下了!”

狂鹰廖不凡话声一顿,立时环望六大堂主一眼后沉声说道:“总堂北方大河以北皆己沦入叛逆之手,但如今暂且闭置不顾,有历城,渡船口,浦城,三分堂为屏,无虑叛逆敢渡河,至于……尚堂主、万堂主!”

“是!属下在!”

“帮主请吩咐!”

狂鹰廖不凡耳闻两堂主应声后,立时沉声说道:“尚堂主、万堂主,你俩各率堂内高手及三百帮众,由西路沿途收复叛离分堂,但不得逾越东平湖,然后南下收复各分堂,并在七月十四日会合,由东路转往南路的吴堂主及龙堂主,并同赶至泰山落魂谷,吴堂主、龙堂主,你们也各率堂下高手及帮众,由东转南收复各分堂,但务必在七月十四日会合尚堂主及万堂主,至于本帮主则与莫堂主略晚数日直达落魂谷之东,在七月十五日入谷,如此便可由前后夹击金银令主及正义使者,将他们一举尽灭谷中,看以后还有什么帮派敢与本帮为敌!”

狂鹰廖不凡阴森森的得意一顿,迅即又朝刑堂诸葛堂主说道:“诸葛堂主,本帮主及五大堂主出发后,总堂安危便交由你掌管,若有何叛逆敢来挑战,便狠灭不饶,以立威名!”

“是,帮主放心,属下自当严守总堂,不容任何异己之人敢来轻捋虎须!”

“嗯,如此甚好,诸位尚有何意见?”

六大堂主耳闻帮主调派大计,攻守兼具,不但可沿途收得邻近分堂,并可围灭金银令主及正义使者,因此俱是含笑首肯,无一有意见。

待帮主退堂返回住处后,六大堂主立时各返本堂,开始调集堂下护法及所属帮众,研商准备出征讨伐叛逆以及围灭正义使者的大计。

二更时分,后院小楼的地底秘室内,阵阵清脆娇哼腻语声以及令人血脉贲张的激荡的叫浪呼声,充溢在秘室内里的小室中。

只见一具如白玉雕琢的玲珑美妙身躯,正双手双腿紧紧夹搂住狂鹰廖不凡的身躯。

乌发散垂的螓首急晃不止,圆滚如桃的玉臀,则如磨盘般的狂扭顶挺,滴滴婬露如水珠般的由胯间滴至地面。

突然狂鹰将身躯上的女子推至一旁,且婬笑道:“嗤,娥妹够啦,今晚我已元阳连泄三度,兴致已足,你俩若婬慾末退,可在椅上相互狎弄!”

然而另一侧的木制怪椅上,一具身材较丰润的女子,却美目含春,婬色盎然的扑至,并央求道:“大公子,香桃还要嘛……方才人家被您弄得兴致方起,你便离开了,人家香臀股道此时痒复存,您快帮人家止一止嘛!”

“嗤!嗤!你俩个近来是怎么了?像是两头食不知饱的虎狼?也罢,再让你俩舒爽半个时辰便不再需索无度了!”

香桃闻言大喜:“好!,好公子您快来!”

立时飞快地趴伏在木椅上,将整个玉臀拱挺半空,便双腿之间妙处皆显现于狂鹰眼前,且翕张夹合不止,令人信以抗拒如此婬荡的姿态。

狂鹰廖不凡面上闪烁出一股凌虐神情,望着雪白圆滚,且摇扭不止的玉臀,猛然胯间怒挺之物狠狠的挺顶入那张合不止的阴穴内。

“嗯……”吐出一口长气,顿时脑袋一片空白。

就在一声轻颤娇哼声中,狂鹰廖不凡迅又急抽而出,竟然又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狠狠挺顶入,那个又紧又窄的股道内。

“啊……啊……好……好人……真好……”

背对狂鹰的香桃,被如此突如其来的撕裂剧痛,痛得全身惊颤,咬牙忍能中,却颤声荡叫,并且玉臀猛往后顶,且猛夹,猛扭好不狂烈,似乎婬慾难忍一般。

全身香汗淋漓,卷曲一侧的张翠蛾,眼见那根又粗又长的丑陋之物,有如长戈般的在香桃阴穴及股阃交替迸出,无神的一双美目中,立时浮起一丝悲愤之色,但口中却浪笑道:“凡郎你真厉害,贱妾也要……”

“不!不!不!小姐你别跟……小婢抢……人家正……正受用着呢!”

张翠蛾耳闻香桃轻颤的尖叫声,顿时芳心一痛,心知是香桃舍身忍痛要哄出这狼心狗肺之人的元阳,不想让自己再受他的凌虐。

可惜自己乃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且他从来不容自己主婢身子,存放匕首之类的兵器,否则在此极好佳境,要刺杀他可是甚为容易,奈何……

主婢俩抛弃了羞耻,扮为婬娃荡妇,为的就是要凭肉体吸干拖垮他,而能得到些微报复之心。

果然,直待时约几近四更时,狂鹰续又元阳狂泄两度,才罢战休歇,并不理会两女的荡呼浪叫及撒娇纠缠,拖着疲惫且松软的步伐,行往另两名侍妾的住处休歇。

秘室内的张翠娥及香桃,确定狂鹰远去后,这才神色悲凄的相拥悲泣。

穿妥衣衫返回顶层住处后,立时迅疾洗半个时辰,尚觉全身污秽不堪。

时近辰未时分,主婢两在数名仆妇及十余帮众的维护中,前往城南千佛山的千佛寺上香乞愿,时约晌午时分才返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