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14章 威势动荡

作者:天宇

七月初二的清晨。

天色刚放大亮,但在飞虎帮总堂内雄伟华丽的群英楼前,宽阔广场中己默然静立着四队千余人的雄壮队伍,只偶尔听见健骑的噗噜轻嘶声。

在群英楼台阶上默立着六大堂主,台阶下两丈之外,左侧队伍之中,有三名威武壮汉,拱举着一面三角黑底大旗,上绣一条盘旋浪涛间,大张巨口,怒睁双目,四爪扬抓的棕色蛟龙,正是怒蛟堂堂旗。

族后一字横列着,六名五旬之上的灰衣老者,再后则有三名四旬出头不到五旬的威猛壮汉,再后更是三列三百名帮众,个个皆是雄赳赳气昂昂,腰系大刀的壮汉。

第二队则是相同三角黑底大旗,旗上绣着飞云及惊电,乃是风雷堂堂旗,而旗后也有六名五旬之上的总堂护法,以及三名头目及三百名帮众。

第三队人数也与前两队相同,但三角大旗上则绣着数朵赤红焰火,正是烈火堂堂旗。

第四队狂涛堂的人数也与三队相同,而堂旗上则是绣着层层高涌如山的银色巨浪。

由八名护卫拥簇出楼的狂鹰廖不凡,眼见广场中的四堂帮众,不由内心嘉许的含笑颔首,环望片刻,并未开口说句话便朝四名堂主挥手示意。

立见怒蛟堂、风雷堂、烈火堂、狂涛堂四大堂主,己各自掠至所属之前,率队朝帮主躬身为礼后便一一喝道:“出发!”

“上马出发!”

“狂涛堂所属出发!”

“风雷堂所属出发!”

霎时只听马嘶连连,千余之人已一一跨骑策马循行出堂门,接而大队人马俱是快马加鞭,蹄声轰然的疾驰而去,不到两刻便己消逝在滚滚黄尘之中。

望着四堂人马远去不见,狂鹰廖不凡立时朝飞虎堂堂主莫青云说道:“莫堂主,四堂人马俱己离去,你也该及早准备待十二日清晨便出发!”

“是,属下遵命!本堂人手皆己调集妥当,共计护法十名,头目四名,帮众四百名,人马齐备,随时皆可出征!”

“嗯,很好,常护卫!”

“是,属下在,帮主请吩咐!”

随着狂鹰呼唤,身后八名护卫之一已应声而出,己听狂鹰廖不凡沉声说道:“你们也该早些将卫队整顿妥当,若四堂人马……本帮主或将提早出总堂!”

“是,帮主且宽心,属下已嘱咐卫队,近日中不得私自离堂,否则以帮规严惩,因此卫队皆在堂中待命,可随时招至!”

“嗯,很好,那本帮主便放心了,你们散去吧!”

狂鹰廖不凡话落后,便径自步往后院内的住处,准备享受一改往昔娇羞心怯有如石女,如今变得极度*乱,任凭自己恣意肆婬,尚乐此不疲的婬娃荡妇,便自己尝遍了从未曾享受过的极度欢乐及凌虐快感。

纵然在小楼秘室肆婬,但却无虑遭人察知秘室所在,因为小楼周遭二十丈之地,只有自己及师妹主婢可自由进出,其他人非传唤不得私自接近,否则立有杀身之祸,便是另外几名心爱的侍妾也不敢接近,更何况其他人呢!

如帮中有事禀报,只须在群英楼内依规扯动扯铃,便可传讯帮主得知,当然也无人能藉故接近小楼了。

几近疯狂的凌虐肆婬,使张翠娥主婢俩胯间婬露滴流不止,便是玉臀股道也溢出泛黄婬露,披头散发,香汗淋沥,全身颤抖,鼻息粗喘中,尚强忍着胯间火辣辣的痛楚婬荡索求。

每当他元阳大泄之际,竟不顾那尚未曾松软的粗长之物上附着的婬露积物,便大张朱chún,吸吮含舔,尽显婬荡之态。

便是一个内功高深或是铁打之人,也无法日日极度婬乐,而无损自身精元,更何况是二女不顾自身元阴亏损,也要诱吸吸出对方元阳!

十日之后!

七月十二卯末,面色苍白,神色萎靡不振的狂鹰廖不凡,在服食数粒灵效丹葯后,精神重复振奋,神情傲然的步出群英楼。

楼前广场中,三角黑底上绣着一支肩生双翼、张牙舞爪、威猛凶厉的金毛巨虎,乃是飞虎堂堂旗,族后十名五旬之上的护法,四名头目及四百帮众。

在台阶前另有三十二名剽悍的魁梧大汉默立无语,但身周似有一股阴森杀气溢出,令人感觉这三十二名大汉,绝非易与之辈。

无他,因为这三十二名大汉及帮主的人名贴身护卫,皆是由帮主亲自调教的卫队,年纪虽只四旬左右,但功力及武技已在头目之上,几近护法之间,再加上凶狠残酷,悍不畏死,连一名护法皆不敢轻易招惹,恐有败亡之虑,可想而知狂鹰廖不凡的卫队实力如何了!

台阶上的飞虎堂堂主莫青云及刑堂堂主诸葛休,以及八名护卫眼见帮主出楼,立时躬身相迎。

未及片刻便在刑堂堂主诸葛你的目注下,狂鹰廖不凡已在前行开道的大队人马之后,随着守堂帮众的欢呼声中,威风凛凛,傲色凌人的策骑出堂,未几便消失在堂前黄土道中的滚滚黄尘中。

刑堂堂主诸葛休待大队人马远去之后,立时督导手下执法及掌刑,职掌堂主所佘的帮众,守卫调度,并严令未经许可不得擅出总堂,且不得松懈怠疏防务,否则立将以帮规严惩。

一日迅疾消失,时约二更之时,总堂左后方的小侧门处,两名警哨正神情严谨的警戒时,突见庭院中有灯火接近,正慾开口喝问时,己听来人低唤道:“今夜这儿是哪位老弟当值呀?还不快过来接夜点,唉,这把老骨头了还得熬夜煮食,哪天把我累倒了,看你们吃什么!”

警哨闻声知人,顿时面浮笑意的迎向缓缓接近的五人,眼见为首之人果然是灶房的钱伙头,身后挑着竹篮的两人也是灶房火夫,另两名五旬妇人也是伙堂中清洗仆妇。

“嘿!嘿!嘿!钱头儿夜里不睡,却带着他们到处闲逛,难道不怕被执法看见,到时可有你老的苦头吃!”

身躯瘦弱佝偻的钱伙头闻言,顿时吹胡瞪目的哼道:“哼,若非上面交代下来,老汉何苦带着他们连夜起床,整治夜点,尚要如数一一送至明椿暗卡之处,既然你俩心有疑虑……那好办,二刀子,咱们转往别往送去,这边就不用费心了!”

两警哨闻言一怔,但随即陪笑脸的笑说道:“唉!钱头儿别恼,逗个乐子有啥值得您老人家生气?您送来什么好吃的让我们看看?”

两名警哨急忙谄笑行前,在两名仆妇手中提篮前,刚弯腰慾掀时,那两名粗壮的火夫已悄悄掩至两人身后,迅伸手捂住两人口鼻,右手中的利刃己然狠狠刺入心脏。

此时铁头儿也己朝庭院暗处急招,立时有八名大汉静行而至,其中两人立时顶了警哨位置,其余六人则迅疾的将侧门打开,抬出两具尸首。

钱头儿率着火夫仆妇出门后,未几又听远方响起低吃声:“呔,什么人敢乱……咦?是钱头儿呀?您老不在房内泡黄汤,却率人来此,若让上头知道了,岂不自讨苦吃?”

“嘿……老包、老王快来看,有好吃的呢?”

“噫?真的……”

“嘿,钱老儿您……呜……嗯……”

“叱……啊……您……”

一阵挣扎蹬踢之声迅疾静止,不到片刻,钱头儿及火夫仆妇己引领着二十余人,迅疾进入侧门内,竟也都是身穿灰衣,但在左臂上缝有一块小白布的大汉。

二十余名大汉,迅疾陷入花花树木暗影内,接着后方又行入数人。

钱头儿此时眼见续入五人中,为首的长髯老者,顿时神色激动,抢前拜见且廛含哽咽的低声说道:“二……二爷!您……小的数年未见到您老人家了……天见怜……”

长髯老者闻言也欣喜的叹声说道:“老钱,这几年可难为你们了,不过今夜之后,又可重见光明了,此时甚为急迫,以后咱们再好好聊聊!”

“是!是!二爷!李二他们三十来个早已暗伏各处接应您了!”

“好!好!立时依暗记联络开始行动吧!”

长髯老者正是原为飞虎堂堂主的美髯公张守仁。

身后四人,也是原老帮主的护卫,自然对只多了一幢更宏伟巨楼的飞虎帮总堂甚为熟悉,再加上尚有数十名内应掩护引领,自是轻而易举的消失于暗隅之中。

时约四更时分!

刑堂堂主诸葛休睡眼方醒,随着香桃急行往帮主居住的小楼处,内心尚自猜测,为何帮主会在此时召唤自己?

小楼的客堂中,身穿素白衣裳,更显得清丽脱俗的张翠娥静坐主位,一双美目浮显泪光的望着站立堂中的刑堂堂主诸葛休,声含悲凄脆声说道:“诸葛堂主,你进入本帮己有六年了吧?”

“是!是!属下承蒙帮主抬爱,引入帮中职堂刑堂,确实已六年有余了!”

“嗯,想必诸葛堂主己知晓妾乃是本帮前任帮主……总堂主的义女,也就是帮主的师妹啦?”

刑堂堂主诸葛休闻言,顿时内心怔愕得不知帮主师妹话中何意,但仍然回答道:“是,此事本帮上下皆知晓!”

张翠娥闻言略微颔首,但倏然脸色一沉的问道:“那么诸葛堂主也必然甚为清楚贱妾义父,也就是帮主师又是如何遭人谋害的啦?”

诸葛堂主闻言倏然一惊,立由心中涌起一股不祥之感,但依然笑答道:“是!是!此事属下也已知晓大概!”

张翠娥闻言,突然起身怒叱道:“哼!诸葛堂主,血枭会二会主……”

诸葛堂主闻言,顿时脑中一震,心知要糟,正慾开口时,倏觉背后灵台穴及督俞、神堂三穴同时一麻,已然动弹不得且真气连截不畅。

眼角并也见到右侧门后,已然闪出一名年约六旬之上的长髯老者,思绪疾转中,霎时有如冰水淋头,全身一颤,心知煞星当头,难逃一死了。

此时张翠娥又哽咽说道:“诸葛堂主,半月前贱妾亲睹一则密函,已然得知义父乃是被江湖中专以收巨金杀人为业的血枭会所谋害,更知晓此事乃是那狼心狗肺,丧心病狂,不仁不义的贼子唆使血枭会所为,而你,诸葛堂主,你竟然也是血枭会的二会主!”

诸葛堂主闻言至此,顿知自己隐伏的身份已然暴露,否则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足不出户的帮主禁妾,怎会知晓此事?因此内心生寒,自知再无生路了。

此时忽听身后响起美髯公张守仁的苍老话声道:“丫头,血枭会不但受廖不凡那畜牲唆使,害了大哥,而且还谋害了数十大小门帮世家豪雄主事者,然后威逼利诱,成为帮下分堂,甚或将不服之人灭门,霸其珍宝财物扩增飞虎帮势力,一切证据如今早已分交各方武林同道或遣孤之手,才造成近来各分堂的异变!”

话声一顿,续又叹声说道:“诸葛休,老夫也己查出廖不凡那畜牲竟是血枭会大会主,但是凭老夫所知血枭会出没江湖武林已有数十年,廖不凡那畜牲怎会成为你们大会主?你可愿说明?”

诸葛休内心料定自己必死无疑,因此己然无意多言的冷哼一声并未回答。

美髯公张守仁闻声淡淡一笑,并沉声说道:“诸葛休,如今血枭会二、三会主皆己遭刺,一些杀手也被诛,被擒五十余,纵然生存者,相信已是不多了,而且大会主那畜牲也已在武林同道的严密监视中,他身边那些本是杀手出身的护卫也一个不少,到时一个也脱不了身,至于你身边那些执法、堂刑,哼!”

诸葛休闻言至此,终于知晓血枭会的一切已然遭对方尽察清楚,纵然尚有一些在外办事的杀手侥幸得存,但血枭会已然名存实亡了。

泪流满面的张翠娥在香桃的扶持下,双双拜叩道:“呜!呜!二叔,侄女……呜……呜……那贼子毁了侄女……呜……”

美髯公张守仁眼见面色苍白,少有血色的侄女婢俩,不由内心悲怜的叹声说道:“唉……丫头,造化弄人……此时总堂中首要之人多已伏诛,尚擒下一些杀手出身的执法、堂刑,但一些次要的帮众,尚须由你出面稳住,不容他等轻举妄动或有抗拒之心,否则在外围困的各方武林同道,绝无善罢甘休纵放一人之心,到时势必掀起一场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的凄惨景况,那就是非咱们愿见之事了!”

张翠娥闻言心知此时确实应以大局为重,义父的大仇,只有待找到那贼子时再说,因此,立时止住悲凄之声说道:“是!二叔您说的是!可是他们……他们会听信侄女的话吗?”

美髯公张守仁闻言立时笑说道:“丫头,帮中一些低下帮众,并不知那畜牲的所作所为,但你是大哥义女,也是那畜牲的师妹,如今总堂中护法之上的大部分随五堂人马离去,尚有留守的除了被我等所制外,尚有一名乃是老手下,而且另有三名头目也是老手下,只要你一出面接掌大权,他们四人立将拥护呼应,其他的头目及帮众在群龙无首之下,必然遵从老帮主义女,帮主师妹的领导,如此便可底定大局了!”

果然在张翠娥的现身主掌之下,立即获得了所余的帮众支持,掌理总堂,当然美髯公及一些忠贞老部属下获得重任,开始整顿调派职务,使原有一些遭受委曲求全的异心人,再难有何作为,只能安份的留在帮中或是求去,另谋发展。

原本齐聚围困飞虎帮总堂的各方武林群雄,当知晓美髯公已然顺利的接掌大局,再也无须挑起一场惨烈厮杀,因此便相约急赶至泰山落魂谷寻那罪魁祸首报仇雪恨!

往西奔驰而去的狂涛堂、烈火堂两堂人马,在两日之内己途经浦城分堂,并且在两分堂中抽调出总堂派驻的四名护法,以及百名帮徒,会合大队人马往南行。

一行八百余人浩浩荡荡的迅疾接近汶口分堂,但在探子回报时,竟然未发现人踪,而是一座空堂。

烈火堂堂主主万世豪耳闻探子回报,顿时双眉一皱,接而使朝身侧的狂涛堂堂主尚成功说道:“尚堂主,汶口分堂竟然成为无人迹的分堂,看来唐分堂主及所属的生死,大为不妙呢!”

狂涛堂堂主尚成功闻言也有警惕的说道:“嗯,万堂主,本堂主也有如此猜测,或者是唐分堂主心生叛意,率众散逃一空也说不定呢!”

“这……此事绝不可能,唐分堂主乃是本堂辖下的忠贞分堂主,除了半年多前,曾遭一名不知来历的丑汉重创成伤外,从未曾有过失职之错,再加上本座在三个多月前也增派了两名堂内护法辅佐,相信唐分堂主也绝不可能私自率众散逃一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