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15章 群雄反噬

作者:天宇

就在此时,倏听分堂内响起了一阵哈哈大笑声,接而由分堂土堡门内,迅疾掠出数十名年约五旬的男女武林群雄,接而又见堡楼之上射出两支响箭,带着尖啸之声冲天而上。

“哈!哈!哈!青狼万世豪,你说得不错,那个唐分堂主果然对飞虎帮忠贞无比,至今尚与那些邪魔歪道及手下同聚一土沟内,生死与共,记不分离,万大堂主你是否也想与他们见上一面?”

粗犷的大笑声及讥损之言,顿使烈火堂堂主万世豪心知,唐分堂主及所属已然凶多吉少,似己阵亡了,因此内心又惊又怒的怒喝道:“呔,老匹夫你是什么人?敢在本帮雄师之前张狂嚣叫?”

此时身后一名护法突然脱口叫道:“啊……堂主,那身穿锦袍的老者……好象是汉阳城的一掌托天曹天豪!”

而狂涛堂堂主尚成功,似也认出那些武林群雄中有几个熟面孔,因此内心震惊的低叫道:“万堂主,那些人中竟然有洛阳世家的柳一飞,太原府的九州神剑张大侠,还有宣城的震天雷江老邪,怎么他们都会在这儿?万堂主,此时情况甚为不妙,咱们……”

就在此时倏听身后大队人马起了一阵騒动,并有人大喝道:“两位堂主,有难以数计的武林群雄己由两侧包夹而至,请两位堂主定夺!”

“大家小心,后面也有……咱们被包围了……”

“快下马布阵……快……”

就在八百余帮众的惊慌呼叫,马嘶连连中,万、尚两堂主也已望清两侧百丈之地,已逐渐逼至难以数计的人群,竟是男女老少皆有,且各旗幡可望出来历。

只见左侧一面赤红三角旗上绣有一只青狼,正是数年前,纵横曲阜一带的青狼帮,旗后有一名五旬老者及一对三旬左右的夫妇,后方则是百余名身穿青衣青布包头的大汉。

青狼帮右侧是一面青色长幡,上绣着形意门,正是曾被收编为长泰安堂的形意门的余众,而幡后有一名皓首银髯的老者及三名四旬文士,再后侧是七十余名男女。

形意门右侧是一面横底绣有两柄交叉银剑的三角旗,乃是曾被收编为滋阳分堂的玄剑门,旗下有——名六旬老妇及一对不到三旬的年轻夫妇,身后则是三十余名男女老少。

最右侧一面玄色大族上绣有独山水寨,乃是曾被收编为昭阳分堂的独山湖水寇,旗下有三名神色狰狞凶残的四旬魁梧壮汉,而身后则是三百余名一式玄色劲装大汉。

另在飞虎帮右侧之方的第一面云白大旗上绣有一条翻腾蛟龙,乃是未曾收编成功的河蛟帮,旗下有两名年约六旬的老者,及三名水夫打扮的五旬老者,身后则有三百余名灰衣大汉,但头额上皆素有白巾。

河蛟帮之旁,乃是一面粉底绣有大红牡丹花的流彩三角幡,乃是曾被收编为聊城分堂的风月门,幡下是两名年约五旬姿色不减的美妇,身后则有五十余名青衣大汉及三十余名花不溜丢的美娇娘。

大姑娘之旁的则是数条素白长幡——上写着报仇血恨、为师报仇、血债血偿等等……

较为明显的一方,淡青三角旗上是鲁中粮行四字。

由一名四旬美妇以及一名年约二八的姑娘与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率着百余名身穿皂衣的壮汉青年。

最后竟是一群身穿道衣的道士,在一面无极门的长幡下,乃是一位年近古稀的皓首八卦衣道长,身后则站立着三十余名青衣道士。

在飞虎帮正后方逼近的,乃是一面橙色大族,上面绣着云祥仙庄四个大金字,乃是滕城南郊被并为临城分堂的豪门世家。

旗下有一名年约双旬的青年,及一名年约二九年华的少妇,身后则是男女老少不等的十余人。

一群没有旗幡也没有特异标志,但两百余人皆身穿白衲衣,己然令人一望便知是散布各城邑乡镇的破衣帮。

破衣帮另一侧则是一面翠底三角旗,上绣一支五彩花凤,正是龟母顶的花凤帮,旗下有三名年约双十出头的大姑娘,身后则是二十余名老少不等的女子。

围困逼近的十一门、帮、山庄、世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总数将近一千五六百人,虽然穿着打扮钧异,但唯一相同的,便是每人面上俱都咬牙切齿,双目怒睁,将心中怒火浮显无遗,恨不得将飞虎帮之人个个凌迟万段。

由汶河分堂内步出的四十余名五旬之上男女群雄,其中九人乃是鲁境中的白道侠义,余者俱是有门徒子弟或亲人在鲁境中遭飞虎帮谋害的师门亲人长辈,而且大多是在江湖武林中,颇负名声的正道侠义,邪魔怪杰。

此时,堡门前的一名方脸、凤目、蓄有三绺乌黑长髯,神色威严凌厉,令人不敢正视,身穿紧身外罩英雄氅的七旬老者洪声说道:“尔等听着老夫范阳雷鲍天赐,承蒙各方同道抬举主事,因此责无旁贷要与尔等将话明说,贵帮与血枭会同流合污,暗中残害各方武林同道,且威逼利诱,甚而灭人满门,只为了扩增贵帮势力或谋夺珍宝家产,如此天怒人怒,人神共愤的所作所为,己然罪证确鉴,传出江湖之中,因此老夫也无须赘言,只听尔等一句话,要战?要降?”

狂涛堂堂主尚成功及烈火堂堂主万世豪,眼见四方群雄逼围至十丈之地,其中大部分,皆曾是分堂之所属,如今竟然反目成仇,心知已难善了。

当耳闻范阳雷鲍天赐之言,尚不及答话时,蓦然四周群雄已狂怒悲叫道:“杀……杀……要战……要战……”

“杀了他们,宁愿一死也不受降……”

“他奶奶的,你们还俺爹娘命来……”

“杀了他们为门主报仇……”

“还我师父命来……今日要你们血债血偿……”

“大哥,您在天之灵可要庇护小弟今日多杀几个为你报仇呀!”

“鲍大侠,饶他们不得,全杀光一个不留……”

“杀……大家还等什么?冲哪……杀光他们……”

四周各门各帮豪门世家之人,怒目狂呼呐喊,且挥舞着兵器缓缓逼前,使得堡门前的四十余名震江湖的武林高手,也热血沸腾难以制止。

也不知是由谁率先冲杀,霎时三方群雄,已然骤如狂涛巨浪般的蜂拥冲向飞虎帮之人,立时掀起了一场令人不敢目视的悲惨凄厉战况。

嘶喊、狂呼、悲鸣、惨叫之声,恍如晴空巨雷般的响彻天际,刀光剑影,血光飞洒,断肢残臂散坠满地,具具尸身铺满地面,血水溢流,相聚成溪渗入黄土。

甚而一些人恨极之下,尚未冲至飞虎帮之前,己然抖手射出暗器,疾狠无情的狂厉射向飞虎帮人群中。

功力高深的四十余名顶尖高手,眼见混战己起,哪还耐得住门人弟子及亲人晚辈的血仇?因此再也无悲天悯人之心,立时暴掠战场之中狂狠扑杀飞虎帮所属。

范阳雷鲍天赐心知擒贼先擒王,只要将对为首者一一搁下,不但可减少群雄伤亡,也可提早结束激战,因此飞身而出时,已朝身侧之人喝道:“大家尽量挑对方功高之人拼战,如此可减少我方伤亡,那万老邪就交给老夫了!”

众群雄心中原本早有此意,因此闻言立时应声称是的身形疾掠抢攻飞虎帮阵内,未几便各自寻得一名对手激战,使得飞虎帮两堂共二十名护法,以及由汶河分堂抽调的四名护法,俱被一名高手接战,而无法率领帮众,抗拒四周群雄的攻势。

功力高深的范阳雷鲍天赐早已盯住了烈火堂堂主万世豪,身形疾闪逼近时,立即沉声喝道:“万老邪,老夫早就厌恶你欺凌武林同道的残狠手段,今日难得相逢,就让老夫试试你的手段如何吧!”

烈火堂堂主万世豪眼见大帮掠至,闻言后也毫不输口的阴森森狞笑道:“嘿!嘿!嘿!鲍老儿想死还不容易,你就等着本堂主的手段临身吧!”

狞笑声中身形暴然迅疾前掠,一双狂猛迅疾的掌势已然迎向范阳雷的扑势,立时交战成一团。

另一方的九州神剑张百依心知狂涛堂堂主尚成功,以往便是纵横江南一带的老魔头,武技皆非同小可,因此前掠中已执出腰际宝剑并喝道:“尚老魔,老夫知你非寻常之辈,因此要以手中宝剑向你讨教一番,你亮兵器吧!”

狂涛堂堂主尚成功,尚不及扑攻两侧敌人,己然听九州神剑挑战,顿时心中一凛,毫不敢托大的立时由背后执出一支三角刺,并且冷然说道:“张老儿,本堂主三十年前便听过你这号人物,可惜从未曾相逢过,今日难得一会,就秤秤你的份量如何吧!”

“哼!好说,进招吧!”

话声中手中长剑随手一挥,便施出一片剑影飞向狂涛堂堂主,而对方也震抖三角刺,化出点点利光迎向剑影。

但是俩人俱是招出一半便收招后退,以示身份,倏然两道身影骤然闪动,剑光刺影,闪烁迅疾凌厉,己然开始一场生死激战。

另一位高大魁梧有如半截铁塔的巨灵神孟知孝,威风凛凛的跨大步前行中,竟哇哇大叫道:“哇哇!飞虎帮的兔崽子们,你们竟敢害了大爷的把兄弟,害得我数年中东闯西荡,追寻凶手,如今可让本大爷找着正主了,你们站着等死吧!”

数名护法眼见那高大的威猛老者,竟然是鲁境中无人敢轻惹的浑猛粗人巨灵神,不但练有浑身刀枪不伤的金钟罩,更练有混元一气功,与当年的飞虎帮前总堂主烈虎张一虎乃是鲁地双霸,至今尚无人知晓他罩门在何处,哪又如何伤得了他?

况且他那雄猛刚烈的巨灵掌,只六成功力,便能震死一头大黑熊,寻常之人又如何能禁得住他的掌劲?

尚幸他高大笨拙,轻功甚差,因此只要莫与他正面交锋,而以小巧功夫与他纠缠便可保命。

三名护法法身形闪掠,挪移迅疾,果然令巨灵神无可奈何,并且被三人掌劲连连击中,虽然不痛不痒毫无伤势,但己惹得巨灵神暴怒哇叫连连。

倏然巨灵神大手一伸,已然抓住一名帮徒,大手一揄,竟将那帮徒当成兵器,狂猛挥动,横扫猛砸,所到之处立时悲嚎惨叫,血雨纷飞,虽未曾伤及一名护法,但己将身周飞虎帮帮徒砸死不少。

巨灵神乱砸片刻后,眼见手中之人,竟然只余半截身子,因此随手一抛,又前窜抓住一名闪躲不及的帮徒,在那名帮徒吓得悲凄尖叫声中,再度成为巨灵神的手中兵器了!

再看其他战况!

哎呀呀!一个年仅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一剑刺毙一名帮徒时,竟被身后一柄大刀疾狠的砍断左臂,但她痛呼声中,竟然反身狂乱劈刺,不顾身侧数柄大刀凌砍身躯,己然将手中的长剑狠狠刺入那名帮徒小腹,且扑抓住那帮徒身躯,狠狠的张口咬向他肩肉内,直待后背被一柄大刀连砍数次才与那帮徒双双倒地。

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手执一柄尖锥,狂乱冲入数名帮徒之中乱刺,但手中尖锥刚由一名帮徒大腿抽出,竟被一柄大刀削去半个脑袋倒地身亡。

倏听一名女子悲狂尖叫声中,一名三旬妇人己双手大张的由后搂抱住那帮徒,双手在他胸口颜面上狂乱撕抓,且张口狠狠咬住他左颈撕扯。

当一柄大刀刺入她后背时,她竟毫不在意的由口中吐出一块肉,迅又再度咬撕,而双手竟然鲜血淋沥的硬生生撕裂那帮徒胸肉,露出内里的肋骨。

一名黑衣大汉悍不畏死的连砍两名帮徒,但也被五名帮徒乱刀砍死,但又有另一名黑衣大汉冲至砍死一人后,竟又与另一名帮徒互刺入体双双挺立而死。

两名帮徒刚合力砍死一名老妇,但随即被三名姑娘手中匕首连刺而亡,但其中一名姑娘却又被一柄大刀由后砍掉脑袋。

一名狂涛堂大头目,竟被一名口喷鲜血不止的十五、六岁少年紧紧抱住右手臂及身躯,另一年仅十一、一岁的女孩,则以一柄小剑狠狠的刺入那头目左肩内,但立被那头目一掌震碎脑门而亡。

那紧箍头目右臂的少年眼见乃妹被震毙,立时狂急的握住尚插在头目左肩的剑身狠猛摇推,竟连紧握剑锋的左掌两指断垂也不顾,直到那头目痛得难以忍受,挣脱右臂狠掐少年喉部,勒得他眼突舌伸也不肯止推摇剑身。

一名烈火堂头目刚一刀劈死一名三旬文士,但随即被一名悲声厉叫的三旬妇人一剑削断右臂,且狂乱的砍向那头目身躯,任凭后背被一名帮徒连砍也不顾,随后倒在那文士身躯上含笑而亡。

一名烈火堂的护法遭数名男女围攻,当他神色狰狞的一掌劈碎一名三旬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群雄反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