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16章 飞虎基摇

作者:天宇

次日午时,两百余骑己疾驰至鲁山,但并未转入山内查探鲁山分堂,竟然续行芜城。

突然,前方开道的六十余骑响起一片惨叫及马嘶悲鸣声,竟然是由空旷的两侧草原中骤然射出一片箭雨,使得六十余人难以应变,闪避不及,霎时有三十余人中箭落马,不知生死。

阵阵惊狂暴喝中,已见草原中迅疾窜起五十余人,续又张弓搭箭,射出一片箭雨,但此时众帮众己然心有惊觉,立时以马匹为掩护,躲过箭雨临身,但也有数人依然遭另一方射至的箭雨射中毙命。

就在此时,后方的大队内突然冲出两队快骑,分左右冲向那些手执弓箭,并无坐骑的棕衣大汉,意慾冲杀诛除以报暗箭伤及同伴的仇恨。

两侧五十余名棕衣大汉眼见快骑冲至,自是顾不得再张弓搭箭,立有呼啸呐喊的散逃草原中。

两个腿的怎跑得过四条腿?由四名护法分率冲杀的帮众,眼见对方散逃草原中且即将追至,已然可易于一一诛除,无虑众人聚众顽抗,因此俱是狂喜得急摧坐骑疾追。

两队各有三十余名的快骑,刚冲驰至那些棕衣大汉射箭之处时,倏然前方数匹快骑嘶鸣疾坠,并听得惨叫连响。

后方快骑虽然己惊见异变狂猛勒止坐骑冲势,但是依然止不住冲势连人带马迅坠入一道近前才看得见的三丈宽窄土沟内,霎时又是一画惨嚎哀鸣及马嘶凄厉之声由土沟内响起。

侥幸勒住坐骑跃下马背的人惊狂前探,才发现三丈宽的土沟内,竟然满布粗如人臂的尖木桩,坠入土沟内的人马俱是……

惊骇悲愤冷汗直流的幸存之人,俱是又惶恐又悲急的滑入土沟内,查探落沟同伴的生死,但是除了少数几人侥幸存活外,已然伤亡了四十余人,而且还有一名护法也遇了难。

散逃草原中的棕衣大汉,此时竟然由一片及腰草丛内牵起坐骑上马,且呼啸狂笑的疾驰而去未曾说上一句话。

怒蛟堂堂主吴连云没想到竟又在空旷草原中遭到另一批人暗袭,而且未曾伤及一人,便便已方损失了几近八十人,并且还有一名风雷堂护法。

但是时已至此又将奈何,只得就地填土掩埋土沟内的尸身后,才再整顿上道前往芜城西郊的莱芜分堂。

七月十二!

在莱芜分堂严守且已休歇了一日两夜的怒蛟堂、风雷堂人马,所有帮徒己无初离总堂时的雄武威风,个个俱是神色萎靡,沉默木然的不知在想什么。

寂沉的庄院,突然被东侧惊呼的狂叫声惊醒!

“有人马来了……在两里外有人马接近了……”

散众在庄院各处的两堂帮众,霎时惊慌失色的手执兵器奔走,迅疾奔至庄院四周待命备战……

庄东哨楼盯望远方逐渐接近的人马,神色逐渐转为疑惑,待一名护法纵上哨楼遥望后,突然惊疑低语道:“咦……人数不少……好像……好像是咱们的人马嘛!”

待那群约有一百余人的人马,逐渐接近至百丈之内时,果然望清是飞虎帮之人,可是俱是衣衫褴褛,神色不振,好似尚处在惊惶畏惧之中。

“噫?是何护法?他们不是留驻在沂山分堂吗?怎会……”

庄内帮众待得知乃是自家人马前来,俱都是轻嘘口气,面上浮现出了一股数日未曾一见的笑容,急忙出庄迎向那批人马。

怒蛟堂堂主吴连云及风雷堂堂主龙如水在壮门前望着所属接近,立听风雷堂堂主龙如水喝道:“何护法,你们怎么不守住沂山分堂,却随尾追来了?胡护法呢?”

下马疾掠至庄前的何护法,身上灰衫染有不少血迹,一望便知曾历经一场激战,而且身上尚有伤口未复。

面上肌肉抽搐悲痛的何护法,眼望着两位堂主。半晌才悲叹说道:“两位堂主,沂山分堂又完了,便是益都分堂……唉……”

怒蛟堂堂主吴连云闻言,顿时震惊的追问道:“什么?这……这是怎么回事?你快详说清楚?”

何护法此时却未曾说明而是低沉说道:“两位堂主,属下等已然两日未曾饮食,途中尚遭遇数次偷袭,因此可否……”

闻言知意,两堂堂主立时喝唤所属,将人马引入庄内好生照料,然后才进入庄内细听何护法的报告。

何护法连连灌足两大壶茶水,才精神略振的禀报道:“启禀两位堂主,属下与胡护法奉命留守沂山分堂,分派各头目职掌并无问题,可是第二天黄昏时,竟然有叛帮的叛逆沂州豪门聚集一百余人围攻,历经一场血战后,终于击溃对方败逃离去,但胡护法却与敌方力战俱亡,而所属帮众在凄惨的拼斗下也损失过半,只余八十佘人了。”

何护法说至此处,已是双目泛红颜面抽搐得顿止话语,又灌了两杯茶后才又续说道:“属下眼见分堂内,尸身遍地凄惨无比,所余帮众中也大多身有伤势,实难再紧守沂山分堂,否则再遭来敌恐将无一幸存,因此当机立断率所余帮众赶往益都分堂会合,但没想到竟在连夜急赶中却遇见了数十名本帮帮徒,详问之下才知他们俱是益都分堂留驻之人,原来在前一天益都分堂也同遭数百武林人围攻,战况激烈残酷己然是刀锋卷饨成为徒手相搏的恶战,数十名帮徒便是那时散逃出来的。”

“属下得知异变后真是进退两难,但终于再度前往观望益都分堂的动静,然后续又在途中迎得散逃的帮众数十人,并从他们口中得知怒蛟堂留驻的三位护法己然阵亡两人,另一位曹护法则不知生死去向,可能率众突围往博山分堂去了,但确实情况如何不曾知晓!”

说至此处,何护法摇头叹息连连才又续道:“属下细思之实无法再率所余帮众驻守一地,日夜担心再遭突击,于是便又调转回头沿途小心翼翼的紧追两位堂主之后,尚半途中只曾遭到一批大刀门的数十人挑战,一小场小战毙敌十余,但并未追击残余便续行赶路,就在昨日昨午时分竟又遭到一批棕衣烈马帮的挑战,他们……他们竟然以箭雨遥攻,属下狂怒的率众追杀时他们竟又散逃……”

“啊?不能追……有陷阱……”

何护法突被吴堂主的脱口叫声惊顿止口,疑惑的望着两位堂主终于点头说道:“没错,是有陷阱……狂怒追杀中,属下惊见草原中,空灰现出一道土沟,勒骑不及中,只得暴纵而起凌空翻过土沟,可是身后……唉……一道土沟竟损了十余人!”

有如历尽沧桑的何护法悲叹一声后续又说道:“属下经此一来,已知那些鼠辈想施尽毒谋不费一兵一卒残害本帮之人,因此立时不顾他们恶言辱骂挑战之词,率着所属急行上道,准备择一良地反扑,可是却从此不再见到有人现身了,日夜急赶时沿途野店小村竟然皆空无一人,毫无充饥之物可裹腹,属下心知必是那些杂碎鼠辈所为,因此不愿停顿容他们有机可趁,直到今日凌晨遥望此方有炊烟袅袅,心中虽喜却又不敢贸然接近以防是个陷阱,派出的前哨发现庄内旗杆上乃是本堂及怒蛟堂旗帜,这才又喜又疑的率众缓进,堂主,属下……”

话声至此已略带哽咽,而怒蛟堂堂主及风雷堂堂主也知晓了一切情况,虽然内心极为愤怒。但却又无奈得愁叹连连无语以对。

不过原本只余五名护法两名头目以及一百七十余帮众的两堂人马,经此一来又增添了一名护法一名头目以及一百四十余帮众,会合成三百余不容忽视的大队人马,使得众人皆也有了相互倚靠,内心大宽的笑容。

怒蛟堂堂主吴连云沉思片刻后,便朝风雷堂堂主龙如水沉声说道:“龙堂主,今日已是十二了,依帮主之意咱们至迟应在十四日晌午之前到达落魂谷南端山区,合西路的尚堂主及万堂主人马,但西路中有三处分忠贞未叛,而且他们并不过河,因此行程较近也快,说不定此时早已到达谷南山区了,咱们由此至落魂谷大约一日之程便可赶至,因此今日可好好休歇一夜待明晨上道,明日黄昏时必可到达会合他们,你意下如何?”

风雷堂堂主龙如水闻言,立即笑道:“对!对!对!吴堂主所言甚是,本堂主也有此意,夜里在外野宿较易受人可乘之机,甚为危险,不如在庄内据地坚守来得可靠安稳,一日行程便可到达落魂谷会合尚堂主他们,咱们自是无须提早上道自陷危境才是!”

“嗯,只要此闪会合帮主消灭正义使者后,必定禀报帮主,再度大举出兵沿途灭剿那些不知死活的鼠辈,以泄我此行的心头大恨!”

“没错,若非此行早有目的,而且沿途分散实力,以至遭人大举突袭各个击破,再加上一些无耻偷袭,陷阱才便咱们损失惨重、此仇此恨以后必定一一讨回!”

两名堂主的怒火愈说愈甚,但此时也无可奈何的只能说说而已,以后之事又如何能预料呢?

翌日晌午,日正当头的时辰!

万里无云天色蔚蓝的晴朗天候,离泰山山区尚有百余里,己可望见远方起伏山峦的宁家村!

俱己饱餐一顿精神抖擞的三百余骑,已迅疾驰出小村庄,向泰山之方疾赶。

蹄声疾骤轰然,黄尘滚滚逐渐远去,但在小村内的一家民宅屋顶,灶房炊烟孔突然涌出浓浓黑烟,且甚有节奏的分次涌出,长短不等的黑烟,如同塞外狼烟一般。

山丘小坡起伏不定荆草及腰的草原间,有一条约三四丈的小河,跨越小河的一道木桥上,站着十名年约五旬之上的男女老者。

只听居中一位年约六旬的白发白须老者沉声道:“大家都切记不可悲愤讨战,以免坏了费心布置的大计,只要忍得一时悲愤便可一举成功为亲人报仇了,纵然有漏网之鱼……哼,那就看咱们如何整治他们吧!”

白发老者话声一落,另一名五旬花发老者立时接口沉声说道:“对,周老爷子的话甚是,咱们不可为了一时冲动,而坏了一举尽灭贼子的大计,诸位必定要严诫儿女亲友及门人慎行,待会信号一到大家便各往防处去准备了!”

其余之人虽皆是神色激动,但都不约而同的应声附合,期待今日便可特仇敌殛灭草原中。

焦急的睁目仰望天际眨也不眨一下,也不知过了多久,果然见远方有数圈浓烟缓缓升空。

“啊!来了!来了!大家快就位……”

“天哪,太好啦,果然被咱们等到了……”

“呜!呜!相公,为妻的今日率儿女们要为你的大仇找些利息,改日再找正主儿讨债了!”

“大家快走,莫耽误时刻遭他们闯出去……”

十余名老者,此时既兴奋且激动的立时朝两侧疾掠而去,眨眼间己消失在及腰草原之中,只留下那位白发老者及三名五旬威猛老者。

但此时,却又见不知从何处现身的数十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竟顺着河缘往两侧延伸蹲伏,有的人执着镰刀有的空手还有人手执火炬。

蹄声轰然迅疾接近小桥,但忽然由左方草原响起了一阵哈哈大笑声:“哈!哈!哈……飞虎帮贼子听着,大爷乃是狂风铁骑新任把子,今日要向贵帮讨回一笔血债,另外尚有鲁南各方武林、世家及小门小派也同时要讨些血债利息!你们就等着偿命吧!”

惊闻停骑的三百余骑,眼见左侧里外草原中有三名青衣骑士现身,风雷堂堂主龙如水眼见之下,立时朝身侧吴堂主急声说道:“吴堂主,区区数人有何作为?又何必与他们在此耗费时光?说不定草原中布有陷阱,因此咱们还是快快赶往落魂谷才是正理!”

怒蛟堂堂主吴连云闻言心知有理,因此也未动气的立时喝令续行,但没想到此时突由草原中站起为数上百的男女老少,环成圆形将三百余骑围在一里方圆之中。

怒蛟堂堂主吴连云眼见之下,顿时不屑的道:“哼,百余男女老少而己,而且散布成圆又岂能围困住咱们,只消数十快骑便可冲杀溃散了,哼,龙堂主你……”

然而身侧的龙堂主己眼尖的望见有火苗油烟在四周涌升,顿时灵光一现的狂骇叫道:“唉呀不好,他们要用火攻,咱们快冲!”

有火炬的苗烟再加上四周及是高及腰际的荆草,飞虎帮所属顿时个个冷汗滴流神色惊骇得急催座骑前冲,有些则就近调头狂驰!

但是四周人群立处已同时冒出轻烟,接而略带枯黄的荆草立即涌起火苗熊熊燃烧,眨眼间已成为一圆形焰火墙迅疾往中央蔓延烧去。

“啊?不好大火烧至了……”

“天哪……四周……都烧起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飞虎基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