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01章 娇娃欺生

作者:天宇

男儿事长征,少小幽燕客。

赌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天。

杀人莫敢前,须如蛊毛磔。

泰山山脉南缘一座耸山,荒草及腰,杂木成林的绿阴中,在一条似有似无的荒草小道中,正有七十余名年约五旬之上及三旬、四旬不等的粗布衣壮汉鱼贯而行。

除了前行为首的三名花须老者外,后方壮汉皆扛着大大小小的布袋箱笼,似是一些日用杂物及不明之物。

看这些清一色的中年壮汉,俱是背弓执枪、腰悬大刀,一望便知并非山居汉稼汉,但也不像是入山狩猎的猎户。

此时突听前行老者之一嘟嚷叫骂道:“他奶奶的!那飞虎堂在短短两年中,竟然席卷了半个鲁境,且更名为飞虎帮,如今山区之外处处有他们分堂人马巡逻,害得咱们也别想安逸计生活了,今日险些和他们照了相,看来还是歇息十天半月莫出寨,等风平浪静之后再说吧!”

最前行的老者闻言也立即叹声说道:“唉!这几年来可是愈来愈难讨生活哕!像咱们这些祖传的三脚猫功夫,一遇见那些凶神恶煞,莫说上阵了,便是人家张口吹口气,也能将咱们吹上天。唉!怪只怪咱们只能胡练瞎摸的拼凑些三脚猫功夫,当然不能和那些明师调教的好手相比,除非……除非将寨内一些小辈送出,寻访明师学艺之后,方能转传增强武技,否则……”

最前行老者内心感叹的说着,身后另一名老者立时接口笑说道:“呔!大哥你又来了!虽然咱们技薄人弱,但怎么说也能团结不弃,令人不敢小视,想当初咱们年轻时不也憧憬向往繁华城邑而出寨过吗?可是,哪一个不是满胸怒火的重返山寨,誓不离山了?可惜大秃子、祥子哥、二刘子哥他们……唉!大哥!再怎么说小辈们皆能在咱们眼前活蹦乱跳的,万一出寨之后……”

最前行大哥闻言似己勾起长久以来的胸中隐痛,因为强笑的笑骂道:“哈哈哈!好啦!好啦!大哥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己,老二你何必当真旧事重提呢?可是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咱们那些小辈们……唉!难哟!”那大哥笑说及此,面上神色甚为黯然的叹息无奈。

但忽听第三名老者话锋急转的笑说道:“哈哈哈!大哥、二哥你俩怎忘了,咱们两年多前救回的那个丑汉了?虽然他浑身伤痕累累结疤,甚为丑陋,但他年不过双十,且满腹才华,如今不但设塾教导小辈们认字习读,而且熟知耕织杂艺,教导咱们烧锅的,皆也有了成果,看他虽面上伤疤纵横丑陋,但小弟相信他并非寻常之辈呢!况且据小弟那丫头说,她曾偷偷跟他行往后山,竟然在突岩起伏的山坡上,尚步履稳健迅疾呢!”

“咦?辣丫头怎会跟着他往后山?莫非又想什么馊主意捉弄人了?”

“哈哈哈!老五哪!辣丫头的火爆性子二哥我可是领教过了,若她再不改改性子,恐怕要当老姑娘哕!往后寨内老小可更有得受了!”

老二的笑语声刚落,立时引起身后众大汉的一阵哄笑,并有人笑说辣丫头的趣事。

也有人笑说辣丫头性烈心傲,难找婆家,除非出寨找夫君,否则寨中没有人敢惹敢要呢!

更有人笑说辣丫头性子爆难惹,那一手别具一格的鞭法大概是自幼便追打玩伴时练成的呢!

因此哪还有小伙子敢嬉皮笑脸的接近她自找罪受?

辣丫头的话题顿时使众大汉各提所知笑语连连,己然忘了在出外讨生活时所遭遇的不快。

笑语哗然前行迅疾,约莫两刻之后己行一片巨木栅墙之前。

只见两座高耸陡峭的岩山间,十余丈宽窄的狭谷已被削平,大腿粗细的挺直树干卡栓编排力栅墙,高约三丈。

正中有一高约丈八宽约丈二的寨门,寨门之上有一片横板,板上雕刻着歪歪扭扭的将军寨三字。

寨墙上尚有两座哨楼,皆有两名执刀执枪的大汉为哨,不问可知,竟是一个拦路打劫的山寨。

进入寨门二十余丈,己可望见两侧山壁逐渐宽阔的一个谷地,而且两侧岩山也逐渐斜平成坡。

两侧山坡上散乱不整的筑有数百间土墙瓦屋或茅屋,且各有小院豢养着难、鹅、猪、羊。谷地正中是一片五十丈的平地,并筑有十余幢木屋瓦房。

房舍之前是一大片广场,此时正有六十余个年岁不等的孩童分聚数堆喧融哗戏耍稚语不断。

正中最宽大的一幢木屋乃是山寨中的聚义堂。

此时在一张长条厚木大桌后,有五名老者正分配着五堆碎银、铜钱、金珠首饰及一些略有价值的物品。

其中三人正是在山道中为首的三名老者,老大、老二、老五。

忽听那方脸大耳、蓄有三绺短须的老大常无艮叹声说道:“唉!如今可是愈来愈难混啦!出寨两日才劫得些许,看来以后要远出数十里之外,才能有收获了,这些……你们各以一份分给手下喽逻吧!”

五位寨主正大感叹所获微薄,该如何均分给手下喽哕时,突觉堂门一暗,己见一个满面突出疤痕狰狞骇人,有如九幽恶鬼的雄伟壮汉,手提着两只提篮进入堂内。

丑陋壮汉默不吭声的将手中提篮放置桌上,取出数盘难、鱼、肉,菜蔬及五壶酒,顿使五位寨主双目大亮喜形于色,并听大寨主常无艮神情欢愉得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丑鬼你真行!山寨中本是吃食简单,但自从你来之后却是花样频频,而今尚有鱼可食,便是往常一成不变的鸡、菜,在你手中可是花样百出且色香味俱佳,哈哈哈!寨内的婆娘丫头上千,却无一比得上你的厨艺呢!”

赤脸、铜铃双目、满面虬髯的四寨主彭天浩,此时已是食指大动,急忙伸手举筷并笑说道:“呵呵呵!大哥你可是只知享受不知其因,丑鬼他在后山整地捡石开垦出半山菜畦,另有整片梯地、麦田及其他一些种地,现已然收成入仓,再加上那山溪的洼地也己深掘为池并养鱼,如今早季时无断缺水且有鱼可食,大哥你说!丑汉他是不是咱们山寨内的好……好样儿?”

“嗯!老四说得对!咱们山寨百年中从无人想到要如何整治,要不是丑……这位老弟默默费心耕耘,咱们哪会有如此美食可享?”

三绺长须垂胸,看似文士的三寨主陈忆祖话声刚落,大寨主常无艮已急忙咽下一口鱼肉,哈哈笑说道:“哈哈哈!说得也是!丑汉不但厨艺好且甚为灵慧,算是咱们山寨中的好弟兄!”

但左侧白净肤色,细眼隆鼻的二寨主刘一宝,此时却神色凛然的沉声说道:“大哥!这位小兄弟自从进入咱们山寨,从未曾说过他的姓名来历,咱们对他的出身虽一无所知,但两年来他垦地耕种并教导寨中婆娘、闺女织纺,而且在右木屋内设塾教导小辈们认字习读,可说是咱们山寨中唯一的塾师,咱们山寨中皆是大字不识几个的粗人,如今有这位老弟肯尽心教习小辈,咱们岂可对他有所不敬?因此小弟认为他应在山寨中有崇高地位才是!”

闻言怔愕的四位寨主俱是面面相觑,似乎从未曾细思过其中优处,如今恍如茅塞顿开得连连点头,倏见大寨主常无艮猛然一拍桌面并大叫道:“对!老二说得对!咱们以往怎未想到这些好事?嗯!咱们可得尊师重道!以后……以后不能再让丑……丑……这位老弟下厨了!另外要空出一屋供他独居,还有要……他需要什么咱们可不能缺!另外……对了!老五!以后你可要劝劝那丫头,莫要再任性欺负这位……”

“咦?大伯您在说谁呀!是谁敢任性欺负人哪?”

大寨主话未说完,倏听堂外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娇嗔声,并见堂门一暗,已然扭身进入一位身穿一袭紧身大红斜襟高领衫裤,身材高、健美玲珑突现、圆脸如霞、大眼清澈如水且散出黠慧之色,鼻梁小巧高挺小嘴朱红如樱桃,年约十七、八岁的娇美俏丽大姑娘。

“啊……啊!嘿……嘿……嘿!珠丫头是你哪?没……没什么!”

“珠儿!还不快给大爷他们请安!”此时另外三位寨主已是闻声知人,顿时伸箸急吃,扬碗大口喝酒,噎涨得脸红脖粗也不敢开口吭声。

自进堂便默不吭声站立门侧阴影中的丑汉,耳听一声娇哼脆语便便堂内五位寨主神色大变噤喏寒蝉,讪笑狂饮大口吃菜,好似从末曾说过什么似的,因此嘴角一咧似笑非笑的默然跨步行出堂门。

“站住!怎么?莫不成是你前来向四位大爷及我爹告状呢?哼!凭你?……爹!人家今晨在场中教弟妹们耍鞭玩,但忽从……就是他丢了一粒石子打中女儿手背,痛得女儿皮鞭坠地出丑,使女儿在弟妹面前羞惭失脸,您……还有四位大爷快严罚他嘛!”

五位寨主闻言,顿时神色难堪得不知该说些什么?默默的望着那雄壮背消逝无影,才唉声叹气的相互噘嘴示意。

终于耳闻五位寨主你一言我一语的讪笑低语,但却不时被尖亢的娇嗔嘟叱声压制得结结巴巴。

不过,在片刻之后娇嗔之声也逐渐低沉,似乎已被五位寨主说得心虚羞惭而静默无声了。

至于五位寨主说了些什么?那位娇俏姑娘芳心有何感想却不得而知!

而那位雄壮丑汉此时已快步行至右侧山脚的一幢草房内,再出房时,已是手执一柄长锄,往寨后山涯行去,且不时朝途中含笑为礼的男女老少挥手,逐渐隐入杂木树林内。

但是,曾有小童及青年男女有不解之事慾寻,却无人能在寨后来回菜畦中,找到丑汉的踪影,皆不知他隐于何方?只能望着起伏不定的唆岩山势怔愕而返。

晨曦跳跃山尖,大地出现一片光明,如林炊烟袅袅升空,虫鸣鸟叫响彻山林。

突然由聚义堂右侧的一幢木屋内传出一片朗读之声惊止了虫鸟吱鸣,也打破了山寨中的宁静。

“子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子不学,非所宜……”

“嗯!很好!你们可知子不学,非所宜的含义吗?要知……所以为人处世达者为师,说来尔等也属我师,譬如如何捉蛐蛐儿啦!如何辨识野菜啦……这些都是不明者新奇慾学之事,也就是孔夫子所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之义!也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好学之心!因此人人必须存有不耻下问多学多益的虚心求教之心!”

木屋只有六丈宽窄,但此时在内里的三张长条大桌周围及墙壁周围,或坐或立的挤满了五十余名十五、六岁之上的青年男女,皆聚精会神的望着前方执竹条的丑汉,顺着竹条在壁上厚木板上所指的炭字张口默念。

而此时在窗外另有一人影扭隐内望,竟是那娇俏辣丫头宁慧珠。

只见她专心细听丑汉所教的一字一句毫无遗漏,且小嘴不断的喃喃默念,深怕遗忘错过了。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突见丑汉手中竹条在板上一拍,屋内的青少年男女立时笑言低语且恭谢丑汉,目送他出屋离去。

已时左右,木屋内又聚了七十余今年约、十二、三岁之下的孩童,安静无声的听着丑汉教导认字。

木屋外,辣丫头宁慧珠竟也依然隐于窗缘,随着屋内孩童喃喃默念板上炭字,似乎贪不厌多的想多学些字句。

在屋内教学的丑汉,似早已察知那辣丫头的好学心志,因此故作不晓,从不呼唤,以免她羞惭得无意再来习读。

一日——

辣丫头宁慧珠正慾行往木屋偷习早课,刚转至小木屋的后方时。

竟见山脚旁的杂木林内有三个男孩,其中两个较矮小的是十岁左右的小青、小宝,另一个高壮的竟是十三岁的大牛。

而大牛此时正凶狠的扯住小青衣领慾拖,但没想到小青竟右手一搭大牛手腕一抖急扬,窭时只见大牛粗壮的身躯,竟凌空而起翻坠小青身后两丈之外。

宁慧珠见状倏然一怔!接而惊异得便慾呼叫,但此时却听小宝惊叫道:“小青你?”

小青闻言似也有所悟的急忙惊叫道:“啊?唉唷!大牛哥好厉害哟!大力一冲竟会飞起来,真吓人呢!我不敢了,大……牛哥你饶了我……我不敢了……小宝快跑呀。”

原本摔得肌骨疼痛,怒火高涌的大牛,猛然起身便慾狠打小青。

但耳闻小青的畏惧颤叫声,且心骇逃走,顿时满面傲色的望着奔出数丈的小青、小宝大叫道:“哼!怕了吧?这次就饶了你们!以后再敢不听话,那就别怪我不饶你们了!”

大牛恨恨的咒骂一阵后,也已行往另一方消失不见,只留下怔愕难信、匪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娇娃欺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