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19章 双令展功

作者:天宇

此方群雄轰然大笑的讥讽连连,但另一方的金甲令主陶震岳已然确定师父死因,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的悲喝道:“恶贼还我师父命来……”

金甲令主的悲喝声传入群雄耳内,原以为又是一个武林门帮之首遭谋害的门人子弟,因此并无其他异想,但是狂鹰廖不凡闻声疾转后竟狂笑道:“哈哈哈!师弟,小兄差点忘了你的存在,嘿嘿嘿!怎么?你见到那老情人为何不过去温存温存一番,但你可要答谢小兄在你不在时,助你填满那荡妇索求无度的婬兴喔!”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更是羞愤狂怒得大叫一声,身形暴纵而起凌空狂猛击出裂岳神拳,劲疾凌厉的罩向狂鹰。

“哈哈哈!来得好,师弟,且让小兄秤秤你习得何等高深武功吧!”

霎时身形疾掠斜闪避开拳势,一双疾迅掌影也己飞击金色身影,结有深仇大恨的师兄弟俩人终于展开一场疾狠凌厉的生死搏斗。

俩人身形迅疾的激战一圈,只见金、灰两团影子交缠闪动难见人影时,悲愤低泣不止的张翠娥竟是惊愕止泣睁望着两团光影喃喃念道:“师弟?旧情人……啊?他……他是……啊?他是二师兄……二叔!他……他是二师兄……”

又惊又喜的尖叫声,张翠娥已狂喜的踉跄前奔冲向两人激战之处,且悲喜的连呼二师兄不止,另一名黑衣蒙面女子香桃也急忙追随在后。

群雄眼见战斗己起,自是再也忍不住复仇之心,因此己然有人大喝道:“众同道要报血海深仇更待何时?冲呀……杀!”

“对!大家杀……杀光这些贼子以慰亲朋好友在天之灵……”

“杀……杀……冲哪……”

另一方的正义使者眼见大令主已开始与敌交战,虽尚未得令攻杀,但已不约而同的缓缓前行,且执出兵器往前推进。

银甲令主宁慧珠本是盯望着夫君与敌之战,芳心又急又忧的未曾有意燃起混战,可是眼见那两个黑衣女子急奔向前,顿时醋意狂涌得也疾掠向前,但却被两侧的飞虎帮之人涌至慾挡,顿时芳心火冒三丈的怒叱道:“众使者听令!杀!杀!杀!杀光这些贼子们为兄弟姐妹报仇……”

但就在此同时突听一名飞虎帮护法大喝道:“呔!老夫鬼手无影邱子健纵横江湖三十余年,虽也作恶多端杀人无数,但绝不肯犯与欺师灭祖大罪,或是辱婬大罪,老夫不耻狂鹰所为也不愿为他卖命了,你等要杀要剐任便吧!”

被夹在谷中的飞虎帮众,其中有小部份乃是老班底的帮徒,一名头目便是老帮徒升任的,当耳闻老帮主,竟是被现任帮主谋害,内心中已是悲狂的大叫道:“天哪,这是造了什么孽呀,如此怎对得起老堂主呢?我该怎么办?”

但是自己只是个头目而已,能有什么作为?因此只能默默的退至几名老伙伴身侧示意低语,不动声色的退往岩壁处。

因此当一名护法大喝出心意时,那头目也立时激动附合道:“对,我们虽是帮中之人,但并非不仁不义不知伦常的无耻之人,本头目弃战任凭发落了!”

早已聚于一处的老帮徒也立即大叫道:“老堂主竟是被徒儿谋害,天哪,我投降不战了!”

“天……我也不肯为他拚命……”

“大家快弃械,便是立身而亡也不要助那恶贼!”

另外大部分的护法,帮徒皆是帮势扩增时投靠的,怎会知晓往事如何?黑道亦有道,黑道中也不乏尊师重道善守伦常之人,因此在得知始末后人心也开始对帮主不仁不义的所作所为起了反感,早已彷徨矛盾得已无心为他卖命了。

当有同伙高喝弃战后,竟也毅然咬牙呼应不肯为狂鹰卖命了,而另外尚有一些贪生怕死之人早已眼见两方敌势凌驾己方,而且再听群雄之方讥笑四堂人马已无法赶至,似乎皆己命丧黄泉了,因此为了保命自也慌急应声附和,说不定便可因此保住性命。

如此一来,己有一百六十余名帮徒弃械罢战,而护法也有四名束手退往右侧山涧之旁弃战。

正狂怒冲杀的武林群雄及正义使者突见敌方异变,立有范阳雷鲍天赐及九州神剑张百衣,以及美髯公张守仁制止群雄冲杀,并连连喝令弃械不战的帮众退至一侧聚合受群雄监管,余者则立杀不赦。

而另方的银甲令主宁慧珠,原本无意放过一人,但耳闻另一方的群雄要押监弃械不战之人,顿时想起夫君曾与自己提过江湖规矩,不能伤害投降的敌手,因此也急忙娇喝道:“日月两队搜押对方投降不战之人聚合监管,余者不得放过全数诛杀!”

此时飞虎帮所属眼见有些同伴己弃械奔往两侧,立时内心惶恐得自觉孤单恍如大海中的一乘偏舟,不知何时便将被狂涛巨浪吞噬,因此又有部分帮徒惊恐畏惧的奔向两侧。

但此时突听飞虎堂堂主莫青云怒叱道:“杀!杀了那些叛帮之人!”

大喝声中,立时飞身提掌狂劈贪生怕死畏战叛逃的帮徒,而三十名护卫及一些强悍的帮徒也毫不留情的怒诛叛帮帮徒。

武林群雄眼见对方竟然窝里反目自相残杀,虽是心中大快,但也已开始狂呼呐喊蜂拥前冲,八百余群雄立时将列阵相对的百余名帮徒淹没。

身份低微的帮徒也只不过是三流之上至多二流之间的身手,而群雄却是至少二流之上,而且绝大多数的身手居于一二流之间,一流之上的为数也近百,此寻常帮徒又岂是群雄的敌手,更何况是尚要面对狂冲而至的同时攻击的众多群雄?

双方初一接触,霎时惨叫狂嚎之声连连响起,立时倒毙二十余名帮徒。

一名帮徒至少要面对八名群雄,这场战如何拚,当然是不须赘言便知结果如何了!只有飞虎堂主及堂下三名护法及三十名帮主护卫,尚可恃功与群雄拼战。

飞虎堂堂主莫青云一人,身形斜掠中又劈死一名妇人,但四周却有十余名群雄狂狠出招围攻而至,身形暴纵而起凌空拍出一片掌幕罩向十余人,但却被其中六人同时扬掌劈出掌劲震得凌空倒翻两丈落于另一方。

疾坠的身躯凌空挺翻头下脚上的狠击出一股掌劲,罩向围攻的一名护法的七名群雄中的三人。

在两声惨叫中飞虎堂堂主身形落地,神色狰狞的迅又斜扑奔围而至的四名群雄,一掌拍中一人胸口,不管他死活迅又倒窜向另一侧的两人右侧,双手如爪紧扣住两人后,劲贯爪中使劲。

凌厉的惨叫声中,两人头骨己碎,且被掀飞撞向由左侧击至的三人,而身形再度暴纵而起凌空扑向正围攻四名护帮徒的七人。

就在此时,倏听一声大喝由右侧响起:“魔崽子莫狂,待老夫下会会你!”

飞虎堂堂主莫青云闻声尚不及望去,己觉一股劲风击至,立时身形疾坠且转首望去,眼见竟是突然失踪数年后,由自己接任的前任堂主美髯公张守仁,顿时冷笑一声的说道:“嘿!嘿!原来是前任张堂主,既然你年老体衰失踪数年,就该回返家乡安享天年才是,为何竟又引来大批人与一帮为敌?如此岂不视同叛帮,那就由本堂主代刑堂送你往西天极乐去吧!”

美髯公张守仁闻言也不动怒,只是冷冷的说道:“莫青云!凭你那几下子以往只能在老夫面前打躬作揖奉承讨好,如今飞上高枝却又自傲自大?哼!一个无耻小人还敢在老夫面前猖狂!那就由老夫秤秤你有多少份量敢嚣张?接招吧!”

飞虎堂堂主莫青云闻言,立时狰狞狂笑道:“哈!哈!哈!老匹夫想找死还不容易!”

俩人针锋相对,立时提功疾扑,霎时四掌翻飞的近身搏斗,依俩人的功力看来绝非短时间可分出胜免的了。

恍如狂涛怒潮的群雄仍有不少乃是身享盛名的一方豪雄、霸主、白道侠义,自是爱惜羽毛不愿自毁名声以众击寡,因此在混乱的战场中四处环望寻找敌手,果然一一寻找到功力高强的飞虎帮贴身护卫单打独斗。

如此一来北谷口之方的飞虎帮高手,全然被一流之上身手的群雄接战,再也无能力毙其他群雄,使得低微帮徒在短短的一刻,已然是全然丧命无一伤者。

靠南一方的飞虎帮之人原本有六名护法及两百帮徒,但却有两名护法不耻帮主所为弃械投降,另外也有一名头目及五十余帮徒弃械投降,因此尚余四名护法及一百四十余帮徒。

除了日月两队监守降者外,天地宇宙四队使者,并未像武林群雄一般狂乱的冲杀,而是横列成排手执大刀,柳叶刀缓缓前进。

待双方阵式相距不到十丈时,倏听天队队长武大柱大喝道:“四名队长各接对方一名高手,众使者列刀阵冲杀,不容留下一个活口,杀!”

大喝声中,已一马当先的迅疾掠向一名手执月牙刀的护法之前抡刀便砍,而地队队长刘美娟则柳叶刀飞削向一名双掌蓄劲的护法,宇队队长唐天宝则逼近一名手执万子夺的护法,宙队队长黄小莹柳叶刀当胸横推,不缓不疾的推向手执一对文昌笔的护法。

四队使者,此时也有己三五成群的以刀阵疾冲入对方阵式之中,霎时展开了一场激战。

天队队长武大柱刀势疾砍本是试探虚招,但刀光疾闪如电尖啸刺耳,顿令对手心凛得不敢轻敌硬架,身形斜掠,手中月牙刀己横削而出。

“哼!”

一声冷哼,倏见刀光骤然折转凌空斜刺,那名护法惊见刀光疾如迅雷斜削左颈,顿时身躯右斜避开刀势,手中月牙刀也疾扫对方双腿。

但此时,武大柱却身形暴纵而起,不但避开了扫向双腿的刀势,且凌空一弓再挺己是头下脚上的疾猛下扑,手中大刀已施展出天地双刀之一的天龙刀,并且己观定对方右斜身形必然斜窜,当然刀势已凌空劈向对方上盘。

那名护法没想到身躯魁梧高壮的青衣蒙面人,竟然暴纵凌空下扑,全然违反了高壮身材之人的习惯,内心震惊中已见刀光凌空罩下,顿时狂骇得双足暴闪疾窜,手中月牙刀也己狂急上迎。

然而一声清脆震响,右手虎口剧痛,魁梧刀猛的特质已然显现,刀光并未因剧震而略顿,依然狂猛凌厉的往下疾闪,暴窜的身躯虽逃过了头胸之危,但双目射出万念俱灰的骇然目光,神色惊狂的惨叫悲嚎,腰腹骤然一凉虽不觉疼痛,但全身真气骤泄成空,双眼发黑的坠地冲有四尺余方止,动也不动的静躺地面,而腰腹已是割裂四寸深,险险一刀两段,内里肠胃己然在地面上拖出长长的一条。

天哪,三招……不!只能算是两招,纵横江湖二十余年的黑道高手,竟然在交手不到五招便命丧天队队长刀下,虽说是有些大意,但是怎分如此轻易惨死刀下!

全身一以墨黑的宇队队长唐天宝,步伐沉稳跨大步逼进手执万字夺的那名护法,神色威猛气势凌厉的一抖手中大刀,便沉声喝道:“老小子,本队长有九招刀法初学乍练,尚未曾应敌,你若接得下,本队长立刻容你离去,否则!哼!哼!你已走不了!”

那名护法闻言三角眼疾转,但吭也未吭一声的立时震抖手中的万字夺,疾攻抢招攻向唐天宝。

宇队队长唐天宝冷哼一声,也不顾与他浪费时光,立时刀光疾闪己然施出七绝刀法,疾狠迎攻,顿见刀光疾闪如电猛然与万字夺硬碰架开,随即第二招又已迅疾攻出,又是一声金铁交鸣大响,顺着手中大刀震势第三招己如疾电射向对方。

连连两招己由对方抢得先机变成持平之势但第三招出手时已是先机易手,刀光先声夺人罩向对方胸前要害。

万字夺迅疾挥迎中,刀光己带起一片血迹令对方遭致伤势,趁对方惊骇慾退时,第四招己然临及对方左颈不到尺余之地。

就在一声狂骇惊叫声中,一颗头颅己凌空飞起,刀身疾抖血水离刀,宇队队长唐天宝己冷哼一声道:“哼!四招而己,算是本队长高估你了!”

话声中,眼见一名老者已双掌狂猛的飞攻两名地队副队长,却不见刘美娟队长在场,不由问道:“咦?你们队长呢?这老小子掌势凌厉迅疾,你们的七绝刀法尚不熟练,不如交给我好了!”

“咭!唐队长,我姐妹好不容易才求队长将这老邪魔让给我姐妹俩来试练新招,练够了自然会送他回娘家你急什么!”

“哈哈!这是什么时候你俩还想到练招,快打发他后再……再……”

但是话及一半环目四望时,却见不到片刻七十余名飞虎帮帮徒已然尽灭,只余三处尚在缠斗中,而且俱是交战的使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双令展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