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20章 正义宏扬

作者:天宇

三人口说之中招式未止,原本交战的俩人已各有不同的感受。

双枪一经合并,立时有如两条金银怒蛟盘旋翻腾迅疾凌厉,金甲令主金枪中的破绽全然被银甲令主手中银枪的招式弥补周全,成为天衣无缝的招式,一看便知原本便属一招分为两式分由俩人施展的合手招式。

双枪伸吐疾如迅电左右穿梭如同怒蛟上下翻腾翻云覆雨,立时将日月双环的凌厉招式压制难展。

狂鹰廖不凡原本胜券在握,只要再过百招必然可诛除对手,因此得意大笑并未将俩人放在眼内,但没想到金银令主双枪一经合并,并非是单纯的各自出招,而是双枪招式密合难分,不但将金甲令主招式中的破绽全然弥补无隙,甚而威势凌厉得高达三倍之上,立使双枪招式遭制受挫极难施展不说,尚且不逐渐转为守招抗拒双枪的凌厉攻势。

四周围观的群雄自也看出银甲令主一出,双枪的威力立时暴增数倍压制了日月双环的招式,因此俱是面显喜色的窥窥低语谈论纷纷,并听崂山清宫宫主飞云道长笑对身侧的医叟金一丹说道:“金施主,看来这才是金银令主的独门双枪招式了,果然不同凡响!”

“嗯,道长所言极是,方才那……丑贤侄独自施招时虽也凌厉非凡玄奥无比,但总觉得左侧破绽不少,而且时有金枪侧移数寸便可更为凌厉,但却一一放过,此乃一般高手对招时少有的现象,如今双枪一经合并后,老朽方才的疑惑已然尽去,这本就是他们口中所称的阴阳双枪真正的含意吧!”

但是右侧另一位神行无影曹修明却另有看法的说道:“嗯!两位所言虽也有理,但其中尚有些浅见不知对否?依小弟观看金银令主的枪法虽然凌厉,身形步法也甚力相配合,但是小弟总觉其步法不甚理想,否则必然可使双枪的出招时更为迅疾凌厉才是!”

飞云道长及医叟闻言一怔,虽看不出金银令主的身形步法有何不畅之处,但神行无影乃是整个江湖中首推一指公认,轻功、身法、脚步独步武林的绝顶高手,既然他有此疑虑想必确有道理,因此医叟金一丹立时呵呵笑道:“曹兄,你有此看法必然是早已观察出其双枪招式虽妙但步法则有缺失,但他俩面临大敌双枪精招尽出却未能有相得益彰的步法配合,那么俩人必是未曾习练熟悉,或是双枪的步法本就如此,你乃当今武林中首推一指的身法高手,改日何不指点他俩一二,那他俩更是终身受用不尽了!”

“哈哈哈,金兄莫要抬举小弟了,说不定他俩早有玄妙身法步法未曾施出或是习练成而已,咱们且续看吧!”

此时场中三人的激战已更为凌厉了!

狂鹰廖不凡原本玄奥凌厉的日月双环招式,如今在金银双枪合施之下立时威势大消,且时时受制得显现迟缓之状,如此一来竟然发现招与招之间连贯甚为牵强不顺,已然可发现数处破绽而遭双枪趁隙而入了。

内功高深之人出手迅疾,原本只是寻常且破绽连连的招式,却因速度而使功力差上甚多之人难察破绽,而成为精招,但是招式一缓则立即使破绽显现而使对手有可乘之机。(例如一个拳手出拳时,对手明明知晓其拳势,但因速度其快而令对手明知要击向何处却无能封架只能闪躲了,其或连闪躲也不及而遭击中,除非早已知晓他准备以何种拳势出击而预先防范,或是早已有备攻其防备较弱之处,这便是武林中的重要之处。)

因此狂鹰廖不凡的功力虽高出金银令主甚多,但俩人一经合手便抵消了他功力高强的优势而成为所学招式优劣的战况。

狂鹰所学为数难估的玄奥精招,但却因所学庞杂且大多是难以连贯的精招,因此招招虽妙,但在收招起招之中有了破绽,反之金银令主双枪招式虽不多,但却连贯顺畅招招无隙,两相比较之下自是使双枪威势不减反增,将日月双环压制得攻少要守多了。

性命相搏中自是得势不饶人,金银令主当然也不会放过一丝得胜之机,已然迅疾趁势凌攻以求胜负。

阴阳如意双枪愈来愈凌厉,而日月双环则愈来愈退缩,但是倏听狂鹰一声厉啸,手中双环招式倏变,竟然施出一片劲疾狂劲的凌厉招式抢攻。

但见日月双环的精芒飞闪如幕狠疾罩前,但就在此时有如两条怒蛟的金银双枪也疾抖飞射刺入双环光幕之内。

“啊?大家快看……”

“快有胜负了!”

“好疾好凌厉……若是我恐怕……”

就在周围群雄惊睁双目眨也不眨的盯望中,倏听有如连珠炮的十余声金玉齐鸣脆响,并在一声惊呼声中己见一道精光凌空震飞而起。

“啊?胜了……”

“噫!不好,那银甲令主……”

连珠脆响后倏见三道人影骤分,但随即又狂扑而上再度劲疾凌厉的以快打快以招制招,并未稍有胜负之状。

但是就在这眨眼之间,一般群雄并未看出何等异象,但是十余位功力达甲子以上的盛名长者,已然眼利的望见金银令主俱都胸口起伏甚快,尤其是银甲令主握枪的双手袖口处,汗水己成串滴流,可见银衣之内也必然是汗水淋漓了。

但另一方的狂鹰廖不凡只是鼻息略粗而已,可见功力较俩人高出甚多尚可支撑甚久,可是手中的朋环前牙弯竟然断去一小截,一望便知方才凌空震飞的精光便是月牙尖了。

倏然医叟金一丹面浮喜色的脱口说道:“虽然那贼子功高招妙,但是必然会败在丑贤侄夫妇俩的双枪下!”

“啊?金兄……唔!没错,虽是些微伤势,但在他们这等绝顶高手的激战中,已然可造成胜负关键!”

此方的医叟及神行无影的话声未止,却听见另一方群雄中两名为首的皓首老者中,左侧一位云燕大侠耶飞雄竟大喝道:“两位令主,恶贼败象已萌已不适硬接硬拼,没要放过他!”

云燕大侠喝声落止却又听另一言又有人大笑道:“哈哈哈,耶兄果然眼锐目明看出恶贼的败因,咱们己可准备收拾残局了!”

“嘎嘎嘎!王老儿,虽然今日冀鲁苏众道同仇敌忾围剿这恶贼,但我老邪却不顾争人功打落水狗,况且是两位令主不畏强权下战帖挑战,才使众同道有机可乘逐一歼除飞虎帮所属,因此我老邪绝不不会未等两位令主罢手便迳自出手!”

“黄老怪物你……”

“好啦!好啦!你们别为此事争吵,免得扰及两位令主的心情才是……”

四周群雄的话语皆一字不漏的传入激战中的一人耳内,其实金银令主与狂鹰交手之初,己望见他小腹间有血水微渗溢出灰衫,但只是沉着出手激战并未注意会对己方有何益处!

狂鹰耳闻群雄之言,则是内心惊疑得不知自己何曾露出败象,但又不得不仔细思索暗查,终于发现自己小腹下的灰衫己渗出一大片血渍,这才想起之前被那贱人手中利刃刺出小伤口,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是伤口甚微早已制住血脉,照理并无任何窒碍提气施招之情况,然而却因提气聚功久战之后气血循环迅疾,加之身形纵跃扭动以及兵器相交的剧震后,竟又使制住的血脉震冲开,因此涓滴渗溢的逐渐浸染腹下衣裤。

狂鹰虽也觉真气逐渐减弱,但认为乃是久战之后的正常现象,便是对方俩人也是喘息不止的真气浮动吗?

可是眼见小腹下的血迹扩及腹上及双胯,这才恍悟虽是些微伤口,但已损及自身真气及血掖的流失了。

既然心知此中道理后,当然心慌焦虑急慾伸手制住伤口血脉,可是双手各执一环且要施招攻守,又如何能空手出来止伤?万一久战之后,不但真气散失过多,甚而血水流失过多皆是造成败亡之因。

愈思愈心焦,愈上愈惶恐,当然也使得心神不定真气浮荡,手中双环招式也逐渐迟缓破绽连连了。

“住手……”

狂鹰神色的变化以及手中招式渐迟缓的异状自是皆落入金银令主夫妻俩人的眼里,在此当狂鹰大喝叫停声后,金甲令主虽有不愿,但碍于江湖规矩便准备退身收招。

然而银甲令主宁慧珠乃是山寨强人出身,一来不甚明了江湖规矩,二来山寨强人的传统心态,乃是得势便放手抢攻制敌于死命,方能自保或有所收获。

因此耳闻狂鹰喝停声,不但未有收手退身之意,反而更是放手抢攻不容他有藉机休歇调息之意,并且不屑的叱道:“呸!两了交兵生死之搏,哪容你想战便战想停便停?等你休歇够了再出手交战不成?废话少说,再接姑奶念百招吧!”

银甲令主宁慧珠娇叱声中,攻势更为迅疾凌厉,使得金甲令主陶震岳一来也觉娇妻言之有理,二来久战及此地也将有了胜负之分,若是双方收招休歇之后再战,哪又要续战至何时方有结果?因此也默不吭声的配合娇妻攻势出招,并且大喝道:“你我久战已近一个时辰,即将有胜负,又怎肯容你罢战休歇拖延时光?贼子再接我夫妇双枪!”

狂鹰廖不凡止战无果又无暇制止伤口血水溢流,因此内心更为惶急得必浮气躁,如此一来更有如雪上加霜,难以抗拒双枪的攻势。

高手相交最忌心浮气躁,必然使招式迟缓大打折扣,相形之下必有见绌之状而遭对手有可乘之隙。

果然,双方攻守续过三十多招时,蓦然只听狂鹰痛呼一声,左胯已被银枪刺挑出一道深有寸长约两寸的伤口,顿时血水迅疾溢流裤腿染红了一大片血渍。

伤口并不大也无碍行动及性命,但对交手双方的内心皆造成极大的变化。

一方是一招得功,内心振奋攻势更疾迅更凌厉,另一方则是心慌生畏,功力大打折扣招式更乱,更是难以招架胜方的攻势。

终于又是十余招后,又听狂鹰廖不凡一声狂吼,金枪已在他右眼角下划出一道寸余长的浅伤口,血水流颊而下溢入衣领内。

但是如此轻微伤口,却造成了他败亡的命运。

双方激战愈来愈烈,纵跃窜掠挪移中,狂鹰廖不凡右眼角的溢血,竟然溢流至右眼内,立使视线受阻模糊不清。

暴然后退正慾举臂擦拭,但金银双枪迅又疾如出洞蛟龙左右刺挑而至,令他毫无空出一手擦拭之机,再加上右眼朦胧难望清右方金枪招式,只得侧身单目张望出招拦挡。

一个人便是双目俱全,便已甚难分顾左右两方,更何况是只余独目?再者平日双目望物甚易,但突然改为独目视物时,不但视线不清甚而远近左右皆有误差,又要如何在性命相拼时能掌握对手的攻势而应对?

右手日环方拔开金枪,身形斜侧中左手月环又削向银甲令主右胯,但金枪己伸吐如梭震抖出五朵金花罩向右肩胸。

狂鹰廖不凡双chún紧闭咬牙,三角眼喷出一股凌厉残狠之色,身形疾往左移避开五朵枪花,月环疾挑银甲令主手中银枪,日环则疾狠横扫她左腰。

银甲令主口中一声怒哼,手中银枪疾在身前旋出飞轮拦住双环攻势,另一方的金枪怒蛟则已在狂鹰右手日环横扫尚不及回收之际,骧然刺入他右腿间章门穴。

“啊……”

狂鹰廖不凡腰间骤然一痛,狂骇的惨叫一声中身暴然往左倒窜,身躯贴地翻滚,两圈暴然纵起,竟又见闪烁阳光的两道光芒,疾如电梭的追刺身前。

日月双环狂疾的在身前挥出两片光幕迎挡金银双枪。

倏听连连几声清脆震响中,一道银光梭骤闪入光幕内,顿觉左颈剧痛眼前一黑,手中双环也已在胸前连连飞旋出环形拦挡对万追势。

但是倏又觉右胸神封穴及左腹长谷穴先后骤然刺痛,痛得他再度发出惨声,贴地翻滚出丈余之外续又暴纵而起。

形如疯狂的连连施展双环在身周布出片片光幕护身,以防金银令主再度追击。

银甲令主宁慧珠眼见夫妻俩人连连得手伤及狂鹰,芳心大喜得手中银枪飞闪更迅,准备乘胜追击诛除恶贼,但是倏被夫君伸手拦阻且沉声说道:“珠妹住手,他己连遭重创再也逃不了,暂且容他活命问他几句话!”

银甲令主宁慧珠闻言自是顺从夫君之言收枪默立,且双双望向己然立身喘气慌急制住身上伤处溢血的狂鹰。

就在此时,四周暴然响起狂欢叫好之声:“好哇……恶贼连遭重创了……”

“哈!哈!哈!老天爷睁眼了,贼子该遭报了!”

“好哇!杀了他分他的尸……”

“恶贼还我爹命来……”

“无耻贼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正义宏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