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22章 重振雄风

作者:天宇

四目——

四目相交激情狂涌中,终于迸出爱的火花,将潜藏己久形如干柴烈火的相思情意全然引燃,骤然一股大力将张翠娥扯入陶震岳怀中,身躯相触紧贴中轻颤的抖动更令俩人心悸,情不自禁的呢喃低语声呼唤,在耳旁又似在遥远心灵深处的熟悉声音不断激荡着俩人心灵。

颤抖干燥的四chún缓缓相交,立使潸隐已久未曾表露的深情狂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身躯手臂相缠紧贴,藤缠树树缠藤滩分难解。

蓦然两人身躯侧倒地面拥搂扭揉,轻哼呓语情意绵绵,罗衣渐褪衣衫尽解,肌肤相触激情更甚,狂蜂探蕊密溢横流,荡呼婬声令人心酐,狂风暴雨轻舟额摇,鼻息粗喘汗水淋漓,风雨暂歇复又交加,几度狂欢?几度泣?

松乱钗横婬露溅染,春意未褪艳霞染颊,轻啐腻声道尽情意,倏然脆笑棒打鸳鸯。

“咯咯咯!……娥姐!你可要好好谢我这大媒人了吧?妹妹可是把心头肉手中宝捧入姐姐怀内的喔!”

柔白如玉,玲珑突显的赤躶身躯随声骤然弓缩如蚌羞陷入健壮胸怀内,羞烫泛红的娇靥上双目紧闭,朱红双chún颤抖轻哼着荡人心弦的如蚊低鸣:“嗯……你……珠妹你……好坏……”

“咯咯咯!娥妹,你没说错吧,小妹可没让你累得香汗淋漓且热得衣衫尽解吧?唉哟哟……这些是啥玩意呀?哪来的凭多米浆,糊得娥姐下身全是哪!”

“嗯……珠……嗯……”

全身赤躶的陶震岳眼见娇妻进入秘室,顿时又羞又愧的急忙挺身坐起,且讪讪的笑说道:“嘿嘿,珠妹,我想娥妹她……你别再逗她了!”

“咭!岳郎,你现在可是吃在嘴里甜在心里,怎么?新人上了床媒人丢过墙呀?唉,真是自作孽喔,看来以后贱妾日子难过喽?”

陶震岳眼见娇妻那种俏皮黠笑的样子不由心中一荡,思绪疾转中已有了主意,立时伸手将娇妻扣入怀内,在她的惊呼娇笑声中,已然上下其手的抚摸逗弄,并且嗤笑低语道:“嗤!嗤!珠妹你慌什么?为了报答你的恩情今日就让你尝尝洞玄子三十六招吧!”

宁慧珠原本并未出秘室,只躲在秘道之中窥听偷窥夫君与娥姐俩人有何深情蜜语,竟然亲睹夫君与娥姐做那种事。

以往与夫君享受那种难以言喻的美妙仙境时,只是感觉及享受,从未曾回思俩人的动作如何,也末曾刻意注意夫君及自己有何动作及表情。

但是方才偷窥之中竟然怔愕得难以置信,眼见夫君那种威猛凌厉的劲狂动作及轻柔体贴的缓慢挺动,才回想起每每如同狂风暴雨时的动作,自己恍如在狂涛巨浪中翻腾起伏,那种滋味……

再眼见娥姐那种荡哼浪语,以及如同浪涛中的小舟狂颠扭摇,甚而身挺如弓扭摇不止,莫非自己也曾如此般激狂吗?可是每每在那股激狂妙境之时,自己曾做过何等动作确实未曾记得了。

想不到夫妻间美妙的这件事,竟然会有如此多难以想像且未曾作过的姿势,能由端庄温柔的娥姐姐身上施展出,那些令人羞愧的姿势真的美妙吗?否则娥姐姐怎会狂荡得浪叫婬语不止。

眼望着夫君及娥姐姐激狂顿止末几续又再度狂浪,竟然连续数度己逾一个多时辰方息战,害得自己全身发烫婬慾涌升难熄。

如今被夫君上下其手挑逗得难以自制,极慾尝尝方才娥姐尝过的那些激狂美境,但耳闻夫君说什么洞玄子……好是什么玩意?不由好奇讶问道:“什么洞玄子?岳郎,你以前怎么没提过?”

突然蜷缩一侧的张翠娥已羞叫道:“珠妹你别听他胡说,那些都是羞煞人的动作,你可别听他的!”

“唉!娥妹你方才也都试过了有什么不好?珠妹你别听娥妹的,咱们试试!”

宁慧珠虽耳闻娥妹及夫君各有说词,虽不明白洞玄子是什么,但是此时已被夫君挑逗得春意盎然婬兴大动,哪还管什么洞玄子或洞元子的,管他好不好,可以不可以,只要夫君能令自己如同方才娥姐那般激狂便行了。

果然,在陶震岳有心且捉狭的挑逗肆婬下,姿势频变花样百出,令宁慧珠尝到了以前从未曾有过死了又死频登仙境的激荡狂浪妙境。

更令宁慧珠喜爱的则是以往与夫君做这种事时,每每俱是咬牙噤声以免在夜深人静时声传四周,而令人耻笑议论损及名声。

但是在地底秘室中便无此顾忌,可尽情欢畅出声而无虑遭外人耳闻,因此也发泄了那种全身激颤舒爽,慾仙慾死时,情不自禁的颠狂荡叫婬声浪语。

从此之后三人已是形影不离春风满面,且时常藉故进入秘室内,享受着一床三好的美妙仙境。

但是有一次。

三人将秘室内的一些书册整理妥当略微休歇时,张翠娥忽朝宁慧珠低声说道:“珠妹,你有武功力气大,哪天你将那张木椅拆了吧!”

“咦?娥妹你说拆了什么?”

张翠娥闻言,立朝底室内侧那张怪形怪状的木椅噘噘chún,并斜瞟的低声说道:“秘室内还有什么椅子?就是那张怪椅嘛!”

“喔!对呀,不过也奇怪,小妹每次都见到那怪椅不知是作啥用的,这秘室内全是珍贵之物,因此我以为它也是一宝,可是见识浅溥未曾多问也不敢触动,但听娥妹如此一说,倒想问问娥姐那是个什么宝物!”

“呸!呸!哪是什么好东西,是个专门害女人的坏玩意,珠妹你别我问了,哪天快拆了它!”

然而张翠娥那种羞恨的模样,反而使得宁慧珠更为好奇,因此忍不住的行往那怪椅之处。

张翠娥眼见珠妹往木椅处,尚以为她就要拆了它,但没想到宁慧珠怔立细望一会后,竟缓缓仰躺向那微拱且有软垫的长板上,并且伸手扶抓右方一根斜伸木杆……

“啊?珠妹别动……”

倏听张翠娥的惊急大叫声,己见那木杆突然下倒,但腿部两侧的半圆弧形长凹板,骤然上扬,立将宁慧珠双腿托高且往外侧移去。

“啊?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宁慧珠惊急大叫声时,画龙点睛细阅一本古籍的陶震岳,已被张翠娥的急叫声引得侧目张望,正巧眼见娇妻身躺那怪椅上,而一双大腿已被两片圆木刨成的圆弧板掌托大张,将下身胯间大张的显现眼前。

宁慧珠虽穿着衣衫长裤,但那种姿态若是赤躶时,岂不是要将私处尽现?再加上宁慧珠惊急挣扎慾挺身而起时,那怪椅斜拱的躺身木板竟又有如波浪般的起伏不已,使得宁慧珠略微悬空的玉臀不断的拱挺起伏,好似在不断挺顶似的。

“啊?原来这是一张春椅!”

陶震岳恍然大悟的脱口叫着,而宁慧珠已慌急的跃下春椅,且心口蹦跳的急骤的大叫道:“唉哟,这是什么怪椅子?还会动,真吓死人了!”

“嗤!嗤!珠妹,这椅子乃是一张世间少见的春椅,你可有兴试试?”

陶震岳的笑逗之方,顿令满面羞霞的张翠娥慌急说道:“岳,你别使坏,珠妹你别听他的,这椅子乃是整治女人的坏玩意!”

尚疑惑不解的宁慧珠闻言,并见娥姐满面羞涩之状,似也恍然的知晓这张从未曾见过的怪椅乃是专门为做那件事之用的,但好奇心却更甚于羞怯,因此也不顾娥姐羞涩神色的笑说道:“唉!娥姐知晓这椅作用,想必也知晓如何使用吧,咯咯咯!娥姐你就快做给小妹看,到底是何等怪异如何整治人的!”

陶震岳及宁慧珠初晓此椅作用后,心中所想的只是好奇这怪椅究竟如何使用,会有何种异状,而且三人情感甚厚毫无芥蒂,因此并未思及其它。

但是张翠娥此时却神色黯然的低垂螓首,想到以往遭那邪恶的贼子在此玩弄自己的情景,不由泪水潸然而下,悲凄神伤的难以忘怀。

一支强而有力的大手突然拥搂在她身躯,温柔体谅的熟悉声音响起:“娥妹,往事己杳,你又为何隐于内心,过去的悲痛及创伤就让它消逝吧,否则以后怎能宽心共渡未来生涯?不用怕,就把往昔的一切恶魔在今日云消雾散吧!”

张翠娥闻言缓缓的点点头,仰首望着那张俊逸依然但却更成熟,扬溢着坚毅英挺令人有安全感的面貌,而转望神色悲伤目浮出体会、安慰之目光的宁慧珠,羞涩的笑了笑后便说道:“其实……男女这间有情有意的相合,一切事情都将变得美好心悦,否则便有罪恶之感,这段时日贱妾己然探深体会出其中差异,同一件事以往只觉污秽心畏,但如今却是美好欢畅毫无一丝畏怯,岳,贱妾此身已属你所有轻狂,珠妹,你想看看此椅奇妙之处吗?姐姐就使用容你细观!”

张翠娥微笑之言,顿令陶震岳及宁慧珠心中大宽,因此欣喜得上前拥搂以示安慰。

想不到怪椅四周东一根西一片的十余根木杆皆各有妙用,在搬推后竟然使全身赤躶躺在椅上的张翠娥,展现出十二种令人血脉贲张的姿势,或弓或伏或侧或屈,有时金鸡独立有时会双胯分张,有时玉臀高挺有时胸突胯夹,但是不论何种姿势皆使胯间私处玉臀展现人前,令人婬兴激狂难以自制,且可咨意肆婬慾罢不能。

宁慧珠见娥姐在椅上展现十余种不同姿势,不但姿势惹火令人激荡,况且私处高挺突显甚利男子之物探入挺动,再加上巧妙的设计,愈挣动则摇扭挺顶愈烈甚力省力,使得男人只要站着不动便可达到婬乐之妙,而且双手尚可咨意抚摸挑逗椅上女子全身。

原本端庄的张翠娥,将十二种姿势逐一试施给俩人看后,己然是春意盎然得全身发烫双颊若霞。

陶震岳及宁慧珠站立一旁静望中,也已春心大动婬兴大增,因此陶震岳立时狂急解衣挺着胯间之物冲向张翠娥,恍如干柴烈火,以及藉着春椅妙异展开一场狂疾猛烈的肉博大战。

为了能尽兴享受此等未曾尝试过的新奇婬乐,陶震岳在肆意婬乐风吹草动,不忘守神固精元阳不泄,且任由情如激狂的张翠娥藉由挣动之力所带动的扭摇挺顶之势,不停的迅疾扭挺。

娇哼腻语之声逐渐高吭成激狂浪叫之声,全身汗水淋漓且颤抖不止,胯间婬露渗流滴溅将椅下地面浸湿大片。

在旁观战的宁慧珠也被娥姐那种激荡狂浪的叫声及扭挺动作,刺激得全身发烫婬慾高炽,胯间婬露也缓缓渗流浸湿内裤,终于忍不住的也将衣衫尽解,赤躶躶的贴夫君后背拥搂扭揉。

望着螓首连晃不止,发散鬓乱朱chún颤抖慾叫无声,全身肌肉颤抖更骤,双腿挺直玉臀狂扭不断的张翠娥,突然大叫一声元阴狂泄而出且颤叫道:“不……不……行了……四……四次了……”

陶震岳闻言,立时身躯后退抽出胯间之物,急将张翠娥搂抱放置一侧的矮榻上,再拉着宁慧珠上椅,又开始了另一场肉博战。

又心奇又期待的宁慧珠上椅之后立觉夫君之物,竟然较以往更火烫粗巨,而且因春椅的姿势更深入体内恍如顶入腹内一般,那种从未有过的充实饱满感更令她激情的哼叫出声。

身躯不自觉的扭动时背下椅子也开始轻晃,在臀下的软垫则不停的扭摇挺动,毫不费力便可达到以往激情时的狂扭挺顶之势。

原本便热情开朗的宁慧珠,逐渐享受那种美妙的感觉,并且在夫君不时扯推一根根的木杆时,自己身躯也不断的变换姿势,发觉每种姿势皆有其刺激舒爽的感觉,再加上身躯挣扭中所引起更迅疾的扭摇挺顶之势,使得宁慧珠再也无法逐一细细体会各种不同的舒爽感。

愈来愈激狂荡哼浪叫之声也愈来愈高吭,竟然不到半个时辰己元阴狂泄三次,己然形招疯狂般的狂呼尖叫不止,胯间婬露更甚张翠娥倍余,已然将地面湿聚成一片水镜一般。

三人在秘室内尽情婬乐,原本端庄娇羞的张翠娥此时竟己变成婬娃荡妇一般,不但将以往狂鹰玩弄自己的各种招式逐一施展与爱郎享乐,并且也教宁慧珠双战爱郎,使三人皆能享受到有如蚀骨铭心激情狂颠的美妙滋味,直到全部尽情狂欢魂飞太虚不知身在何处时才疲累得相拥入睡,息止了短兵相交的肉搏战。

三人相处甚欢的情景自然也逐渐落入总堂内一些人的眼内,使得灵姑金翠瑶及汉水玉凤尤良玉芳心悲凄,但有银甲令主宁慧珠有心作梗,当然毫无机会能与暗恋的陶哥哥有机会交谈,再加上医叟及阎王针的规劝,才未曾发生悲急生怒的不愉事件。

但是另外却有人甚为欢乐,美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重振雄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