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23章 靖平安乐

作者:天宇

时光匆匆日复一日,转眼已过了五个月。

飞虎堂总堂及七处分堂,皆在同一日突然贴出了一张告示,其内详注四条有关飞虎堂所属的重大利益。

一,飞虎堂堂规已然重新修正,虽较以往更为严厉但并未违返情理,只要不违堂规不做不仁不义之事,不做仗势欺人之事便无碍,否则轻者逐出重者严惩逐出,但也有善行奖励条规。

二,飞虎堂所属飞虎武士皆须习练总堂主所演汇的飞虎刀法,若有进取之心尚可在各堂习武室进修,并每隔半年举行一次武试,进级者皆可提升,护法之上者也可进级提升另行分派。

三,飞虎堂所属不论身份地位皆是飞虎堂命脉,不容外人恶意欺凌残害,只要在无过错而遭外人欺凌,飞虎堂必将尽所有之力讨回公道而无畏。

四,飞虎堂所属及家眷,若有喜庆婚尚可视情补助,染疾者可获得全力医疗,另有学堂可供子女入学,若是老弱残障不适执勤者,也可转任堂主开设的营生店堂伙计,或是专为年老体衰身躯重残者所设的延寿堂安养,一切费用全由堂中开销,对于阵亡者不但可列入忠义楼内所供的忠义榜内,家属尚可获得重金抚恤无生活遭困,家属尚可优先入营生店堂工作。

此套新制一经公告实施后,果然令所属欣喜振奋得齐声叫好,因为此新制不但对将独身之人的一切生涯皆有安排妥当,甚而也保障了所属家眷已不再有后顾之忧,也不须担心年老之后要何去何从如何生活!

此等极力照顾所属的优厚制度乃是江湖武林中任何名门大帮未曾有过的,可说是开古今例,因此在欣喜笑谈中逐渐凝聚了上下所属的向心力,全心全意的奉行不违并维护飞虎堂的名声及利益,不容外人损及飞虎堂的名声利益。

飞虎堂如此照顾所属的制度,乃是江湖武林各门派帮会世家豪门从未有过的,可说是创古今之先例,因此不到几日已传遍了辖境内的武林同道及百姓,甚而逐渐外传至四周江湖武林。

首先便是鲁、燕两地的江湖武林同道惊异得难以置信,几经打探询问所得全然相同,这才相信千真万确毫无虚假,因此不但敬佩金银令主有如此开阔胸襟照顾所属,并也羡慕飞虎堂所属能获得如此妥善的照顾,且能不须拜师便可进习武林门派从不轻传的武功。

就在消息广传之后不到两个月,突然在七处分堂附近有三个曾是脱离飞虎帮自立旗帜的小门小帮,因门下调零势力薄弱已无法再由江湖武林脱颖而出,闯响名声,加之如今的飞虎堂已属正道帮会且甚为照顾下属,因此竟又自愿投靠飞虎堂成为一处分堂。

另外有两上世家及一豪门,因只余老弱妇孺孤儿寡妇,再也无力支撑原有门风,并且也不愿再涉足刀头舔血有性命之危的江湖岁月,而退出江湖成为寻常百姓,但又顾及家居乡亲不受恶霸黑道欺凌,因此便求请飞虎堂在境内设立分堂保护乡亲的安宁。

如此一来,飞虎堂立即多了六处分堂,势力范围续又阔增三百里方圆,使得七百里之地尽属飞虎堂所辖。

分堂突然多了六处,虽然投靠的门帮也有七百之众但依然不敷分派,尚幸在此期间也有不少鲁境内的贫困苦力,以及略有武功根基的三流壮汉也己一一前往各地分堂投效,因此也新收录了五百余人,勉强将新增的六处分堂,皆驻有两百人左右,而六处新增分堂中的其中三分堂主,仍然由投效的门帮首脑职掌,而所属也依然如旧,只另派六名正义使者协助。

至于新设的另三处分堂,则由正义使者暂代分堂主,所属则由邻近分堂调派一队飞虎武士再另补新录的武士一百名。

飞虎堂分堂突增近倍共达三十处分堂,虽然人数也已增至二千三百人左右,再加上眷属兼职的仆妇杂役也有三百余人,但仍然不敷所需。

然而飞虎堂的名声逐渐响亮,且照顾属下的优厚待遇也广传整个江湖武林后,远在江南、中原、冀燕之地,行道江湖甚久但依然默默无闻毫无成就,以及心性不适浪迹江湖的武林人,也己三三两两的结伴前往飞虎堂各地分堂投效,因此已逐渐收录了不少武林的新近人才。

不过投效之人也并非来者不拒,而是宁缺勿滥的有所选择,不问武功高低也不在意在江湖武林中的身份如何,唯一注重的便是个人的心性操守,心术不正之人绝不录用,略有小过或为情所逼犯错之人则不拒,若遇有作恶多端的黑道邪魔,不但不收录甚而还义正严词的警告不得在辖境内作恶,否则一经查出必定严惩,纵然逃离辖境也将派人追及严惩或诛除。

如此一来果然有少人自打退堂鼓转返来处,当然也有些暴戾凶残之人,在羞愤中意慾騒扰,但却见有数名年约双十左右的青年男女或坐或站,将地面上的一些碎石一一拾取掐成石粉玩耍,有的则是手执大刀或柳叶刀不时虚空砍削,竟见身前丈余地面上有如鬼画符般的不时削出一道道深纹,竟然是已经练至刀罡的高手,能虚空施展刀罡之人其功力至少有五十年之上,当然武功刀法也绝不含糊,况且非仅一人而是五、六名之多。

因此使得心中生忿的凶恶之人,内心惊震生畏,自知在那些年轻人之前讨不了好处,又怎敢自取其辱遭人耻笑,只能忿恨默不吭声的离去了。

但也有黑道邪魔残心鬼手竟无视正义使者的存在,仗恃自己乃是功力高深,且受武林畏惧的凶残前辈,因此便毫无顾忌的大闹飞虎堂在肥城分堂所设的收录场所,不但击伤了一名飞虎头目,甚而残狠的震毙两名飞虎武士。

然而一名翠衣正义使者大怒娇叱声中,已然施展出凌厉狂烈的刀法,竟然只在第四招时便将残心鬼手砍杀身亡。

在场的上百各万武林人,皆亲眼目睹战况,俱都震骇成名二十余年的黑道邪魔,只在短短片刻间便已身中数刀而亡,而且并非是刀身直接临身竟是遭刀罡入体而亡。

如此令人震惊,赞佩的功力及招式,更使得前来投效之人信心大增,另外也使得其他凶人怎敢再有心生报复之心?

势力逐年扩增庞大,人数也年年增加的飞虎堂在第四年时分堂已然扩增至三十一处,较以往飞虎帮时还要多出四处,势力已然攮括整个鲁地,北至冀燕清苑及沧城与云燕帮以巨河为界,西至太行山及汴州与吕梁山寨、少林寺为邻,南面则至淮水北岸,与淮南帮、紫衣帮对峙,但因律己甚严少有争纷发生,纵然也曾有过拼斗但皆占着公理令对方毫无藉故挑扰。

如今所属的人数也己暴增为二万三千六百余人,其中一流高手或之上的有三十八名,其中功力最高的四人已分掌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四方宿主,每名宿主掌理七至八处不等的分堂,手下也各有十名功力高达一流之上的星宿主,另有两名飞虎头目及一百名飞虎武士。

除了小门小帮投效的分堂主及所属不变外,每处分堂皆增补至分堂护法八名,飞虎头目六名、飞虎武士三百名,再加上杂役仆妇共有三百五十名的人数。

另外在各大城邑,乡镇中新增的骡马车行、货栈、饭馆、酒楼、客栈及杂货等营生店堂也已多达两百多家,除了皆由各分堂主掌管外,店堂伙计皆是所属家眷或亲友共同担任。

不过为了避免与名争利,因此只要有百姓营生的生意便不设立,或是在南城有便往北城开,东城有便在西城设,使百姓营生绝不受害,而且飞虎堂不但与当地百姓相处融洽,且常助贫困或协助解决争纷,使百姓皆能生活安宁,当然便不会有什么稷狐社鼠之类的地痞恶霸敢欺凌百姓,便是一些贪官污吏也颇为收敛的不敢明目张胆压迫百姓。

如此的飞虎堂又怎会受到百姓或官府的歧视?不但不会反而会尽力维护不容外人污蔑,至于飞虎堂内部,除了照顾所属及家眷的生活外,任何人皆可在飞虎堂中进修武功,尤其是总堂嘱令飞虎头目、飞虎武士必须习练的飞虎气功及飞虎刀法三十六招,使头目及武士皆能增进武功。

飞虎气功乃是金甲令主陶震岳将混元神功修改成较简单易学的内功,可供武功低微的头目武士习练增进内功,方能增加所习武技的威力。

飞虎刀三十六招则是将一般惯用的寻常刀法取出精妙刀招,再逐一修正融合连贯成极为实用且威势不弱的刀法。

对于护法之上的所属,因自身各有所学且已达至某一程度,所以并未勉强习练何种武功,但却有许多武功秘笈心法、招式的注解皆详述其中优劣,供参考研习增进自身所学,或改进所学中的缺点破绽。

另外也有金甲令主将众多秘笈中的掌拳爪招式精淬融合,研贯一套极为适合近身搏斗的飞虎手二十四式供护法之上的所属自由研习修炼。

金甲令主陶震岳历经三年余的时光,终日埋首于众多武功秘笈研习,果然将众多秘笈内的精奥玄妙之处深入脑海增进了武学的奥理,似乎己能在投手抬足之间便能藉由各种不同姿势中施展出最旺盛强劲的力道,已然略有无招胜有招的至高境界概念了。

天甲神功乃是远古神功,但尔后数年中,后代研练发现了许多奇经异脉皆是天甲神功所不及的。

但天甲神功并非全属修炼内功的心法。而是另有配合枪法、拳劲的特异神功,可使功力虽未曾修炼臻至,但己可藉由神功连续击出拳劲以及藉由兵器施展逼出锋芒,此乃江湖武林中独树一格的特异神功。

因此为了保有天甲神功的特异功能,便将未能达至的一些奇经异脉,择取其它心法中的循行心法,逐一增修融会贯通使天甲神功更为完善,能将丹田真气遁行全身四肢百骸,将真气满布全身各处更形密实,并且另取天心神功之名。

阴阳如意枪法也融汇了后代武林中新创的枪戟招式,并以神行无影的身法心得创出了配合抢招的身法,使双枪招式更为迅疾凌厉。

至于单独施展的枪法,则依阴阳如意枪法男女不同的枪招再增补不少其它门派中的精招妙工,将以往所显露的破绽一一弥补后,己精淬出如意枪法二十四招四十八式,而且皆有配合枪法的身法增进威力。

裂岳神拳也经由众多秘笈中的拳招,以及狂鹰所著小册内原本便适合拳掌的招式择出,逐一穿插汇合顺畅,成为可拳可掌不同以往的天罡拳十八招三十六式。

狂鹰所著的日月双环招式共有八十余招,择取其中原属拳掌爪指的招式,创出天玄手十八招三十六式,兵器招式又连贯出顺畅无隙攻守兼俱的无畏刀二十六招五十二式。

各种招式若连贯一成不变,其中一招如被对手封挡后次招便难鱼贯施展,因此最上乘的招式皆有一招两式可交替施展,不论哪一式被化解立可变化另一式继续施展攻势,以免招式停顿予人可趁之机。

这也是金甲令主陶震岳与狂鹰激斗之时曾遭遇过的困境,常被对方玄妙的招式挡后而有微顿,而使招式有了连贯不顺的情况,故而才精心研创阴阳双式。

金甲令主陶震岳呕心沥血耗费了三年的时光,终于大功告成的精研融会出天心神功、阴阳如意枪法、如意枪法、天罡拳、天玄手、无畏刀、飞虎手、飞虎气功、飞虎刀法等等。

除了天心神功、阴阳如意枪法、如意枪法、天罡拳为夫妻俩独有之外,正义使者及将军寨之弟子皆可习练天甲神功、裂岳神拳、天玄手、无畏刀、七绝刀、天地双刀以及凌云身法,至于其它武功也可自由习练。

而飞虎堂护法级之上的除了可自由习练飞虎手外,也有七绝刀及天地双刀可自由习练。

至于飞虎头目及飞虎武士除了可习飞虎气功、飞虎刀法外,另也有两招单独施展的玄奥刀招作为护身保命的绝招。

从此飞虎堂所属每日除了执勤外,少有人愿虚耗时光饮酒寻欢,十之八九皆勤习习武室内的各种武功增进所学,希望每半年的武试中可进级提升出人头地。

己然全数调回总堂的正义使者依然是每隔两月轮调一次,除了一年两次共四个月调至总堂外,其余时光除了在将军寨勤习武功外,也可出寨在外玩乐或是陪伴家人出游,并有早已两心相许的也趁此举行婚配大礼,曾有一次居然有七对佳偶在同一天婚配成为夫妇。

金银令主夫妇俩欣见正义使者相互匹配良缘,既成夫妻又岂可分隔两地,因此便将俱是正义使者身份的夫妇全然择出留于将军寨,一来可驻守将军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靖平安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