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24章 四美同归

作者:天宇

济南南郊的飞虎总堂中,并未因逍追缉诛除了一个飞虎堂仇敌而有所欣喜,依然是循例日日处理愈来愈繁重的堂务。

新立两个月余,由医叟金一丹主掌,孙女灵姑金翠珍及汉水玉凤尤良玉表妹为辅的养生斋葯舍内。

医叟金一丹面色沉重,朝怔思无语向金甲令主陶震岳沉声说道:“老朽实也无能为力化解万年石rǔ积沉寒缩的癸宫,唯有靠令夫人勤修神功,将体内尚未曾炼化融汇的阴寒精气逐渐化后……或可结胎!”

金甲令主陶震岳此时似有自责之意的叹声说道:“唉,当初也只想到利用灵效的石rǔ为珠妹增进功力,但怎知如今会有此……唉!一个癸宫寒封一个癸宫受创过度……看来晚辈子嗣难有了,此乃天意怪不得娥妹及珠妹!”

医叟金一丹闻言嘴chún动了动但却无声,半晌后才续说道:“令主,俩位夫人虽难结胎,但令主自身却无疴,若求子嗣唯有再娶一途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苫笑了一声,但并未应答的只是颔首起身告辞,神情寂落的行往忠义堂。

而在此同时!

后院栖凤楼的客堂中,张翠娥及宁慧珠姐妹俩俱是美目泛红泪垂双颊的相对无语,而年己花信但依然小姑独处的灵姑金翠瑶及汉水玉凤尤良玉表姐妹俩,也是美目泛红的陪坐一旁默然无语。

终于见张翠娥强笑的柔声说道:“珠妹,一切果然被料中了,这都是咱姐妹俩的命,怕只怕岳郎他……”

银甲令主宁慧珠闻言也收起悲凄之心,伸手试去面颊上的泪水脆笑道:“嗤!娥妹!其实此事小妹五年前便己猜测中其中因果,只是未能确定而己,如今一切断定也只不过是少了往后的忧心罢了!”

说到此处话声一顿,且转望向金翠瑶及尤良玉俩女,才又续笑说道:“想当初小妹的私心作崇……嗤!娥妹,玉妹及瑶妹俩人幼年无知竟立誓共事一夫,如今却因誓言而为难,这些年来看着玉妹及瑶妹花蕾成熟逐渐绽放,成为一对娇艳慾滴我自犹怜的柔弱美人,娥妹!依你看……”

“嗤!珠妹你终于想通了……可惜凭白损耗了她俩的如玉年华,不过为时尚不晚,二十三的年华正处绽放之时!”

汉水玉凤尤良玉及灵姑金翠瑶静坐一旁,当耳闻俩位夫人姐姐之言,顿知言中之意,不由芳心慌乱羞涩的双颊生霞,但却另有一股喜悦、悲凄的无奈涌升芳心中,鼻儿发酸美目泪水如泉滴流衣襟,神色悲凄得极慾悲泣一场以舒解积沉芳心数年悲情。

此时羞垂螓首潸潸泪下时,又听银甲令主宁慧珠说道:“其实世间男子三妻四妾者多不胜数,况凭岳郎俊逸绸傥武功高绝,且是名震江湖武林的飞虎堂及正义使者之首,虽已年逾三旬但仍是世间女子心目中的良伴,但咱们姐妹怎舍得让外人得了便宜,玉妹、玉妹,你俩……愿不愿意……”

早已恩恋心上人已达五年之久的金、尤俩女闻言至此,再也忍不住内心中潜藏已久的哀怨悲凄,终于玉手抚面悲声痛哭,似乎慾将五年中的悲情全然渲泄而出。

张翠娥及宁慧珠耳闻俩女悲凄的哭泣声,不由也鼻儿发酸泪水滴流,尤其是宁慧珠早知俩女私恋夫君,但却遭自己从中作梗而心意难达,但依然死守衷情未曾别移的在飞虎堂中虚渡如花年华。

虽然相处四年余,也已了悟俩女心性善良,活泼大方的如花少女被私情折磨得曾枯瘦慾残,并且失去了往昔活泼娇甜的笑靥,默默承受着内心中的煎熬准备终老飞虎堂中。

若非确定娥姐与自己已是结胎无望才有为夫再娶之念,否则岂不误了俩女的大好一生?

银甲令主宁慧珠愈思愈觉愧对俩女,否则说不定俩女早嫁夫君如今已然结胎生子,为夫君传下子嗣成就了为人妇者应尽之责。

愈思愈愧,也愈思愈悲伤,终于搂着身侧的尤良玉放声悲泣,竟然较俩女更为悲伤慾绝。

张翠娥闻声心怔,但随即了悟珠妹内心的的感触,再想到自己当年身受恶魔也悲凄得抱着金翠瑶悲泣不止,使四女的悲凄哭泣之声远传楼外,令仆妇侍女心惊不解的不知发生了何事。

直等楼内贴身侍女慌急泪垂的奔往忠义楼禀报金甲令主陶震岳,才在惊急疑惑的柔声安慰下,方使四女一一止泣。

望着四女如梨花带泪的娇靥上,双双美目俱是红肿如桃,令金甲令主陶震岳心疼万分的柔心安慰并询问为何悲伤哭泣后,才听宁慧珠搂着夫君悲声低诉心中之痛。

在张翠娥及宁慧珠的悲泣声中,陶震岳终于知晓了四女的悲泣为何,再想到半个时辰前金爷爷所告知的实情,并加上四年多来时与金、尤俩女相见交谈,俩女对自己的情意末曾有丝毫减少,反而愈来愈坚定不移。

人心是肉长的谁人无情,但自己己有俩位娇妻又岂敢再生异心,然而现经俩位娇妻你一言她一言的泣声劝说,且执意要接纳俩女为闺中姐妹,再加上自己内心中的遗憾,终于答应再娶金、尤俩女为妻。

四女耳闻陶震岳应允之言自是欣喜无比,并使尤良玉及金翠瑶俩女再度喜极而泣,终于使隐于内心数年的心愿得偿。

当此事经由陶震岳夫妻三人亲向医叟及阎王针拜求后,也使得医叟、金一丹早已心允但难以开口的心愿获得圆满结束,当然阎王针金辉宗也早已知晓此事,且与乃父一般难以启齿的心意得偿了。

轰动江湖且宾客川流不息的一场盛大喜庆、自是不在话下,使得金甲令主陶震岳的名声及艳福,在江湖武林中盛传两月余,尚令人津津乐道的羡慕不已。

但金甲令主夫妇五人生活在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缠绵美景时,却没想到一件暗潮汹涌两百年未曾有过的一件武林大事已然形成了。

在中原、冀燕、江南之地已是传言纷纷,大小门帮及豪门世家侠义白道绿林黑道,皆暗中传讯且逐渐结集,开始有了共同的结议及目的。

可是纸包不住火,自然也有心思细密察知内情或与飞虎帮中人有深效的人士,己将讯息暗传入飞虎堂使金甲令主陶震岳及堂中首要得到了讯息。

忠义楼大堂内,金银令主夫妇及美髯公张守仁长老、医叟金一丹长老、掌刑执事阎王针金辉宗以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宿主,还有传承医叟并接掌养生斋葯舍的灵姑、汉水玉凤姐妹俩,共聚一桌研商所获讯息。

金甲令主陶震岳神色愤愤不平的挥着手中一叠报函,朝大桌在座的众人怒哼道:“哼!岂有此埋,咱们上下一心兢兢业业整治的飞虎堂,虽然如今势力扩增数倍,但从未曾仗势欺人危及任何一小门小帮,而是各方同道看得起咱们同举鲁地义帜,况且辖境内依然有不少门帮、豪门世家依如往常自主,也从未有任何冲突,可是他们怎会危言耸听,诬损本堂名声!”

坐于左侧上首的美髯公张守仁闻言,已是面浮笑意,左手捋拂长髯的笑说道:“震岳,常言道树大招风名大招妒,再加上一些心存异心唯恐名、利受损的门帮头领高呼,而原本昂其气息或另有利害交集的门帮必然呼应,更有自认是正道名门大派威名显赫位居领导之位,认为此等武林大事非他等难以抚平,或是唯恐损及他们之地位,因此心生警惕不愿本堂更形坐大,因此有了同仇敌忾之心,一拍即合,而造成了同声指责之结论,由此可见本堂之声威确实己令江湖武林刮目相看不敢轻犯了,哈!哈!哈!只凭这点已令二叔乐在心头了!”

美髯公张守仁笑语方止,而医叟金一丹也轻捻短须颔首笑道:“呵!呵!呵!张贤……长老所言老夫也深有同感,确实证明了本堂的名声已逐渐凌驾各大门帮之上,虽然本堂并无意称霸江湖武林,但是他们却已不敢小视而生顾忌,因此才有联手围堵本堂逐渐扩增之意,本堂虽不在乎他们的围堵,但为长久之计还是应化解江湖武林疑惑才是正理,否则以后必将时有争执敌对之事,到时再慾解决恐将晚矣!”

此时青龙宿主李林茂也接口说道:“总堂主,据本堂外缘各分堂所传回的摺报中,俱己详述云燕帮、紫衣帮、淮南马和及嵩山、伏牛山一带,已然有不少武林同道进入辖境,并且暗中打探本堂虚实,至今为止己有数处分堂皆与各方武林略有争执,尚幸至今未曾引起拼斗,但是若不及早妥善处理势必将有战况发生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顿时双眉——挑,略有薄怒的沉声说道:“哼,天下武林各派皆不容外地武林同道在势力范围内惹是生非,当然本堂也不容有此之事在辖境内发生,各分堂只要严守堂规,并以江湖道义武林公理为本,便可自行便宜行事无须顾虑对方是何等来历,不过若有兵戎相对时,务必拿住理字不容对方师门亲友藉故挑忧便可,若有蛮横霸道之人敢猖狂大可严惩,一切皆有堂中上下为后盾!”

四方宿主原本便属武功一流之上的武林高手,但皆因个性刚强不畏强权,也不顾忌各门大帮,只要与人有争执,哪怕天皇老子都要争个是非黑白,因此时与各方武林交恶,加之从不给什么名门大帮的面子,执意惩治不屑之人,以致遭黑白两道皆视为仇敌,而成为正邪不容的独行怪杰。

故而行道江湖三十年,不但一事无成且仇敌处处,便连师门也唯恐遭其累及而冷漠排斥,使得江湖虽大却无容自之处,而且年纪愈大愈觉孤零寂落。

直到飞虎堂重整名声渐直,得知飞虎堂的堂规及所作所为似乎与自身心性甚为契合,公理为先不畏强权,正是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因此便欣喜无比的毅然投效。

初时尚有疑虑飞虎堂是否敢收录,没想到江湖名声在自己之下的分堂主得报之后,亲自现身相迎且快报至忠义堂,而且年轻有为功力高深莫测的总堂主,竟也亲迎且器重的纳为总堂客卿以备重用。

直到冷面修罗李林茂、无情儒士诸葛天仁、洛河怪杰彭无艮以及常州狂士黄彦明街四位怪杰,竟难以置信先后投效飞虎堂后,才被金甲令主陶震岳任命为青龙宿主、白虎宿主、朱雀宿主、玄武宿主,各自分掌四方三十一处分堂。

四位怪杰被任命为四方宿主后,并可在各方投效的高手中精选十名副手,以及一队飞虎武士为所属。

四方宿主既然是如此心性之人,自是对总堂主之言甚为敬服,因此俱是豪气万千的各自应声遵令。

然而医叟金一丹闻言,却是双眉一皱的沉声说道:“震岳,本堂所行所为皆以公理道义为重且不畏强权,此乃正义之要义自是不容否认,可是当今江湖武林中的一些正道门帮虽也以此为重,但是门下、帮徒中良莠不齐常有仗恃师门帮会之名声,自傲自大欺善怕恶所为卑劣的人,因此也为师门或帮会惹出祸端,若为首之人明是非黑白自是会将门下或所属严惩。但护短助长的长者也大有人在,自然便仗恃名声欺凌外人,尤其是武林中,长久以来早已形成相互奉捧互通声息的陋习,只要有一门帮与人为敌,另一方便全力声援壮大声威,逼使寻求公道之方含恨而退,因此有时与一门一帮结仇竟然招致数门数帮同声口伐,这便是当今江湖武林中的丑陋一面,然而一些名门大帮为了自身威望、利益又岂肯自认不当?因此现今江湖武林同议口伐本堂也是缘由此象,震岳你可要谨慎处理莫要授人把柄落人口实,而遭有心之人煽同伐,那便非本堂之福了!”

医叟金一丹句句道出了当今江湖武林的丑陋一面,使在座大半之人皆心有同感且心愤当今武林公理道义何在,但为了飞虎堂的千秋大业实也不好一意孤行惹出大患,因此皆默然无语的望着总堂主。

此时突听汉水玉凤尤良玉开口说道:“岳郎,爷爷所言句句中肯,可是本堂也不能任凭那些披着正道之名利却仗势力恶之人的侵犯,况且咱们的所行所为从不违公理道义,辖境内的一些其他门帮皆有目共睹,不如请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者出面作证,而且他们也必然与各方武林有师门之谊或深交,如此岂不……”

但话未说完,却被金甲令主陶震岳伸手制止,且沉声说道:“玉妹你不必说了,如此虽可暂时消解部分各方同道的疑惑,但却难永远消灭减武林对本堂的顾忌,况本堂之事竟要由外人出面平息,那本堂上下上万人之众的颜面何在?往后本堂又如何面对各方武林的暗嘲讥讽之言?”

神色略有不悦且凛然的环望在座众人之后,才缓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四美同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