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26章 浩劫将起

作者:天宇

此时玄武宿主黄彦明续又朝五台金陀法师笑道:“金陀,现在轮到你了!xx年……”

然而突见五台金陀法师老脸赤红汗水渗滴,神色惶急的苦笑道:“贫僧知晓,贫僧知晓,黄老邪你且止口吧!”

玄武宿主黄彦明闻言一笑,便将纸卷收回怀内并朝金银令主躬身禀道:“启禀总堂主、夫人!属下已然交待清楚了!”

玄武宿主黄彦明话方落,立听银甲令主宁慧珠己咯咯笑道:“黄宿主辛苫了,为免你们一个个开口,且被人老羞成怒冠上挟私怨报公仇之罪名,后面就交由本令主吧!”

银甲令主宁慧珠转身面朝河蛟帮主张大川笑说道:“嗯!其实在场群雄当中当属贵帮与本堂仇恨最深,五年前本令主夫妻俩初掌飞虎堂时,贵帮竟趁本堂残落百事待兴之时,竟然以数百帮众围攻本堂最远的浦城分堂,虽然被本堂百余人击溃散逃,但本堂尚未曾向贵帮讨回公道呢,此事以后本堂自有投报之时,另外在渡般口镇,本堂当地分堂并未因贵帮袭我浦城分堂而记仇,竟为了替贵帮十余名帮徒解围而与黑道邪魔冷面青煞结仇,此事贵帮当地的刘舵主可曾上报张帮主?还有,大河流经本堂辖境中贵帮似乎有三十余处分舵是吗?而且货栈船埠大小货船停靠……嗤!嗤……本堂以前何曾干扰过贵帮营生?嗤!看来以后本堂大可拦下自营或是向贵帮折收费用才是!张大帮主,您说本令主之意见如何?”

“你……婆娘你好……好狠……”

河蛟帮张大川冷汗滴流神色变幻不定,原本尚想强言,但却有如泄了气的河豚般,咬牙切齿的不再吭声,还真怕将这能言善道且功力高深莫测的恶婆娘惹火,那么河蛟帮大半营生岂不要尽落飞虎帮之手?

银甲令主宁慧珠嗤笑一声,也不理会他的神色举止,突又朝东海帮主郑如海笑道:“郑帮主,贵帮总舵远在江南,虽然本堂与贵帮并无瓜葛,而且也从未曾侵扰过贵帮在本堂东方海口商埠的营生,但依今日之况看来……李宿主!”

“属下在!”

青龙宿主李林茂闻声应喝,并且心知堂主夫人之意,因此立时禀报道:“启禀夫人,东海帮在属下辖境内的四十三处大小海口商埠中皆有营生,共计有货栈七十一处酒楼客栈三十八家,另外尚有经营马车行共十六家,更有青楼两间,每日营生金银高达……”

“好了!李宿主,本堂所属上万开销甚巨,如此丰厚的营生为何尚容外人经营?李宿主你是否要酌情……”

银甲令主笑语之声未止,突听东海帮主郑如海大叫道:“你……你……姑奶奶,算老夫服您了!”

当银甲令主宁慧珠面含笑意的转向淮南帮主,一双闪烁黠色的大眼只瞟向郝天放时,立听他慌急摇手急声说道:“嘿!嘿!嘿!陶夫人!本帮主乃是……是为友两肋插刀……没事……没事……”

银甲令主自始至止,一张樱口涛涛不绝绝的义正严词,指桑骂槐,威逼利诱,竟然将十一大门帮制服得四分五裂各有羞愧、畏惧、忧虑之状,除了紫衣帮及云燕帮外,九大门派已无心与飞虎堂为敌了!

此时突听黄山门主柳云逸沉声说道:“诸位,本门主己心知今日此来乃是自取其辱,怪只怪自己盲目信人不察真相,虽深悔此行,但也领教了飞虎堂的厉害之处,如今为了保有仅存的些微名声,本门退出今日荒谬之举,并请陶总令主伉俪原谅老夫之不智,改日必当登门致歉!”

黄山门主话声方止,峨眉了悟师太也应声附合的口呼佛号道:“南无观世音菩萨!柳门主所言甚是,贫尼此时心中甚愧,并且对同行而来的西北武林同道更愧,贫尼仅代表西北武林退出只作壁上观,但若有群起围攻之妄为,那就恕贫尼要不顾往昔情面了!”

两名门主一经宣告退出,后方群雄中立有七百人已相继退至靠谷口之方,表示已退出此毫无正义公理的羞耻行为了。

明静大师及宏光道长俩人,此时也是神色无奈的望向身后群雄,只见内里尚有不少人也是面含愧色,但为了往昔交情尚勉为其难的未曾退出,因此皆叹息的不知如何开口。

但明静大师终于叹声说道:“阿弥陀佛!道长,老衲原本己无颜留此,但因邀帖上乃是老衲为首,故而尚须将此事做个圆满结束方可,尔后回寺便将面壁思过了!”

宏光道长闻言也是神情寂落的望着身后群雄,并沉声说道:“大师所言正是贫道心意,纵然往后落个骂名怡笑天下,但也要以立帖人之名义将今日之事妥善处理方是!”

站立一侧的紫衣帮主及云燕帮主,原本心惊所邀各门各帮竟被那贼婆娘犀利言词轻描淡写的便蚀食大半,内心震惊焦虑时却听明静大师及宏光道长依然留下主导,因此内心松了口气的喜形于色。

因为只要释、道两个为首的少林寺及青城山,依然能匡助今日声伐飞虎堂之举,便能掌握大半武林群雄站在己方阵营中。

然而另一方的金银令主眼见群雄中退出七百人左右,已然压力顿减,加之河蛟帮、五台山、东海帮、淮南帮虽尚不明动向,但相信也不敢再贸然与己岇为敌,除非能断定己方今日将一败涂地遭对方尽歼于此,而想趁机拣个便宜巩固在鲁境之利益,否则绝不敢轻易动手而损及未来的利益。

那么只要稳住阵脚令对方无能撼动,便可令四门帮不敢轻动,便可使对方尚有的一千数百人再减去近半之数,将更有利己方的攻守了。

双方各有所思各有心计,于是已听金甲令主陶震岳冷笑的开口说道:“哼!哼!乔帮主,古帮主,其实至现在为止内情己然明朗了,贵我双方已然并非公理正义之争,而是涉及势力及利益之争,本令主原本不慾做无谓的争纷,但为了本堂的名声及本堂的利益,只好勉为其难的与贵方争个胜负以定未来!”

紫衣帮主闻言,顿时正中下怀的暗自窃喜,正慾与云燕帮主、吕梁寨主、河蛟帮主、淮南帮主、东海帮主共同商议时,才发觉情势已大变了。

因为此时最感为难的便是东海帮主郑如海了,东海船帮的总舵虽远在江南舟山岛,但海船往来南北全须在海港停靠装御船货,因此实难与紫衣帮、云燕帮脱离关系,也是为何会具名立帖之原因。

然而如今看来武林群雄似乎有近半之上已心中默认飞虎堂无过,而且飞虎堂似乎是不好惹的强悍帮派,因此神色难堪得只能冷漠静立的虚应事故了。

淮南帮则是位于飞虎堂及紫衣帮交界的西方,皆与两方有邻接,若论交情自是与紫衣帮最深。

但是飞虎堂中也有两个分堂原本便属马帮出身,也与同为马帮的淮南帮有深厚交情。

另外……淮南帮主郝天放早已由好友口中知晓飞虎堂的堂规如何,所行所为如何!飞虎堂绝不会仗势欺人,但是对仇敌则是毫不放过,况且几位好友自投效飞虎堂后,不但功力迸境迅速,甚而大言不惭的说是一个飞虎武士的身手大概已在一个二流武林人之境。

反观紫衣帮……郝天放内心思想起十余年的交情,自己淮南帮俱是付出的多得到的少,甚少得过什么好处。

万一哪一天淮南帮遭遇什么危机,紫衣帮真会不顾损失的协助淮南帮吗?

因此准南帮帮主郝天放思绪迅疾中已有了决定,已然与东海帮主一般的虚兴委蛇了。

至于河蛟帮更不用说了,因为河蛟帮主张大川早已不知何时率着群雄中的所属向黄山门主及蛾眉门主之方,不问可知己然退出了联手之势。

吕梁寨主、五台金陀法师原本是为云燕帮助拳而来,但本身却有自知之明,无能与飞虎堂对抗,再加上心机深沉狡诈,己然看出除了退出的黄山、峨眉、河蛟帮的千余人外,以少林寺及青城山为首的群雄中十之八九己有打退堂鼓之心,只是碍于情面尚未曾退出而己,但已不可能有心助阵了。

再加上方才明静大师与宏光道长的对话,已然知晓少林及青城只将作中间调解之角色,那么所余者岂不是只剩……

可是纵然如此也尚有千余人的人数可用,而飞虎堂也只不过是三百人而己,如能将他们一举歼灭不就一切大定?

而飞虎堂不也就树倒猢狲散了?

紫衣帮主乔百扬及燕云帮主古耶颜,没想到原本是联手主力的河蛟帮已然退出。

而淮南帮及东海帮也是漠然的虚应,不由怒火高涌的怒哼连连,两人细声低语后己然有了计议。

另一方的金银令主眼见对方群雄已然逐渐退出,而且已然只余一半!

再加上未曾退出的群雄也有不少人面显无奈及矛盾之色,似乎尚难决定退出与否!

看来时间愈久愈对己方有利,因此并不催促的只是静立默望。

但银甲令主宁慧珠似乎愈来愈佩服自己的口才了,因此久立之后已然忍不住的朝吕梁寨主赵百心笑说道:“吕寨主,本令主不知贵寨防务如何,因为本令主及正义使者皆出身将军寨,想必吕寨主也已曾听说过了吧?因此哪天本令主率正义使者往贵寨走一趟如何,说不定贵寨地势甚好可容本令主所属的正义使者另一找个安身之处喔!”

原本尚心存观望的吕梁寨主赵百心闻言心中一惊,顿时狂急大叫道:“呔!臭婆娘你……你胆敢侵入本寨……本寨主绝饶不了你们!”

“咯!咯!咯!怎地?只容你等挑扰本堂,却不容本堂找你们呀!”

“你……臭婆娘……你敢……”

“咯!咯!咯!敢又如何?不敢又如何?这当然也要看贵寨是敌是友了!”

云燕帮主古耶颜闻言心知这恶婆娘又要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因此心中大急的立时喝道:“赵寨主怕这婆娘作啥?贵寨与本帮chún齿相依,只要他们敢一露行踪,本帮必定全力支持贵寨将他们一一斩绝!”

此时紫衣帮帮主乔百扬已知要少林寺及青城山之方的群雄相助己然不可能了,而且时辰拖延愈久愈对己不利。

趁着此时尚有一千三四百人,相信已可足以将对方尽歼谷内,因此也大喝道:“诸位武林同道,今日我十一大门帮共议具名邀约飞虎堂商议武林大事,但没想到却遭对方犀利之词挑拔离间以及威逼利诱,而使部分同道心生异心,因此便本帮主深为遗憾,不过这也证实了飞虎帮的一贯手法便是如此!”

紫衣帮主乔百扬说及此处己转首望向黄山门主之方的群雄,冷然一笑后续又说道:“如今公理自在人心,尚有不少人正义同道依然坚持信念肯大力匡助,本帮主在此敬谢诸位的义助,为免武林同道及飞虎堂之方有所误解,因此本帮主及古帮主、赵寨主及……”

说及此处突然转望向并立数丈外的东海帮主及淮南帮主一眼后,才又冷然的接口说道:“及五台金陀……”

但话声未止倏听一声急喝响起:“且慢,咱家至此已然想清楚了,方外之人实不便再涉入凡尘利益冲突之间,因此退出作壁上观,乔帮主就不必将咱家算进去了!”

金陀法师此言一出,立使身后的五名头陀面浮喜色,并忙随着住持行往谷口万的群雄。

吕梁寨主赵百心眼见之下,顿时双眼急转,虽也有意开口,但却见身侧的云燕帮主面上神色铁青的盯望着自己,因此便将己涌至喉间的话声急咽消止,且心意疾转的开口说道:“乔兄、古兄,不如就由咱们俩帮一寨先与飞虎堂一战定胜负如何?”

云燕帮主古耶颜闻言时顿时面上神色变换,已欣喜的接口说道:“对,如此一来可免去天下武林仗势欺人之罪,而且原本也属我两帮一寨与飞虎堂间的恩怨,自是应由我等自行解决,不须烦劳各位同道插手了!”

其实他们己然心知除了两帮一寨所属,以及辖境内的一些武林同道尚能同心外,其他的恐怕已是别想获得力助了,故而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久无声息的明静大师及宏光道长此时也互望一眼后,便行往谷地正中,并听明静大师朗声说道:“阿弥陀佛……乔帮主、古帮主、赵寨主,三位可否将今日之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此或可与陶总堂主之方不伤和气握手言合!”

但是紫衣帮主乔百扬与云燕帮主古耶颜暗中议定,要挟优势一举歼除飞虎堂,万一放弃此大好机会纵虎归山,那岂不是要使紫衣帮及云燕帮留下大祸患!

可是慾意挟势围攻又怕有人作梗,因此紫衣帮主乔百扬又开口说道:“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浩劫将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