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27章 严词展威

作者:天宇

谷内!

此时突然响起一阵惊呼及怒叱声,并听一声朗喝道:“第一场飞虎胜……”

只见一名飞虎武士被一名紫衣帮的凶狠大汉一刀砍下左臂,但却被飞虎武士一刀砍下脑袋。

断臂的飞虎武士神色威凛的一抖手中大刀,也不止住左臂滴流不止的鲜血,跨大步转回己方阵营时,突然由云燕帮中掠出一道黑影追向断臂武士。

但飞虎武士中也迅疾奔出一名武士,手中大刀疾抡的大喝道:“呔,说好一人只上阵一场也莫想趁机伤人,本武士接战你!”

黑衣魁梧大汉被刀光一挡立时顿步,手中长马刀一挥便怒叱道:“呸!一个小武士,竟敢在本头儿面前猖狂?快退回去换你们头目上阵!”

飞虎武士闻言也不动气,缓缓将手中大刀斜举胸前并沉声说道:“哼!只要老哥能胜得本武士时,贵方便能胜得平手,老哥又何必计较呢,但老哥且先接我几招不成气候的刀法再说吧!”

“哼!一个小武士便如此伶牙利嘴,既然想找死还不容易,你就纳命吧!”

方才第一阵乃是武士对帮徒的公平之战,但没想到才交手不到五招,飞虎武士便以身涉险,弃左臂一刀砍下对方脑袋得胜,其实若要稳扎稳打,那名紫衣帮徒绝非武士对手,可惜求胜心切凭白损失一臂了。

而此场则是云燕帮的一名头儿对飞虎武士,等级上便差了一截,因此紫衣帮、云燕帮及吕梁山寨之人都心中认定此场必胜可扯平了。

长马刀对大刀,双方刀招俱是狠疾凌厉,但旁观的双方高手眼见刀势顿时心中有数胜负难料了。

因为那头儿的功力虽高出武士,但飞虎武士所施展的飞虎刀法却将那头儿的马刀频频封挡化解,而且将马刀刀势逼得难以施展,只能狂猛狠疾的放手抢攻。

四周观战的群雄早已曾听说飞虎堂中的所属,皆可在书室中习得武艺,并且每半年比试进级提升。

但这位武士的刀法己然如此凌厉疾狠,已然不下于武林中的二流身手,绝非平庸三流徒众,然而在飞虎堂中尚只是一名低微的武士而已!

只凭一个低微武士便有此身手,那么,头目?护法?他们的功力将达到何等境界?因此群雄及两帮一寨的首脑巳开始对飞虎堂有了新的估算,并且也有些担心了。

此时两人的战况也愈来愈激烈,并且也己怒火渐升,恨不得将对方一劈两片,为己方得胜利争功。

倏然云燕帮头目卖个破绽,当对方刀势当头砍下时,身躯疾往右斜而手中马刀己横扫向对方腰际。

飞虎武士眼见对方往右疾移,自己刀势已然落空,顿时心知不妙便慾抽刀疾退,但突见左侧刀光疾扫而至已然避之不及,顿时脸上浮起一股狰狞骇人的神色。

只见飞虎武士突然双手紧握刀柄暴然前扑,避开刀势最强的尖刀腰而迎向刀柄之处。

霎时只见马刀力道最弱的刀尾砍入飞虎武士左腰内的同时,双手中的大刀己狠狠刺入对方腹内。

那头儿眼见对方面色狰狞的不退反进,竟任由自己马刀插入左腰,但却毫无喜色且惊狂的便慾退身,然而倏觉腹下剧痛全身一颤气机大散,右手已软弱的未曾抽出马刀。

双目惊恐面色死灰的惨叫一声,左手急抓腰下刀身,但是对万冲势疾猛不顿,刀身已然尽柄刺入小腹内。

飞虎武士双目怒睁嘴角斜翘,狰狞残狠的猛然扭转手中大刀,顿时痛得对手全身发颤软倒地面,手中大刀竟然己将对方小腹扭撑开一个大洞,鲜血肚肠已流挤腹外,接而左脚猛然抬瞪对方胸口,鲜血淋漓的刀身己抽出对方小腹,双目泛红神色狰狞的冷笑一声,左手握着尚夹在腰际的马刀一抽,弃于对方尸身上,才捂着伤口跨大步回转己方阵营。

寂静无声的惊骇目光送着飞虎武士回队,半晌才听宏光道长声音软弱的说道:“第……二场……飞虎胜……”

四周群雄眼见俩人的战况,竟然面浮震憾之色,想不到飞虎武士竟然皆如此悍不畏死,一个武士便能以身迎刀力毙强敌,若是每个都如此……

飞虎堂之方并未因连胜两场而欢呼,而是面浮关心之色的迎回同伴细心照料上葯止血,亲爱之情表现无遗。

第三场原本应是飞虎堂之方先派人叫阵,但紫衣帮似乎因连败两场而愤怒,因此有一名统领(与飞虎堂护法)飞身掠出,且暴喝道:“哪个不要命的快出来纳命!”

但随喝叫声中又见一名身材瘦小的飞虎武士暴然纵出,并冷声喝道:“来人莫猖狂,本头目来会你,亮兵器吧!”

“呸!一个小武士头目……哼本统领一双铁掌五招之内便能揪下你的脑袋!”

飞虎头目闻言心知乃是专练双掌不善施兵器,双掌必然有独到功夫,因此也不客气的随手斜削过去。

鲁地之人十之八九皆是高壮魁梧大汉,而此名头目竟然瘦小得只有他人半大,力气自是比一般武士小得多,但竟然能身居头目,又岂是泛泛之辈,可见并非靠蛮力,而是身具小巧功力且心思细密之人。

果然不错!

斜削一刀乃是虚招,只见那统领身形一晃迅疾闪过刀势,右掌疾狠的拍向头目前额时,突然头目身躯一斜,飞虎刀法已顺势斜挑,且左手托着刀背疾推,凌厉的挑向对方左胸肩。

掌势落空刀锋己临,那统领哼一声身形疾旋至对方右侧,左掌又疾拍他右肩背。

飞虎头目心知对方绝非好相与的,因此刀出一半眼见对万身躯疾旋而去,立时身形暴转右手大刀己顺势后撩,正好迎向扑至身后的敌手。

紫衣统领左掌尚离对方肩头尺佘时,竟又见刀光疾迎而至,不由心中一惊的暴退丈余并且怒喝道:“呔!你当真是武士头目?”

飞虎头目逼退对方正慾再攻时,忽听对方怒喝之言,顿时冷冷的说道:“哼!哼!若非武士头目,莫不成是你爹呀!”

飞虎头目之言,顿令紫衣统领狂怒的大喝道:“找死……”

身形暴然前掠,一双铁掌狂猛的拍出两股掌劲击向对方,而飞虎头目原本便功力薄弱未曾练至掌出劲涌之境界,因此只能靠外功施展飞虎刀法迎敌。

眼见对方出掌摇击,顿时心知不妙的急忙侧移避开掌劲,手中大刀也疾狠的扫向对方腰际。

紫衣统领也知晓飞虎头目刀招不弱,变幻迅疾,但功力及身手绝非自己之敌,因此巳开始仗着身法迅疾挪移闪掠变幻不定,令对方刀招无功,身手慌乱,只要一得隙便出掌猛击。

如此一来,飞虎头目已然刀势招招落空,只能追砍着对方身影,却被对方突如其来的掌劲攻得慌乱闪避而陷入危境,尚幸每当危急时便施出一招玄奥难测的怪招,将紫衣统领逼得暴退才挽回了将败落的处境。

两侧观战的双方首脑眼见如此景况皆已心知胜负如何了,当然己使连败两场的两帮一寨所属,俱是欢呼呐喊的频频助威。

飞虎堂之方虽静默无声,但担忧神色皆浮显于面,尤其是金甲令主陶震岳已慾开口呼唤那头目归队,自承此场败于对方。

但是,双方似乎都忘了飞虎堂所属,为了堂威名声个个皆有悍不畏死壮烈牺牲的情操。

就在此时突见飞虎头目脚下不稳身躯猛然一顿,而紫衣统领也正由左侧闪至对方左后方,眼见对方身躯踉跄不稳,顿时内心狂喜的掠至对方身后,凝聚真气的双掌己疾狠的拍向飞虎头目的后心,劲急狠猛的真气已然汹涌击出。

紫衣统领狂喜狞笑中,竟又见飞虎头目似是神智错乱了,不闪不避的竟然暴退,更助长了双掌拍击的劲道及速度!

“啊?邵统领快退……”

“糟了,快闪……”

“天……快退开……小心……”

邵统领狂喜中,双掌己临近飞虎头目后背不及五寸时,真气也已推出触及对方身躯,竟听己方阵营内连连响起惊急狂呼退声。

内心惊怔双掌略顿,掌劲也因真气突顿而威力减弱,尚不知是怎么回事时手掌己贴身对方后背,但却又见右下有精光倏闪……

双掌劲道虽略减,但也狠狠的拍中对方后背,但是丹田骤痛全身一颤力道全消,并觉冷冰冰的宽厚之物在腹内猛然扭摇转动,剧痛已牵扯真气难提浑身颤抖,终于眼前一黑仆伏在对方背上。

飞虎头目此时已是双目散涣无神,口内鲜血大口大口的溢流前胸,但神色却是狰狞冷笑的甚为得意,双手也紧握着刀柄不断摇晃。

在四周惊震骇然的目光中,飞虎头目双手无力的松垂,双脚有如千斤重般的吃力缓抬,一摇一摆的行往己方阵营。

数名飞虎武士双目泪流的便慾冲出迎回,但倏听金甲令主陶震岳悲颤的大喝道:“不许过去,让他……自己回来,成全他!”

举步艰难,短短的三丈距离竟花费了片刻,且在血流不止的情况下终于行至金甲令主之前,挺了挺胸困难的将口中鲜血吐出,才有气无力的说道:“启……启禀……属……下……并未使……使本堂……堂……堂威……损……”

金甲令主陶震岳双目发赤的摘下面罩,并且颔首沉声说道:“好!好!你不但未损飞虎帮之威,甚而更使飞虎之名威震江湖式林,你放心去吧,总堂中忠义榜上你是首位,且事迹刻存容后世尊祟!”

“谢……总堂……主……属下……愿……二……二十年后……依然是……飞虎堂……咳……咳……咳……”

似是回光返照的洪声说完,连连数口鲜血咳出,并有一些碎块吐出,可见内腑心脉己碎无葯可救医了,怪不得金甲令主狠心不让同伴迎回,而是要成全他有个令江湖武林敬佩难忘的威武雄风!

在寂静无声的众目睽暌下,金甲令主陶震岳已然左膝跪地朝气息己止,但依然威武挺立的头目拜别,身后所属己同时跪别。

当金甲令主陶震岳起身抬捧头目尸身行回后方时,倏听聚立右侧的群雄中响起一声悲壮大喝:“格老子的!我霸刀行道江湖三十余年,今天……老子服了飞虎堂,以后谁要敢在我霸刀之前诉说飞虎堂的不是,格老子的,我立即劈了他!”

接而又有一女子悲叱道:“他……他们……我们还有颜面站在这儿?忠义全在他们身上显现无遗,但我们呢?无耻!卑鄙!我飞花门所属从此不与飞虎帮有敌意,且愿供飞虎堂躯策!”

那女子悲叱声万落,立从群雄中奔出二十余名劲装背剑女子,迅疾靠向飞虎堂所属的后方。

在此同时又有一人狂笑道:“哈!哈!哈!休矣!休矣……从此江湖武林中再也无我云州儒士的名号了!”

声落,只见一道青影暴然掠向谷口之方,刚离去不到十丈,后方也有人一一掠身尾随竟然有三百余人。

就在此时倏听南面山巅上响起了一阵狂笑声:“哈哈哈!武林中的公理正义依然未沦丧,后世子孙依然可昂首言忠道义!正义使者!让武林同道出谷不许阻拦!”

火谷内的对峙双方及尚未离去的武林群雄,耳闻回响的大笑声顿时惊怔的仰首张望,竟见两侧山巅上不知何时已出现上千头缠白巾的灰衣人,而谷口之方竟然也出现了一群数色劲装的蒙面人。

“啊?天哪!是……是……又是一批飞虎武士……”

“噫?谷口的……糟了,全是正义使者……”

“不好了,我们被困在谷内了!”

此时已掠至谷口的三百余群雄眼见谷口竟被一群蒙面人堵住,不由心中惊急的停步戒备,但却听一名墨衣蒙面人大喝道:“心存公理正义者天容之,我正义使者敬之,诸位请出谷吧!”

心惊戒备的三百余群雄闻言,顿时心中大宽,已面含愧色的一一颔首拱手为礼,迅疾由两则人墙的夹道中穿出谷口迅疾掠往谷外消失不见。

尚留于谷内的群雄眼见愧离的同道并未遭到正义使者拦挡厮杀,顿时放心的默默相视,庆幸今日并未曾真的犯下不可饶恕的无耻行为,否则今日必然要历经一场血战成河的激烈大战,以对方现身的人数看来己将近两千数百人,再加上谷内原有已然将近三千人,而且功力高深己可施展刀罡的正义使者竟然有……千人之数,若是双方一交战的话,胜败似乎……

金银令主及身后四方宿主以及所属,眼见两侧山巅之上竟出现了美髯公及三十一分堂的分堂主、护法及一千数百武士,而谷口之方的正义使者也多达七百之上,形成一面倒的优势,因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严词展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