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02章 丑汉显才

作者:天宇

一日,丑汉一如往昔,在三堂教读己毕后,便执锄进入后山田菜圃,除草、浇水、剔除菜虫。

一层层如梯的翠绿秧苗、菜蔬布满两侧斜坡,延伸至远方峻岩之地方止。

约莫半个时辰后,丑汉已逐渐到达菜圃尽头,接近那片峻岩耸壁之前才停工依壁休歇,并注视山寨之方有无人影在附近。

突然只见他昂望岩壁身形暴纵而起,冲升五丈左右时,脚尖在岩壁上的一块突岩疾点,身形再度疾升而上,连点三次时,己贴靠在一块凹陷的岩壁间,身躯弓弯之后己消逝在凹岩内的一个块岩洞内。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已落入隐身静立一堆矮树林内的一人眼内,使年余的隐秘处所被人察知。

一双又大又亮的美目中散射出兴奋敬佩的光彩,辣丫头……不!已不是刁蛮任性的辣丫头了,而是俏丽黠慧、娇柔含刚的俏丫头。

宁慧珠以往便曾听闻江湖武林人耳尖目明,稍有异样声息,便能察觉隐迹之人,因此才在远方隐迹遥望,不敢过于接近,果然连连数日的跟踪不负所望,终于见到他竟能有如飞鸟般的飞上耸峭山壁,并隐入一个无人知晓的不明之处内。

又喜、又急得快步奔往那片耸岩之处,但眼见山岩耸峭无能攀爬而上,却又毫不死心的迂回登至山巅,费了将近半个时辰,才绕至陡岩顶端,心怯的望向下方岩地。

岩顶至下方岩地足有三十余丈高,也看不见中间的凹岩是何景状。

虽然宁慧珠近来心性大性,较为沉默寡言,举止敛收,但潜在的心性依然是好强刚烈,想到便做,怔思一会后竟咬牙拒chún,不顾危险的贴壁缓缓下攀,慾往那凹岩之处探丑汉在里面做什么?

而此时岩壁间的凹岸小洞内,窄小不足两尺的石洞曲折起伏深入丈余后,竟然进入一个两丈宽的洞穴内。

一盏阴暗油灯的光芒映照在暗洞中,顿见丑汉那张狰狞丑陋的疤面更令人惊骇畏惧,恍如九幽厉鬼出身人间。

丑汉盘坐不动行功调息半个时辰,缓缓轻嘘一口气的睁开双目,映入目中的便是石上两个猩红大字“报仇!”

神色狰狞咬牙切齿的注视一会,于是悲叹念道:“无情无义的贼子!我……我不会忘记如此深仇大恨的,总有一天我会找你算帐,到时……咦?”

语声突顿的聆耳静听,接而急忙起身窜入小洞内往外冲出。

岩洞外的耸壁上,宁慧珠香汗淋漓艰辛困难的攀爬十丈左右时,已累得她鼻息粗喘,手脚乏力,后悔的再慾上攀岩顶时已是无能为力的只能继续下攀了。

终于离那凹岸只有丈余便可到达了,芳心振奋力量暴增的加速下攀。

倏然左脚踏处突然岩陷坠,霎时便支撑之处消失,身躯滑坠,双手无力止住坠势便开始往下滑坠。

“啊……啊……啊……救……救命啊……”

下坠的身躯在岩壁上滑撞连连,但她却芳心惊骇尖叫的不知疼痛,双手双脚乱抓乱蹬想要止住坠势。

奈何坠势愈来愈速,已然坠落七、八丈之距,很快便要坠至十余丈下方峻岩满布的岩砾之地,纵然不死恐怕也要骨断肌裂身受重伤了。

悲凄尖厉的骇叫声中,倏见一道黑影凌空而下,迅疾伸手抓住她胸口的衣襟往上疾抖,止住她的下坠之势。

然而有如溺之人突遇浮木,宁慧珠已狂乱的抓住住黑影的身躯,紧搂不松的危中求生。

“啊?……快放手……糟了……”

黑影正是刚由小洞窜出的丑汉,正巧眼见人影下坠,且闻声知人的想也未想便下纵救人。

双腿胯被紧搂不松,立使他行动受困相继下坠,但他惊急中猛然吸气双臂疾往下拍出两股劲风,身躯再猛然弓挺上窜,果然使两人坠势微微一顿再坠。

终于在连连三次推劲挺身大大消减坠势后,两人身躯己重重摔落在一片砾石之上,且滚往斜坡下,幸被数棵杂木阻挡了下滚之势停在一片荒草内。

静止片刻后己听悲泣之声响起,并见压伏在丑汉身上的玲珑身躯不断的颤动着。

“泣……泣……泣……唉哟……好痛哟……泣……泣……痛死我了……”

“嗯……嗯……宁……宁姑娘……你压……压!啊?你……你受伤了?在哪里?痛不痛?”

“我……你快起来便行了……”

宁慧珠闻言顿时一怔,立时睁目望向四周,只见自己尚紧搂着他的双胯,右颊则紧压在他双胯之间。

顿时惊羞得面如朱丹,忍住全身痛楚不堪的颤痛慌急斜滚一侧。

再仔细望向自己身躯后,更是羞得慌颤不堪,忍痛伸手将胸前撕裂大片,露出半个*峰的破处紧掩,其他数处虽也破裂,但有亵衣在内尚无大碍,但左腿裤脚裂出两尺长的裂缝,躶露的肌肤上,血迹斑斑疼痛不堪。

心悸慌颤得便慾挺身坐起,但却痛得她肌痛骨散全身乏力,继又仆在他身侧哼声不止。

丑汉原本身上无伤,可是就在两人坠地的刹那间,倏从胯间涌起一股剧痛,立时脑中轰然,眼前发黑,痛得他惊颤昏眩、脸色发青,半晌才缓缓醒转。

静躺提气行功数周后才挺身坐起,默然的望向她身躯并略微移动后,才冷然说道:“你只是肌骨碰撞略有外伤,瘀血红肿自是免不了的,尚幸并无内伤,只要回寨以热水敷揉,服些铁打伤葯便无碍了!哼!自讨苦吃算你走运!”

宁慧珠原本芳心羞惭,再加上身体上的痛楚,己是悲凄泣声不知该如何是好?但耳闻他此时不但无一好言安慰,尚冷言冷语的责怪自己,因此更是悲凄得放声痛哭,仿佛是受尽了多少羞愤委曲似的。

丑汉初时尚无动于衷,认为自己身具武功之密己然泄露,往后便难再隐瞒了,因此毫无顾忌的行功驱退身体上的不适。

但行功数周已毕,却听她悲泣之声不但未曾息止,反倒愈来愈甚,因此怔愕得以为她是否摔坠碰撞中,伤到了自己不晓得的严重伤势?

于是内心疑惑且急急低声询问她身体有何不适之处?或是有什么难言伤势须至寨内另寻人前来协助?

但没想到倏见她挺身坐起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身,泪水纵横、鬃发散乱的螓己紧贴他胸口悲声泣道:“我不管!我不管!你打我!骂我吧!我不要作茧自缚,日日处于羞惭悔恨之中!我也不要受你冷漠鄙视的目光侵蚀我的心!”

丑汉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内心震惊,神色慌乱的挣脱她那有如八爪鱼般的缠搂,惶急退出丈外之地默望她仆地悲泣之状。

目光惊怔神色惶色的静默片刻后,终于咬牙冷漠地说道:“宁姑娘!待会你疼痛略复便可自行回寨!或者我回寨后请人前来照顾你,但此时恕我先告辞了!”

“泣……泣……泣……你走!你快走……我的伤势不劳你多虑!待会……待会儿我可行动时……泣泣……我会再登崖往下跳!也不须你自作多情的救我!”

耳闻她悲泣尖叫之言,顿令丑汉内心怔然得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能惶急的劝道:“啊?原来你……你是……宁姑娘你怎可做此傻事?如此岂不太轻生了吗?”

“我不管!我不管!谁要你方才救我的?我刁蛮!我任性!我……我是人见人怕令人退避三舍的辣丫头!没人喜欢我!没人看得上我……我活腻了!一死了之总比每日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耻笑好多了!”

望着她梨花带泪的悲凄泣语声,顿令丑汉内心涌起一股怜惜之意,虽心知她此时之言确是山寨中大多数人的心声,但此时却不好令她更悲哀,因此急忙安慰地说道:“咦?怎么会?你生性开朗活泼如男子,虽是不同山寨中的其他姑娘,但众人皆知你只是黠慧淘气的大姑娘罢了!又有谁会耻笑你呢?”

宁慧珠闻言顿时芳心欣慰,但依然悲泣嗔叫道:“你……就是你!你自始便鄙视我!认为我是不可理喻的恶婆娘!看到我如今的狼狈模样,更是幸灾乐祸内心窃笑是吗……我……”

“啊?不!不……宁姑娘切莫诬陷在下!在下怎会有如此不敬之念?”

“有!有!就是有!你鄙视我!不理我!”

丑汉被她如此一说,似是被她说中心思一般的怔然无语。

内心有些惭愧的默默望着她双目红肿泪水滂沱,再加上方才坠落时秀发飚散凌乱,衣衫破裂处处,狼狈不堪的模样,与往昔火辣娇俏,不可一世的模样差之千里,不由心生怜惜的柔声说道:“宁姑娘!在下乃是沦落江湖的落魄丑人,如能蒙人不弃收留落脚已是天大的福份了,又怎敢有自居自傲低视他人的小人之心?那是姑娘你多心了!”

宁姑娘闻言顿时止住悲泣之声愕然的盯望着他,似乎慾查探他所言的真诚,是否真如他所言是自己多心自缚?

两人静默无语默默相对,丑汉似乎难敌她那双清澈大眼中散溢出的一股火热目光,缓缓转身望向青翠山蛮中逐渐涌升的山岚。

未几!突觉她柔软身躯紧贴后背且紧搂腰际,并听她羞怯呢喃之声低语道:“你……你真的不看轻我?以前都是我不好!不该任性无理找喳欺负你,但我以后一定会改!只要你……你……”

丑汉闻言急忙挣脱她的搂势且惶急说道:“啊?什……什么?宁姑娘切莫如此说!在下乃是寄人篱下的异乡人,只要能有一席栖身之地便万幸了,又怎会看轻姑娘?凭姑娘如此美貌且活泼大方的巾帼英雌,别人喜欢都来不及了,更何况我这丑陋的卑贱之人呢?”

但宁慧珠姑娘此时却神色凛然的沉声说道:“你不必妄自菲薄了!你乃是身具武功的武林人,我虽不知你为何遭到如此沉重外伤?因情?因仇?但却掩不住你那顶天立地的如山气概!我自知以前刁蛮任性不可理喻,但我会改!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我愿……愿意跟你好……”

丑汉闻言至此,内心惊异她怎会对自己有如此深重情意?

百思不解中,神色怔愕的默默注视她那凛然无羞的面容,终于叹声说道:“宁姑娘你怎可如此自贱的看上我这丑陋异乡人?如此岂不令自己更难容寨内老少……”

但话未说完,倏见宁慧珠姑娘美目含情,且毫不羞怯的柔声抢言说道:“不!不!你莫再妄自菲薄的自甘低人之下了,容貌美丑只有外在的虚形,而内心方寸之地,才是永垂不朽的,人丑心不丑,面冷心不冷,这就是你,也是我所乞求的巍巍大丈夫,不论你视我无羞或无耻?但我宁肯现在被你低视践踏自尊,也不愿一辈子活在自悔自恨的悲凄中,现在我只想听你一句话,你……你……你嫌不嫌弃我?要不要我?我往后……活在痴迷茫然中或是一死了残生,就由你决定了!”

丑汉没有想到她竟会说出如此一番话来,因此闻言后内心真是又愤、又气、又茫然、又有些欣慰。

愤是愤她如此单刀直入的尽诉赤躶躶情意,且有以死威迫之意。

气是气她毫不容处自己有任何思索的空间,也不容自己有何虚言推拒的空间,要自己在此短时间给她答复!

茫然则是实不了解她怎会由刁蛮任性的泼辣之态,有此巨大转变成为情轻生为爱不顾羞耻的尽诉心声!

欣慰的则是她竟敢为人不敢为,不计较自己的丑貌及沦落他乡一无所有的困境,可见她并非是爱慕虚荣,而是肯同甘共苦而无怨无悔,情操纯洁灵慧高人一等的可爱姑娘,内心五味杂陈难以抉择时,只见她缓缓仆爬至身前。

美目含情脉脉,娇躯微颤的轻柔倚偎入怀中,一只玉臂也紧搂住住自己的腰背,昂起一张惶恐羞畏的娇靥,双chún轻颤的呢喃问道:“你……求你……莫要卑视贱妾!接纳贱妾的泣血之情好吗?……泣……泣……求……求你!”

赤躶的深情之言,惶恐羞怯的神情!

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尤其是他只不过双十左右的年岁,且是外表冷漠,内心却有情有义的血气方刚之青年!

因为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及涌充心田的爱怜,终于双手紧搂住她颤抖的娇躯,激情说道:“我愿意!我愿意!喔……宇……珠妹!我有幸得你青睐,己是我的天大福份,又怎会虚言矫节,践踏你的深情?”

“啊?你……泣……泣……你要我了?贱妾不是在梦中吗?泣……泣……我的郎!贱妾将侍郎一生永不后悔!否则将遭五雷……嗯……嗯……”

喜极而泣的深情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丑汉显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