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29章 飞虎帜扬

作者:天宇

山川萧条极边土,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风飘雪哪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

萧寒的十月天寒冬方至,但云燕十六州已是瑞雪纷飞,将翠绿大地铺上了一层及尺的皑皑白雪。

此时由蓟州往临榆的官道途中,只见一批六十余快骑疾驰而过,只见前力两骑乃是身穿灰厚毛裘背背大刀头戴护耳护面毛帽的武士。

不到片刻倏听后方蹄声轰然,竟见官道中积雪溅飞如幕疾驰而至,只见前方两骑乃是身内穿一金一银蒙面身披银狐皮裘皮帽的男女,后方则是内穿一式靛青、墨黑蒙面劲装,外罩花狐皮裘帽的二百五十骑,每人腰际皆系着一柄宽厚大刀。

再后又是与前行六十余骑穿着相同,足有近千名的灰衣式士及一些年有五旬的老者。

一行一千两百余摧骑着口鼻喷雾的骏骑,奔驰吃力的朝东方长城驰去,似乎有何紧急之事不得延迟?

燕山乃是北疆的天然屏障,春秋燕国所属时更曾由五室山脉及燕山山脉上高筑城墙以拒外患。

尔后秦始皇将春秋战国齐、赵、秦、燕、魏、楚、韩、中山诸国所筑城墙一一修建连接,而成万里长城,并且深入燕北辖境(现今朝鲜平壤)。

后经历代增改修建,至隋时在渤海之滨临榆建一榆关,将燕山之东及渤海之间的一段无屏之地据守,成为重要的一处关卡。

(注:我国随唐之时外患以东北契丹力量,北方突厥及西北吐番则次之,与契丹便是以燕山为界,但在燕山及渤海之间尚有狭窄腹地延伸至平虚也就是辽河一带尚属唐疆,因此平虚之地极易遭契丹侵犯,但至燕山及榆关之时便被拒之难入幽州也就是现今北平一地,因此榆关便是钭燕山至海滨间的空隙填实,成为保护疆境的重要城关,至于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乃是明代时将榆关重建联贯燕山长城,成为现今的万里长城,原秦代的万里长城而早已颓废难察了!)

话说回头!

一千三百余快骑疾驰至申时左右,己可望见远方临榆城的城垛,因此皆快马加鞭摧骑狂奔。

此时临近临榆城尚有五里左右的一处叉路口,却有二十佘骑焦急等候,当开道的六十余骑与叉路口的人马相会时,神色忧虑的一名五旬老者急拦快骑并问道:“诸位同道请了,老天乃是云燕帮屯主金川,但不知诸位可是飞虎堂同道?”

六十余骑遭拦立时勒骑顿停,当耳闻云燕帮金屯主之言,立有一人掀开护面皮罩,现出年约五旬的容貌且应声道:“原来是金屯主,我等正是飞虎堂所属,本星宿乃是前路,后方则是本堂总堂主伉俪率正义使者及飞虎堂所属一千两百余人随后便至,总堂主曾交待沿途若有贵帮之人前迎时不必多礼停顿,立时前行引路至贵帮堂口会见贵帮主!”

金屯主闻言顿时忧急之色一扫而空,遥望远方果然有大批快骑迅疾接近,立时笑颜满面的急声说道:“是!是!诸位且随我等前往本屯会见帮主!”

于是金屯主一行二十余骑,立时摧骑前行引路,六十余飞虎堂所属也随后摧骑紧追,后方己相距不到两里的大队人马,也已望见前行人马,续又启程疾驰,便也随后疾驰往临榆关外北方五十余里一处土屯。

又高又厚的黄土屯内,乃量和片宽阔的平地,木楼数幢瓦房无数,当三批快骑疾驰而至时屯墙上的哨耧已然传出讯息,因此立有上百云燕帮帮徒由各间瓦房内奔出迎接,将先后进入屯内的大批人马一一引领至早已备妥的宽阔温暖大房内休歇用膳。

而金屯主则在屯口迎接随后而至的飞虎堂总堂主金银令主伉俪,且恭敬的引往一幢三层木楼内。

木楼顶层的内间卧房内,云燕帮主古耶颜面色灰败萎靡的卧于木床上,耳闻楼外马嘶连连,不知是怎么回事时,已然有一名双眼红肿如桃的五旬美妇,满面欣喜之色的由外间急行而入,并且喜叫道:“太好了……太好了……老爷子,是飞虎堂的陶总堂主伉俪,亲率两百多名正义使者及一千名飞虎武士赶来了,老爷子你可放心了吧!”

“啊?陶总堂主亲自来了?你……你快扶我起来……”

云燕帮主古耶颜闻言大喜,立时挣扎慾起的急说着,但尚未曾坐起己听楼下步履急促而上,并听金屯主喜叫道:“帮主……帮主,陶总堂主亲自上楼了!”

云燕帮主古耶颜闻声,立时挣扎慾起,但却全身乏力得无法坐起,只得急声说道:“嗯!你……你快扶我……咳……咳……扶我起来……迎……迎接……”

但尚未曾坐起,金屯主己引领着金甲令主陶震岳进入内间,并听清朗之声急说道:“古帮主您快躺着莫客气了,有话躺着说也无妨!”

“咳……咳……咳……陶……总堂主,为了本……本帮之事劳……劳您连赶数日实……咳……咳……”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己行至床前说道:“古帮主您见外了,贵我帮乃chún齿相依,贵帮之事也属我飞虎堂之事,您又何必客气呢?倒是我等来迟尚请莫怪!”

古帮主闻言已伸手紧握金甲令主之手,满面激动的说道:“陶总堂……堂主……老夫……无颜……咳……咳……咳……”

一旁的五旬美妇古夫人眼见夫君话语一急便连咳不止,且上气不接下气的甚为痛苦,不由泪水滴流的急忙拍揉顺气。

金甲令主陶震岳见状立时由怀内取出一只小瓶,并笑说道:“古帮主,本令主前来之时,金爷爷已特别交待,要将此瓶内的葯丸请您服下一粒,其余的留存备用!”

古夫人闻言双目一亮,立时惊喜的说道:“啊医叟金前辈……太好了!有金前辈炼制的伤葯……咦?这……这续命金丹?天,是续命金丹!”

“什……什么?续……续命金丹……陶……总堂主……如此重赐老……老夫岂敢……”

“哎!古帮主、古夫人,医者配方炼葯为的便是救人解疴之用,您现在内伤未复岂能拖延?因此还是早些服葯疗伤才是,至于……古帮主您且歇息养病,金屯主自会照顾本堂之人,一切详情也可由金屯主解说告之!你就不用担心了!”

话声中右手随意一拂,己拂中古帮主睡穴,才朝古夫人笑说道:“古夫人,古帮主内伤沉重应尽早服葯才是,我等暂且下楼休歇详谈,如有何疑问难决时再来请教古帮主!”

古夫人此时已然心知眼前这年仅三旬出头的青年才俊,不但功力高强且心善仁兹放宽无名高气盛的凌傲之态,千金难求的续命金丹竟放宽不吝异的赠人疗伤,因此内心感激之情难以表达,只能哽咽的说道:“陶总堂主,老身此时也不知该如何答谢您的大仁大义,一切只能铭记在心了,金屯主,你就好好的招待陶总堂主伉俪及部属,若有所需尽一切办到,尔后帮主醒来后再亲向陶总堂主答谢!”

金屯主闻言立时身躬身说道:“是!是!夫人您放心,"属下必会好好招待陶总堂主及所属!”

金屯主话落立时躬请陶总堂主至楼下客堂中用膳,而银甲令主宁慧珠及玄武宿主黄彦明、天队大队长武大柱,宇队大队长唐天宝,皆已在堂内相候。

于是六人边用膳边聊,并将关外的战况概略的说明,并商议如何行事。

原来在春秋战国之时燕国大将便已在广阔的燕北长城,自道阳至襄平间置有数郡拒胡,因此已有百姓在广阔的辽境期待居。

而后秦皇一统天下更将长城连贯延伸,并已深入安州、平壤(今之朝鲜境内),历经各朝长城皆有增改,但历朝至辽东的百姓已然不少,且逐渐聚居为村镇,更有各朝军将就地落户。

在辽东郡辽西郡的汉民,大多是收售白山野参或善类毛皮转贩中原,而后为了抗拒契丹强人的掳掠欺凌,便逐渐聚合以黄土砌墙为屯自卫。

时至唐时辽西郡(疗河之西)尚有部分为大唐疆域,但辽东郡及大半辽西郡已入契丹之手,疆境内的屯民尚有驻军可保护,但疆境边缘或疆外的诸屯便时遭契丹强人侵犯,因此便要靠自身武力自保了。

可是区区一个土屯,最大的也只能算是中原的一个镇邑,小的则有如一个小村,人数又有多少?又如何能抗拒不知何时,将遭契丹番子围攻的危境,纵然尚有唐军或其它屯民想支援,但远水救不了近火无法使小屯居民安居。

因此,有些小屯为了生存,也只好逐渐与契丹番子交好通婚能在夹缝中残存。

但不论关外屯民生活有多苦,却也一年年的熬了下来,直到原是棒棰头(结伙入山采参的头儿)出身的古元颜长走各屯,将各屯一一结盟相互扶助抗拒契丹强人的欺凌,果然使得势力大增抗拒契丹强人也有成果,因此使各屯屯主欣喜。且支持的加盟创立了云燕帮。

自从云燕帮创立后,果然势力逐渐增强,且有武力的增进,使契丹强人屡遭击溃后,才不敢再任意欺凌掳掠汉人了。

数十年一晃而过,云燕帮传至古耶颜手中时,势力也在关内扩增,并在幽州设立帮堂,以独家贩售上等白山野参及各种毛皮、奇珍的利润,也已将帮势扩展上万之众,并在关外各屯皆驻有数百不等的帮徒,维护各屯的安危及营生。

但帮势愈强,也愈能主导各类营生的盛衰价格,当然也因此与契丹人争执愈多,也加深了双方间的仇恨。

仇恨愈多争执也愈多,且愈来愈激烈,而隐伏了契丹与汉人间的争战。

终于在半年前的一次争执且拼斗后,虽然契丹强人败溃而逃,但已使种族的仇恨及利益的争纷全然暴发,开始有数目不等的契丹强人频频攻击各屯。

云燕帮主古耶颜为此立时由关内帮徒调派各驻各屯,皆能一一击溃侵犯的契丹强人。

但是三个月前,原本常在各屯走动的契丹入境一一不见,此等情况却未曾使各屯有所警惕。

就在一日清晨,突然有上万契丹强人,同时分攻十七个土屯,展开了一场惨烈的拚斗。

据传讯中所指,契丹强人大举分攻各屯,便是要肃清云燕帮的势力,方能控制诸屯成为契丹人的利益来源,因此在辽河以东的山区及西面的广阔草原,散布各处的二十四屯竟皆被突如其来的契丹强人围攻,经过了一场伤烈的激战后已有十一屯被攻陷沦入契丹强人之手。

云燕帮得此震惊消息后,立由关内调集了六千所属赶往各屯,但期间又被契丹人攻陷四屯,于是声明驻所余九屯,抗拒契丹强人的攻势,而稳住了九屯的安危。

历经了月余的激战,契丹强人虽不时聚众围攻某屯,但皆被屯内的帮众峙墙为屏挡住,而且时时出屯追击小股契丹强人,如此的激战皆使双方伤亡累累互有胜负。

如此的激战伤亡自是引起潘阳护都府的注意,但唐军碍于在契丹境内的杀伐却无法出兵保护诸屯,只能劝诸屯百姓撤离,但不为诸屯百姓及云燕帮接受。

而契丹方则是由契丹王子率军骑赶至,竟然未曾拦阻强人攻击诸屯,反而加入督军之列,因此便合所余九屯陷入危机。

云燕帮主古耶颜得知此事后,心知契丹军骑加入后,已非只是双方百姓的争纷,因此再也不能等闲视之,于是开始率帮中高手主动出击,在各处追击契丹军骑强入。

如同军旅游骑频频追除一股股的散军后,果然使契丹之方的军骑强人损失惨重,但又无奈何武功高强的武林人,终于逐渐退怯而减少了围攻各屯的次数。

云燕帮主古耶颜出击有功逼退契丹强人后,便趁机率帮众大举攻击沦入契丹之手的临近诸屯,果然收复了五屯并且派大批帮众进驻,并在屯与屯之间设立卡哨,常派高手率帮众巡视,与契丹军骑强人在西辽河、东辽河、千山对峙。

但在月前,契丹国师白山一鹰前来支援后,竟频频率契丹高手攻击各屯及卡哨中的云燕帮帮众,再度使东丰屯、四平屯再度沦入契丹之手。

于是云燕帮主古耶颜震怒中,立率帮中高手前往四平屯,与契丹国师对阵叫战,俩人单打独斗半个多时辰后,竟然双双俱遭重创无力再战。

在此同时少帮主眼见老父身受重伤,顿时狂怒得率众狠攻扑杀,历经一个多时辰的惨烈血战后,终于力除七百余契丹军骑强人,而使契丹王子所率余众弃屯逃离。

从此便成为少帮主及契丹王子互率所属的对峙之战,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飞虎帜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