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30章 北出榆关

作者:天宇

翌日清晨,将屯内数辆大车配妥双马,供伤患休歇并载运必需杂物,由金屯主所属掌管,一行人马再度启程往哈尔屯之方行去。

有厢车同行虽是行进迟缓但却无碍,当晌午之时距哈尔屯尚未有数里之遥时,前行探子急驰而回禀报道:“启禀屯主、武大队长,前面……有数百番子正在围攻哈尔屯!”

金屯主闻言顿时惊异的脱口叫道:“什么?哈尔屯……天哪?原来哈尔屯至今尚未曾遭番子攻陷,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武大柱闻言虽不知哈尔屯为何能坚守如此之久,但也兴奋的急声说道:“金屯主,既然如此本队长即刻率所属前往解围,喔,本队长且留下百名武士与你等同行!”

武大柱话声一顿,也不管金屯主之意如何,立时传喝正义使者及三百名飞虎武士迅疾出发,余者则随金屯主由后前往。

四百余骑奔驰迅疾,七里之遥片刻即至,果然眼见远方有一处又高又阔的大屯,屯墙少说也有七八丈高,乍看之下好似一座中原城邑一般,而且有一方临河而建,因此较易坚守拒敌,怪不得历经数月依然屹立未陷。

此时在三方屯墙外有三百余骑奔驰射箭遥攻,而屯墙上也有零零星星的箭矢射出,依战况看来契丹番子,并无能攻入屯里,只是前来騒扰而已。

武大柱率先疾驰距离两里之地时手势连挥,立见正义使者皆已执弓在手倏分两侧包夹,武大柱则率三百飞虎武士成横列冲锋。

正狂叫呼啸攻屯的契丹番子耳闻远言蹄声轰然,发现有数百骑成扇形疾驰而来,惊疑张望后俱都惊喝连连的停止攻屯,急整队伍迎向疾驰而至的快骑。

双方迅疾接近,一百二十四名臂力强劲的正义使者皆己张弓疾射,弓鸣矢啸中立见奔驰最速的前批契丹番子俱都人仰马翻得惨叫悲鸣。

箭雨连射三轮后双方己接近不到十丈之距,但契丹番子已只余百余人而已,举刀狂冲的飞虎武士也己狂急冲至,但见刀光飞闪惨嚎连连,第一回合的冲锋契丹番子又已伤亡了七十余人。

交错而过,侥幸未伤的上十余名契丹番子,哪敢返身再战,自是马不停蹄的趁机散逃,但是箭射停顿侧斜回旋的正义使者再度张弓疾射散逃的四十余骑,待一轮箭雨过后只余十余骑尚能保住性命狂驰离去。

可是……他们却又陷入随后而至的飞虎武士追杀,终于无一能逃出性命!

屯门大开,为数三百余的屯民狂喜大叫的冲出迎接,他们虽不知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是何方神圣,但确是汉人无误,而且凌厉迅疾的歼灭了番子,又管他们是什么人,当然是出屯迎接啦!

直待随后而至的金屯主赶至,屯民才知是关内名声响亮的飞虎堂之人及正义使者。

一行人欢天喜地的进入屯内,经屯民详述数月的战况,才知屯主已然在一次契丹番子大举攻屯时阵亡,原有七百之众的屯民也一一阵亡的只余三百余人,其他的便是五百余名老弱妇孺了。

真没想到孤立无援的哈尔屯竟能凭己力坚守数月而未曾遭攻陷,细研之下全是仗着屯厚且高,加之位契丹及奚番交界之地,因此才未有大批契丹番子前来,方保住了屯民的生命财产,实乃不幸中的大幸了!

唐天宝率着所属一百二十四名正义使者成纵队转绕在五柳屯外三十丈之距疾驰,一支支劲疾尖啸的箭矢不断的射向屯墙上暴露身躯的番子。

四百名飞虎武士俱都大刀执手,跨骑停在屯门外四十丈之距候令,燕屯主及一百名所属也在左侧遥望疾驰不止的正义使者静候攻屯。

屯墙上的契丹番子被箭无虚发的疾矢连连射杀百余人,只要一有人大意探身必然遭疾矢射中,因此皆已不敢大胆探身。

正义使者快驰中又转至屯门之方时,突然唐天宝率四名小队长脱队驰向屯门侧的屯墙上,屯墙上的契丹番子虽有人发现,但却又不敢探身拦挡,只能在墙内惊急大叫呼喊有人驰近屯墙下。

唐天宝及四名小队长疾驰至屯墙下,已然大刀执手的暴然由座骑上纵然而起,五丈高的屯墙轻而易举的便飞纵而上,而手中大刀也疾幻出一片刀幕骤罩向屯墙上的契丹番子,立时砍翻数人落至屯墙上。

巡回疾驰频频射箭的众正义使者,也在疾驰中逐渐移靠屯墙,只要一有人探出墙垛外必定箭无虚发。

而此时早已执刀在手的四百名飞虎武士也在五位大小队长飞纵入屯时,已开始策骑缓驰向屯门之方。

唐天宝及四名小队长飞纵入屯旨在占据屯门迎入飞虎武士,因此一登临屯墙十余人后己逼近屯门处。

突然唐天宝及两名小队长转身列在屯门宽道中,三柄大刀又疾又狠凌厉非凡的飞罩向狂呼呐喊冲至的契丹番子,不容他们越雷池一步。

另两名小队长则是形如疯狂般的冲向守门的人名契丹番子,大刀疾如飞电猛如暴雷的飞罩向八名番子,纵然八名番子知晓俩人的意图而舍命抗拒,但是刀光临身骤痛便止,已然神色骇然的哀嚎尖叫的一一倒地。

此时攻向屯门处的契丹番人愈聚愈多,但前方之人未能突破劲疾凌厉的刀幕,后方之人也只能在后暴喝连连的助势扬威,因此前方的契丹番子一一被凌厉的三柄大刀所施展的七绝刀恍如剥皮般的层层砍倒。

两名小队长狂疾狠厉的连连砍番守门的人名契丹番子后,迅疾的移开粗重门栓拉开屯门,然后返身协助同伴抗阻番子重占屯门。

此时倏见屯门两侧的屯墙外暴纵上数十名一色墨黑的正义使者,刀光疾闪冲势迅疾的砍杀着屯墙上的番子占据了部分屯墙,并往两侧分攻。

在屯门二十余丈外缓驰的飞虎武士及云燕帮帮众,眼见前方屯门大开,顿时心中大喜的急夹座骑摧驰,大刀斜举放骑狂冲的迅疾冲入屯门内。

唐天宝及四名小队长耳闻身后蹄声轰然接近,心知飞虎武士已然冲至,因此立时呼喝一声急往两侧斜掠纵上屋顶,顿见刀光森寒飞舞的快骑疾冲向街道中的契丹番子。

马嘶急鸣惊叫暴喝之声尚未停歇,惨嚎悲鸣之声已接踵连响,窭时在大街上显现出激烈凄惨的杀伐。

但见一名武士手中大刀刚砍削掉一名番子的头颅,左则一柄红樱枪己疾刺而至,武士急伸左臂斜挥,抢尖刚刺入左小臂时右手大刀已由上斜削而下,顿听一声惨叫响起,那名番子已由脸至胸裂开一道伤口,血水激流中己迎面倒地。

就在收刀时背后又有一柄红樱枪刺向他右腰,但倏见一道精光疾劈而下红樱枪已从中两断,再见森寒精光斜挑而上,那名番子己然右臂断坠惨叫抱臂踉跄倒退,但却又被一柄大刀横扫过颈脖……

两名契丹番子手中窄刀及红樱枪双双围攻一名武士,突见那武士左手疾探抓握住红樱枪杆,右手大刀斜砍立将那名番子砍掉半个头颅。

此时右侧窄刀斜削中己将那武士右腿削下一大片血肉,露出森白腿骨,但那武士竟已咬牙切齿双目怒睁的将右手大刀反手斜砍而下,大刀已狠狠的砍入番子右肩内深及右胸,顿使那名番子痛昏倒地,竟遭不停奔窜的乱蹄践踏而亡。

一名契丹番子首领咬牙切齿的狂舞手中的狼牙棒,与正义使者小队长乔小天的大刀交战,粗重的狼牙棒虽狂猛劲疾,但却被疾如迅电凌厉狂烈的大刀砍得频频退怯,身上也已有七八处伤口渗出血水。

倏然乔小天右手大刀斜扬,左手托着刀背推震,将当头砸下的狼牙棒剧震右斜砸至地面,使那契丹首领半边身躯往右恻旋,而乔小天也趁剧震之势左斜退一步,正好斜退至那契丹首领右身后,左手猛然击出一记裂岳神拳,击中那首领右后背。

霎时只见那契丹首领口喷鲜血踉跄前冲数步,待转身慾攻时已是无力举起手中狼牙棒,而且被后方一柄大刀横扫,一颗头颅己凌空飞坠……

三十余名飞虎武士纵身下马,手中大刀狂狠无情的砍着十余名契丹番子,另一方三名契丹番子则被一名正义使者的大刀劈砍得四处窜躲。

一间土房内,一名武士及契丹番子空手扭缠在地,直到契丹番子双眼上番张口伸舌的挣踢双腿双手乱抓之势逐渐静止才喘息的缓缓站起身子,但却见他右腰上尚有一截断枪。

在一条小胡同内(窄苍弄),一名契丹番子神色惊惶的胡乱挥动手中窄刀频频退怯,一名武士则双目大睁沉稳踏步的横刀在胸往前逼进,倏听那名番子怪叫一声挺刀急冲刺向武士胸口,顿见武士步伐一沉微弓,横在胸前的大刀微扬身躯左侧,己将窄刀斜挡在胸外往后冲出,待那番子冲势未止临近身前时,刀尖迎着对万胸口猛然一送,身躯也同时与对方交错而过,但右手扳刀回收已将那名番子胸口割裂一大长伤口,并可看见内里肋骨及内腑的跳动。

那名番子痛得双眼上番连吭叫之声皆无的全身颤抖倒地,四肢挣抓连连后逐渐静止,而武士则冷哼一声的在番子身上拭去刀身血水才又跨大步出胡同,再度寻找对手厮杀。

正义使者个个身具一流武功,又岂是寻常契丹番子所能抗衡的,便是飞虎武士的身手也皆在二流左右,且习有两招玄奥凌厉的杀招,也使契丹番子无能抗拒。

因此一场狂狠惨烈的血战乃是一面倒的景况,屯内数达九百之众的契丹番子己然肃清,除了被屯门处的云燕帮燕屯主及所属拦挡无能逃出,而弃械投降的七十余人外,余者全然尽歼无一生还。

至于飞虎武士则是阵亡九人轻重伤者二十三名,正义使者只有四人身有轻伤。

随大队飞虎武士前冲入屯的燕屯主及所属,尚未动手便已眼见飞虎武士狂猛如虎,残狠如狼的冲杀入屯,所到之处刀光闪烁中契丹番子一个个的伤亡倒地,手下似乎无五合之敌,真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哪还有自己及属下动手的机会。

毫无用武之地的在屯门处惊望怔立,耳闻惊骇尖叫惨嚎连连之声不绝于耳,终于见识到威名盛响的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的凶狠之势了,内心又惊又骇已然涌升起一股又敬又畏之意,希望老天爷以后莫要让自己遇到如此的敌人!

沦陷数月的五柳屯终于又收复了,可是全屯中除了契丹番子外再也找不到一个屯民,经过燕屯主盘问俘虏后,才知屯民不论老弱妇孺全遭杀害,并且抛弃荒原中任由灰狼群啃食殆尽。

燕屯主又惊又怒又悲又叹中,怒火填膺的立时吩咐所属将七十余俘虏驱使清理屯内契丹番子的尸身,在屯外掘坑掩埋,然后将他们驱入荒原中任由自生自灭。

在屯内医治伤者并轻松的休歇一日,唐大队长也与燕屯主商议守屯及转进之事。

而此时的燕屯主己对眼前这位年约三旬但功力高深莫测,平日笑颜常开温和待人的大队长,杀起人来如同天上煞星下凡,所到之处刀刀斩绝不留活口,因此内心中己是又敬又畏得有问必答且顺水推舟的定下了后续行动。

翌日清晨,一行人马全然出屯续往西北之方转进,前往老河头屯(现今敦化)。

时约晌午时分,一行人马在起伏不定的山区内缓缓前行,不适驰奔的兵陵地虽阻碍了行进之速,但也让马匹有了喘息且有嫩草可食。

前行开道的云燕帮帮徒中突然朝后打出讯息,并且狂急回奔,燕屯主眼见讯号立时惊急的朝唐天宝叫道:“糟……唐大队长,前方有大队敌踪……”

就在此时倏听前方及左右两侧的远方响起阵阵角号之声,不用说己知是遭契丹番子包围了!

唐大队长此时双手连挥,立见四队正义使者迅疾散往四周的高处探察敌踪,接而一一传回讯息后己使唐大队长双眉紧皱的急望四周,并且迅疾掠往一株高尖的石笋上遥望四周。

只见远方约里余外的一片矮山处,有一大片圆形帐幕,沿着带状山势往两侧延伸,为数至少有四百帐,若以一帐之内至少八名番子来说,契丹番子必有三千人之上,似乎自己一行人不知不觉的进入了大批契丹军骑的驻地了。

再近望,只见前方及两侧皆有为数不少的步旅,正由起伏不定的兵陵地冲迅疾的包夹而至,依紊而不乱的行动中,可见乃是契丹军将绝非一般的契丹强人。

唐天宝眼见情势后,立时大喝道:“四队长使者各率百名武士分据四方高处兵陵,马匹聚于正中洼地!”

令下人动,霎时众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毫不慌乱的疾奔四方,各自占据了陡兵或巨岩之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北出榆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