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31章 威凌东胡

作者:天宇

原来,古少帮主趁契丹番子率众东移时,立即率大队人马迅疾攻击西北方的七大屯之一吉林屯,果然将吉林屯收复,但立使得讯的契丹王子大怒,再度率众回攻,尚幸古少帮主皆能视情攻守稳固不摇。

契丹番子善于快骑游窜荒原中,因此日常所需皆须时常补充,若在一地久留后必然灰所需匮乏,这也是契丹番子久攻一屯不下必然退走之因,只是不知何时便将再度前来。

因此如此只要坚守必然使契丹番子无奈何的退走,若能支撑至寒冬大雪来临之时,便可令契丹番子无能在雪深及腰的荒原中驰奔,到时契丹番子便将退返来处蛰伏数月不出,也可使各屯安稳整顿了。

但缺点则是沦陷的大小诸屯不知何时方能收复,故而趁大雪之季未至时尽力收复诸屯,否则只能待明年开春之后方能兴兵冉攻了。

如今最令人担忧的便是不知契丹王子为何率众出屯东移?是否是准备调集大军慾趁大雪来临之前一股作气的攻击诸屯,万一真是如此,那么孤立各地人数有限的诸屯也必会陷于危境中。

虽然有些预感且深为忧急,但云燕帮己由关内陆续调集近万之众出关,除了部份坚守临近边疆的诸屯外,派往各大小诸屯的帮众历经数月的激战已然伤亡大半,皆所余不多的坚守着柱屯,实无能再历经契丹的大举攻击,可是关内所属也极为空匮也难抽调出遗言千之众增援了。

也因此得知飞虎堂人马出关赶至时,屯内百姓俱是振奋无比如同获得救星一一般。

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及玄武宿主黄彦明详闻近况后,顿知此时正处于契丹番子大举兴兵之前的短暂宁静,契丹番子确有可能如古少帮主所虑,慾趁大雪之季来临挟上万之众来个个击破散于各地无后援的诸屯,掌控整个北地荒原的势力。

若果真如此北地荒原中的诸屯危矣,而且……陶震岳不但为诸屯担忧,也开始扰担兵分两路的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若在途中遭遇到大批契丹番子岂不是要陷入数千或上万的番子围困危境中!

内心愈思愈担忧,愈担忧便愈坐立难安,但又不好明说,因此立时笑道:“古大哥,既然情势如此急迫,若只坐困屯内也非上策,因此小弟倒有一策暂可实行以保诸屯暂不受契丹番子的围攻!”

“陶贤弟你有何妙策快快说来听听!”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也不犹豫的立时说道:“古大哥,小弟之意乃是由小弟所属出屯在荒原中四处游走诸屯之间,一来可探查诸屯安危或可及时为遭攻之屯解围,二来可在外牵制番子的聚众攻屯,三者小弟可会合另两路所属增强实力与番子游骑拚战,逐一歼除番子实力令其无能攻击各屯,但不知古大哥意下如何?”

古少帮主闻言顿时不以为然的急说道:“不可!不可!陶贤弟之意虽是良策,但你等此来便令小兄甚为感激了,又怎能再劳贤弟伉俪率所属在严寒的荒原中奔波风餐露宿,而且尚要不时陷于与大批番子遭遇激战的危境中,纵要出屯游骑牵制番子,也理应由小兄率所属为之方是正理,又何劳贤弟辛劳奔波!”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立时解释道:“古大哥您且莫见怪,春实此乃小弟的私心使然,一则小弟也担忧两路所属遭遇大批番子陷于危境,二则小弟那些所属甚为傲横非小弟夫妇之令则不听,再者古大哥乃是身负诸屯安危的重责大任,实也非小弟能扛下承担,因此唯有古大哥从镇指挥,而小弟便可轻松自在的纵游荒原中,此乃各有所利之策,因此还望古大哥成全!”

“这!唉!其实贤弟之心小兄清楚,但被贤弟之言诸塞得难以拒绝,可是为了本帮之事却要如此劳累贤弟及贵属,这要小兄如何能安心答应!”

“哈哈哈!古大哥,小弟此来后逐渐得知关外大唐百姓的艰困之境,因此这已非单纯的协助古大哥了,而是小弟己有必尽一己之力维护各屯百姓的安危,因此古大哥莫要认为小弟乃是全然协助贵帮喔!”

“这……这……”

古少帮主被陶震岳之言说得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应答,但终于神色激动的紧握陶震岳手臂说道:“贤弟!弟妹!你俩也知小兄不善言词,但却非懵懂之人,一切……小兄也只能铭记在心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顿时心中一宽的立时笑道:“古大哥何必如此呢,其实小弟也不愿令古大哥为难,只不过是尽一分心力而已,至于出屯之事,小弟认为兵贵为神,早一日能纵游荒原便能多一分胜算,因此只要能添足所需之物明日便可出屯,但所需尚要烦劳大哥您代为筹备了!”

古少帮主闻言顿时连连颔首说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贤弟您放心,北地荒原中所需大哥清楚,一切应备之不知所需自会准备妥当!”

古少帮土话声一落,立时呼唤另一方的马屯主细密吩咐一番,而马屯主也是自幼生长在荒原中的人,当然深知该准备何物,并也立时出堂吩咐所属准各应备之物。

一夜无事!

翌日清晨!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俩在古少帮主的陪同下出楼,而楼外大街上已是玄武宿主率六名星宿及百名武士整顿托善候命出发。

除了本身队伍外另有二十匹马驼着特制的木架,装置着满满的荒原雪地应备之物,内有易搭易收的避风雪大帐两只,及可供三人挤宿的小帐四十具,另外御寒牦毯则每人各有一份随骑携带,另外尚有一些备用干粮足够百人十日所需。

另外尚有可在雪地中易燃的牛马干粪足有五驼,可供夜里煮食取暖之用,最贵重的乃是每人皆获得一支百年老参,以备风雪酷寒元气大伤时可服用增进抗寒元气。

准备得如此周到自是令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以及所属甚为感激,但古少帮主却笑说道:“贤弟,这些东西在北地皆甚为平凡易得不足为奇,但也是在严寒荒原中不可缺少之物,平时只要注意增补便能在荒原中增加生存之机,驼马行进甚为万便无碍奔驰,另外原有的把子及二十名帮徒,小兄也另行调派对荒原甚为熟悉的把子五名及十老帮徒,可代为引道及掌控驼马上缺乏的所需,尔后……一切便劳烦贤弟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俩眼见古少帮主为自己一行设想周到,因此甚为感激的答谢便跨骑道别,率众出屯往西疾驰而去。

两日后的辰时初,在一处背风山丘的洼地中,有一座十人大帐及数十具小帐的营地中,百余灰衣人正轮流进餐及收拾营帐宿具。

在丘顶了望守卫的一名飞虎武士突然叫道:“启禀总堂主,在外巡戈的人有一快骑返回,似有急报!”

循声立时由在帐内掠出金甲令主陶震岳登上丘顶了望,果然一名武士疾驰而回并在二十余丈外便急喝道:“快!快禀报总堂主,西北方三里之外有两批人马激战中,其中一批正是武大队长他们……三位星宿及二十余武士皆已前往支援……”

听力灵敏的陶震岳顿时听清那名急报武士之言,因此立即大喝道:“留下一名星宿及三十名武士守营,余者全速往西北方向支援……”

金甲令主陶震岳急喝中已然飞掠上一匹座骑狂驰而去,后方也一一紧随出快骑成线飞驰赶往西北方。

金甲令主陶震岳摧骑疾驰中,己是心焦自己所担忧之事终于发生了,虽然尚不知战况如何?是否有何损伤?但总期望武大柱他们皆能平安无恙,否则便是自己粗心冒失所造成的不幸了!

愈思愈担忧,愈思愈心急也愈觉得胯下座骑迟缓,因此连连摧骑狂驰恨不得能插翅飞临战场之处。

三里之遥迅疾便至,刚奔上一片斜坡顶时己见远方正有两批人马前后疾驰一逃一追,前方是三百余骑契丹人马而后方正是内穿靛青衣色的一百多名使者,而再后方里地尚有一大片灰衣人马围聚着不知在干什么!

“哈!哈!哈!好!好!大柱他们似乎并无甚损伤!太好了!”

此时耳闻身后蹄声急骤,正是玄武宿主黄彦明率武士赶来,因此笑说道:“黄宿主别赶了,大柱他们没事!”

此时在后方追契丹番子的天队使者,似乎已望见了斜坡上有一人一骑,而且是穿着闪烁出一片金光的金衣人,再加上方才己有三名星宿率二十余名武士赶至加战,因此也已知令主伉俪便在这附近,于是毫无疑问的立时策骑迎前。

“大柱……你们可好?”

率先疾驰的天队大队长截大柱耳闻清朗的遥喝声入耳,顿时内心激动的也大喝道:“令主大安,属下等俱安然无恙,只是武士们伤亡了五十余人……”

快骑迅疾接进,等不到十丈时魁梧高壮的武大柱己急勒骑由马背上纵落,欣喜奔至坡下单是屈膝喝道:“天队大队长武大柱拜见令主!”

接而后方一百二十四名使者皆也下马屈膝拜见令主,甚而已有人满眶热泪的兴奋无比。

金甲令主陶震岳见状立时笑说道:“唉!你们是怎么啦,快起来,也不过是分手约几日而己,你们……珠妹,你快来!大柱他们甚好,大可放心了!”

刚策骑奔上山坡的银甲令主宁慧珠,也眼见天队便者一个不少,顿时欣喜的咯咯笑道:“咯!咯!咯!真好,让咱们担心了数日后总算放心了,现在只剩天宝他们尚不知如何呢!”

望着个个俱是笑颜满面的正义使者,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俩满心欣喜的一一探询近况,而后方数百飞虎武士及金屯主一行,以及五辆圆蓬厢车皆有三名星宿率领疾驰而至。

金甲令主陶震岳眼见之下用心略一估算后,心知并无自己担忧的伤亡之状,因此心中大宽的笑说道:“好!好!先回帐处好好歇一日且细聊!”

于是双方会合同行回至营地,自是各有一番欣喜的细述别后战况,而金屯主则在旁眉飞色舞的补弃遗漏,且添油加醋的恭维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

原来一行人助哈尔屯解围后,首先重举屯主并将洮安屯率出的三十屯民安置,另又将金屯主所率的一百二十名帮徒留下百名助守,然后补了日用所需后再度起程东行。

途中也曾遇见只有百余骑的番子,但皆在远处遥望不敢接近,因此两日之中并未有交战,待今晨契丹番子似乎将一些散骑聚合足有千余人,才大胆的趁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整理营地之时飞骑驰攻。

然而契丹番子的行功早已落入在外巡戈的探子眼内回报得知,因此故做无所觉的用膳笑闹。

当契丹番子快骑迅疾驰近时,早已有备的正义使者已然连连射出箭雨,立使奔驰中的番子伤亡数百人,当所余的六百余番子冲近时,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皆也跨骑疾迎而上,一场迅疾且惨烈的激战后,所余的三百余番子则是仓惶心畏的溃散退逃了。

而飞虎武士除了迅疾救治伤亡伙伴,并且在契丹番子的遗尸中收集各种荒原中缺乏的必需品及箭矢留作备用。

当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俩得知武大队长一行,不但能不负所望的收复及解围两屯,并且气势不凡的连连击溃契丹番子数千人,而己方只有三十二名阵亡,伤者四十余人中轻俐者已陵续复元,尚有七名重伤者也在厢车内休养逐渐复元中,因此可谓大获全胜令契丹番子闻声丧胆的再也不敢轻易率众围攻了。

重返吉林屯后,古少帮主也已在金屯主的捷报中得知一切,自是惊震兴奋无比得立时盛宴招待一日,并且立即派一名护卫率五百帮众前往哈尔屯增援守护。

自此与奚番交界及荒原天河以西的诸屯已全数重复,尚佘辽东之方的三屯及天河以北的五屯尚在契丹之手,若能全力保住便已将重要的七大屯重掌六处,只余通化屯及七座小屯未曾收复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在酒宴中与古少帮主笑谈中,也曾笑问关外二十四屯的情况,再细思当日与金屯主及燕屯主的详谈后,发觉汉人所筑的七大屯四平、辽源、长春、吉林、哈尔(齐齐哈尔)、洮安、通化,除了辽东近白山的通化屯位于山区之中,其余六大屯皆位处辽阔的平源之中,且皆依丰沛水源的河畔而筑,可见皆脱不了以务农为本的习性,便是其余小屯也十之八九如此!

而通化屯临近白山,因此常有汉人入山掘棒槌,但长白山乃是契丹所辖一族女直族的圣山,当然最易引发冲突牵一发动全身,才引起契丹国主的不满。

但是金甲令主陶震岳虽有如此猜测,但却不好开口询问,只能以后伺机察明契丹番子与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威凌东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