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34章 有凤来仪

作者:天宇

整个内院除了医叟、美髯公以及正义使者可自由进出外,便是四方宿主未经通报皆不得入内更何况是外人?虽然来人有宁慧珠姐妹三人相陪,但是经纬楼乃是夫妻处理堂务的机要重地,较沁兰楼更为机密不容外人接近,可是……

金甲令主陶震岳心思疾转中已是又奇又疑且又不悦的急忙下楼,看看珠妹她们是引导哪个亲近之人毫无顾忌的进入楼内?

身形疾幻下楼,刚下梯进入堂内突听银甲令主宁慧珠已轻笑道:“好妹妹他来了……嗨!岳郎!你看谁来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一进堂便己见三位娇妻正伴着一位身穿一袭宽松青衣的女子,仔细一看只见那女子年约双十左右,圆脸略方大眼樱chún肤色白皙,初望眼生但细望之之下,心中不由一惊的脱口叫道:“啊?完颜公主?……公主你怎会入关的?快!快请坐!”

身穿宽松青布衫但却秀发散披现得不伦不类的完颜公主,此时似是又羞又畏的望着金甲令主陶震岳,且怯怯的轻声说道:“谢谢陶……师兄……”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一怔,不知她怎会称自己为师兄?怔疑不解的尚未及开口时,己听宁慧珠咯咯笑道:“咯咯咯!岳郎你别疑!其实此事说来话长,不过长话短说吧!岳郎尚记得一年前咱们出关之后,曾经在柳河屯与契丹王子两军对阵时,公主……敏妹妹扬刀挑战之事吧?当时贱妾执枪前迎竟令敏妹妹惊异得勒骑愕望,之后敏妹妹竟开口疑问贱妾怎会有手中怪枪?贱妾当时也觉奇怪?因此便与敏妹妹策骑至远处边打边谈,就这样便打出个隐秘了!不过当时碍于双方尚处于敌对,而且尚有契丹王子及巴雅喀在场,因此不便多谈的暂且隐下,直到双方息战协议并且议约大定后,贱妾才与敏妹妹交谈甚久也知晓了大概情形,但当时敏妹妹也不甚清楚,于是便与贱妾相约以书函联络,尔后……敏妹!还是由你自己说较清楚!”

完颜公主月敏闻言顿时玉齿咬轻朱chún斜瞟金甲令主一眼,似乎甚为养成羞怯的沉默一会才羞涩的说道:“小妹姥姥……也是我女直族女王,姥姥年轻之时曾在圣山集中猎狐,竟随白狐进入一个冰洞内,虽然被白狐脱走,但却在洞内发现一具被冰封的女尸,在又惊又疑后才以弯刀挖掘,废了不少力气才勉强挖到一柄长约四尺的雪白铁棒,后来无耐性的便携白铁棒出冰洞下山了,尔后姥姥也在白铁棒上发现玄妙的使短棒变成长枪,可惜以往我族女子中都不曾习技,纵有也只属易施的弯刀或弓箭,因此便弃之高阁了。”

完颜月敏说到此处顿了一顿,眼见身周之人俱是默默的望着自己等候续言,因此忙又接口说道:“在小妹年仅十……十一岁时!有一天跑到宫内储放杂物的屋内玩耍,竟又发现了那柄不起眼的短棒,但因喜爱它雪白色泽便取着玩耍,可是因不明就理不小心触按了机钮弹出枪尖,竟刺伤了小妹左腿而在惊痛中放声大哭,当然使娘及姥姥急的为小妹裹伤止血,但也因此又勾起了姥姥的回忆说出年轻得枪的经过,原本姥姥因心疼小妹故而气愤的要将雪白怪枪抛弃,但却被小妹哭闹留下而作罢,但是事隔数月小妹也因玩腻了又置之尘封了!”

说到此处后羞涩的望望金甲令主后才又续道:“一年前幸逢珠姐姐惊见与雪白怪枪一模一样,但只是色泽不同的怪枪,于是便好奇的经由珠姐姐口中知晓了以往不曾知晓的一些怪枪来历,可是因怪枪已不知塞放何处无法与珠姐姐手中银枪比对是否确实出自同处?于是在珠姐姐返回关内之前约定由古大哥之助书函往来!尔后小妹急忙返回宫中翻找昔年所得的白枪,果然又找到了厚尘掩盖的白枪,并且依珠姐姐的银枪式样细望,果然是一模一样毫无差别,但曾听珠姐姐说银枪有银甲蒙面衣为一套,而陶……师兄也有金枪及金甲衣,因此小妹便有心查明那冰洞所在,可是姥姥却早在四年前已驾返瑶池了。尚幸寻得一位当年曾随姥姥入山狩狐的女侍,而且是唯一仅存的七旬老妇,终于在她久远的记忆中说出了大概的位置。”

说到此处完颜月敏似乎有些悲哀的续说道:“唉!……己然四十余年的时光。历经年年的大风雪,纵然知晓冰洞的确实所在又有何用?更何况只有大概的位置,又如何去寻找早已被冰雪掩盖的冰洞?”

深深的望了宁慧珠一眼后续又低声说道:“小妹连连入山数次,每次皆有旬日之久,但皆未曾寻到冰洞,原本己放弃寻找了,但是与珠姐姐的信函往来中,每每皆是珠姐姐的鼓励及安慰才使小妹续又入山寻找冰洞,不过当时另有原因……也使小妹常逗留山中不出,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被小妹寻到了那个冰洞!”

就在身周响起数声惊喜及轻嘘声后,完颜月敏也笑靥如花的续说道:“小妹果然在冰洞内也发现了冰封的一具女尸,费时两日才小心翼翼的挖出了尚完好如初的冰冻尸身,并依珠姐姐交代的解下白甲衣,然后重葬立碑,并默祷愿为白甲神之徒……”

但说到此处突然双颊涌起一片红霞的止口未语,待羞望金甲令主一眼后才又续说道:“小妹在解下师父身上的白甲衣时,尚在衣襟内寻得一片由内衣撕下的绸布上所写的血书,小妹虽也能言汉语写简单汉字,但是却对血书上的古汉文一字不识,于是便收妥返回族中,并请古大哥代为释意,尔后终于知晓血书之意。

君:

妻命危无能返回奉君,愿来生再为夫妇。

缘遇我尸者乞代传耗息于我君金甲神,我姐银甲神。

我身白甲神衣如意神枪赠。

你当缘三枪合并或为兄弟姐妹夫妇!

白甲神绝笔

年月日

小妹得知血书含意后却甚为惶恐,因为我女直族虽受东胡(契丹原属胡人旁支的别称)辖管数百年,但依角保有女王地位掌管族人,而小妹便是未来女王身份,岂能任意离开我族人入关?更别说与汉人婚配了!因此便将一切函靠珠姐姐得知,可是……”

说到此处完颜月敏却面浮愤色且美目泛红得转为悲凄,因此宁慧珠忙伸手拥搂且安慰一会,才代为接口说道:“岳郎!事情发生在年前腊月,咱俩正返回将军寨为众位婚配的兄弟姐妹祝贺时,突有古大哥特遣高手送来敏妹妹的告急信函。原来当初契丹王子认为与咱们议约息止干戈全属他的功劳,再加上他看中了敏妹妹,因此便在敏妹亲娘之前求亲要娶敏妹为妃子,可是敏妹心恶粗俗傲慢的契丹王子不愿嫁他,但又不能违抗王子殿下的威逼,因此急函贱妾代为设法脱身。当时是娥姐收得信函,于是待咱们回来时才与贱妾询间原由,岳郎!当初敏妹成为咱们师妹之事贱妾未曾告诉你,实乃贱妾曾有意出关一趟后再详告你,因此并未在接到敏妹信函时便贸然说出,不过敏妹身为咱们已然确定无误,因此贱妾岂肯让原本可成为闺中姐妹的师妹受此委屈?当然要全力助敏妹脱身啦。于是贱妾便与娥姐、玉妹、瑶妹共商,并且函请古帮主及大哥睹中协助,在圣山(长白山)造成一次大雪崩,并散播消息说曾望见敏寻因追猎一只银貂深入山中,因不小心才造成雪崩而遭冰雪活埋了,然后古帮主暗中将敏妹打扮成汉人男子亲自护送入关并送至济南城,因此除了古帮主父子两人外只有咱们知晓,再无外人得知敏妹是何许人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及此已是又惊又怒的连连斥道:“胡闹……胡闹……你们……唉!你们岂可如此贸然出此下策?万一消息一经败露,岂不立将引起王子殿下的误会?到时恐怕必难善了!”

兰心宫主张翠娥闻言顿时劝说道:“岳郎你且莫动怒一如今事已至批,敏妹也已安然入关,且不论敏妹以后如何?但为今首要乃是要如何隐住敏妹的身份不可外泄,否则遭契丹王子起了疑心恐怕便不妙了!再者敏妹既是岳郎师妹,岂可畏事不管她的生死?当然要尽力周全才是!”

此时宁慧珠也已由完颜月敏身上取出白甲衣、如意神枪及血书递给金甲令主一一观看,并且神色肃穆地说道:“岳郎!衣、枪及血书都在此你且看看,单凭这张血书岳郎你便不能不管敏妹的死活!”

其实金甲令主陶震岳早已相信了完颜公主乃是自己缘得两位先人遗物,另一位相同身份的师妹,因此毫不犹豫的沉声说道:“我当然相信完颜公主是师妹,也愿意助她解决困难,可是你们如此作法实在太冒失太大胆了!万一因此而惹契丹王子起疑察出事情的始末,到那时必然又将使关外百姓再次遭至战争浩劫,那咱们岂不成为千手所指的罪人了吗?当初你们为何不先和我商议?”

兰心宫主张翠娥闻言心知自己姐妹也有错,实也怪不得夫君生怒,因此又柔声劝慰道:“岳郎!贱妾姐妹确实有所冒夫,但当时也曾犹豫不决的不知是否应告诉你,但又怕你顾忌甚多而束手束脚,因此才暗策划详研一日定出此策,尚幸至今皆未曾出差错的将敏妹迎来,因此过往之事莫再追究了,还是尽快安排敏妹如何隐下身份才是!”

此时突听灵姑金翠瑶噘嘴故意说道:“哼!娥姐!你当岳郎他是气咱们私下设谋吗?其实他是怕弄个烫手山芋不知该如何安排才生气的!虽然岳郎肯承认敏妹是师妹,但是却又歧视她是个异邦番人……”

“胡说!瑶妹你岂可如此辱我?我岂会歧视师妹?我只不过是乍闻如此大事尚无法立时接受且顾虑契丹王子的反应罢了!而且……”

汉水玉凤尤良玉闻言顿时嗤笑的柔声说道:“相公!敏妹的身份原本是女直族公主,当然也因族规要成为往后的公王,一切皆不能为自己打算而要顾及族人的盛衰!如今且不说敏妹是如何入关的,最重要的是如何安排敏妹,才能使此事再也不虑遭人得知真相,以免万一外泄而引起关外战祸,依贱妾之见当然是将敏妹留在总堂中最为妥当,再者依敏妹所得血书中的遗言己然与相公及珠姐有师兄姐妹及夫妇的关系,敏妹虽是女直族人,但各方面皆与汉人无异,况且世俗间的夫妇婚配十之八九皆属媒妁之言,因此相公、珠姐及敏妹自随了先人的遗泽后,便等于随了先人遗愿,并可凭咱们飞虎堂的名声势力改变敏妹的出身来历,使完颜公主之名在人间消失便不须忧虑遭契丹之方得到任何传言了!”

银甲令主宁慧珠此时也有了心计且说出惊人之言:“对!对!玉妹说得没错!原本敏妹得衣枪之事除了女王及一位老侍女知晓外并无其他人知晓,因此当初筹谋时已然有了妥善安排,女王处已由敏妹泣言说明心意并获女王同意安排,如今也已安然无疑的顺利入关,可是现在岳郎若不妥善安排敏妹,必然会使敏妹在羞辱心忿中离开孤身浪迹天涯,可怜敏妹妹在关外是一族公主,有族人尊敬保护,但在中原却什么都不是,万一沦落江湖中遭到什么邪恶之人欺凌或是有性命之危,到时岂不是全属咱们之过,再者……唉!万一敏妹受到委屈或凌辱一气之下返回关外,说是被咱们串通云燕帮将敏妹骗携入关而遭羞辱……天哪!到时关外必然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可是咱们的大罪了!唉……怎么办?”

金甲令主陶震岳心中所怕的便是唯恐因此而引起关外战祸,经由宁慧珠如此一说,顿时心惊且急的叱道:“胡说!我怎么会不管完……师妹?当然会好好安排师妹的去处,只不过是……”

此时宁慧珠也不应声的暗中朝完颜月敏施眼色,果然也使聪慧的完颜月敏故作悲接的幽幽说道:“师兄!四位姐姐!你们不必为小妹担心也不须为小妹之事而争得心有不悦,其实小妹在关外已然甚为向往中原及江湖的山川美景湖泊风光,如今既己入关正好可浪迹天涯观赏游历,待哪一天倦了……累了……或许会寻一山野樵子隐居山林中,至于四位姐姐助小妹脱出王子的狼吻之下,此情自会铭记在心……万一哪一天身遭不幸那也只有来生再报了!小妹这就告辞了……”

完颜月敏原本是故作悲凄,但此时似已勾起内心中的羞愧悲伤之意,因此己是真的泪流双颊语含哽咽而令人闻之甚力悲凄。

当她假戏真做中,立时朝四女福身拜身,并哀怨的望了金甲令主一眼后便毅然转身出楼。

张翠娥、宁慧珠、尤良玉、金翠瑶四女哀声叹气的慾言劝留,但似乎又怕夫君责怪而莫可奈何的望着她离去。

金甲令主陶震宇内心惊急中原以为四位娇妻会劝阻安慰她,但是四位娇妻此时竟是黯然神伤的无人开口,因此焦急的睁眼望着完颜月敏步出楼外往圆洞门之方行去。

望着她掩面悲泣的逐渐接近十丈之外的圆洞门,而四位娇妻竟还是无人开口慰留,内心中真是心急如焚。

若是要让她离去沦落江湖中……随着她略带踉跄的步伐,胸口之心也怦跳加剧,眼见她己行至圆洞门只剩丈余时,终于忍不住的急掠至楼外大喝道:“站住!没我之言你要到哪儿去?回来!”

但是完颜月敏闻声只是略微一顿,但又头也不回的续往前行,因此又听金甲令主气极忧急的喝道:“你还敢走?你竟敢不听我的话?”

完颜月敏闻声突然转身,满面泪水纵横的尖叫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我要去哪儿,干你什么事?”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顿时双眉怒挑身形疾掠至她的身前,双目怒睁的咬牙沉声说道:“就凭我是你的师兄!你便要听从我的话不许走!”

“你才……纵然你算是我的师兄,你也不能控制我到哪儿去,也不能永远留下我……我明白了你是舍不得我所获得的衣枪血书是吗?给你!我全都给你……”

完颜月敏悲泣尖叫中突将身上的衣枪一一抛向金甲令主,便连那张泛黄的血书也抛向他身上。

倏然金甲令主陶震岳伸手疾扣住她双腕用力一扯,面对面只有只有尺余的怒睁双目,咬牙切齿狠狠的一字一字说道:“自你承受衣枪血书之后,便属我的师妹及……便要听我的话顺从我!除非你自认是化外女子不顺服礼仪不顺服我!那我就要严惩你!”

“呸!呸!你才是不顺礼仪的番子!我遵从血书前来……你呢?你只会羞辱我!不要我!还这么凶的欺负我?我不要留在此处,我要回家告诉娘你欺负我……”

完颜月敏悲泣尖叫后已是放声大哭,顿令急行楼外的四女又担心又忧急,深恐两人极怒中闹得不可收拾。

就在此时突见金甲令主陶震岳猛然一扯,伸手紧搂完颜月敏的腰身,夹抱着她疾掠向楼前四位娇妻,将完颜月敏往她们身前一抛便怒声说道:“你们四个好好看着她不准她出内院,否则唯你们是问!……哼!给她换换装束并且换个姓名,以后……她就是你们的姐妹了!”

身躯倏然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紧搂,顿时身躯紧贴着温暖雄壮的身躯离地飘掠,顿时惊颤得不知他要对自己如何处置?待身躯突离落地便听他生怒的声音。

尚未及了解怎么回事时又被四位姐妹一一伸手扶搂着,心畏的望着那雄伟的背影怒冲冲的跨大步出院,耳旁已响起一阵笑语声:“咯咯咯!总算是那人王松口答应了,不过方才那人王发火的模样还真令人心畏呢!”

“咭……真好!相公终于接纳了敏妹妹了!不过刚才还真吓死我了呢……”

“唉……真是好事多磨让敏妹受了这么多委曲,不过也大事底定让咱们安心了!”

“呔!好啦!好啦!你们没听见那人王的话?还是快为敏妹安置妥当吧!否则晚上可有你们好受的了!”

“嗤!嗤!谁怕他呀?帮他找了个好美人儿还有罪哪?到时……”

“咭!凭咱们姐妹四个会怕他?……咯咯!……如今又多了个好妹妹,以后不累死他才怪!”

“好啦!还站在这儿干嘛?快回沁兰楼为敏妹换换打扮吧!”

飞虎堂总堂主再娶一位孤女白含月的消息虽未曾发帖邀宴武林,但在飞虎堂已然盛宴欢庆又多了一位总堂主夫人,当然也在事后逐渐传入江湖武林。

化名白含月的完颜月敏经由四位姐姐精心安排,拜美髯公张守仁为义父,在有媒有聘有主婚证婚的大喜宴中与又敬又畏的师兄完成了婚配,理所当然的留在总堂内院中。

婚后初始的日子,白含月有如受惊的小兔每日处于迷茫之中,不知自己入关及只凭一纸血书嫁给了只相见相处不到旬日的夫君是对是错?

但是在婚后的日子中有四位姐姐尽心呵护,并且心畏的他看似无情。

但却在相处中温柔相待且时时细心体贴的爱怜中,巳开始对他有了又畏又爱的转变,且开始关怀他注意他的生活起居,而且因他愁而愁,因他乐而乐,恨不得能揉入他体内为他分担沉重的紊杂事务。

而陶震岳初时尚对这位新婚娇妻不苟言笑,但对她也无异于其他四位娇妻,可是每每望见她有如羔羊般的畏怯自己。

而且每当自己神色不悦或声音略暴便惊畏得双目泛红颤畏退至一隅,因此对她又愧又疼的甚为爱怜。

因此每当独处时必是柔声呵护且笑颜相待,使她逐渐消减畏颤之心而能恢复往昔刚强的一面。

夫妇五人尽心呵护且一一教导她,时光一日日一月月的消逝,两个多月后,果然便白含月在四位姐姐的照顾夫君的温柔爱怜中,逐渐恢复了往昔的心境,享受甜蜜的生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