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35章 群雄共尊

作者:天宇

尔后陶震岳由她本性中发觉她虽是关外女子,但也与汉人并无大异,而且因天性及生活环境使然,甚为活泼开朗且刚直,并且有涉世不深的纯零点以及少女的娇羞黠俏。

更特别的是因她身为女直族公主未来的女王,因此身受族礼教养掌理族人的知识及女王的端庄威严,而使她也有一种端庄威严、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态,仿佛一身中兼具了张翠娥的端庄温柔、宁慧珠的开朗刚强、尤良玉的柔弱依人、以及金翠瑶的娇甜黠俏,更有一份威严神态所属敬慕。

风雨过后的清朗!白含月已然逐渐的适应了新家新环境,也在四位姐姐及夫君的爱护教导中逐渐知晓且习得应懂之事,以及习得夫妻共有的内功心法及武功,更因身得白甲衣及如意神枪而习得如意枪法。

不过最令白含月羞又怯的便是每当天妻六人在沁兰楼底层秘室内,每每见四位心性不同的姐姐,在那张奇怪的椅上翻云覆雨时,竟然眼见耳听她们似痛苦又似激情的轻哼尖叫,以及形如荡妇般的狂浪之态,使得她又惊又羞又畏得芳心怦然渐身发烫,实不敢相信便连端庄的娥姐姐也是如此放荡狂欢,也非深受端庄教养的自己所能接受。

但是在四位姐姐又哄又逼、半拉半推之下颤躺椅上,被那些横棍斜木撑顶出羞煞人的姿势,经由夫君咨意爱怜婬乐,在那种又颤又畏似痛苦却又逐渐舒爽的妙境中,终于也连摇又挺又顶的激狂浪态。

从此她也回味无穷的羞思那种狂浪美妙的滋味,时时浑身酸软的再慾尝试,并且在又羞又思的情况下也知晓为何四位姐姐虽每每啐嗔那张怪椅害人,但却不时藉故与夫君进入秘室内,与外界隔离声不外传的尽情狂浪荡叫,享受那种刻骨铭心的欢乐。

姐妹无话不谈互诉心意,俱是心知那张春椅专为整治女人,但不可胜言的能令女子享受到淋漓尽致的欢乐,但谁愿意在夫君面前说出口?谁愿意被夫君笑称是贪享婬乐的婬娃荡妇?只要心照不宣的尽情享受便是。

当然若有何受讥或调笑时,那是被夫君逼害得不能自主,才委曲的在椅上任由夫君轻狂婬虐的嘛!

这些都是夫妻中的甜蜜生活不足为外人知道,一出秘室便是正常的家居生活,出得内院则是受万人尊敬的总堂主及其夫人,在江湖武林中则是名声鼎盛的侠女英雄。

另外因为一夫五妻再加上已然牙牙学语的儿女以及即将新生的儿女,再加上五位夫人己各配有两名特别教习武功并兼管内院安危的使女迸进出出,因此沁兰楼己显得不足所居,而且那十名使女也只能居于二进中院甚为不便,于是精心设计新楼了。在沁兰楼周围增建了五幢双层小楼,每幢小楼皆相似,下层为两名使女居室及起居客室,上层则是随心装璜的卧室及小儿房。

金甲令主陶震岳原本请五位夫人各居一楼,而自己则随性在各楼居宿,但是没想到五幢小楼建妥后,五位娇妻竟又变卦皆不肯迁往小楼居住,宁肯夫妻共挤一楼,因此无奈的只好将上层改为小儿居室,略宽大的二层则改为夫妻居室了。

至于五幢小楼则暂由十名使女分居,才解决了内院中的居住问题,并且也可待以后儿女长大后的居读处。

白含月在夫君及四位姐姐的爱护中幸福生活且习练武功,当然也经由刻意的增进内功而逐渐成为高手,并且因为白甲衣及如意神枪,而由金甲令主陶震岳正名为白甲令主白含月,与银甲令主宁慧珠相同成为专责出堂征战的左右臂助。

白甲令主白含月有了幸福的夫家及闺中姐姐,但内心中依然挂记着母亲及族人的生活情况,因此将心意告诉了四位姐姐,经由代言请求夫君能答应她返回族中暗晤母亲。

金甲令主陶震岳原本不同意,万一被人发觉完颜公主并未如传言中命丧雪崩中,那岂不是又将引起轩然大波?

但是亲情胜天,金甲令主陶震岳又怎能拒绝娇妻探望岳母大人?因此沉思之后便毅然答应了,当然也可藉此探望从未曾见过的岳母大人,只不过要严谨行事才是。

于是夫妻三人不带任何使者及武士,也不惊动云燕帮的古帮主父子,轻骑出关,并在关外特有的掩面牦帽及牦裘遮隐中,由白甲令主白含月引路,毫不惊动的到达了辽东女直族境内。

功力高深的三人在一个夜晚,由白甲令主白含月引导暗中潜入了女直族的圣山果勒敏商延阿林,在山脚一座岩木混建的宽阔王宫左侧,有一条少有人知的秘道直通内宫。

于是在夫妻三人逐一制住内宫使女昏穴,不虑被人查觉下,白含月终于与女王相见了。

端庄雍容的女王见到了爱女的夫君及闺中姐姐,在两人的拜见后也欣喜的一一笑谈,除了希望女婿好好照顾爱女外也希望爱女常能回来。

当谈及契丹王子时,女王竟神色一沉的不禁唏嘘,终于朝白甲令主白含月叹声说道:“孩子!咱们族人在狼主统治下的各族中人数虽不少,但却最不得地位,自从得知你失事消息后,王子殿下更是怒责本族负他,虽然并不敢对娘怎样,但在各军旅中的我族人己受到歧视,因此已有族人被剔出军旅,似乎慾将族人排拒,当然也因此本族已受他族的鄙视不屑为伍了!这样也好!咱们也可自行聚集族人以免族人受到欺压受迫!”

白甲令主白含月闻言,顿时双目泛红的哽咽说道:“娘!女儿知道您只是安慰儿的轻描淡写,未详说那狼子欺凌咱们族人的情形,可是女儿从出关后便已在行程中听得不少恨事,这都是女儿害了娘及族人!”

女王闻言也泪光浮现的笑说道:“傻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东胡那些人本性皆蛮横凶厉,一百多年中何曾对本族之人有过善待?尚幸本族乃是十余族中人数居次的大族,他们也不敢过份欺凌咱们,只不过他们善战且甲坚兵利而居于领导地位,只要咱们能团结也不怕他们敢过份欺凌咱们!”

“娘!还有一件……女儿离去后,除了术金弟外己无继任女王人选,这该怎么办?”

女王闻言,顿时也默然的叹息一声未有言语,而在旁静立的金甲令主陶震岳已开口说道:“女王!请恕小婿多言!以往敏妹甚少与小婿谈及贵族的处境,但方才听女王所言己使小婿了领悟,但不知女王可否自行训练族人成为保护族人的坚兵军旅?如果有了强大的武力必然将使东胡族不敢轻易欺凌贵族,至于王储……恕小婿斗胆!其实可立术金弟为王,或是将术金弟训练成勇士,获得族人的敬重服从,可率领族人军旅保护族人,如此不但可以自卫也可使散居于东胡军旅中的族人回归,更可使族人愿意尊从术金弟,到时也较容易获得族人改立男性王储之心!”

女王闻言顿时一怔,白甲令主白含月则慌急的阻止夫君之言并说道:“岳郎!女王乃我族自古便留传的尊位,你千万别冒渎我族律法……”

但是突然听女王开口说道:“孩子!其实本族远在千余年前乃息慎国,也属男国之尊,中原人则称我族圣山为不咸山,尔后历经战乱曾有国名如肃慎、挹娄、勿吉等,尔后又被中原的汉人所辖,在历经燕、秦、汉之后又曾被渤海国统辖,又被现今唐所辖,直到一百多年前才被东胡所辖,其间我族历经次次劫难才在两百多年前因无男王储而改由女王接任,因此立你弟弟为王也并非无据,至于将族人聚回也非难事,不过如此恐遭狼子疑为别有居心那就不妥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顿时信心大增的笑道:“女王!小婿倒有一策不知可行否?”

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喜爱!女王对眼前这位俊逸雄伟,年仅三旬便能身掌上万人的中原武林中人,而且也知晓他所辖的手下竟然只凭三十人便催毁了东胡最善战的数百鹞军,因此对他甚为满意且看重的说道:“孩子!方才你所言已然使我有些心动,但却另有顾忌不能贸然接受,既然你尚有良策就说来听听!”

白甲令主白含月耳闻母亲竟对夫君之言称赞而未曾驳斥,因此心中甚喜的甜甜一笑也催道:“岳郎!你若有良策就快说嘛!急死人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立时含笑说道:“女王!……娘!如今虽然东胡甲坚兵利,但他们只善快马骑战却不善于丘陵山区之战,而且笨重盔甲也阻碍步行步战,因此并不足畏,至于一般军骑则大致相差不多,如果有专人训练族人的兵阵刀枪增强攻守战力,必然可使族人的实力大增令东胡人不敢轻视,也不敢留然藉故欺凌,至于如何训练族人尚须有长远之计,以免打草惊蛇遭东胡人破坏,因此依小婿之意乃是先精选一些可靠的族人,由小婿引术金弟及族人暗中离去入关,由小婿负责教导有成后再返回族内教导族人,训练出坚强精兵后便可据地自守保护族人,纵然不与东胡人交恶相抗,但也可使他们不敢再欺凌族人了,另外!小婿也可请云燕帮暗中协助族人,相信只要十年左右便能使族人不冉畏惧东胡人了!”

女王闻言也甚为心动,但依然有犹豫之色的未曾立即同意,此时忽听从未曾开口的银甲令主宁慧珠,却另有心意的笑说道:“岳郎!你所言之意本是善策,但唯有将术金弟引领入关则甚为不妥,如此必定会引起族人及东胡人猜疑公主及术金弟相继失踪不见之事,但又不能容汉人在圣山王宫出现,否则也将引起猜疑,因此贱妾之意乃是先回关内,精心编写一套有规律的计划,如何训练族人兵阵刀枪之技,然后由族中有识之人在各地同时教导族人,如此方能迅速的将族人增进战技,并且也可避免汉人干涉契丹各族的罪名,但不知女王意下如何?”

女王及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后,皆认为甚为有理,于是便开始商议如何暗中行事。

数月后!夫妻三人再度潜往王宫内与女王相晤,除了有女直文所写的三本兵阵刀枪技册外,尚还有一册专给自含月十四岁大的弟弟术金习练的内功心法及刀枪武技,以及利用盛产的人参培元益气增进功力的诀要。

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因亲情暗助女直族,除了想帮他们能壮大的不受异族欺凌外,也想藉此使女直族与汉人交好,更希望藉此使契丹东胡势力削弱而减少对汉人的威逼。

尔后数十年后,果然使女直族在汉人的暗助下逐渐壮大,此乃后话不在本书范图之内。

并且到后晋高祖石敬塘借契丹之兵为帝,并割云燕十六州于契丹,而使长城关隘失效,但当时的女直族己然势力渐增,虽尚未脱离契丹所辖,但己能自主的自据境界。

到契丹改号大辽称帝时,女直族也已兵强将广不受大辽节制并恢复了原名女真族。

五代之后到宋朝掌握中原时女真族便入贡与汉人交好,并不服大辽的节制逐渐交恶。

宋朝与大辽的连年征战中各有胜负,而女真族则渐渐壮大并且合拼了附近的一些小族增强势力。

到了宋徽宗四年,女真族终于正式与大辽决裂,并且双方敌对交战,然而女真族在汉人的协助下整车操练,历经两百余年已然军容强盛得非比昔年,因此一战之后辽兵大败,女真族王室阿骨打立时立国号金称帝,以纪念祖先术金有先见之明,暗中整车壮大族人,并与宋朝结盟抗辽。

又至徽宗宣和六年另一大族夏也称臣降金,使金更形壮大,并在第二年终于将以往欺凌女真族的东胡——契丹——大辽消灭!

只可惜金统一关外各族后,虽国势增强但却自傲的反与宋朝为敌,忘了祖先受汉人协助的恩泽。

此乃当年飞虎堂总堂主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未曾料及的,奈何早隔两百余年又能如何呢?

白虎宿主诸葛天宏身形迅疾的掠至二进中院的忠义楼前,满面欣喜之色的急步入楼,笑对堂内围坐长桌的总堂主及各苜要人物兴奋说道:“启禀总堂主!少林寺新任方丈明台大师以及青城山新任山主宏法道长现已与三十余大小山门帮派之首以及众世家豪门侠义一百余人,到达总堂西南方三里外地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立时笑说道:“诸葛宿主辛苦了!他们来得还真快!前三天才接到拜帖,今日便己同行到达,可见他们又是早已商议妥当相约而来,金爷爷人、师叔!您两位意下如何?”

医叟金一丹闻言顿时呵呵笑道:“震岳!拜帖上所写的是有武林要事相商,因此只有待他们到达时,听听他们言中之意再做道理吧!”

美髯公张守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群雄共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