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36章 武林靖平

作者:天宇

然而金甲令主陶震岳的拒绝之言一出,顿令众人愕然且有些茫然之状,但也相信总堂主的决定是对的。

在金甲令主身侧左右的银甲令主、白甲令主姐妹两人,原本已是芳心又喜又振奋的美目泪水盈眶流双颊,且心慰夫君能获此难得的殊荣,但耳闻夫君拒绝接受,顿时怔愕且急的一一近前,伸出玉手连连前推,意慾夫君接受。

在此同时群雄也已错愕得相互怔望,想不到金甲令主陶震岳竟不肯接受如此天大的荣誉,因此皆出乎意料之外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江湖阅历甚丰且了解金甲令主陶震岳心性的医叟金一丹,突然呵呵大笑道:“呵呵呵!……好!好!震岳做得对!其实诸位同道要请本堂总堂主为江湖武林的安宁尽份心力本是无可厚非,本堂也愿意尽一己之力而为之,只不过诸位同道立了盟主令号令各方同道,那就未曾详思本堂总堂主的心性为人了!因为总堂主岂敢如此冒渎各方名声鼎盛的山门帮派及前辈长者?当然不肯接受如此的殊荣,只肯尽份心力而己了!这也是诸位未曾料及总堂主会推拒了!不过……震岳哪!其实爷爷倒要劝你收下此殊荣,因为你虽然顾虑甚是,但也非定要凭令号令各方同道呀?况且在江湖武林中有些争纷或怨仇,绝非心存正义者便可出面干涉,尚要凭身份地位或是师出有名方能伸手过问,再者有时并非凭武力便可解块一些争纷,因此握掌有盟主令便可见机行事而无须顾虑师出无名,或是年龄身份皆不足出面干涉的窘境,而且有时某些事情也非经验阅历或见识不足之人可评断是非或某种特殊之事,到那时便须有专精之人代为筹谋分析,有了盟主令便可藉以请某方同道协助,因此两相权衡之下还是依诸位同道之心收下吧!”

群雄闻言这才知晓金甲令主陶震岳乃是顾及众人的名声,而不愿以盟主令高居在上,如此的心胸,如此为众众人名声地位着想的有为青年……因此群雄内心的激动及敬佩可想而知了!

而金甲令主陶震岳耳闻生性豁达不争虚名的金爷爷之言,果然说中了自己的心意,并还举出一些道理劝自己接下盟主令,内心犹豫沉思中,只觉身侧有人轻推自己,竟是两位娇妻,面含乞望之色的要自己接受。

陶震岳终于在心思疾转,且轻叹一声后,恭敬的伸出双手,从明台大师手中接过了盟主令,并高举过头,供堂中众人目视,顿时在满堂轰然欢呼声中,接受了群雄的托负及责任!自此,江湖武林中己有了白道盟主将要为江湖武林靖平争纷、仇杀、谋害以及不法之事了!

而金甲令主陶震岳也迅疾与堂中首人要人物及正义使者大队长研商,应如何做到令武林中的邪魔黑道减少危害他人,甚或改邪归正同为江湖武林的公理正义尽份心力,否则便视情惩戒或诛除。

在漫长的商议后,终于作出了几项刻不容缓的安排,以及往后行事的公正立场。

首先便是将虎啸队由原先的五百人扩增至两千五百人,在江湖武林各地设酒楼饭馆客栈车马行为据点,一可供在外的所属有停留休歇之地,二可成为联络传递消息的据点,而四方宿主也调至美髯公之下协管,并且巡察各方据点所属是否尽职或有无违反堂规之人?

另外是订明正义使者代表金甲令主行使盟主之权,并依盟主令金牌打照一模一样的银牌正义令,并有盟主印信雕纹。

尚有便是不论黑白两道,只要有冤屈或受害之事,皆可在飞虎堂投诉请托协调,也不论黑白两道只要有不法之事或是仗势欺凌他人皆一视同仁毫不留情!

一切准备就绪后,便将盟主令及正义令图案广传江湖武林得知。

震惊黑道邪魔绿林门帮的大消息不到两旬便已广传人人知晓,顿时使黑道之方人心惶惶,有如大祸将临一般。

除了盟主令及正义令的图样外,不论黑白两道皆一视无异,只要有危害他人或欺凌百姓之事皆在干涉范围之内,并且不论黑白两道若有遭屈遭害皆可投诉。

黑道之方虽震惊金甲令主一掌白道盟主,必然将使正义使者及飞虎堂所属踏足江湖武林,那么往后的日子必将是惶惶不安,不知何时便有正义使者找上头来,到那时岂不是耍面临……

不过尚有些欣慰的是金甲令主公诸江湖武林的消息是,不论黑白两道皆同视无异,并且若有屈辱尚可设诉。

可见金甲令主并未因职掌白道盟主而有偏颇之心。

果然在消息广传近月之后,已然有人在江湖道中看见身穿靛青、墨黑、云白、翠绿、鹅黄、淡粉劲装,但在左胸口加绣正义赤字的正义使者现身。

现身江湖道中的正义使者已非往昔单独的某一队使者,而是男女衣色皆不等且每组至少有六人,似乎是因为男女不同而可依情处理吧?

自从时时可见正义使者踪迹后,果然己常听传闻某某黑道邪魔遭追缉诛除,某某黑道帮派遭入侵逼迫接受惩罚,或是某一正道门帮之徒、所属遭缉惩治。

最令武林黑白两道震惊的是,不论每一遭缉之人或门帮皆会先由正义便者一一举出所犯何罪,在何时何地欺凌残害某人的证据,而令遭缉之人无从狡辩,因此黑白两道皆不知正义使者从何处得来的如此明确罪行证据?

有一次!在浦州的豪雄金刀铁掌莫勇竟遭六名正义使者拜访,说明其子犯下恶行婬杀民女,而金刀铁掌乃是白道豪雄,岂肯有此不肖子弟?因此怒喝其子说明真相。

可是其子竟狡言辩称从未曾犯过武林大恶的婬行,而且信誓旦旦不肯认罪,金刀铁掌仅有一子一女,万一真要有罪而遭诛杀岂不要断绝香烟了?因此耳闻独子信誓旦旦之言顿时责问正义使者可有证据?

结果正义使者立时取出厚厚一包证物默默的交给金刀铁掌观看,最后是金刀铁掌老泪纵横的亲手劈死了爱子!还给乡间老农幼女一个公道。

另外!少林寺俗家弟子伏虎神拳萧明常被六名正义使者追缉两日擒获,并带往南阳城,当着当地黑白两道面前列诉罪状,恃武欺凌百姓及已然未曾为恶的黑道人士,因此施以惩罚扭伤左手经脉,令他半年之中左臂如残。

潭州邪魔焰心毒客被两名正义使者追缉,在拒捕时被一刀砍断右臂而遭擒,带往衡山门并在衡山门主之前一掌震毙焰心毒客还他爱子遭害的公道,但却不容对方残尸泄愤。

纵横江湖三十余年的神偷林飞雄,竟阴沟里翻船被十余名正义使者围缉遭擒,但在逼讯所盗之金银财宝后,才发觉所盗之财十之八九,皆救济了贫困及善堂,只余一些难以脱手的珍宝。

此次神偷林飞雄竟然只遭到告诫劝其尽少再偷盗了,因为富有之人并非罪人,其所得只要正当牟利而来便无遭害之理,除非某些贪官污吏或是姦商恶贾尚有可说!

正义使者在江湖武林现踪半年之后,果然使得黑道敛收,便连白道也开始告诫门人子弟莫要在外仗恃师门为非作歹,否则被消息正确且毫不留情的正义使者察知,不但令师门颜面大失且无能庇护!

在众多的案例中,最令黑白两道津津乐道的一案,便是大洪山的飞云寨竟然不服正义使者的所诉罪证,尽全寨之力抗拒六名使者的惩罚。

但是三日后竟有三十余名正义使者同至,历经一个多时辰的激烈血战后,在一些为首头目大多伤亡后才息止了血战。

将寨中财物全然聚集分配,所余的六百多个喽逻送往飞虎堂为武士,其余的四百余人则由正义使者资助每人一百两银票,从此洗面革心改过向善,不再是靠打劫为生的山寨强人了。

但是经此一例后,正义使者也宣告并不敌视绿林山寨打劫为生,而是应遵守盗亦有道的绿林规矩,只劫财却不得劫色或残害行旅性命!否则必将有正义使者登寨惩治。

如此果然也令各绿林强人在震惊中也有了宽心,因此并未因飞云寨的瓦解而群起反抗,只要依江湖武林中承传已久的绿林规矩行事,便无碍各山寨、湖匪、水盗、马帮的求生之道。

正义使者行道江湖半年多的时光中,有时有十余批人同时在各处现踪,有时只有数批人,有时则是整个大队同行,因此所到之处必然令当地黑白两道心惊,不知又有什么人犯血案将要遭惩,因此使得一些曾经犯案之人皆胆战心惊,不知是否是自己以往所犯之案遭查出?更有些人做贼心虚,只要一见有正义使者到达便心畏得逃之夭夭,而有些早年犯错但已知悔改之人则是坦然等候,而有的更是尚不待正义使者登门便自行求见忏悔,说明早已悔悟而未曾再为恶了。

但是正义使者却笑答过往之事无意干涉,只有在金甲令主接掌白道盟主之后所发生的案件才会干涉,如此一来又使往昔犯案之人大为宽心,因此江湖武林对金甲令主过往不究的心意更为赞赏了。

还有一次令黑白两道哗然且令黑道敬佩的一案更是传颂黑道绿林间!

有一次!

黑道一名邪魔在行经苏州时,曾与当地白道侠义在酒楼相逢,黑道邪魔虎枭夜魔遭太湖老渔出言讥讽,虽在愤怒中却未曾理会,而太湖老渔却更加羞辱才使虎枭夜魔极怒中两人大打出手。

虎枭夜魔的武功胜过太湖老渔,当然占尽优势。

正巧在一另方的酒楼内有四名正义使者闻讯赶至劝止激战。

虎枭夜魔一见是正义使者到来,立时退身戒备,意慾拚斗。

而太湖老渔则是心喜的陈诉老魔以往罪行,并请正义使者惩治老魔。

但是正义使者在知晓事情始末,并且在一小册中翻阅后,竟然语出惊人的笑说虎枭夜魔的罪行尽在册中,但那已是年余前之事,而近来并未曾为恶了。

况且今日之事乃是太湖老渔过份逼人才有交手之事发生,因此不愿干涉此事,并请两人莫再交手而惊扰百姓的安宁。

虎枭夜魔没想到正义使者竟未曾责怪自己,反而笑语中似在劝止太湖老渔,顿时内心敬佩的立时应允。

可是太湖老渔竟破口大骂正义使者不除魔卫道,令邪魔猖狂,因此尚慾动手不放过老魔。

四名正义使者眼见太湖老渔如此咄咄逼人,纵然是无心为恶之人也将被逼得动手伤人,而造成恶上加恶的罪名,因此其中一名使者已沉声说明不论虎枭夜魔往昔如何?但今日之事错在太湖老渔,因此若要再自恃白道侠义身份逼人动手,如造成伤亡绝不会有正义使者出面缉凶。

虎枭夜魔、太湖老渔以及围观人群中一些武林人,耳闻正义使者所言后,立时引起一阵惊异及叫好之声,并且也对正义使者遇事处理的态度有了更深的认识。

在各地发生的种种事件,一一流传在江湖武林中,因此不但使白道武林知晓盟主对武林中的争纷,并非全站在白道之方,而是以江湖武林的公理正义为准则处理,而黑道武林也因此对白道盟主金甲令主的公正不偏有了敬佩之意,并且对代表白道盟主的正义使者也抱着敬服,只要听传闻某某同道遭惩或遭诛,心中所想的必是那名同道有大恶被查出才有如此的结果。久而久之,金甲令主虽是白道盟主,但在黑道的心目中也成了不可否认的黑道精神领袖。

不论黑白两道对金甲令主有何看法,是否敬服?但却没有人亲见金甲令主行道江湖中,尤其是自从金甲令主接掌白道盟主,江湖武林黑白两道对金甲令主的描素云云纷纷皆没有相同的模样,直到有一天……

南北武林中颇具名声的云霞山庄庄主大碑手柳白云,月前在一远古废墟中获得一座以金玉雕琢,价值连城的一尺半高雪白玉观音。

但因消息走露传入西北武林之中,因而被西北黑道武林中,硕果仅存的前两辈高手,魅魂飞魔潜入云霞山庄,当盗取白玉观音时遭大碑手发觉拦阻,双方激战之后柳庄主不但被害身亡,白玉观音也被盗走。

魅魂飞魔曹无心乃是前两辈的绝顶高手,七十余年中犯案无数而且十之八九皆是凭恃高妙的轻功夺宝伤人,只因轻功及功力皆高再加上无人知晓其巢穴所茌,因此历经甲子之上的时光尚无人能将之制裁。

为此!金甲令主终于现身武林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由医叟、美髯公以及四方宿主的口中,得知魅魂飞魔乃是黑道中硕果仅存的前两辈独行大盗,其功力高绝且轻功甚佳,七十余年中遭白道武林聚众围捕数次皆无功,反而损失了近百同道,加之他形迹不定、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武林靖平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