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03章 山寨雄耸

作者:天宇

倏然——只见远方有黄色波涛涌滚,顿时大吃一惊的睁目细望,竟然是豪雨不断而引起的山洪,顺着山谷七折八扭的往低处倾泄而至,内里似乎尚夹着无数的树木石泥。

“啊?糟了!照山洪的激巨以及顺着山谷冲流之势,说不定……快回去告诉他们早些避开才行!”

果然,当陶震岳惊急的掠返山寨,运功高呼深山有巨洪将至,请众人急往两侧山巅避难……

信者已毫不犹豫的携老扶弱,抢登山巅,半信半疑者尚自犹豫且慾抢救家当时,已听轰然巨响极为接近,并且己可望见一些端急黄泥水,由山谷深处冲流至山寨中。

“啊?大家快逃……山洪己快到了!快登山!”

“不要管家当了!快逃命要紧!”

“爹!娘!……你们快点哪……”

“大柱子……大柱子……”

霎时只听惊狂尖叫呼唤声响不绝于耳,再加上狂风尖啸暴雨哗然之声,顿便山寨处于天灾巨变的浩劫之中。

终于!惶惶不安聚立两侧山巅上的两千余人,眼睁睁的望着滚滚黄涛夹着绿树、土石、以及一些走兽尸身,有如山崩地裂般的轰然冲至,萎时所到之处树倒屋榻消失不见,汹涌疾泄冲入山寨中。

“啊……大家快退……快退后……山土也被冲塌了……”

“快退至高岩之地……快呀……”

众人早已被巨浩山洪惊骇得畏惧惶恐,再眼见避难的山坡竟被山洪冲激得岩上塌坠顺流而下,说不定立身之处也将被冲塌,那岂不?

于是众人皆惶恐得往高处再退,有些则退往另一侧山腰寻地避雨静候天灾息止。

狂风渐止大雨依然,继又过了一日方止,而此时的山寨众人早已折枝吹草搭起一座座可供避雨遮风的草棚,至于食用之物则是在山内猎兽摘杲挖芋煮食充饥,勉强的渡过了艰困的数日。

风息雨止阳光展露,山蛮依然是耸立青翠。

狼狈不堪的山寨众人皆也站立山巓遥望呼唤另一方山巅的亲人好友。

终于察明除了一些走避较晚下落不明的十余人外,另有数名七旬之上老者因心惊或受寒而亡。

其他尚有三十余人感染风寒幸无大碍,可说是天灾巨变中不幸的大幸了。

陶震岳此时更是当仁不让,且呼唤心目中习功有成且胆大心细的青年男女十七名由自己率领下,至谷地勖察山寨的情况。

但在泥泞遍地的山寨内查探过后,俱是面浮悲叹的望着满地疮痍叹息不止。

此时山寨所在之处已是房舍俱空,成为一个黄泥遍地的空荡山谷,只余三株枝叶全无的百年老树干耸立着。

另有异变之处便是两侧山坡的土石俱被冲流不少,竟露出内里的峻岩山壁,似乎山谷原本便是岩山,但不知经过了多少年代遭土草覆盖才成为土山的。

两侧山巅上的众人眼见山谷内似无危险,于是已有不少人下至谷地查望,待发现百年老山寨竟已荡然无存后,俱是泪水纵横悲泣不止。

但是日子总要过下去为今之计只有转移或是原地重建?便是山寨众人慾择之事。

五位寨主虽悲叹祖传老山寨竟在此次天灾在荡然无存,但是老祖宗的心血岂能在自己这一悲的手中烟消云散?于是激动的立誓要重建山寨,不容老祖宗阴云唾骂。

山寨众人自幼便生长于此,自是对熟悉的山谷有份依恋,况且迁移他处也需建立山寨房舍,因此俱都同意原地重建山寨!

山寨的重建已定,身为塾师、教头的陶震岳便成为五位寨主商议的对象,希望由他的学识及智慧为山寨重建规划。

陶震岳认为山寨现今首要的乃是食、住,至于重建乃是长远之计,因此先在两侧山巅折居,并且种植可食之物为先,另外可入山狩猎。

当然,老本行也可劫得米量度日。

有了首要之务,于是五位寨主便依言分派手下尽早行动,而陶震岳便率着宁慧珠及另四名青年男女专责勘查地形,并一一划注地形及地质以备策划。

约莫月余之后,一幢幢简陋但可居住的茅房矮屋满布两侧山巅及山背另一万斜坡上,家家户户也都有了生气,织布存量从不中断。

陶震岳费时旬日,依山谷地形逐渐规划幽一幅草圃,再与五位寨主详解细研之后,修改了数处不妥之处,终于定妥了重建蓝图。

满布山谷的黄泥乃是现在成材料,于是掘土造窖烧砖瓦,山上石材木料不缺,上千名青壮男女皆可为用,便连少女、少年皆可加入适合之处尽份心力。

又有月余之后,山谷平地及两侧山坡皆已有了一座座石块房基,看来甚为厚实,非往昔木屋土屋可比拟。

一日!陶震岳忽思及山谷深处之方,山洪倾泄来处若不详察且预做防范,万一再过有山洪时岂不枉然重建?

于是交代于慧珠依图监造后,自己便掠往深谷查探有何可预防之道。

沿途只见自己辛勤耕耘两年的麦田、菜畦早已不见踪影,只余一座座耸岩及泥泞干枯的黄土地。

当掠上与另一山谷连通的折转处时,只见谷地已被山岩瘀泥填实成为山丘而与原有狭谷分隔开,而下方的山谷依然有山溪荡聚成潭,但己顺着另一方山崖缺口溢往另一道山谷内。

“啊?原来地开异变竟在这里成为一水潭了!而且潭水溢流向另处山谷,怪不得近来山溪水势渐少几近无可可用了!嗯!山谷折转之处易于瘀积,再过数年草木生长后便成为天然屏障不虑山洪再冲流至山寨中了!可是水源……啊?对了!方才途经溪水时尚觉得水量不少,但怎会不足山寨取用?嗯!顺溪查看究竟是如何?”

心疑的顺谷下行,只见两侧山壁渗泉小瀑依然流聚洼地蜿蜒下流,在积沉的黄土中又冲流出一道小溪流往下方山寨。

顺流查看中突然眼见溪水一分为二,竟有一流渗入一处土坑内现露出的峻岩之中不知流向何方?

“咦?原来溪水在此分流为二溢入别处,怪不得溪水减半了!嗯,快将溪水导引流往山寨才是!”

查明原由后自是急忙掘土填流,堵住岔流的溪水,望着水势不断的溪流这才放心的嘘了一口气。

心情轻松后才又望向分流之处,发觉被流水冲激出一片峻岩,溪水便是渗入唆岩下方的一道岩隙内。

“咦?这岩隙……”

感觉那岩隙似乎有些怪异,因此好奇的纵入土坑,缓缓清出那道岩隙,竟然发觉那道岩隙是经人工凿削而成的,溪水便是渗入下方平整岩隙内消失不见。

心中既奇且疑,于是顺着岩隙清理干净,竟然是清出一个高约丈五宽约四尺的长方石门之状。

“啊?是个石门?天哪!在这覆土峻岩之中竟会有个人力凿成的石门?莫非在远古之时此山谷便有人烟?可是……可是……”

内心又惊又奇中双手不停的推转石门,终于将那道厚重石门推入内里左侧,露出一个往下斜伸的黑黝黝石洞,并且竟有一丝清香味溢出洞外,令人闻之心舒气爽。

就在此时突听山寨之方响起宁慧珠的呼响声:“岳郎……福生哥……你在哪儿呀?”

原来宁慧珠在山寨中依图巡望施工情况,且协助一些伯婶熬煮砌墙浓米浆后,(古时并无水泥,而是以糯米煮成浆再合土砌砖瓦),竟久久尚不见爱郎返回,于是思念担忧的进入山谷寻找爱郎。

情深意邃的一双爱侣相见后,忽然耳闻宁慧珠惊讶低语着:“咦?这……这门上有一些看似岩纹的细纹,竟然好似一幅图案呢!”

“啊?珠妹你……且让我看看……嗯……嗯!好像是一幅表记图案,而且还有几个古文,可惜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不过这石门己开,就进去瞧瞧便知。”

“啊?可是那里面好黑耶!噫?岳哥!有股香味好好闻呢!”

“嗯!我一推开石门后便闻到了,对了!我去搬几块石头来堵住石门,再找一些枯枝作火炬便可进去探察一番,看看有什么怪异?”

然而宁慧珠眼见内里黝黑无光,尚有阴寒之气拂面,至此略有畏意的怯怯说道:“这……岳郎!这里面阴森森的好怕人呢!咱们先回去再说吧!”

陶震岳闻言顿时伸手一点她息尖笑逗道:“嗤!你怕什么?这怪洞被厚土尘封不知多少年了?想必绝无活物在内,至多也只有鬼怪了,不过……嗤!嗤!你还怕比我丑的鬼怪吗?”

宁慧珠闻言顿时美目斜瞟且娇嗔的顿足叱道:“呸!呸!呸!讨厌啦!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却逗人家?其实你哪儿丑?我就喜欢你这模样!而且也……也不会有人跟我抢了!”

陶震岳闻言顿时朗声大笑且伸手搂住她的柳腰,才笑说道:“哈哈哈!顺心之言!不过……若非哪些岂能现出你的美呀?”

“啊?你……你又欺负我了!原来你是嫌我姿色庸俗,只有如此才有姿色是吗?哼!不理你了!”

望着她双颊羞霞噘嘴娇嗔,扭身慾挣脱的模样,不由内心激荡得双手紧搂不松,且迅疾在她两片朱chún上吻了一下才笑说道:“好啦!我知道你是个大美人、好姑娘,竟肯真心真意待我,己是我天大的福份了,我哪还敢口出无状的嫌你呀?好啦、咱们快下去看看再说吧!”

两人笑语逗乐中已在四处寻找到十余支枯枝,并找了两块数十斤的岩块顶住石门,才放心的引燃枯枝作为火炬,小心翼翼的进入斜伸而下的石洞。

洞道内有人工凿出的梯阶可供踏行,但却水溃满地的甚为溜滑,正是灌入洞内的溪水痕迹。

曲折下行约莫三十来丈时竟到了达一个水波粼粼的大洞内,正是溪水灌流洞内聚集成的水塘,尚不知水有多深?是否已到达了底端?

望着水波涌动映射出火炬的光芒,将四周深幽宽阔不知有多大的山洞映射出微弱光亮,但实难看出洞内是何景象。

陶震岳默思一会后立时沉声道:“珠妹!你且在此等我,待我下去察探水有多深?洞有多宽阔?是否有怪异之处?”

“啊!不行!不行!岳郎你不可以留然下我,万一水里……我不管!人家好怕呢!咱们还是先回寨,待再找些人来才下去探察好吗?”

“嗤!珠妹你放心!这洞里毫无一丝污浊腥味,只有浓浓的香味散溢,因此绝无什么毒虫异兽在内,因此应无何凶险才是,只要积水不太深便可涉水巡查一遍了!”

“这……我不管!你真要下水,那……那我也要跟你一起去,若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哈哈!你也想下水?别来了!到时反而会令我分心呢!”

“我不管!人家害怕嘛!”

“那……可你一下水衣衫便要湿透了呢?”

“哼!我才不怕呢!反正也只有你……人家又不怕……不怕你看……”

“哈哈!珠妹你……好吧!那先待我探探水深再说!”

陶震岳将手中燃余一半的枯枝寻得一隙插入后,再取一支较长的枯枝燃着,然后高举下行探察水深,尚幸下行五级石阶便己到达地面,水深及腰而已并无大碍。

“嗯!珠妹你放心!水及腰而已,你且将那些枯枝带着!”

于是,两人各执一火炬并扛着四五枝枯枝贴壁而行,每隔三丈左右便在岩壁上寻得石隙插耍火炬,缓缓行约片刻己然插妥六支火炬便己回至梯阶处。

此时洞内已是水波映光大放光明,并估计出洞穴约有五十丈方圆,高约两丈佘,并在正中另有一圆形至顶的石柱,而途中并未发觉什么异状之处!

“岳郎!这洞里什么都没有嘛!”

“奇怪?四周岩壁突峻不平,但却看不出有什么异状洞门,可是那香味……喔!咱们往中间那石柱处察看一番!”

于是两人继又下水行往正中巨石柱之处。

巨石柱呈圆柱及顶,似乎是顶柱一般,并且石柱也是突峻不平难察有何岩隙,且无些微异状可查。

两人正自懊恼得便慾离去时,倏闻宁慧珠姑娘惊奇叫道:“啊?好香……咦?香味是从……”

宁慧珠姑娘鼻翼耸动嗅闻中,已缓缓循着一股清香味移向右侧,并缓缓弓身,待面颊已将贴至水面时才喜叫道:“岳郎!岳郎你快来!那香味竟是自这道小岩隙内涌出的呢!”

陶震岳此时也己欣喜的移至她的身侧忙说道:“嗯!待我看看……啊?怪不得方才查不出什么?原来这道缝隙恰好在水面之下,所以未曾注意水面之下,嗯!且让我查查下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山寨雄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