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04章 气象万千

作者:天宇

一块块长方岩石堆砌成八丈高的坚固岩墙伸入两侧山壁之内,岩墙上尚有巨木搭建的哨楼四个,岩墙下是一道宽有丈佘的护墙渠,渠上有一道两丈宽的木桥直通高有三丈宽约两丈的厚木寨门,寨门上一块横岩片上雕有刻书有力的将军寨三字。

寨墙内是一片宽阔的大广场,约三十丈深处则是一幢石基巨木柱搭建的三层雄伟高楼,楼门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聚义楼。

楼内正堂乃是供奉武圣的聚义堂,堂内正面及左右各有一张厚木长条大桌,并配有十五张大椅。

聚义堂两侧各有一间宽敞大房,皆是有十张长条矮桌可供百人入学习读的书塾,在后墙尚有一大书柜,内里放置了百余册各门各类的百家杂艺、诗书等供有心向上的人自行取读。

上层则分为两大间,厚木地板磨得油亮光滑,一张张的蒲图整齐排列,供修习内功跌坐练功之用,壁间也各有一书柜,内里则是十余册陶震猝亲书的内功心法精义,以及各种禁忌与注意事项,另外尚有一些外门武技中各种脚、腿、腰、肩、手的练法姿势以及劲力的收发巧势。

例如抓、打、拿、翻、崩、肘、靠的手法,翻、滚、闪、展、腾、挪、移、纵的身法,勾、挂、撑、踢、顿、撩的脚腿,皆有详细的解说。

至于兵器招式也是详述招式变化连贯一气呵成的要诀,以及配合兵器所需的使劲手法及身形步法,令初学者详研之后便可逐渐入悟摸索习练的时光。

在顶屋!一间卧室及一间书房乃是陶震岳的居处,另有一大间则空置未用。

另外在地底尚有一间秘室,乃是山寨公银及一些贵重之物存放之处,只有五位寨主及陶震岳各晓密门所在,以免遭心贪之人侵入。

巨楼之后乃是一大片林木庭园,可供寨中妇孺及年长者纳凉聚谈戏耍,林园深处则建有五幢双层小楼,乃是五位寨主家居之处。

在两侧山坡上,有如梯阶般的各有五层石基平地,每一层皆建有独门独院的砖瓦屋三十至四十户不等,共有三百六十余户。

在两侧山巅另有二十余户,可专责山谷两侧之外的哨警。

在山谷深处的一处洼地,已用岩块堆砌为池蓄水,并用镂空的粗竹卸接为管,将水引流至两侧山坡瓦房之处的小水池,再分流至各层住户中,省了每户远行担水之不便。

顺着山坡梯道登至山巅上,只见山谷外的数座山坡上皆已开垦成层层移山秧田及翠绿菜畦,种植着五役杂量及各种菜蔬,并在坡脚下栅园豢养着猪羊鸡鸭鹅等家畜。

在山谷深处突出黄土的一片峻岩耸石处,散乱的长着一些杂木草花看似荒芜,但在杂木草花内的峻岩处,便是陶震岳及宁慧珠所发现的远古秘洞所在,但除了他俩外尚无一人得知古洞之秘。

一年的时光中,山寨众人同心协力终于将山寨重建完成,不但各户居所结实安全甚而环境幽美,此乃山寨之人想也未曾想到之事。

在这一年多的时光,陶震岳除了每日监工建造外,也抽暇教学未曾间断,直到入夜才勤习古文,并将古洞内携出的部分玉册皮卷逐一译出,终于知晓洞内骷髅乃是晋时人士,只因灾祸连年才将珍贵之物迁藏于山之中,其中所珍藏的玉册皮卷有方士丹道及百家杂技,另外尚有十余大家的独门武技。

但这些珍藏虽珍贵,但却比不上石匣内的那本泛黄丝册能令陶震岳狂喜振奋,因为那丝册竟是一套武功秘笈!

一篇“天甲神功”乃是儒、道合参的内功心法,一篇“裂岳神拳”可掌可掌,以及一篇“青冥身法”。

篇数最多的五篇则是配合如意神枪的棍、棒招式,及分男女习练的阴阳如意枪法。

陶震岳内心狂喜中,自是兴奋无比的开始详研册内武功,并尝试习练天甲神功,竟然在跌坐行功之后使得丹田真气毫无阻碍的依循心法迅疾通往四肢百骸,便连以往师门所传的混元神功,因色戒已破而致关元穴阻塞的情况,也在行功一个多时辰后被丹田盛旺的真气逐渐贯通循行顺畅,不再有真气循行迅疾而致小腹疼痛的感觉了。

内心狂喜得疑似作梦,因此再度以天甲神功心法行功,又是一个多时辰后行功已毕,终于喜极而泣的怔愕沉思。

翌日清晨!

人逢喜事精神爽,陶震岳暂停平日的教学课程,竟将研习有得的天甲神功一一传授给所有的青少年男女,规定以后勤习新的内功心法,但却未曾说明心法出处。

芳心疑惑不解的宁姑娘事后得知了心上人的喜事,当然也深为心上人庆贺,并且也开始习练新的天甲神功,水到渠成的使神功有了初步的基础,只待以后勤习增功了。

非但如此!陶震岳更是入夜不眠的连连数日,将玉册皮卷中十余大家的独门武技一一译出,并著册教导众青少年男女习练。

六百余名青少年男女并不知这些武功的来源,只知道身兼教头、军师的塾师,连连数日不眠不休在顶层书房内著书,尚以为是塾师又将更高深的胸中所学又传给大家习练了。

不过众人习练之后,逐渐发觉十之八九皆属凶猛刚烈刀、枪、拳、掌招式,与以往所学略似,但招式则甚为玄奥难习,勤习数日后竟然只能习成一两招而己,次质灵慧且内功略有基础者也不过习成三四招而己。

陶震岳当然也察觉出众人的困境,再加上自己深研之后,才醒悟乃是因众人内功薄弱,因此无法将招式变化之处卸接连贯一气呵成,至多只能习得架式及一些变化而已。

有了见解,陶震岳不愿虚耗光阴,于是督促众人勤习内功,待功力有成后再重习武技,并且半书册回收。

陶震岳及宁姑娘因功力大增,因此真气循行愈来愈顺畅,且将灵果精气全然吸收炼化增为真气,而且两人又再次服用一粒朱红果子炼化增功,便功力更为增进迅疾高达四十年左右的高深功力了。

秘洞小池内的rǔ白池水也并非凡物,乃是大地精华孕生的石rǔ,功效虽不及怪树所结的异果,但也属世间稀有的增功圣品。

为了便众青少年男女能早日内功有成,于是每隔一段时日便以木桶携回山寨,并不说明是何物?从何处得来了只吩咐六百余青少年男女列队入室,每人分得一小口后便督促行功炼化增进功力。

当众人皆勤习内功之时,陶震岳则将各大家武技习练深研,并逐渐去芜存菁将各种刀、枪、拳、掌的数套招式融汇合一,并可由任何一招变幻至喂套招式循环施展。

无起手式也无尾招的刀、枪棍、拳掌三套招式,计有刀招八十一式,枪棍招式六十三式,拳掌也有四十五式,虽招式繁多,但为了招式卸接变化的顺畅,实也再难精简,以免变招换式时卸接不顺而出破绽。

对众青少年男女所习有了妥善的安排,只待他们功力增进至某个程度,由陶震岳验明确实后,便可开始习练刀、枪棍、拳掌三套武功了。

宁姑娘因功力大增,习练三套招式时更易悟解其中玄奥之处,因此施展时已然逐渐熟悉变化的精妙之处,己可协助心上人教导众人了。

至于陶震岳自己也精研天甲秘笈中的玄奥武功,并逐一转授宁姑娘习练,待以后再视情况传杰出之人。

时光一日一月的迅疾消逝,习有武功的青年男女己然一一接替了长辈的护寨之责。

而众长者眼见自己的儿女久读诗书且深习百家杂技及深奥式功,已然灵智渐增且变成英气焕发的有识青年,再也不是自己年轻时愣愣无知的山林强人了。

因此!众长者在内心欣慰欢悦中皆对陶震岳甚为敬重,并将他视为五位寨主之外的精神领袖,主导山寨的盛兴及未来的走向。

五位寨主虽也逐渐体认了陶震岳在山寨中的高超地位,非但毫无一丝不悦,反而有心将此事作个妥善的安排,于是暗中商议该如何才能使他常留山寨而无离去之意?

五位寨说的心意逐渐传知众多年长的老兄弟后,得到的回应俱是异口同声的兴奋叫好,但是陶震岳却毫无所知的依然沉迷于武功之中,无暇分心察觉山寨中逐渐酝酿中的异状。

因为他在观察溅试众青少年男女的进境时,总发觉在同齿男女的内功进境相差不大。

但却在施展招式时却有明显的差距,十之八九皆是男胜于女。

内心疑惑的与宁姑娘探究其因后,终于发觉乃是因男女先天上的差别,男子对刚猛拳势及厚重大刀较得心应手,而女子则对掌势较适应,也对轻薄柳叶刀较喜爱。

得知其中因由后,陶震岳便依男女的不同,将男子统一佩戴厚背长刀,而女子则统一佩戴柳叶狭刀,拳掌则可任性施展。

要知自古以来的争战兵器大多以刀、枪、剑、戟、戈、矛、钩、槌、锏为主,但在民间流传的则以刀、剑(军中将校所用的剑乃是厚长阔剑,极重,但民间则较轻薄短窄)枪为主,矛、槌、锏则较少,至于其他的外门兵器虽有但较少见。

刀为兵中之王,自古传传至今皆是,也是军将及江湖武林惯用的兵器。

但历经数千年的演变,刀已逐渐依体形,力气及用途衍生出大砍刀、锯齿刀、九环刀、长砍刀、狭锋刀、柳叶刀、鸳鸯刀、短刀、马刀……等等不下二十种,有些大致相差不多的,但因地缘名称也略有不同。

除了厚重之刀外轻窄薄的刀虽种类众多,但大致不外乎狭长薄窄的轻巧,如柳叶刀、狭锋刀便是甚为适合体形力气皆较男子差的女子施用。

除了统一了男女的兵器外,为了六百余青少年男女的督导管理方便,以及守护山寨的职责分派,陶震岳经由五位寨主的授权下,将年龄十八之上且习功有成的百余名青年男女中,挑选出功高机智且稳重的男女各九名,以及合适的男女各三十六名。

十八名青年男女依天、地、宇、宙、日、月分为男三队天、宇、印女三队地、宙、月。

每队正副队长三人,再配派十二名武士,每队共十五名,六队合计九十名。

另外尚有十七名青年男女,有的因身为独子独女,有的则心性柔善不喜争斗,因此特将他们挑出专责教导功弱技差的兄弟姐妹及晚辈习功。

另外又订出了一套武试规矩,将习功之人逐一分成五级,然后分级教导习练适合的武功。

并且每隔半年便可参加进级之试,便可进习更高一级的武技,直到顶级后便可进入武士之列。

另外原有的壮年长辈,因大多不适习练武功,因此只勤练弓弩之技以备万一,并兼职耕作充实寨中食用,至于年长者则安享晚年便可。

一切职司大致分配妥当后,山寨的守护、男耕女织,老人安享幼儿受教皆有了明确的安排,更便山寨一切事务井井有条,无人有丝毫不满的欣然接受分派职司,皆依照自身职司全心全意奉行无遗。

山寨的一切皆有了规矩,陶震岳的空暇便多了一些,因此在一次晚膳之时,五位寨主便将陶震岳请至五寨主宁承祖所居的独楼用餐。

自从宁慧珠不顾自尊厚颜示爱,且得面貌虽丑陋但气质不凡心性学识皆善的心上人接纳。

在两年的时光中与心上人并肩携手进出山寨各处,心上人的各方才学及涵养都能令自己及山寨上上下下所敬重。

因此深知自己并未看错人,已将心上人视为未来的夫君了。

全心全意的爱着心上人,也不顾自身尚是待字闺中的姑娘。

细心照顾心上人的生活起居两年如一日,如此情景皆便山寨上下已心中有数,只差媒妁婚嫁之礼便是正式的夫妻了。

虽然皆早有此识,但却因山寨的重建及蓬勃的勤习修炼情景,便山寨上下俱都忙碌不堪而无暇为两人办妥喜事。

如今一切皆已就绪且都踏上正轨,陶震岳己年至二十二而宁慧珠也己年届双十,实在不能再拖延了,因此五位寨主便研商两人的婚事,并询及宁慧珠的意见。

芳心又羞又喜的宁慧珠早已期盼此目的到来,自是毫无犹豫且毫无羞涩之意的一口答应,甚而还要求四位伯伯及爹全力促成,但不能过于要求心上人而令心上人犹豫推托。

因此当同聚一堂饮宴笑谈中,五位寨主便提出了要为陶震岳及宁慧珠办妥婚姻大事,而且尚不待陶震岳有何表示时,五位寨主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出心意,并且不须陶震岳费心,一切由山寨众人全力办妥各项事宜。

在灶房细心掌厨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气象万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