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05章 异军突起

作者:天宇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秋高气爽的九月天,在淮南黄土官道中,远望十余里地也不见村庄小镇。

但在道旁难得一见的十佘株如伞巨榕下,有两间野店经营饭馆酒肆,令途经之行旅忍不住的要入店休歇一番,饮茶用膳且消减萧瑟秋寒之意。

东面的一家酒肆内,十余名贩夫走卒分挤四桌大桌,但唯有一桌却清宁的独坐一人,竟无人肯与他同桌,似乎是什么凶神恶煞无人敢惹。

只见那独占一桌之人,身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粗布黑衣,一顶宽缘竹笠放置长椅上,另有一长细布套插在腰间,不知内里装着什么东西。

他饮茶的面部偶或抬起,竟见他……

唉哟我的妈呀!岂止是什么凶神恶煞?他……他……若非是朗朗青天的白日之下,否则在夜里不将人吓得胆颤心惊骇然尖叫才怪。

满面乌青肉疤,扁塌肉鼻似乎只是一团烂突肉球,一张嘴等于是两片厚痂重叠而成的,原本是洁白整齐的一口牙齿也变成了有如慾择人而噬的尖唆片齿了。

“他奶奶的!俺行遍冀鲁二十多年,还头一次见到这么一个狰狞更甚恶鬼的丑鬼……”

“咳……老二住口!没人当你是哑巴!”

“啥?奶奶的!俺说说也不行呀?”

黑衣丑汉正对面的一桌四人中,一名粗壮脚夫打扮的大汉尚面现鄙视不悦的嚷叫时,又听另一桌的其中一人沉声说道:“常老二你少说几句吧!人家长得如何干你何事?又没招惹你,你喳呼啥?”

“哼!老赵你怎么也……”

就在那粗壮脚夫尚有不满之意的慾争时,突见店门一暗,己由外面走进了一人才止住了话语。

众人不自觉的望向店门口,竟不约而同的由心而发暗中赞赏着:“喝!好个俊小子!”

“啊?好俊的小后生,长得竟像个大姑娘似的!”

“噫?真是少见的好小子……”

进入店内的是一名年约十六、七岁,身穿一袭青绸长衫头戴公子帽。鹅蛋脸细长双眉,一双大眼黑白分明清澈如水,挺鼻小巧双chún秀薄,身材瘦弱的俊秀少年书生。

俊秀小书生进入店堂内双目环时面现喜色的行往尚有空座的黑衣丑汉那桌。

正巧此时黑衣丑汉也抬首望向来人,霎时令俊秀少年吓得浑身一颤伸手捂嘴,惊惶得倒退数步才止。

如此神情举动,店内食客自是明白少年书生时惊畏之意,凭两人之貌相比,真是有如天壤之别,美玉与粪石之比,当然令其他食客心偏少年书生,因此己听一个彪形大汉吆喝道:“喂!丑鬼你也歇息够了!还是早些赶路去吧!”

黑衣丑汉闻言似也习以为常的默然起身,冷冷的望望堂内食客后便慾跨步离去,但却听那俊秀少年书生略带颤音的脆声说道:“这……这位大哥!店内少有空座,小可同桌入座可有介意?”

然而黑衣丑汉却恍若无闻的拿起竹笠,并在桌上丢了三个铜钱后便迈步行往店外,顿便俊秀书生双眉一挑张口慾言,但随即浮现出一股同情之色的默默注视丑汉的背影。

而在此时却听众食客中响起了一阵哗然低叱之声。

“哼!不识抬举的丑货……”

“咦?奶奶的!人丑不说心还挺狭的……”

“真是给脸不要脸的丑鬼!走了就算了!少让人看了倒胃口……”

“唉!人丑心偏怪不得人哪……”

就在丑汉跨出店门时,隔邻的酒肆内也步出了一位皓首长髯老翁,及一位年约十五、六岁,发结双辫的娇小玲珑的圆脸俏丽姑娘,并同时跨上一辆小马车驱往道中。

皓首老翁不经意的望向黑衣丑汉,顿是面浮怔愕的盯望一眼后,便含笑说道:“这位老弟台!老朽祖孙慾往南行再改道,老弟台若是同路也不嫌弃的话就请同车赶一段路吧!”

“呔!爷爷!人家这位大哥哥年也不过二十来岁,您怎好称人家老弟台嘛?真是的!”

丑汉耳闻祖孙两人之言略有怔色,但随即笑说道:“如此就打扰老丈以及姑娘了!”

毫不客气的往马车后缘斜坐后,马车已在皓首老者的驱策下缓缓往南行去。

车行未及一里,突听车辕上的老者呵呵笑道:“呵呵呵!这位老弟台请莫介意,恕老朽直言了,据方才老朽细思后,认为老弟台之貌似乎是曾遭严重创伤,但未曾及时整以致伤口结痂而成的,但不知老弟台可曾求医过否?”

丑汉闻言本无意回答,但终是淡淡笑说道:“有劳老丈动问了!其实形貌美丑有何妨?数十年后也不过是一堆腐肉罢了,只要人生在世所作所为无愧于天,又着重容貌美丑呢?”

皓首老者闻言一怔且双目射出一股异光,但并未回首便已呵呵笑道:“呵呵呵!好!好一个无愧于天!老弟台竟然如此豁达倒令老朽汗颜了!凭老弟台这句话老朽便愿交老弟台这位朋友了!”

“咦?爷爷您今日怎会……”

此时在马车后的丑汉双目中闪烁出一股凌厉精光,望着车辕上的祖孙背影后,目中精光消逝并淡淡地道:“老丈言重了!晚辈孑然一身漂泊不定,处处遭人鄙视,今日幸得老丈不嫌己是内心感受良多,但晚辈来历不明老丈怎可口出此意?”

但皓首老者闻言却呵呵笑道:“呵呵呵!老弟台既已口出无愧于天,又何须执着来历呢?况且老弟台也不明老朽出身呀!”

丑汉没有想到老者竟会以自己所言回应,顿时内心朗爽得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老丈实乃达人也。如此倒是晚辈多心了!”

但此时突听那娇小姑娘娇嗔说道:“呸呸呸!爷爷您真是的!人家丑哥哥才多少岁数嘛?你也不用心想想便折岁相交,如此岂不令孙女凭空矮了两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呵呵呵!丫头讨骂!要知出门在外达者为师,岂可以以年龄为重?这位老弟台……”

“不行!不行!人家才不要呢!孙女岂不要称他……不行,孙女不答应!”

“呵呵!丫头你……”

丑汉闻言已知姑娘心意,因此立时抢口笑说道:“哈哈!前辈莫再责怪姑娘了!晚辈年仅二十三出头与姑娘相差无岁,岂能心无伦常,逾越高攀之理?因此老前辈莫令晚辈折寿了!”

“咭咭咭!对啦!爷爷!人家丑哥哥己这么说了,您可不许再骂人呢!”

“丫头讨骂!呵呵呵!老弟台!老朽孙女自小便宠坏了,你可别见怪喔?嗯……尚未请教老弟台?”

丑汉闻言立时必有为难,但终于说道:“老前辈,晚辈乃是身负深仇大恨,九死一生侥幸存活之人,实不愿无端牵连老前辈及姑娘,因此请恕晚辈无法明告,老前辈及姑娘不妨称晚辈为丑鬼便是了!”

皓首老者乃是久走江湖见识多广的式林高手,内心早有预测丑汉身负深仇,因此闻言后只是颔首未语而并末追问,但却听那俏姑娘已脆声笑道:“呔!丑哥哥,可别不看我爷爷及本姑娘喔!要知爷爷乃是江湖武林人称医叟金一丹的盛名之人,姑娘我也是江湖武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灵姑金翠瑶,又岂会在意什么邪魔歪道敢来打扰?”

丑汉闻方顿时一怔,没想到皓首老者竟是江湖武林极为敬重的医叟,因此双目中精芒电射闪烁的望着祖孙俩背影,内心欢愉的朗声大笑道:“哈哈哈!原来老前辈竟是江湖武林黑白两道皆极为敬重,且皆极维护,无人肯伤的医叟!晚辈能得您不嫌已是深为庆幸了,又怎敢再高攀?”

丑鬼朗爽的大笑时,满面唆肉颤抖慾坠,但清朗明亮的笑声却令医叟内心惊异的脱口喝道:“好功力!”

丑汉闻言顿时惊急得默然不语,但医叟续又笑说道:“呵呵呵!凭老弟台的功力,在江湖武林中应非无名之辈,可是老朽却从未曾听闻江湖武林中有老弟台这么一个年轻高手,看来老弟台并不恃功求名,而是隐技不争强斗狠,以致无人知晓老弟台乃是不凡高手!好好!老朽果然没有看错人,你这个忘年之交老朽是交定了!”

医叟笑语之声方止,立听灵姑金翠瑶又娇嗔道:“呔!爷爷您又来了!您要再让瑶儿矮了两截,那以后别想再喝酒了!”

“啊?丫……丫头那怎么行?好好!爷爷不提……不提了可行吧?唉!哪有这么霸道的丫头?”

“爷爷……”

“呵呵呵!好了!爷爷不说了!老……小哥儿!你往南要去何方呀?”

丑汉目注祖孙俩的背影,耳闻两人的笑语娇嗔声,不由内心欢愉得目现笑意,当耳闻医叟询问时,立时笑答道:“金爷爷!晚辈南行乃是慾探望数年未见的双亲及弟妹们,然后再浪迹江湖。”

“喔?”

一路车声辘辘且夹着三人天南地北的闲聊声,待车行至一十字路口时,丑汉己跨下马车笑说道:“金爷爷!晚辈至此便要转往渡口由水路南行,但不知您及金姑娘……”

“呵呵呵!老朽祖孙俩也要由此西行东平湖,小兄弟改日有暇可至湖东山坡上寻找老朽相晤!”

丑鬼闻言立时躬身谢道:“金爷爷!晚辈改日有暇必将拜望您及金姑娘,嗯……金姑娘!在下与姑娘初识且交谈甚欢,只因身无适合之物,因此只能有些许薄礼相赠,尚请姑娘莫嫌!”

丑鬼说时己由怀内取出一只小玉瓶递向金姑娘,而灵姑金翠瑶竟也毫不客气的伸手接过,并咯咯笑说道:“咯咯!那就谢谢丑哥哥啦!改日丑哥哥真能至东平湖找爷爷时,本……小妹一定会下厨做几样好菜让你和爷爷喝两杯!”

“哈哈哈!那就先谢谢金姑娘了!”

丑鬼朗爽的笑语声中已朝祖孙俩揖手告辞,转身跨大步入东行去。

医叟含笑望着那雄挺如山的背影逐渐远去,才驱车转往西行,并且朝灵姑金翠瑶沉声说道:“丫头!他虽面貌极丑,但其气质却甚为不凡,那只眼睛清澈星亮隐含机智聪慧,语音清朗洪亮,气息如丝悠长,可见内功高深恐已达任督贯通之境了,再加上他语出稳重言中有物绝非泛泛之辈,只可惜他那张容貌,如果他肯由爷爷操刀医治,说不定能重现他以往本貌呢!但是他生性豁达不以容貌为意……咦?好香啊?丫头你手里拿的……快给爷爷看看!”

医叟正喃喃诉说内心所觉时,倏觉有一股清香怡人的香味飘溢鼻端,这才发觉丫头己将手中小玉瓶塞拔出,才便清香味溢出的,因此惊异得勒马顿止道旁。

灵姑金翠瑶此时似被瓶内的香味及引得连嗅不止,并欣喜笑说道:“爷爷!丑哥哥送我的小玉瓶,因听内里有水晃响才好奇的打开,没想到竟如此清香,且嗅闻之后神清气爽清凉无比呢!”

医叟惊异得伸手接过嗅闻,接而己是双目惊睁、老脸抽搐、双手颤抖得急忙塞妥瓶尽纳入怀内,并急促的朝灵姑金翠瑶说道:“天哪……这!这……这玉瓶内竟是千载难逢,能令江湖武林争得血流成河的万年石rǔ呢!据爷爷幼年时,你曾爷爷因救了一位名医束手、病入膏肓的王爷性命,而获赠小半瓶的万年石rǔ,后来配妥十种葯材,才熬炼出咱们金家盛响江湖武林的续命金丹。凭着续命金丹救活了数十名几近断魂的人,才使咱们金家成为令江湖武林刮目相看的名医,可是如今的续命金丹己只余四粒了,令爷爷珍若至宝,秘藏家中,非万不得已,绝不轻易动用,然而他……天哪!他竟将如此万金难求的珍宝,毫不吝惜的赠给你?”

灵姑金翠瑶耳闻爷爷之言,已是惊怔得难以相信,芳心怦然紊乱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半晌后方才脱口笑道:“爷爷!您不是说丑哥哥他是个心性正直豁达的性情中人吗?估量与咱们相处不到一个时辰,但却以真情相交不曾言语表达,也只有在此时咱们才了解他对咱们的真情是吗?”

医叟闻言顿时面浮笑意的颔首说道:“对!对!丫头你说的极是,他果然是性情中人,以诚以情相对,真令爷爷汗颜何以为报?呵呵呵!丫头你竟能在这短短的一个时辰中便能体会出他的为人,看来己承传了咱们金家的灵智了呢!”

灵姑金翠瑶闻言,顿时芳心怦然满面羞霞的回想起丑哥哥的言语举止,芳心中似乎涌起了一股以前从来未曾有过的迷茫慌乱感,半晌才轻啐一声的娇嗔道:“呸!人家哪像您是个老糊涂?人家是传自我娘的咯!”

“呵呵呵!不知羞的丫头!爷爷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异军突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