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07章 丑汉展功

作者:天宇

反观陇西双煞马氏兄弟俩则是感觉对方的招式愈来愈凌厉,手中双轮招式频频遭对方愈来愈玄奥的招式所制难以施展,更是捉襟见肘得险状连连。

愈打愈心惊,愈拚愈无胜算,当耳闻四周欢笑叫好之声不停传入耳内后,才发觉四周竟站满了衣分四色的蒙而使者,才醒悟大势己去,分堂主必然凶多吉少了。

兄弟俩似乎心意相通,略一传目示意己有了心计,蓦然只见兄弟俩各自放手抢攻数招,令对方皆逼退数步尚不及再次进击时,身形骤然暴掠而起慾窜往正中高楼之处。

霎时只听四周惊叫连连。

“啊?贼子要逃了……”

“无耻老鬼哪里走!”

“呔!老贼别逃……”

“快追……”

然而,陇西双煞的老大身躯方掠过数名敌人头顶时,却听前方有一沉雷巨喝响起:“呔!老头儿别想走了!吃本队长一刀!”

闻声倏见一个全身墨黑极为高壮的身影疾迎而至,并见一道疾如迅电的精光带着尖啸刺耳的风声迎面劈至,顿时狂骇得急扬手中日轮迎向精光,身躯也凌空侧斜往左掠去。

“当!当!当!……哗啦……锵……”

大煞右手骤然如遭重击,虎口剧震发麻得握不住日轮,顿见一道碎片震冲上天而右手中的日轮也己坠落地面,往左侧掠的身躯也遭此剧震坠向地面。

但没想到那高壮魁梧身如半截巨灵塔的墨衣大汉,竟将手中又厚又重的大砍刀,趁着兵器相交的瞬间震势,竟往右一带斜劈向左掠的大煞,并且怒喝道:“哼!哪里走?”

精光如电刀风啸鸣,大煞惊见刀光拦腰劈至,顿时惊叫一声的便慾闪避……

但是身穿墨黑的宇队队长虽然身躯高壮魁梧看似粗笨,但却是数百名青年中一一挑选出的质优青年,更是百中选一脱颖而出位列队长之职的高手,又岂是粗愣迟钝之辈?

因此就在大煞惊叫之中,身躯骤沉慾劈之时,已见精芒在右腰一闪而没,迅疾敛消无影无踪。

大煞倏觉右腰一凉,尚未感觉有何疼痛时突然身躯一轻,正疑惑慾望之时,全身真气竟已一泄即空,尚不待惊叫出声眼中一黑,连吭也末吭一声的便坠落地面。

“啊……大哥……”

“老鬼哪里逃?再接姑奶奶一刀!”

突听二煞及地队队长的惊叫及叱喝声,却是心怒大煞由自己刀下窜逃的地队队长,尚未及追杀大煞忽见有一道身影由眼前横过,竟是那个暴窜慾逃的二煞,顿时想也未想的将手中狭锋柳叶刀疾刺而出。

心惊大哥竟被人一刀砍成两截性命已丧,顿时惊骇悲愤得慾前往搂抱大哥尸身,但是倏觉左肋剧痛真气突泄,顿时内心惊骇得心知自己已然……

银甲令主及五十余名使者,眼见对方最后两名高手也伏诛在两位队长刀下,顿时欣喜欢呼不止。

并听银甲令主笑说道:“咯咯咯!又铲除了一个分堂,大概又要让飞虎帮鸡飞狗跳一番了,不过这次咱们有十来人遭到毒伤,幸无性命之危算是大幸了,一些轻伤者皆是皮肉之伤也无大碍,可算是一场大胜了!”

此时宙队队长黄小莺巳开口笑道:“令主,尚有四十余名降者如何处理?”

“嗯!不过是一些小混混而己,就放了他们,至于庄内可曾详加搜寻?有什么收获?”

翠绿衣色的地队队长刘美娟闻言顿时嗤笑道:“嗤嗤嗤!令主你放心吧!早已搜刮一净了,只可惜不知他们这儿是否是有什么秘库地窖之类的藏着什么珍宝?不过也己收获甚丰了!嗤!咱们每捞一票皆比寨主他们以前打劫一年的还多呢!”

天队队长武大柱闻言顿时笑骂道:“哈哈哈!二妹你可别这么说,万一传入五位寨主耳朵可有你受的了!而且咱们行径若被大令主知晓……那咱们可是要遭罚了呢!”

银甲令主闻言顿笑说道:“嗤!你们放心吧!岳郎那边自有我一力承担扯不上你们的!而且咱们连连分击飞虎帮分堂之事,现在江湖武林已有传闻,想必岳郎已然知晓了,只要咱们每次下手前多做准备小心行事,只要不出什么差错岳郎也难有何怒气了!”

说到此处突听宙队队长黄小莺咯咯笑道:“对嘛!再说便是大令主有何不悦,只要令主你多撒娇多侍候!大令主再有什么气也都化为乌有了!”

话声一落顿听四周响起了一阵嗤笑声,立使银甲令主甚为羞气的叱道:“呸!呸!呸!要死啦?这种话亏你也敢说?害不害臊哪?唉……只是不知他现在何处?食宿可好?有没有什么不顺心之事?真教人担心!”

唉声叹气中心思全放在日思夜想的爱郎身上了,立听四周又响起了一片嗤笑声,这才羞惭得叱骂道:“呔!你们都笑什么?还不快去拾掇妥当早些回去?”

望着嗤笑散去的众使者背影,芳心又回思至遥不知在何方的爱郎身上了,并且兴起了寻夫的念头。

西郊——

肥城西郊的山区林道内,身穿墨黑头戴竹笠的丑鬼正步伐迅捷的往前上行,刚穿出一片树林已然行至坡顶,立见眼前开朗并可望见远方山下的城镇。

内心欣喜的续往坡下行去,当快步行至一处只有数株杂木但荒草丛丛的略平之地时,忽然心中一怔急顿步伐,聆耳细听时,果然听见由左侧荒草内,隐隐传出似有似无的轻哼之声。

心中生疑的立时转入草丛内察探,果然发现一株杂木下的草丛内竟有一个身穿黑色宽袍面蒙头罩的人,伏在草丛内,神志不清的呓语连连。

急忙上前察看蒙面人身上有何伤势?

但翻转身躯时并未发现什么刀剑伤处,只有在后臀及后背处各有一处难以察觉的小伤口微有血渍,立知是遭暗器击中的。

如此一点伤势便便蒙面人昏迷不醒,可见暗器必然浸有毒物,才会使他毒发昏迷命在旦夕,尚幸自己途经此地还来得及施救,否则迟约一个时辰之后恐将丧命了。

毫不犹豫的伸手解脱对方的黑色宽袍,却发觉内里竟是女子装束,顿时惊愕得缩手怔望,面现犹豫之色,但是救人延误不得,因此续又伸手解脱她外衣及亵衣,待露出贴肤的一件赤红肚兜且躶露出一对半圆突出的肉球时,急忙翻转她躶露出如玉脂凝肤般的柔白滑嫩背部。

只见右肩胛骨下有一片乌黑泛青的肤色,正中有一截细针露出,尚有一些乌黑血水不断溢出。

伸手小心翼翼的拔出长有两寸余的梅花针,然后低头在伤口处猛吸毒血吐在一侧,连连十余口乌黑血水之后才见伤口流出鲜红血水。

由怀内取出伤葯敷妥之后,便又解她亵裤,霎时圆突雪白的如桃玉臀呈现眼前,左臀上也有一支梅花针露出针尾,于是忙起针敷妥伤葯,才慌忙的将她衣裤穿妥。

续从怀内取出一只小玉瓶,并伸手掀起她蒙面罩布时,这才发觉蒙面女子竟然是月余之前曾有一面之识的医叟孙女灵姑金翠瑶姑娘。

“啊?怎么……怎么会是金姑娘?”

心中一怔,但并未停顿的在她口内滴入三滴……不!滴入六滴万年石rǔ才止。

将她衣衫全然整理妥当恢复原状后,才侧坐一旁默望着她面上泛灰的肤色逐渐消逝,并浮现出原有白中透红的肤色,这才放心的缓缓起身隐入另一方的稀疏杂林内。

约莫两刻之后,突听一声惊叫怒叱声响起。

“啊?无耻贼子找死……”

倏见灵姑金翠瑶骤然挺纵而起,一双手掌疾抬胸前,严阵以待环望四周。

“咦?这是哪儿?我怎会在此?那些贼子……咦……啊?是……是……是什么人解开我衣衫……天哪!是什么人欺负我?”

身形暴纵而起时竟觉内里衣衫长裤松驰慾坠,且亵衣亵裤折处凌乱,顿时芳心惊骇得急忙查探身躯有何异状?

此时才发觉原本遭暗器击中的背、臀之处,虽尚有些微刺痛,但已无毒发不适之感,而且又发现方才自己倒卧之处的一截枯木档案室上竟插着两支蓝汪汪的梅花针,草地上尚有一片乌黑血迹。

金姑娘一望便知是有人曾在自己毒发昏迷之时,将自己背、臀之处的毒针拔出来并吸毒疔伤,才使自己毒伤好转捡回一命。

可是……伤处在背、臀,拔针吸毒?唉呀呀!自己可是一个冰清玉洁待字闺中的姑娘家,怎可任由人解衣触肤疗伤?尤其还是在羞煞人的肌臀之处?

金姑娘想到此处不由面色苍白,芳心悲急得美目含泪四处张望可有人迹?并喃喃低语着:“什……是什么人?……是位老婆婆?……或可能是位善心大娘……也可能是位姐姐救了我!”

自我安慰的尽往好处想,但未几却又哽咽叫道:“可是……若是女子救了我,她为何不告而别任由我卧于草丛内?难道是……是男人……天哪?我……我该如何自处?如何找那……咦……好香?……我嘴内……好熟悉的香味……”

怔怔的细思及品尝回味口内的香味,倏然恍然大悟面泛喜色的叫道:“啊!是万年石rǔ的香味!莫非是丑哥哥!可是……不会这么巧吧?”

正自疑惑呢喃时,突然眼中一亮,身形迅疾的掠至插着毒针的枯木之前,急伸手由旁边的草丛内拾起一顶竹笠,细看且嗅闻,终于芳心确定的哽咽叫道:“是他……没错!就是丑哥哥!”

芳心大喜得张目四望,并焦急呼唤道:“丑哥哥!丑哥哥……我知道你还在附近,你快出来嘛!人家有事要你帮忙……泣泣泣!我……我知道你是怕小妹羞愧才避开的!可是小妹确实有急事求你帮忙嘛!”

但是四周芒草及杂木林内,依然晃毫无声息人影,顿便金姑娘泪水水盈眶的哽咽泣道:“泣泣泣!现在爷爷他老人家下落不明,不知是生是死,我爹金早在十余年前使负气离家,不知去向。茫茫人世中只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要找何人帮忙寻找你俩?泣泣泣!……丑哥哥又不理我!我该怎么办?飞虎帮人多势众有什么人愿帮我去找他们要人?”

金姑娘哀伤悲泣的诉说时,竟不知身后已无声无息的现出丑鬼的身影,直到听见身后响起令人心悸的低沉声音才惊喜转身……

“金姑娘!你爷爷怎么了?发生了何事?”

“啊?丑哥哥……丑哥哥你终于现身了!人家就知道你不会不理人家的!泣!泣!泣!丑哥哥!前些日子突有一群蒙面人闯入我家并要强索续命金丹,但爷爷怎会给他们?于是便引起一场激战,爷爷眼见他们人多势众,于是嘱小妹见机突围,之后被他们围攻分散,小妹则利用熟悉的山林趁隙脱出,但再返回居处时已不见爷爷及那些蒙面人的去向,只有在几个蒙面尸身上查出他们竟是飞虎帮之人所扮,于是小妹便就近夜探肥城北郊的飞虎帮分堂,慾查明爷爷的下落,但没想到竟被发觉围攻,小妹在窜逃时竟被暗器击中,尚幸自幼便由爷爷常喂食怯毒葯物,因此尚能支撑未遭暗器毒性危及性命,才逃出山林内,但是暗器毒性甚剧,终于支撑不住昏迷倒地,泣泣泣……丑哥哥,若非老天爷保佑丑哥哥行经此地救了小妹,否则小妹必将昏死荒山遭虫蛇啃食而亡了!”

丑汉耳闻金姑娘哽咽悲泣之言,顿时双目射出凌厉骇人的精光,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哼!飞虎帮廖贼……近两月中我虽然尚未查明师父的死因,但却查出尔等欺凌弱小武林以及百姓的恶迹不下上百,便是师妹也遭你……哼!我已无心忍仇隐迹暗查了,不如就正面与尔等相交,说不定还能引出一此隐秘线索!”

灵姑金翠瑶突被他双目中射出的凌厉精光,吓得浑身一颤,顿时怯怯的低语道:“丑……丑哥哥!你的眼睛……好怕人哟……”

丑汉闻言神色一松,立时安慰的问道:“金姑娘,如今你……可有去处?金老伯之事我一定尽力查访清楚,到时我耍至何处通知你?”

灵姑金翠瑶闻言顿时芳心大喜得伸手紧搂丑哥哥手臂,并欢悦的急说道:“丑哥哥!人家现在哪有地方可去?家中也甚为危险,况且这些日子中孤零零的好害怕哟!夜里入睡尚不时惊骇而醒久不能眠,因此丑哥哥你别离开人家嘛!人家好害怕呢?”

丑汉眼见她双目中那股期盼哀怨的眼神,心知一个十来几的姑娘家孤身浪迹江湖确实甚为危险,因此实不忍拒绝的只能颔首应允的说道:“这……好吧!你就和我一道吧,不过你可要听我的话才行!”

“可以!可以!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丑汉展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