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凤缠龙》

第08章 武林震惊

作者:天宇

冀鲁——

冀鲁境内飞虎帮辖下的千里方圆之地,近来时可见到飞虎帮各分堂快骑四处奔驰,并且在各重要官道叉路口或船或渡处,皆有数十不等的雄壮汉拦路盘查,似乎发生了何等重大案件一般。

但是常走江湖的明眼人早已心知是近两月中,飞虎帮有数处分堂遭一群不明来历的蒙面人挑毁一空,以及遭一俊一丑的黑衣人登堂寻衅,使得飞虎帮声威严重受损,因此才如临大敌般的调兵遣将严查敌踪,准备一一残杀讨回颜面。

但是如此一来立即造成百姓的惶恐以及冀鲁境内或外来式林人士的莫大不便,自是时有争执的拚斗发生。

不过在惶恐气愤之中却另有种兴奋的心境,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不畏飞虎帮的庞大势力,依然敢明目张胆的挺身而出与之对抗?

在鲁山西方的淄川西城郊,一处十字叉路口的草棚内有三名五旬灰衣老者并肩坐在长条木椅上,正目注着叉路口三十余名壮汉盘查往来行旅。

此时正有七名携刀配剑的武林人被拦下询问,但其中有三名乃是年约五旬左右的武林人,在江湖武林中小有名声,岂肯受飞虎帮的一些小角色盘查?因此俱都神色极怒的开口叱斥。

当然此举立时遭飞虎帮所属围困,草棚内的三名老者也因此急忙出棚支援,但眼见三名武林人物,居中一人己冷笑说道:“哼!原来是飞鹏爪洪大侠、九州神剑张大侠以及啸天狼区老邪三位!三位难道不知本帮近日大举出动的用意吗?”

“呔!老夫早知你毒心客已投身飞虎帮为总堂护法,也知贵帮近日搜寻大敌之举,然而贵帮竟不顾江湖道义,不分黑白的大肆騒扰过往行旅及武林同道,难道不怕引起各方武林同道的反感吗?”

飞鹏爪洪三川怒声方止续又听另一侧的邪怪啸天狼也阴森森的冷笑道:“洪老儿!尔乃正道之人原本便是他们的眼中之钉,因此受此委曲早在意料之中!嘿嘿嘿!但是老夫也遭同等待遇那就令人讶异了!看来飞虎帮仗着人多势众已不把武林黑白两道皆放在眼里了!如此说来老夫倒要看看这些黑道之中的下三滥,投身飞虎帮之后又增长了什么气候?”

淄川分堂的三名护法中,靠左的一名老者此时急忙跨步上前拱手道:“区老哥您且息怒!曹老弟口不择言得罪区老哥您,小弟在此代为赔罪!区老哥您可是小弟极为敬仰之人,小弟也深知区老哥的为人绝不会与本帮为敌,因此小弟作主陪您通过关卡,并且奉赠通行牌一面,不再受各关卡盘查便可通行无阻!”

啸天狼区老邪耳闻来人之言顿时怒火略消,但仍然心有不悦的冷声说道:“嗯!残豹,焦老邪!并非老哥我有意挑衅,而是贵帮此举确是不容于各方同道,若非咱们尚薄有交情,否则凭老哥我的习性……嘿嘿嘿……”

然而话声未止另一名护法波涛客柳一非却不屑的嗤笑道:“嗤嗤!区老邪你少在本座面前扬威,若非本座心知你区老邪还没那份能耐敢轻捋本帮虎威,因而不愿我生是非,难道你以为本座在乎你区老邪与本帮为敌吗?”

原本已怒火渐息的啸天狼区老邪闻言一怔,接而怒火暴涌毕露,双眉一挑的极怒冷笑道:“嘿嘿嘿!既然如此,老夫就向柳老怪讨教一番,看看我老区够不够份量吧?”

一旁的残豹焦天赞闻言顿知不妙!

尚未得及笑颜开口安抚时,迅见啸天狼身形暴窜疾扑披涛客,就在此时倏又听九州神剑张白衣也已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士可杀不可辱!老夫行道三十余年也己活腻了!那就请诸位慈悲送往西天吧!毒心客你就接老夫一剑试试?”

话声中顿见一道匹练凌空闪烁接而疾射毒心客,而另一位飞鹏爪眼见之下也豪气大发的朗笑道:“也罢!两位皆己出手了那老夫还等什么?残豹咱们俩也别看热闹了凑合玩玩吧!”

残豹焦天赞眼见两方激战己起,而白道高手飞鹏爪也已找上了自己,顿时内心咒骂波涛客不止。

但也不敢怠慢的急提功力,盯望着名声功力皆高过自己的飞鹏爪,以静应变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叉路口的三十余名帮众惊见战端已起,立有十余人急撤兵器围住另四名静立未吭一声的试林人以防有变,而另二十余人则迅疾包夹的围向三位护法交战之方。

倏然一阵有如九天龙吟的清朗笑声由西面响起,“哈哈哈!怎么?在官道之中尚有好戏可看哪?喔!原来又是那些只会张牙舞爪欺压善良的丑角们惹是生非嘛?哈哈哈!”

执刀围立警戒的帮众循声望去,只见西面行旅群中有一名身穿黑衣头戴竹笠的雄伟身影排众接近,突听一名帮众心生怒气的大喝道:“呔!哪来的不长眼……咦?唉哟!我的妈呀!好一个丑鬼……”

接而又听另一名帮众心生警惕的喝道:“什么人敢招惹本帮?莫非不要命了?啊!莫非是……是……是他?……就是他!大家快来呀!正主儿现身了!快围住!”

众帮徒闻言一惊,霎时急涌而至,兵器齐扬的团团围住掀起竹笠的黑衣丑汉,其中一名头目己惊喝道:“呔!识相的快说出身份来历!否则莫怪我等要将你乱刀分尸,死无葬身之地啦!”

黑衣丑汉闻言顿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诸位大哥!贵帮劳师动众的在各方搜寻在下,因此令在下无处容身,只好现身求诸位大哥慈悲,饶了在下此遭可否?”

众帮徒闻言更是惊震,心知此人果是帮主下令务必搜寻围杀,不容活命的黑衣丑汉,因此毫不怠慢的,由那名头目率先举刀狂猛劈向丑汉,并急叫道:“大家快围住,千万别让他跑了!杀了他之后,帮主必有重赏!”

黑衣丑汉突峻丑陋的面貌,似是个活招牌,众帮徒眼见之下,内心虽惊骇,但心知确是帮主下令围杀的大敌,而且仗着人多势众,岂会畏惧一个毫不起眼的丑鬼?

因此尚未待头目话落,皆己喝声连连的齐扬兵器,凶猛狂狠的一涌而上,分由四面八方劈砍向丑鬼,大有一举围杀分尸,获得大功之心。

黑衣丑汉正是由肥城东行的丑鬼,此时眼见精光闪烁的二十余柄大刀齐砍而至,顿时哈哈大笑身形暴升数丈,凌空横飞下落时身躯疾旋有如车轮,双脚疾猛的踢向众大汉的头颅。

众大汉兵刃狠劈时倏觉眼前一花,黑衣丑汉竟凭空消失不见?

较为机警的大汉,惊怔中已然心知不妙,因此不待刀势施满,已暴然而退或蹲身窜退,但尚有反应较慢的十一人,还不知是怎么回事时,俱都头颅剧震,脑中轰鸣、眼冒金星的踉跄倒地,有如一团烂泥。

丑鬼凌空一击踢倒十一名大汉后,利用反震之力,身形再度冲升而上,凌空一旋,再次斜扑另一方十余名大汉,并喝道:“想活命的快快退出,否则在下绝不留情!”

手执兵器退有三丈的众大汉,眼见丑汉又凌空扑至,顿时慌急得惊喝连连,并将手中兵器凌空挥舞劈削,慾将凌空下扑的黑衣丑汉碎尸万段。

丑鬼眼见身下刀光如幕,十佘刀尖毫不留情的削刺而至,不由口中怒哼一声,双拳疾抡连连击出四股狂猛拳劲,罩向精光刀幕。

“轰……轰……叮当……叮当……轰……”

一阵拳劲轰鸣兵器碰撞的锵响声中,十余名大汉竟有如喝醉酒般的踉跄倒退三丈之外,跌坐在地,但并无伤亡之人。

丑鬼施拳震退众大汉后身形斜掠数丈,凌空骤弓倏挺,身躯再度暴升而上,双手伸张有如一只大鹰般的凌空旋飞注视着下方的景况。

自丑鬼遭二十余大汉围攻时暴纵而起,连连施脚、拳攻敌竟末曾落地,全靠着任督贯通真气循行不息的绵绵不绝真气,以及反震之力在空际旋飞。

如此的功力看在众大汉眼中自是惊骇无比视为神人,因此虽未曾受伤但已不敢再恃众围攻,以免遭此高手心生杀机而落得命丧当场,说来好似众大汉皆是胆小如鼠之人,可是在江湖武林打混的二、三流角色,武功虽低微,但口耳相传中皆有自知之明,只能侍众围攻同等级之人或是略高的一流之人,若遇到那些功达飞花摘叶、隔空打穴的高手,那只能遥呼远围,莫要靠近五丈之内,否则便有自寻死路、命丧黄泉的兆头,哪有伤及高手一丝一毫的能力?

因此众大汉岂敢自不量力,自寻死路?只能在四周喝叫连连助威。

此时与飞鹏爪、九州神剑及啸天狼激战中的三名护法,惊闻追查的正主儿己然现形,顿时大吃一惊!但已难脱身追杀正主儿!正自心急时却听空院响起一阵朗笑声:“哈哈哈!飞虎帮劳师动众寻找在下行踪,但却夹威侍众,欺压同道,旁生节枝,莫非不想捉在下回帮覆复了?也罢!那在下便要离去啦!”

残豹焦天赞原本便不愿旁生节枝与两名白道高手以及行事怪异的邪怪冲突,当耳闻那丑鬼调侃之言后,更是又急又恨,因此立即放手抢攻数招,逼退飞鹏爪并暴退丈余且大喝道:“大家住手……”

白道高手九州神剑及飞鹏爪闻声自是依江湖惯例收招退身,却听残豹有何交代?

然而另一方的啸天狼眼见波涛客正却收招后退,但却毫无收招止战之意,依然出招凶狠凌厉的逼攻,并且阴森森的说道:“哼哼哼……岂容你等说打便打,说停便停?等柳老怪躺下再说吧!”

波涛客柳一非被对方逼攻得脱身不得,已是怒火上涌,待耳闻对方毫无罢手息战之意,更是火上加油的阴阴说道:“嘿嘿嘿……既然如此,区老邪你就纳命来吧!”

话声中两人再度狂猛凌厉的激战一团,竟较方才更为激烈,似乎皆有不将对方摆平毫不罢休之意。

此时毒心客己朝九州神剑及飞鹏爪拱手陪笑道:“两位请了!方才确是本帮之错,因此尚请两位见谅,并且不再盘查各方同道,任凭自由往来,诸位大可离去了!”

话声一落,立时急忙掠往静立一侧并未曾逃逸的黑衣丑汉面前,双目略一细望便沉声问道:“阁下便是曾在本帮汶河、肥城分堂强闯坏了本帮声威的丑鬼?”

丑鬼闻言顿时双肩一耸漫不经心的应道:“然也!”

毒心客闻言已然确定,但未曾立即出手,却又续问道:“哼哼!阁下竟敢狂妄嚣张,挑衅本帮,莫非仗恃武强而不把本帮放在眼内,阁下来历可敢告之?”

“嗤!在下只是看不惯贵帮恃众欺凌各方武林的作风,因此才略微出手,让贵帮知晓武林人并不畏惧贵帮庞大势力而已!”

此时残豹焦天赞也已向各方武林及往来行旅陪罪后,迅疾掠至毒心客身侧急说道:“老刘别跟他多说废话了,咱们先拿下他再说!”

话声未息,己然身形斜窜向那丑汉,右掌伸屈如爪,疾扣丑汉右肩并喝道:“小子!接本护法几招试试!”

丑汉眼见爪势罩向左肩,并且连左胸诸大穴也在爪势范围之内,心知对方不槐是成名多年老辈高手,一出手便不同凡响。

心中虽赞佩,但却毫不在意的身躯原地骤旋一匝,霎时旋起一股气劲,将残豹爪势带得往左一偏,而右掌也顺着旋势拍向对方左肩。

残豹焦天赞怔见对方竟然原地疾旋,而自己爪势竟也被带得一偏,顿时心中一惊!心知对方必有后手反击而至,因此身开急顿,左掌骤然斜拍而出,正好迎向对方右掌来势——

“嗤……”

一声轻笑声,丑鬼右掌已改拍为抓,疾抓向对方胸腕脉。

残豹左掌乃是虚虚实实,以攻阻挡对方反击,因此招未过半便疾收斜侧,而右掌如刀,疾劈对方手臂。

丑鬼陶震岳数年前便是飞虎堂堂主之徒,以往飞虎堂只是个势仅济南城周遭三百里方圆的堂口,人数也仅有四百余人而已。

然而竟在师父不明不白的遭人暗算后,被那个无情无义卑鄙无耻的小人狂鹰廖不凡接掌堂口,竟在六年余中将势力扩增十倍左右,不但人数上万,且收纳了不少的黑道高手及邪魔。

眼前的残豹便是纵横江湖数十年的一流高手,功力绝不比师父差上两筹,但他却只在总堂中担任护法之职而己,因此可见现今的飞虎帮己是卧虎藏龙高手如云了。

此时眼前的一名总堂护法都无能战胜,那么以后又有何能力指望寻那廖贼报仇?

丑鬼陶震岳心有此思,因此豪兴大发的有意藉此尝试自己苦练数十年的功力及武技达至何等程度,是否够格前往总堂找廖贼复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武林震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凤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