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01章 天机难测

作者:天宇

前凸后翘嘎嘎叫。

擒龙伏虎女神龙。

苦海无边布色身。

朗朗乾坤何日现?

农历六月十九日子时,虽值深夜,六月天火烧埔般的白天炎热并未使温度稍降,二位少年及一位少女正忙得满头大汗。

因为,他们正忙着吆喝做着生意。

哇考!三更半夜,什么生意可以如此忙呀?

“香花献佛前,佛香人也香,一串玉兰三文钱呀!”

“清香拜佛祖,平安又发财,一束清香三文钱呀!”

“纸钱烧入炉炉旺人也旺每份纸钱三文钱呀!”

原来,农历六月十九日乃是观世音菩萨得道纪念日,峨嵋寺每年旨在这一天举行法会纪念此事及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观世音菩萨不但大慈大悲,更寻声感应化厄解危,在咱们中国人的心目中,一直是心灵之最大寄托。

峨嵋寺行事正派,更经常救急抒困,加上不少人在峨嵋寺上香祈求皆有感应,所以,香火日益鼎盛。

因此,每逢六月十九日,便有大江南北善男信女自水陆两路涌入峨嵋寺慾还或祈愿。

不少人更慎重的自十八日深夜便上山。

不少人更三步一跪,九步一叩的朝山而上。

所以,峨嵋山每逢六月十八日晚上便热闹一次。

小贩们亦聚集在山门前叫卖着。

最突出的便是这二位少年及一位少女,因为他们不但满口吉祥话,手中之物品亦皆绑得整整齐齐。

加上他们眉清目秀,颇有香客的好感。

所以,他们忙得满头大汗。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所携的三堆物品己快卖光,立见兜售纸钱之少年道:“潭哥,你回去摧摧大叔他们吧!”

“好!”

兜售线香之少年立即离去。

他姓毛,单名潭,熟人皆叫做他为毛毯,因为,他不分四季皆全身热乎乎,他为人老实又勤快,似毛毯般带给别人温暖。

他刚奔出一里余,便见一对夫妇以篮挑来线香、纸线以及玉兰花,他立即上前接过妇人之扁担道:“快卖完啦!”

中年人喜道:“谢谢!阿虹的娘,你快回去吧!”

“好!”

中年人便与毛潭挑物快步而去。

这名中年人姓甄单名度,他原本是世家子弟,三年前之一场大劫,使一群劫匪入他们的庄中杀人劫财及放火。

甄庆一见苗头不对,便率妻女由后门落逃。

翌日天亮,他们方始返家慾善后。

立见十名债主已搁路讨债。

人已够衰又逢讨债,甄庆岂能不怒,不过,他硬抑正下怒火陪笑保证还债,十名债主方始宽限一个月。

债主一走,甄庆一入内,再也忍不住的掉泪。

因为,庄院已成废墟,他的双亲及哥嫂一家人和十名下人皆已被烧成焦炭,财物亦已经不见,他怎能不悲呢?

就在这此时,毛潭捧着下个破箱前来,甄庆不由又掉泪。

毛潭却留下箱中之碎银及铜钱,立即离去。

原来,毛潭是湖南长沙人,一场大水灾在他十岁那年冲垮他的家庭,他的亲人亦全部死于那场水灾。

他抱着一析断树随波逐流,终于逃过一劫。

他身无分文,几乎沿途乞讨维生。

二十天后,他遇上甄庆夫妇,原来,甄庆之妻是湖南人,她一听湖南闹水灾,便求老公陪她返娘家瞧瞧。

结果,她获悉娘家之人皆已被洪水冲走。

她为之哀伤逾恒。

所以,当她获悉毛潭历劫余生,便心生同情。

于是,他们带毛潭返长沙,立见房舍全失,毛潭不由大哭。

甄庆夫妇劝他良久,方始带毛潭返庄。

毛潭只住了半个月,便已经在一处养鹿场工作,他勤快地由早忙到晚,他不计较工资,只求温饱。

鹿场主人鹿百里是一位罗汉脚仔(单身汉)他一见毛潭如此勤快,便经常一串、二串的赏钱。

毛潭便把赏钱放在一个破箱中。

且说毛潭一见恩公甄庆全家有难,他除了捧来所有的私房钱,他更向雇主百里谈及此事。

一向独来独往的鹿百里便出面助甄庆解危。

甄家原本是世家,由于一代不如一代又一直讲究排场,财产便一代代地耗损,十足的印证富不过三代。

甄庆之兄甄福为振兴甄家,受诱入赌场慾侥幸捞一票,结果,甄家的产业便一夜之间被他输光。

甄家不但只剩这座庄院,更还欠一笔债。

爱面子的甄家便一直以债养债的撑着门面。

此一劫数终于使甄庆必须善后,他当场惶然掉泪。

哪知,鹿百里在翌日替他连本带利的还债,而且助他收场及表示慾助他重建庄院,他立即予以婉拒。

因为,他要开始还债。

首先,他出售庄院那块地,他在郊外买块地搭屋种菜,他每日上午担任塾师,下午则与妻女种菜及售菜。

过年时节,他便办妥大批物品交由女儿入城兜售。

他把握每个赚钱的机会。

他不相信自己还不了债。

他为把握六月十九日的发财机会,早已买妥线香、线纸在家中分装妥,他们在今晨买妥大批玉兰花以针线串九朵为一环。

他们更在入夜之后,便把大批成品挑到山门前摆妥。

料不到生意如此佳,甄庆夫妇不由一喜。

他放妥物品,便挑走三小所收入之铜钱以及碎银。

他一返家,便又挑来线香、纸钱及玉兰花。

甄氏则忙着以针线串妥玉兰花。

又过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己卖光物品,甄庆夫妇及爱女甄虹便连连向毛潭以及另外一位少年童南申贺着。

董南更是春风满面。

因为,这个生意是他出的点子哩!

甄庆夫妇三人一入城,便敲门买妥纸钱及线香。

然后,他们又到菜市场敲买妥玉兰花。

他们一返家,便又开始忙碌着。

天亮不久,甄庆便入塾准备授课。

甄氏母女则已在山门前兜售着。

香客一批批的涌到,她们身后的物品一批批的减少,她们的篮中却一批批的增强铜钱以及一部分碎银。

因为,部分香客大发善心的赐赏。

不久,一位妇人跟着一批香客一走近山门,甄虹便又喊吉祥话兜售,妇人乍见到甄虹,便双目一亮。

她便在旁瞧着甄虹。

她便以挑媳妇般上下瞧着甄虹。

她再也走不开脚步啦!

又过不到一个时辰,甄虹母女己售光物品,她们欣喜的合抬篮中的铜钱及碎银离去,妇人便在远方跟去。

甄虹母女一返木屋,甄氏便道:“你们己忙一夜,歇息吧!”

“女儿不累,娘歇息吧!”

“好女儿,一起整理财物吧!”

“好!”

二人便清点着一串串的铜钱。

良久之后,甄虹喜道:“娘,咱们收入接近二百两白银哩!”

“嗯!连同昨夜之收入,可逾五百两。”

“真令人欣喜!”

“是的!阿南出得这个点子不错。”

“是呀!”

她们便自柜中抬出铜钱清点着。

又过良久,二人欣喜的笑啦!

因为,她们果真收入逾五百两白银。

但是,她们的本钱只有八十余两白银。

于是,她们一起炊膳着。

午前时分,甄庆一返家,甄氏便道出这项喜讯。

甄庆喜道:“我们可以还一笔钱啦!”

“是的!”

不久,三人便开始用膳。

膳后,甄庆夫妇便挑铜钱及碎银入银庄兑换银票,甄虹忙了一夜及大半天,便返房歇息。

她一见辛苫己有收获,便欣喜入眠。

不久,她己酣酣睡着。

人影倏闪,那位妇人己闪入甄虹的房中。

她朝甄虹的后脑一拂,便制昏了甄虹。

不久,她把甄虹剥得光溜溜。

她乍见椒rǔ,便含笑点头。

不久,她扳开她的粉腿,便探视莲宫,她倏地惊喜地道:“九重穴?可能乎?世上当真有此宝穴乎?”

她立即似鉴定宝物般探视着。

不久,她更按捺甄虹的骨骼及穴道。

良久之后,她喜道:“想不到世上竟有此种宝穴,太好啦!我之心愿可以达成,我可以复仇雪恨啦!”

于是,她替甄虹穿回衣物。

她又拍开甄虹的穴道,便悄然离去。

当天下午,甄庆便到鹿场向鹿百里申谢以及归还一张五百两的银票,然后,他愉快的返家歇息。

翌日上午,甄庆又上学塾授课,甄氏挑菜入城出售,甄虹则在家中打扫以及整理环境。

忽然,他听门前传来口哨声,她便含笑出来。

“南哥,请进!”

“哇考!阿虹,你再叫一次。”

“讨厌!要不要进来嘛?”

“要!要!阿虹,你方才那声南哥险些令我昏倒啦。”

“讨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来人正是童南,立见他上前递出一个纸包道:“尝尝吧!”

甄虹一瞥四周道:“你又揩油啦?当心被活逮。”

“安啦!我童南做事,一向十拿九稳!”

甄虹一接纸包,立见内有三个糕饼,她不由喜道:“谢啦。”

“小卡司,刘员外之孙今日满且,尝尝吧!”

她便扳下一块糕饼递给他道:“你先尝尝!”

“哇考!你怕我下毒呀?”

“不是啦!道谢嘛!”

“嗯!这才差不多。”

说着,他一张口,便探舌舔上她的手指再咬糕入口。

“讨厌!你最不正经啦!”

“谁叫你这么美呢?阿虹,你以后就嫁给我吧!”

“神经病!急什么嘛!”

“先预约嘛!”

“少来这一套,我可没这个福气。”

“拜托!阿虹,我只喜欢你啦!”

“世事多变,以后再说吧。”

“好!昨天又捞不少吧?”

“谢啦!净赚四百三十两,己先还鹿员外五百两。”

童南笑道:“怎样?我这脑瓜子不赖吧?”

“嗯!佩服!”

“吃糕吧,步步高!”

甄虹便扳下一块糕送入口中轻咬着。

童南道:“明年就多准备些香钱及玉兰花,再捞一票!”

“好!”

“我家老头自明日起聘一人在家教我打拳,我可能比较没空来看你,你可别变心喔!”

“讨厌!神经兮兮的!”

“阿虹,我真的很喜欢你。”

甄虹含笑低头道:“伯父伯母不会答允的,门不当户不对啦!”

“不!不可能,他们一定会答应的。”

“以后再说,你好好的练拳吧。”

“好!我练妥拳,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

她不由欣然一笑。

二人又叙一阵子,童南方始离去。

童南便是嘉定城内童记糕饼铺主人之独子,他为人聪明又对甄虹情有独钟,他一直哄得甄虹心花朵朵开。

夜深人静,甄庆一家三口皆在酣睡,那位妇人却与二位妇人闪入木屋,不久,她们已制昏甄庆三人。

妇人立即剥光甄虹及轻声吩咐着。

不久,她坐上床便扶坐起甄虹。

另外二妇便坐在甄虹的前后。

“准备!”

二妇便以双掌按上甄虹的胸、腹、背心及脊椎末节。

妇人正色道:“由徐而疾,开始!”

二妇立即把功力经由掌心注入甄虹的体中。

妇人便以右掌心贴按在甄虹的莲宫口。

半个时辰之后,她的右掌心已隐觉一股吸力,她不由暗喜道:“果真是天生尤物,太完美啦!”

她便沉声道:“疾!”

二妇用力贯注二股功力。

妇人立觉右掌心被重重一吸。

她便点头道:“收!”

二妇一收掌,便各吁了一口气。

妇人便轻扶甄虹仰躺着。

立见她的双掌徐缓的按拍甄虹的胸腹穴道。

不久,她的呼吸一促,便收掌吁气。

立见甄虹的肌肤因为功力连转而抖动,各穴道更依序先凸后平,她便小心的注视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替甄虹气归丹田收功。

她又替甄虹穿妥衣物,便率二女离去。

翌日中午,甄虹刚躺下,体中功力便自己徐徐连转,她怔了一下,不由以为自己吃坏了胃肠。

她刚要想自己吃些什么,却己悠悠而眠。

一个多时辰之后,甄庆夫妇已在菜圃忙了一阵子,忽听甄庆问道:“夫人,虹儿好似还在歇息哩。”

“可能因为前夜太累了吧?”

“会不会与来潮有关?”

“或许吧!她发育得挺快哩!”

“童南似对虹儿有意思哩!”

“嗯!他一直要虹儿承诺他哩!”

“夫人意下如何?”

“阿南太聪明,眼神又太灵活,加上童家的门风,他日后不愁没女士上门,虹儿似不宜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天机难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