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10章 夜探邪堡

作者:天宇

毛潭一气呵成的宰掉云门双妖之后,他一见百里扬已掠起,他立即慾跟起,倏听前方传来异声。

他喝句“小心”,立即仗剑掠去。

立见六名中年人手持长枪由前方疾掠而来。

他们乍见毛潭,立即一起掷枪而来。

立听百里扬喝道:“勿碰枪!”

毛潭正慾振剑断枪,立即沉劲翻向地面,刷刷二声,二枪己贴着他的背、腿而过啦!

立见那六人扬掌劈向毛潭。

毛潭自知即便落地也逃不出六记掌力之暴风半径,于是,他咬牙疾劈左掌及先行翻出。

轰轰连响,那六人己各退二至三步。

毛潭便趁机翻落地面。

百里扬趁势掠近一人,便振剑疾砍不已。

啊叫声中,百里扬已超渡对方。

立见三人叱喝的扑攻向百里扬。

毛潭见状,立即全力掠去。

他一掠近,便振剑疾砍不己。

寒光便如闪电般的交织着。

啊叫声之冲,二名中年人己入地府报到。

百里扬便趁隙刺杀一人。

另外二人立即转身落地。

百里扬便趁隙刺杀一人。

另外二人立即转身逃跑。

百里扬便率先掠向远方。

毛潭回头一瞧,立见没人追来。

不久,二人一返客栈,便取包袱离去。

他们二话不说的连夜溜之大吉。

因为,天尊堡的内外埋伏太严密啦!

天未亮,他们己勿匆掠上京郊之山上。

他们毫不停留的续掠着。

因为,百里扬担心百忍天尊亲自追来。

此时的天尊堡大厅内,正有一名瘦高黄袍中年人正沉容坐在一张又亮又天的椅上一名中年人正望看他。

此人便是自称百忍天尊的李百忍,他如今己逾七十岁,因为修炼邪法,望之好似才四十出头哩。

立见他沉声道:“彼二人皆施展达摩神剑?”

“正是!”

百忍天尊忖道:“近四十年来,少林只有二人修炼达摩神剑,永千己涅般,百里扬已失踪多年呀!”

他立即沉声道:“详奏彼二人身材?”

“遵旨!”

此人便详报毛潭二人之身材。

百忍天尊忖道:“果真是百里扬,他为何能诛云门兄弟?莫非他另有奇遇,哼!不知进退的小子。”

他立即道:“六枪也撑不住他们?”

“是的,阵亡四枪。”

“可恶之至!”

他不由沉容不语。

不久,他沉容道:“总护法指高领尚未返堡?”

“是的!”

“盯群贤庄!”

“遵旨!”

“加强戒备,若再失误一次,杀无赦!”

“遵旨!”

百忍天尊冷冷一哼,方始离去。

堡中人员立即紧张的内外忙碌着。

午后时分,百里扬二人方始进入梅香村之一家客栈内,他们只付出一锭白银,便换来迅速又周到的服务。

他们沐过浴,正好入厅用膳。

膳后,他们便各在一房内歇息。

他们渡过一个惊险的半夜又马拉松的落跑大半天,他们如今一放松身心,便迅速的进入梦乡。

此时韵京城东郊群贤庄前,庄主海德正与总管葛明伦向太子下跪,少林高僧们便回避于前。

太子哼道:“返宫再议!”

“遵谕!”

海德二人立即起身。

不久,海德己跟着二部马车快步而去。

海兰目睹年逾六旬之祖父居然似奴才般快步跟行马车,她的芳心一阵不悦,便默默的站在原地。

葛总管却含笑向诸僧申谢及请入庄中。

群贤庄虽然名为庄,却是一座大堡,堡中除有三百随役下人,尚有一千多名高手及他们的家属。

足见它占地之广及规模之大。

双方入厅一坐,侍女便呈上香茗。

葛总管便招呼诸僧品茗。

不久,海兰主动上前报告经过。

葛总管点头道:“辛苦!庄主返庄再议吧!”

海兰便行礼退去。

葛总管道:“高岭归隐甚久,此番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敝庄必然会追查共获或主谋人员。”

若贤大师点头道:“有此必要,敝派亦会进行此事。”

“感激之至,敝庄主未曾遇此挫折,盼贵派能够协助及早缉凶俾及早洗刷此辱,再振正义光辉。”

“乐意配合!”

“谢谢!”

双方双叙良久,诸僧便入客房歇息。

黄昏时分,海德沉容返庄之后,葛总管立即出迎,二人一入厅,海德便递出一件公文道:“我即刻离庄!”

“这是……”

“你自阅吧!”

说着,他己沉容离厅。

葛总管一拆阅公文,不由一喜。

他阅毕公文,不由满面春风。

于是,他召入三人指示着。

不久,那三人己轻声申贺道:“恭喜庄主!”

葛明伦含笑点头轻声道:“速办!”

“是!”

三人便行礼离去。

原来,海德方才一跟入宫,太子便向皇上启奏自己险些遇刺之惊险倩形,另参群贤庄安逸虫生。

皇上为之震怒。

皇上狠狠的训海德一顿。

然后,皇上革掉海德之职及派吏善交。

葛明伦因而升任庄主。

不到半个时辰,海德一家三代己搭车离去。

昔日之风光随之烟消云散。

庄中居然没有一人送行。

他们倍偿人间冷暖而去。

海德一寒心,便决定远遁渝州山城。

黄昏时分,群贤庄济济一堂,表面上是宴谢少林高僧,其实是庆贺葛明伦升任庄主,场面十分的热闹。

席间,葛明伦更致送一个红包给若贤大师。

双方更各说一串场面话。

良久之后,方始散席歇息。

翌日上午,葛明伦便送少林高僧们离去。

接着,他衣衫整齐的拎名册入宫。

群贤庄是一个不公开的官方组织,它归兵部尚书直接指挥,任务是保护皇宫内外之安全。

这是朝廷以武制武政策下产生的组织,它的成员都是天下精英,他们一向严密监视入京之黑道人物。

所以,皇宫一直稳若泰山。

历届太子更是一直由群贤庄派高手护送出巡。

想不到此次居然险些全军覆没。

海德以后的所有功德及荣耀立即化为乌有,他更有一文钱也未领的便被摘掉崇高的荣耀。

几家欢乐几家愁,葛明伦一升官,便赶入兵部报到以及呈上新任总管人选和抚恤阵亡人员名册。

兵部甘尚书立即转送一大堆重要命令。

最重要的命令是太子亲示之寻人,对象是那位救驾青年,甘尚书更提供太子召人所作的青年画像。

其次,群贤庄人员必须加倍提升武功及巡视京城。

此外,甘尚书指示葛明伦评估甄选具有潜力人员进行长期培养之可行性,以进一步强化群贤庄。

不久,葛明伦请示需否追缉元凶?

甘尚书摇头道:“元凶己伏诛,勿节外生枝!”

“是!”

甘尚书递出一个红包道:“太子所赐,妥加激励士气!”

“是!谢谢大人!”

“全力以赴!我支持你!”

“谢谢大人!”

不久,葛明伦已行礼出宫。

他一返庄,便召来新任总管郑太平转达命令以及指示着,然后他把红包内之三百万两金票订在公告栏中。

不久,郑太平已产终妥命令公栏中。

众人皆知新官上必有三把火,所以,大家皆注视公告事项,不久,众人己记妥与自己有关之事项。

当天中午,葛明伦在膳前召集众人重述命令一次。

此外,他宣布转赠每人二千两黄金。

众人不由一乐。

当天下午,十人己赶赴河南命安现场附近探访救驾青年,其中一人更手持太子记忆中的青年书像。

不出五天,便有人发现此青年曾在街上搂过骑马女子,对方便道出毛潭与海兰当日在街上所表演之情形。

这位群贤庄高手立即赶赴庄报告。

葛明伦欣喜之下,便吩咐他赴海家请海兰进一步提供资料。

此人便赶往开封海府。

他可真走运,他赶到海府之时,海德正率亲人祭祖,因为,海德正打算祭祖之后,便直接远居渝州。

他一获悉此人来意,便召来海兰吩咐着。

不久,海兰乍见那幅书像便芳心狂跳。

她的骄颜为之泛红。

因此,此人便人便是让他当街出丑。令她刻骨铭心,至今仍然牢记之冒失鬼,因为此人之鼻太突出啦。

她不由细瞧书像。

不久,他发现书中人除鼻部符合之外,其余皆走样。

她的芳心不由一阵激动。

她不由追问内情。

那人立即道出此人救驾之后即离去,太子急慾找此人。

海兰当场一怔。

因为,她一直纳闷是何人杀死高岭,她想不到竟是那位冒失鬼杀死高岭,她更料不到冒失鬼会帮这个大忙。

因为,太子若死,海家全家必须陪葬哩。

不久,她定下心神,便铺纸提笔另行绘图。

不出半个时辰,她已经绘出毛潭。

她更指出此人操南方口音。

海德一追问,海兰便脸红的道出那件丑事。

海德道:“此人有恩于我人,你趁南下之时,多加注意吧!”

“好!”

不久,海兰一返房,不由忆及那件丑事。

她不由轻抚被毛潭一脸贴上之酥胸。

她更轻按被毛潭抱过之双臀。

她没来由的打个哆嗦,竟有些许的快意哩!

毛潭便在她的芳心烙上深痕。

葛明伦一获悉修正过之画以及海兰所提供之资料,他立即入宫报告,他更建议派五百人南下寻找此人。

甘尚书立即率他见太子。

太子听后,立即同意此事。

他更勉励葛明伦一番。

葛明伦不由大喜。

因为,太子很可能在明年或后年登基,他只要抱紧太子,必有机会似首任群贤庄庄主般入兵部任官。

所以他叩谢离去。

他一返庄,便派人持画入城雇人大量仿绘。

他开始部署五百人南下寻找此人。

且说毛潭二人在途中歇息之后,便直接赶返嘉定,因为,他们耍进一步强化武功,他们不再轻易步险。

他们一返嘉定,便易容先在城内视察三天。

他们立见鹿场没有异状。

不过,他们发现不少名游客在探听甄虹。

他们更开始跟踪这批人。

这一夜,他们已瞧见这批人与近百人在江边会合,不久,一名中年人一到达,众人便向此人行礼以及报告着。

耳尖的毛潭立知他们皆咒骂甄虹以及慾杀她。

他便低声告诉百里扬。

百里扬取巾蒙巾住鼻下及下巴,喝道:“杀!”

毛潭立即以巾蒙面。

不久,二人突然扑去,便疾劈双掌不已。

轰轰连响声中,二、三百人己吐血惨叫飞落河中,其余之人匆勿慾还击,毛潭便拔剑全力连连砍出佛光普照。

寒光迅即大量摧残人命。

为首之中年人更是当场被砍成四块。

剩下之二十七人骇得纷逃。

毛潭一人便迅速追杀着。

不久,他们便又超渡这批人。

百里扬原本打算留活口问供,不过,他担心活口道出甄虹布施色身之事会令毛潭受不了,所以他打消此念。

他们便在现场劈坑埋尸。

不久,他们已经返回住处。

这批人怎会来嘉定寻找甄虹呢?

原来,甄虹吸死包龙、包荣及巴仁离去之后,不出半日便被下人们发现尸体,二派干部们为之骇怒交加。

巴仁之子巴星更率人赶来九如帮慾理论,当他们发现包龙父子也是被甄虹害死之后,才打消此念。

他们便先在南昌及杭州搜索甄虹。

他们遍搜不到之下,才决定派批人到嘉定寻人。

所以,嘉定才会增加这批冤魂。

百里扬二人溜回鹿场;立即歇息。

天亮之后,百里扬便悄悄的赴各店面收帐及探听消息,因为,他一直担心少林弟子会找到嘉定。

其实,昔日那二位鸡婆群贤庄高手收尸离开嘉定之后,他们决定先返群贤庄请示再赴少林探讯。

哪知,他们返庄正好遇上太子遇刺之事,他们便搁下此事。

且说毛潭在百里扬收帐期间日夜躲在鹿场地室饮大补酒,按剑专心的行功以提升功力。

百里扬收妥帐之后,便前往成都。

他一会见陈泉,陈泉便低声道:“二位探过天尊堡吧?”

百里扬含笑道:“贵帮果真消息灵通。”

“不敢当!据说二位重创过天尊堡?”

“不!只是略杀部份人员而已!”

他略述经过。

陈泉含笑道:“佩服!”

“不敢当!请转告贵派弟子留意天尊堡外民宅之埋伏人员,他们一定会加强部署以及防范再度受袭。”

“好!鹿兄何时再探天尊堡?”

“再过些时日吧!”

“群贤庄己易庄主,鹿兄可知道否?”

百里扬佯怔道:“不详!”

“据悉群贤庄上回护送京城贵人失利,海徳为之下台,新任庄主由葛总管升任,该庄目前正在追查当时赐助之青年。”

“喔,他们为申谢而查人?”

“或许吧!该庄目前正请各派推荐三旬以下优秀人员投效该庄为长期培养人才以及增强实力。”

“画蛇添足,该庄之实力已够强。”

陈泉道:“该庄日后或可灭天尊堡。”

百里扬不语啦!

他不由为这种幻想感到悲伤以及戒慎。

陈泉一见他不接腔,便起身取来帐册及银票道:“此次之收成多送入粮仓,盈余因而而减少。”

“无妨,官地之粮收如何?”

“约比上半年增加二成,挺理想的。”

“谢谢!粮仓足够吧?”

“是的!”

“万一明年发生灾情,如何运粮?”

陈泉道:“水陆并进,敝帮己调二千人入成都待命。”

“贵帮真是古道热肠。”

“此乃敝帮一贯宗旨,盼鹿兄也在嘉定雇车船及人手。”

“好!盼勿泄方才之谈内容。”

“放心,我不会向帮中或外人道出此事。”

“谢谢!”

不久,百里扬便己含笑拎银票离去。

他一返嘉定,便吩咐船家购一百条新船及雇船夫,此外,他也吩咐车行添购三千部马车以及雇用三千人。

他办妥此二事,方始躲入地室慾饮酒行功。

这天下午,葛菁率甄虹一来到鹿场门前,他立即瞧见门柱上刻有一个梅字,她心中一动的双目泛光。

她不由想甜蜜的往事。

她与百里扬结识以后,两人曾经共赏过冬梅,当时的气氛美得使双方正式吐露出心中爱慕之意。

她如今一见他写出梅字,足见他尚记着这段情。

她当然心儿甜兮兮的。

她研判他尚在鹿场。

于是,她小心的观察过四周才率甄虹入内。

她们刚入厅,立听房内传出脚步声,她便笑迎去。

果见一位陌生人行来,她一见对方之眼神立即认出他是百里扬,于是,她摘下面具道:“我来过一次。”

“可能适逢我探天尊堡。”

“你探过该堡啦!情况如何?”

他便详述经过。

她听得大喜道:“阿潭单独宰掉云门双妖呀?”

“是的!”

“不简单,我更有信心啦!”

“是的,不过,天尊堡如此严密戒各,不容小视其实力。”

“当然,李百忍安排如此多年,必有相当的实力,不过,此役已足以坚定我之信心及打击彼等的气焰。”

“的确,出去走走吧!”

“好!”

葛箐立即戴上面具率甄虹跟去。

不久,他们进入玉兰花园,时近过年,寒冷使玉兰花调谢,甄虹看到此景,不由想起自己之残花败柳。

三人便直接行到后方,立见百里扬道:“阿潭在地室行功,不便打扰他,到此地再续聊吧!”

葛菁便道出购囤大批赈灾物品之事。

百里扬道:“佩服!我只在成都及渝州存粮,我并未考虑到刀创葯、棉被及衣裤,你二人比较细心。”

葛箐听得笑道:“若非打着你之招牌协助调官方协助,那些物品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存放哩!”

百里扬笑道:“你二人如此辛苦,却让我居功,不要!”

“客气矣!想不到你与官方如此熟!”

“简单,我所作之事可添他们的政绩,加上我略赠加菜金,他们便视我如财神爷般恭迎恭送!”

“不简单!”

“谢谢!这些产业日后全归阿虹。”

甄虹不由一怔!

葛菁含笑道:“别分得如此清,有人来找阿虹吧?”

“是的,我与阿潭宰过二批人。”

他便略述情况。

葛菁含笑道:“阿虹己宰掉九如帮帮主父子以及八方盟盟主,此二帮派当然会到此地来找阿虹!”

“原来如此!他们已近二个月未再出现啦!”

“这批人一向欺善怕恶,他们不敢再来送死啦!”

“希望如此!”

“阿虹打算再赠功给阿潭,烦你安排。”

“这……恐有困难,因为,上回赠功时,他一直清醒着。”

“啊!当真?”

甄虹全身一震,立即羞惭低头。

百里扬道:“是的!他的修为超逾我之估测,他在事后一直在等阿虹回来,便更在外地一直找阿虹。”

甄虹不中听得一阵温暖。

葛菁道:“他是个老实人。”

“的确!我有个建议,你二人考虑吧!”

“请说!”

“取消阿虹入天尊堡,因为,阿虹斗不过那批豺狼虎豹。”

“好!全力培植阿潭吧!”

“你己同意。”

“是的!”

“阿虹,你意下如何?”

甄虹便轻轻点头。

百里扬道:“阿虹,你可知阿潭真心爱你?”

甄虹低头不语啦!

百里扬正色道:“阿虹,在我之心目中,你是一位最完美的女子,我更因你之牺牲而醒悟自己之器度狭窄。”

甄虹道:“不敢当!”

“阿虹,别在意世俗人员之看法,只要心安理得,便该做自己想做的,不必为别人而活,明白吗?”

“明白!”

“我会要加安排,你赠功之事,安心吧!”

“谢谢!”

百里扬向葛菁道:“你等暂住鹿场吧!已罕有人注意它。”

“好!”

“我把上回剩下银票埋在此地下需用否?”

“免!”

于是,他们便返回鹿场歇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