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12章 水火无情

作者:天宇

毛潭发疯啦!

这是他首次震怒,他决定大开杀戒。

原来,他在各灾区皆收到赈物之后,他便在灾情最严重的安徽地匹各处进行下一个重建市集的工作。

那知,他竟发现灾民再卖粮。

他起初认为灾民缺钱才卖粮,他谅解的视若无睹离去。

哪知,接连三天,他一共在三十六个地方看见灾民卖粮。

而且,他发现卖粮的人皆运粮朝东行。

不过,他仍未干涉。

当他进入江西灾区之后,他又发现大批车队运粮朝东行,他怔了一下,便询问随车人员。

那知,对方却瞪白眼令他少管闲事。

他忍下这口真,便进入江西大同。

他当场又看见灾民卖粮。

他连看三天,到处皆见灾民在卖粮。

他终于忍不住在南昌询问灾民为何要卖粮,灾民的答复竟是八方盟及九如帮逼他们售粮。

他便追问此二帮买粮之目的。

对方的答案是模棱两可的可能要赚钱。

他稍动容,立即相信此种可能。

他的火气力之直线上升。

于是,他跟入杭州城,他立即看见左前方远处有小山般的麻袋,他一瞥便知袋内皆装着米。

他向右前方一瞥,立见又是一堆麻袋。

他立见车队中有一名中年人先行掠去。

不久,他便见中年人陪着另外一名中年人前来,他立见车队中之每人皆拱手行礼道:“参见堂主!”

“嗯!辛苦啦!共有多少袋?”

立见有人陪笑道:“二千四百五十一袋!”

“很好!有赏!”

“谢谢堂主!”

“很好!明日再启程赴两湖市购!”

“是!”

“很好!哈哈!”

刷一声,中年人已经掠去。

毛潭便绕入右街再遥跟对方而去。

不出盏茶时间,他己瞧见一座大堡,堡门上方悬挂着镶有八方盟三个斗大金字的匾额。

他刚走过大门,立听大厅内传出哈哈笑声。

接着,立听数人的哈笑声。

“哈哈!搜光四川佬扛至各地之粮!”

“遵命!”

“二个月后,本盟便富甲天下啦!哈哈!”

“哈哈!”

毛潭的火气已近引爆点啦。

他不用多伤脑筋,便知道八方盟慾屯积粮食再哄抬粮价赚取黑心钱,他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他便勿匆离去。

不久,他折入街角,他一见四下无人,立即戴妥面具。

他立即直接行返八方盟大门前。

立见四名大汉瞪着他及手按刀剑。

他的火气立即引爆。

他一劈双掌,立即震死那四人。

大厅之笑声立逝。

广场之二十人立即掠来。

他一掠入,便疾劈双掌。

轰声便与惨叫声交响着。

那二十人立入地府报到。

叱喝声中,大厅己掠出二十人,只见他们腾空翻掠,便似大鹏展翅般迅速掠向毛潭,每人各疾射出一支镖。

毛潭一闪身,十二镖立即落空。

他扬掌一劈,三人便吐血飞出。

另外九人立即拔剑迅即劈去。

九剑乍现,轰声立扬。

惨中声乍扬,血雨已经飞射。

血肉跟着爆溅而出,那九人立即残肢断臂。

九颗脑袋瓜子更是七孔溢血,狞厉之至。

此景立即慑住由大门口及广场两侧扑来之四百余人,因为,这十二人乃是八主盟之中上级干部人物呀!

刚自大厅掠出的八方盟盟主巴星为之变色止步。

他的二位随众为之脸色苍白。

毛潭二话不说的便掠向巴星。

巴星吼道:“上!”反而向后退。

他的二位随从急忙吼道:“上!啊!”

啊叫声中,他立已被劈成肉酱。

巴星更是连爬带滚的躲入厅中。

桌碎椅飞,巴星拚命的翻滚着。

轰一声,他已成为肉酱。

喊杀声中,六百余人已轰然冲上。

毛潭闪身出厅,便疾劈不己。

爆响连连。

人碎石阶也碎。

血肉纷飞之中,幸存的人似球般滚落。

毛潭一掠身,便追劈不已。

爆声之中,地面连颤。

惨叫声中,人员纷死。

不过,立见二百余人已喊杀而入。

大批人潮更是掠墙而入。

毛潭吸足气,便大劈特劈着。

他的掌招并无特殊之处,可是,他的掌力却似潮水般疾卷猛压而出,人体及兵刃纷纷被震飞。

这是最曲型的硬拼战术!

却也是最彪悍及最有效的战术。

八方盟弟子便似被高山压上般纷死。

他们更似撞上铁板般纷死。

任凭人他们疾砍猛劈,却似蚊子叮牛角般无效。

他们扑攻越疾,便死得越快。

不过,循声而来的人,却一波波的冲杀着。

这些人包括自南昌前来避洪之九如帮弟子,他们不相信此人会有多猛,他们前仆后继的冲杀着。

惨叫声便和喊声交响着。

毛潭便一直把心中火气化为掌力劈杀不己。

此时隐在石墙角观战的海兰忍不住道:“爷爷,这种掌力放眼群贤庄上千人,也无一人能敌。”

“是的!他可能已贯通玄关!”

“什么?他如此年青便贯通玄关?”

“有此可能,否则,他无法轻易杀死高领!”

“这……世上竟有这种人?”

“李百忍的克星出现啦!”

“爷爷如此肯定?”

“不错,我将授他风雷掌!”

海兰喜道:“当真?”

“不错!他这种出招方式太耗功力啦!”

“的确!若施展风雷掌,威力必会大增!”

“嗯!至少可增五倍!”

“爷爷如何接近他?”

“见机而为!先搜屋内财物!”

“好!”

二人便沿墙掠去。

毛潭却继续劈杀不己!

足足又过盏茶时间,方始见三十人匆匆掠向远方,毛潭一掠上空中,便扬掌疾劈不已。

不久,他一落地,便已经劈死那三十人。

他便直接掠向堆粮之处。

他只劈一掌,那二十人已吐血飞出。

他一翻身,便掠上麻袋顶端。

他立见一里外尚有近百人在持刀望着,他立即似流星般掠去,那批人骇得便哗然散开。

毛潭便来回的追杀着。

不久,他己吁口气的掠上粮山。

他向四周一瞥,立见不少城民及游客在四周远方低语着,他每望向一处,该处的人便低下头。

却见六名中年人由南方人群中掠来,为首之人更是扬起一块金牌道:“我六人来自群贤庄,请勿出手。”

群贤庄?毛潭便不爽!

因为,他立即记起他在嘉定场附近杀恶人及埋尸时,曾有二名群贤庄人员前来询问及阻止。

于是,他默默跃落地面。

那六人便停在毛潭身前注视他。

毛潭道:“八方盟及九如帮逼迫灾区百姓卖粮,他们打算屯积及哄抬粮价赚黑心钱,我才杀死他们!”

立见一名中年人点头道:“我六人肯定你之作法!”

“既然如此,你们来干什么?”

“请问尊姓大名?”

“我可以不说吗?”

“这……我是李健!华山派第八代弟子!”

“我还是不说!”

“你方便透露师门否?”

“不方便!”

“这……你认识此人否?”

立见他拿出画像展向毛潭。

毛潭怔忖道:“这不是我吗?不好!他们可能在追查我杀许景泰之事,我绝对不能承认!”

他便摇头道:“不认识!”

“你放才之眼神似认识此人?”

“胡思乱想!”

“这……”

立见另一中年人道:“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些粮?”

“我……我有长辈!也会处理!”

“你肆意杀人,你可知己造成人心不安?”

“我不管!我只要救灾民,我只要安定米价,我相信大家只怕一阵子而已,大家会支持我!”

“官方却不允许这种行来!”

“别提官方,官方若在平日多注意河堤,这次绝对不会有如此惨重的灾情,我看不起官方!”

立听远方有数人喝彩道:“说得好!”

中年人喝道:“放肆!此次灾情乃因为连续下雨三天,导致山洪爆发,即便是铜墙铁壁也挡不住水!”

毛潭喝道:“黑白讲!嘉定便没有灾情,因为,嘉定人在平日常常清沟及修水道,你别乱讲!”

立听更多人的喝彩。

六名群贤庄人员立即互视一眼。

因为,救驾之人操南方口音,嘉定一定又在南方,此人对嘉定防洪如此熟,莫非此人便是救驾之人。

立听一人喝道:“摘下面具!”

毛潭喝道:“不摘!”

“你别逼我召官来押你入牢!”

“群贤庄的人都是这样子吗?”

那六人一窘,一时不知所措!

立听一声道:“周龙!你六人暂退!”

那六人乍听是老庄主出声,不由循声望去。

他们立即匆匆离去。

立见近百人掠向毛潭道:“公子!我们支持你!”

众人便纷纷表示支持。

毛潭喜道:“谢啦,请帮我收尸及看粮,好吗?”

“行!”

众人立即掠向四周召来人车。

不久,他们已清理妥附近尸体。

他们便轻转赴八方盟总舵清理尸体。

毛潭便大乐的与众人挟尸上车。

此时,海德已在左侧粮山北侧向六名中年人道:“你六人方才之措词以及处置方式有失妥当!”

人人便沉默不语。

“我知自己不配再干涉各位!不过,我希望各位勿干涉此人,否则,各位日后必然会后悔莫及!”

“庄主认识此人?”

“不敢当!我己卸任,我不认识他!我只知他与嘉定一名善士鹿百里一直在推动赈灾之事。”

“鹿百里?”

“是的!六位在忙什么?”

立见一人取出画像低语着。

海德道:“他便是求驾之人!”

六名中年人不由惊喜的啊叫。

海德道:“此人不会在此时此地承认此事,我建议各位先协助他赈灾,日后再办理此件事!”

“是!谢谢庄主!”

“免礼!六位不妨知会杭州巡抚安置米粮!”

“是!”

六人便行礼离去。

海德不由松口气。

他在原地又等候不久,立见海兰前来低声道:“爷爷,我己售毕诸宝,皆已兑成大钞!”

“好!准备和他摊牌吧!”

“是!”

此时,杭州巡抚卓冠德正与那六位中年人低语着。

又过不久,卓巡抚己点头道:“遵命!”

“动作细腻些!勿使他起疑!”

“遵命!”

那六人立即离去。

卓巡抚立即召来三吏指点着。

不久,他便搭轿赴八方盟总舵。

他一近总舵,正在收尸的众人不由神色一变。

毛潭一见一吏下轿而来,他立即上前道:“人是我杀的,他们是恶徒!大人若认为我不对,我就不服。”

卓巡抚含笑道:“壮士为杭州除害,本官感激之至!”

“大人不责怪我?”

“本官岂会如此不明事理!”

“谢谢大人!”

“客气矣!近日天气不稳定,万一又下雨,必会淋坏那些米,可否送入粮仓先行放妥借用?”

毛潭喜道:“大人愿帮这个忙?”

“愿意之至!”

“谢啦!请大人处理吧!”

“好!可否移驾巡抚府一叙?”

“谢啦!我不习惯接近官方之人!”

“也好,巡抚府以及杭州各衙随时愿意协助公子!”

“谢谢!我收回方才那句话,大人是好官!”

“不敢当,本官告辞!”

“谢谢大人!”

卓巡抚行过礼,立即离去。

众人纷纷上前向毛潭申敬。

因为,这位卓巡抚平日最会摆架子,他今日如此多礼,足见毛潭的所作所为及胆识已压住官威。

毛潭略加客套,便率众人入酒楼设宴申谢。

此时,那六名群贤庄高手己一起赶返群贤庄啦。

入夜不久,毛潭便在客栈上房沐浴着。

他洗去汗垢之后,便打算上街买些新衣靴,哪知,他刚走过二条街,便听见身后有人快步行来。

他警觉的立即转身注视对方。

却见对方是位陌生女子,他刚在纳闷,对方倏地摘下面具,他不由啊叫一声,一时不知所措!

因为,他己认出此女便是他在河南地面抱过之蓝衣女。

此女便是海兰,立见她传音道:“找个地方叙叙吧?”

“好!不过!我们上回扯平喔!”

“扯平就扯平!”

说着,她迅又戴上面具。

不出盏茶时间,二人已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水火无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