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13章 人为财死

作者:天宇

午后时分,毛潭边掠纵于山区,边看山下各地灾情,他立见大我数人皆以浊黄之清洗家具及房屋。

他不由一阵难受。

他深深体会大自然之大及恐怖!

他自知插不上手,他尚有阻止大刀帮屯粮,所以,他小心的继续沿湿滑的山道上掠纵前进。

又过不久,他倏见前方山顶掠出一人。

他细视之下,不由喜唤道:“大叔!”

来人立即挥手掠来。

不久,两人会合一株松树下,百里扬喜道:“干得好!”

“大叔安排得好!”

“不!我错矣!”

毛潭怔道:“怎么回事?”

“我急于赈灾,把存粮全部送入灾区,造成灾民之粮过剩,居然令黑道人物购粮慾哄抬粮价!”

“杭州八方盟如此可恶哩!”

“可悲,真令人泄气!”

“没关系!我己灭了八方盟!”

他便略述经过。

百里扬喜道:“干得好,你不但已集妥日后粮源,亦结交杭州群豪,这些人日后皆是你之主要助力!”

“是的!我另学一套掌法!”

“唔!是什么掌法?”

“我不知道名称,只有三招而已!”

“我瞧瞧!”

毛潭立即演练招式。

百里扬一瞧立即惊喜道:“风起云涌!他怎会遇上海德!啊!难海德、海兰已经认出阿潭的易容啦?”

毛潭一施展毕招式,便收招望向百里扬。

百里扬问道:“你遇上上回那位女子啦?”

“是的!她由渝州便跟着我在灾区跑!”

说着,他便略述海兰主动会面及以后所发生之事。

百里扬立即道出海德二人之来历及关系。

毛潭啊道:“难道他能支走那些人!”

他便道出他与六名群贤庄人员理论之事。

百里扬道:“群贤庄的人一直如此高傲,别理他们!”

“是!对了!他们从八方盟取一批钱,他们要买建材送到江西及安徽,他们不似一般群贤庄人员!”

百里扬笑道:“他叫海德,他是上任群贤庄庄主!”

“真的呀?”

“是的,那女子是他的孙女海兰,他是京城一朵花!”

“真的呀?”

“嗯!八方盟所买之粮如今作何处理?”

“已交给巡抚保管!”

“也好!留供平抑粮价吧!”

“好!大叔在找我吗?”

“是的!河南大刀帮串同两湖三大黑道帮派正在河南及两湖市日购灾粮,他们的目的与八方盟一样!”

毛潭点头道:“我因为听见此事而慾赶赴大刀帮!”

百里扬含笑道:“目前!先让他们把粮集中在一起,反正,目前之米价尚稳定,先让他们忙一阵子!”

“好!黄河两岸灾情怎样?”

“没有想像中严重,因为,居民多己先行撤到高处,被大水冲倒之房舍及店面也只有三成左右!”

“不幸中之大幸也!”

“是的!尤其各衙皆己出面赈灾,我们只负责宰大刀帮吧!”

“好!”

“你宰八方盟时,已体会功力强劲吧?”

“是的!越劈越有劲哩!”

“很好,我返渝州及嘉定善后,你在此练掌吧!”

“好!”

百里扬便指点大刀帮之巢穴。

不久,他已欣慰的离去。

毛潭心安之下,便掠到瀑布前喝水。

不久,他己躲入一处荒洞内行功。

入夜不久,他便在瀑布前之空地练习风雷掌招。

他便来回的施展掌招以及思忖着招式变化。

天亮之后,他便喝水及入洞中行功。

入夜时分,他便又出来练掌。

深夜时分,他已经左掌右剑跃攻不已。

他摸拟自已被大批人围攻而劈杀着。

天亮之后,他吁口气,便收剑喝水。

倏觉一阵饥饿,他便掠向前方。

他掠过一山,便遥望山下有不少的房舍,他稍回想,立即认出此地便是长沙,他不由摇头一叹。

因为,他在十五年前,险些死于大水灾呀。

看来五年淹一次水之期还真准确哩。

于是,他掠向山下。

他一入城,足足找过三条街,方始瞧见一批和尚在招呼路人取用素面。

他立即上前合什一礼。

他掏出一锭白银,便放下一旁之木箱中。

立见一僧向他行礼申谢。

毛潭答过礼,便上前盛面取用着。

他略加填过肚子,便申谢离去。

他便在长沙城内大街小巷走着。

他企图找回十五年前之忘记,可惜,景物己全非。

午前时分,他问明河南方向立即离去。

不出盏茶时间,他便又在山区飞掠着。

黄昏时分,他尚在山上,便看见山下有处堆积着米粮他心知大刀帮便在那附近,于是,他便直接下山。

入夜不久,他已来到一处堆粮地方,立见十名大汉边吃肉喝酒边聊着卖粮发财之事,毛潭的火气又旺啦!

眼不见为净,他便直接寻找食物。

又过半个时辰,他己瞧见一批和尚在招呼路人用膳。

他立即上前合什及放一块白银入箱。

然后,他跟着一批人取用素面。

膳后,他便直接上山。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在始信峰顶之荒洞之内行功。

深夜时分,他便侧躺而眠。

多日未睡的他这一躺下,足足睡到翌日午后时分,方始醒来,他只觉全身说不出的舒畅,他不由想起爱妻甄虹。

他不由想起他肚中的孩子。

他不由笑啦。

因为,那是他们爱的结晶。

因为,那是毛家的后代呀。

他便愉快的出洞。

立见阳光普照,他不由更乐。

于是,他又直接进入开封城。

这个政经及文化古都,此次经过黄河的洗礼,它虽未造成重创,却使人心惶惶,天色只要转阴,百姓便打算落跑。

只见百姓之惊惶程度。

却有一批人趁机忙得不亦乐乎。

他们便是大刀帮以及两湖之三个黑道帮派,他们同时动员五千余人来回的自两湖及黄河各地软硬兼施的买粮。

这是大刀帮帮主毕运的主意。

他一手创立大刀帮,大刀帮己屹立开封三十年,它历经多次的水患,更历经黑白两道的多次挑战及血拼。

身经百战的大刀帮开帮弟子如今只剩近百余人活着,不过,他们皆是水里滚又水里熬过的老江湖。

所以,大刀帮屹立不摇。

所以,大刀帮的弟子多达二千五百余人。

毕运虽已近六旬,却贪心仍旺,他一见有楞仔送来大批的粮物,他立即想起一条空前大好的发财机会。

因为,他经历过多次的水灾。

因为,他知道灾后之粮价至少会翻两翻。

所以,他联合两湖三个黑道帮派到处买粮。

他们不但逼灾民卖出大部分的粮,更以便宜得要命之价格买粮,然后,他们把粮集中放于大刀帮总舵内及四周。

他们贪婪的仍在搜购着米粮。

他们准备大捞一票啦!

午后时分,毕运正在品茗,倏见一人匆匆上前行礼道:“禀帮主,赈灾官员已经在方才进入开封府。”

“嘿嘿,财神爷到啦,密切监视!”

“是!”

那人便行礼离去。

毕运愉快的笑啦。

且说朝廷在获悉长江及黄河同时有多处破堤造成中下游重大的灾情之后,皇上便旨谕即刻进行赈灾。

等各部配合妄当之后,六吏方始正式的出告。

“十年一大淹,五年一小淹”,今年虽然算是超级大淹水,六吏仍然如昔般由军士护送赈灾财物前进。

人一多,速度必慢,所以,今天才有一吏抵达开封。

他一听灾民皆已获财物,不由一怔。

他便详询内情。

开封巡抚却只知赈灾之人皆来自四川。

而且,他们皆不愿道出内情。

面对此种异事,该吏不由好奇。

于是,他由巡抚陪同探访灾民。

不到半日,他已经确定这些事。

他不由啧啧称奇。

不过,他也发现多处堆粮如山。

他以为出自官方安排,不由大喜。

于是,他进行房舍之修复以及重建工作。

三日之后,他便又赴别处赈灾。

毛潭在监视大刀帮一天一夜之后,他便知道他们仍在搜购米粮,于是,他又隐回山顶行功及利用夜间练掌。

他知道这一带乃是少林寺的地盘,他决定若非必要不施展达摩剑招,所以他专心修炼风雷掌法。

此时的葛明伦正在群贤庄内听那六名中年人报告发现救驾者之经过,他不由频频含笑点头。

因为,他已经可以及时交卷啦!

不过,当他听见海爷介入此事,便暗暗的不爽。

因为,他有自知之明,他远逊于海德呀!

他不由担心此人会被海德当作东山再起的筹码。

于是他赶入宫向太子奏明此事。

太子立即道:“速引入宫!”

“遵命!”

他立即行礼离去。

他一赶返群贤山庄,便下令那六人速邀救驾者入宫。

此外,他派人召来其余的高手。

当天晚上,他一直在窗内夜行燃灯长燃到天亮。

接连数日,他一直在窗内夜夜燃灯到天亮。

因为,他利用此暗记在告诉百忍天尊己找到杀死高领的人。

这天中午,大刀帮总舵广场,大厅以及墙外街道上皆有人员在大吃大喝,因为,他们己完成买粮的工作。

他们便大吃大喝的庆功着。

值此灾情时刻,此种吃状甚为烦眼。

可是,没人干涉此事。

即便少林弟子也不愿惹是生非。

途经开封府之群贤庄高手也不愿多管闲事。

不过,毛潭却出现啦。

他不但现身,而且大方的坐在墙外一张桌旁与七人大吃大喝着。

因为,两湖的三帮人物对大刀帮人员而言,挺陌生的!

毛潭便混水摸鱼的吃着。

因为,他要等待机会大开杀戒。

半个多时辰之后,毕运己率三位帮主由内而外的逐桌敬酒招呼着,众人亦热烈的回敬,场面十分的热闹。

毛潭一听帮主出来敬酒,不由暗乐。

他便开始暗聚功力于双掌。

现场共有五千余人,每七至八人坐一桌,现场共将近七百桌,所以,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毕远方始步出大门。

三位帮主便含笑跟来。

立见一批人起身道:“谢谢帮主!”

毕运哈哈笑道:“喝得爽吧!”

“够爽!谢谢帮主!敬帮主!”

“哈哈!好!”

毕运四人便沿桌的行来。

终于,他们来到了毛潭的桌前,毛潭与其余之人一起举杯。

毕运四人不觉有异的打算蜻蜓点水的啜口酒。

毛潭倏扬左掌立即全力劈出。

他一抛酒杯,立即反手劈出右掌。

事出突然,四位帮主乍被第一记掌力劈中,便吐血仰倒,毛潭反手劈出右掌,便把他们劈死在地上。

群情大哗。

惊呼声与惨叫声交鸣。

毛潭一返掌,便劈死同桌及邻桌之人。

他便似劈垃圾般边闪边向外劈去。

爆声如雷!

惨叫惊天!

桌面及佳肴纷纷飞撞伤附近之人。

人群立即由怔转怒。

叱喝声中,人群纷纷由四周涌来。

毛潭求之不得的疾劈不己。

轰声立即与惨叫声伴奏成摧魂曲。

怒喝声中,大刀帮人员已返内取刀掠纵而来。

毛潭置之不理般追劈向人多之处,因为,他料准人多处最乱,持刀者绝对会避免误僵自己人。

他便可以把握机会多宰一些人。

不久他已经由大门前左街劈杀到右街,地面上人之人虽然咬牙猛劈,却反而被毛潭的掌力震退而撞伤更多的人。

乱!现场只能以一个乱字加以形容。

终于,一批持大刀冲杀近毛潭,可是,他们刚打算挥刀,毛潭的掌力便已经如高山又似浪涛汹涌般卷上他们。

爆声之中,刀飞人也飞。

惨叫声中,鲜血激射着。

正面那批人更被震成残肢断臂。

随后冲来之人立即被震伤。

毛潭便趁机疾追猛劈不己。

轰响连连之中,他似海浪般吞噬人命。

他一直劈到墙角,便至少超渡五百人。

他一折身,便又劈向人群。

那批人一咬牙,便推撞劈确而来。

爆响之中,近二百人已经伤亡。

毛潭也被这股推撞力道逼退三大步。

此景立给三人提供点子。

“并肩子上呀!”

“冲呀!”

“拼死他呀!”

吼叫声中,果见三百余人己由右处疾掠猛冲而来。

毛潭吃了一次亏,学了一次乖的便冲劈向正前方之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人为财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