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14章 算计成空

作者:天宇

叱喝声中,太子震怒不已!

葛明伦却只是趴跪及叩头领罪!

原来,那六名群贤庄死于嘉定鹿场,葛明伦根本不知情,他久候半个多月,便派十人赴杭州摧驾。

那十人在杭州找了三天,便由那三位群豪获悉那六人早已赴渝州探讯,于是,他们派一人返庄报讯。

其余九人则赶赴渝州探讯。

他们一到渝州,便分别入府衙及民间探讯。

不出一天,他们便探知嘉定鹿百里主导赈灾。

于是,他们赶往嘉定。

他们到嘉定稍探听,立即赶往鹿场。

他们一到鹿场,立见人去场空。

他们便向鹿场不远处之住户探听。

他们终于探知那鹿场深夜火拼以后大批尸体烂光之处,他们便以重金由一人到场指出尸烂之处。

他们挖拙不久,便由土色知道化尸粉做祟。

于是,他们埋妥坑,便入厅商量着。

事关重大,他们便返庄报讯。

葛明伦获讯之后,便研判那六人已死。

不久,那九人研判鹿百里二人可能己死,葛明伦立即予以否决,因为他己获息大刀帮被灭之事。

他立即入宫向太子报告及请示。

太子直觉得认为他在使出缓兵之计。

太子便限在他二个月内接救驾者入宫。

葛明伦一返庄,便召集众人下令赴渝州及嘉定找鹿百里二人,童南当场听得一怔啦!

解散之后,他便向葛明伦表示自己认识鹿百里,他更略述了鹿百里在嘉定养鹿之事。

他便派人通知众人暂缓启程。

他便向童南详询鹿百里。

童南便趁机详述着。

一个时辰之后,众人方始分二途启程。

童南便在途中向众人介绍鹿百里。

哪知,他们兵分两路在嘉定及渝州连找一个多月,居然找不到鹿百里二人,他们反而找到海德一家人。

海德自己也在鹿场扑空,不过,他不愿道了此事。

他一听太子限期两个月,他不由暗爽。

因为,他一直不满意葛明伦之攻于心计呀!

又过半个月,这二批人返庄缴白卷。

所以,葛明伦入宫报告鹿百里故意回避。

太子气得一直叱骂群贤庄无能,散漫。

葛明伦只好连连叩头认罪。

太子越骂越气,立即炒葛明伦的鱿鱼。

葛明伦怔住啦!

他辛苦得来的地位竟如此轻易的垮啦!

太子立即召来侍郎令他兼任群贤庄庄主,而且即刻督导群贤庄诸人寻找鹿百里及救驾者。

兵部侍郎勾荣立即行礼离去。

葛明伦茫然出宫啦。

他一返群贤庄大门,立见勾侍郎正在广场向众人下达命令,他听得心似针刺,便难过的离去。

良久之后,他己瞧见众人匆匆离去。

他便默默返回群贤庄。

勾侍郎立即吩咐他办妥移交及离职手续。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一入房,立见其妻及二妇已在房中,椅上及几上则已经放好包袱。

他立即道:“皆已收妥私物?”

葛氏点头道:“是的!今后有何打算?”

“这……先返郑州吧!”

“我慾入峨嵋寺!”

葛明伦敛眉道:“你已下定决心?”

“是的!”

“菁儿仍无消息?”

“是的!”

“哼!四十几的人还如此任性!”

“你同意我出家?”

“树倒猢狲散!去吧!”

葛氏道:“谢谢!”

说着,他便与二妇各拎起一个包袱。

葛明伦便率先拎包搭车离去。

且说葛明伦下车之后,便直接入林不久,他打开包袱,立见内有衣物以及二盒银票,他不由稍安。

于是他收二盒入怀袋。

接着,他戴妥面具再入城。

黄昏时分,他已停在天尊堡前,他立即递出一块长形金牌道:“我姓葛!我来自京城,请代为通报!”

“稍候!”

门房便持金牌匆匆入内。

不久,门房一返回,便沉声道:“进去吧!”

他不由一阵悲哀。

因为,他在今天上午还是不可一世的群贤庄庄主,如今却被一区区一个门房摆臭脸,他能不悲哀吗?

他便沉容入内。

不久,他一到厅前,立见一名大汉沉声道:“留下包袱!”

便更加的悲哀了!

他便默默放下包袱。

“摘下面具!”

他只好摘下面具。

“进去吧!”

他便不爽的入厅。

立见厅内空无一人,他便敛眉而立。

不久,百忍天尊一出来,便瞥他一眼再入座。

他立即上前行礼道:“参见天尊!”

“嗯,你为何不召自来?”

“在下已辞庄主!”

百忍天尊双目乍闪寒光道:“你为何擅作决定?”

他便道出内情。

百忍天尊沉声道:“你可知大刀帮毁于开封之事?”

“知道!”

“谁下的手?”

“一名陌生中年人,他施展达摩剑招中的佛光普照,他却不理少林掌门之召唤而径自离去。”

“你只知道这些而己?”

“是的!”

“哼!难怪你会丢官!”

“请天尊赐知!”

百忍天尊沉声道:“此人闯过此地,他可能是百里扬!”

葛明伦不由神色一变。

百忍天尊沉声道:“你今后有何打算?”

“请天尊指示!”

“哼!本天尊先道出一事,你再作决定!”

“遵命!”

“你可知葛菁为何不肯和你在一起?”

“她过于任性,不听教诲!”

“错!你可知百里扬为何被少林逐出少林及昭告天下?”

“他犯过错!”

“何错?”

“不详!此乃少林之秘,在下不便追问!”

“他与葛菁偷情被若竹一状告入少林寺!”

葛明伦惊骇的道:“当真?”

百忍天尊沉声道:“此事由本天尊所安排!”

“啊!这……”

“你可知此事出自葛菁所挑逗?”

“什……什么?当真?”

“不错!因为本天尊指示她行事!”

“这……她……她怎肯答允呢?”

“她为保母颜面!”

“这……请天尊明示!”

“嘿嘿!你妻为何只生葛菁而已?”

“这……不详!”

“因为你无生育能力!”

葛明伦不由大骇!

“嘿嘿!服过本天尊半粒百盎丸者,必丧生育能力!”

葛明伦不由神色大变!

百忍天尊嘿嘿笑道:“葛菁乃本天尊之女!”

葛明伦神色一变,当场连退三步。

“嘿嘿!你可以决定今后行止啦!”

“这……这……天尊为何如此做?”

“简单!你妻太迷人!本天尊岂可暴殄天物,其次本天尊不准百里扬出头,才会作此安排!”

“葛菁为何答允此事?”

“她不敢让你知道她的身世,何况,我同意助你任群贤庄总管,她当然会答应,对不对!”

说着,他不由嘿嘿一笑。

葛明伦不由神色再变。

他已发现不对劲啦!

“嘿嘿!你速下决定吧!”

“在下愿留下效忠天尊!”

“嘿嘿!本天尊不用你这种废物!”

“既然如此,告辞!”

“嘿嘿!本天尊打算利用你印证一下修为!”

说着,倏见他疾闪到葛明伦身前。

葛明伦一咬牙,便扬掌劈去。

百忍天尊扬掌一按,立听波一声脆响。

葛明伦却惨叫一声,便直接飞出大厅。

砰一声,他一摔落阶上,立即全身震成数十块。

百忍天尊不由呵呵一笑。

厅前大汉立即面对厅内下跪道:“天尊天下无敌!”

“呵呵!善后吧!”

“尊旨!”

百忍天尊又呵呵一笑,方始离厅。

一生工于心计的葛明伦就此遭到报应。

黄昏时分,葛氏跟着二妇来到鹿场大门前,二妇立即备注视一根门柱,不久,她们已轻轻摇头。

葛氏便率二妇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她们己住入客栈。

她们低语不久,便用膳歇息。

翌日,上午她们便离开嘉定。

深夜时分,她们一入渝州城,便绕行向北郊。

不到半个时辰,她们己停在一座庄院门前,立见一妇指向右门柱之上三角刻痕,另一妇便轻轻点头。

于是,她们向左行去。

不久,她们绕回大门前,便确定未被跟踪。

立听右前方房中传出:“有人!”

立听一妇道:“北雁南飞!”

果听左侧房内传出:“自己人!”

葛氏一听此声,不由宽心一笑。

原来,葛菁昔年安排二妇助长甄虹的功力之后,她便吩咐二妇在此地与鹿场及群贤庄来回联络。

所以,二妇找上此地。

方才示敬之人是毛潭,制止之人是葛菁,她一听暗语,立知一妇己找上门,她心知群贤庄可能出事啦!

于是,她立即直接入厅引亮烛光。

葛氏乍见一妇挺着大腹,不由一怔!

“啊!娘……你怎么来啦?”

“他已被辞官且同意我入峨嵋!”

“啊!怎么发生此事?”

葛氏便向二妇道:“瞧瞧有否被盯?”

“是!”

二妇立即离厅。

葛氏道:“你与他重逢啦?”

“是的!扬己接纳女儿!”

“很好!我无憾矣!”

立见百里扬快步入厅行礼道:“小婿参见娘!”

“免礼!谢谢你之宽宏大量!”

“不敢当!娘请坐!”

三人便依序入座。

葛氏道:“你主导赈灾?”

“是的!”

“另有一人是谁?”

“毛潭!小婿之徒!”

“他便是救驾者?”

“是的!”

“很好!很好!你二人积不小功德矣!”

“不敢当!”

“灭大刀帮者便是他?”

“是的!”

“太好了!葛明伦因为找不到你二人已被辞去庄主之职,目前由兵部侍郎兼代庄主,他正派人在找你二人!”

“小婿己瞧见不少人在此寻人!”

“你二人宜速入宫,因为,李百忍之血河大法必己更具火候,宜及早利用群贤庄高手消灭之!”

“是!”

葛菁问道:“直接入庄见勾侍郎乎?”

“是的!李百忍必已在群贤庄内布下心腹,你二人宜直接与勾侍郎密谈以及入宫。”

百里扬点头道:“是!”

葛菁道:“娘留下吧?”

“好吧!侍天下安定,我再入峨嵋吧!”

“不,请娘勿让女儿抱憾终身!”

“唉,你又不是不知我早已下此决定,别阻止我!”

“不!葛明伦己与娘无反葛!”

“来日再叙,勿影响胎儿!”

“是!”

葛氏便进一步指点百里扬。

良久之后,她方始召二妇入客房歇息。

翌日上午,百里扬便率毛潭离去。

他们为赶时间及隐密行踪,便由山区赶路。

翌日下午,他们便已经进入京城。

他们便先投宿沐浴整装。

接着,他们入厅用膳着。

膳后,二人便直接入房。

百里扬便先指点着毛潭。

然后,他提笔备妥名帖。

接着,百里扬替自己及毛潭卸去易容。

不久,二人己踏着夜色前往群贤庄。

他们一到庄前,百里扬便递贴道:“请问勾大人在否?”

门房一瞥贴上之百里扬三字,立即道:“在!何事?”

“急事面报!”

门房立即注视着二人。

毛潭不由暗火这种官僚作风。

百里扬却体会出门房的责任而含笑凝立。

不久,一名便服青年行来道:“何事?”

门房递出名帖道:“此人慾见庄主!”

青年一瞥名帖,便注视百里扬二人。

不久,他己持帖入厅。

此时,兵部侍郎正在翻阅案卷,因为,他在前天发现群贤庄的财物支出方面有问题,他迄今仍在追查着。

青年一入厅,便上前带帖低语着。

勾侍郎一瞥大门口,便望向字帖。

他顺势拆帖,立见:“为防庄内内姦,请准密呈救驾者行踪!”

短短一行字,却似引爆万斤炸葯震撼勾侍郎!

他立即道:“速请!”

“是!”

勾侍郎合上案卷,便注视大门口。

不久,百里扬二人已被带入大厅,二人立即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

百里扬之俊逸及毛潭老实相貌立使勾侍郎心生好感,他便指问名帖道,“此份内容完全属实乎?”

百里扬点头道:“是的!”

勾侍郎立即支退青年。

百里扬便望向毛潭。

毛潭指向左侧以及竖起的右手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算计成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