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15章 力碎邪尊

作者:天宇

秋冬之交,成都及渝州正在秋收,关外之承德城却己雪花初飘,不少人更已经穿祆带帽准备迎冬。

天尊堡之一个华丽中却春正浓。

二位女子正在榻上磨镜哩!

她们不但一丝不挂,而且似蛇般纠缠厮磨着。

百忍天尊则坐在榻前品酒饮赏着。

他更不时在二具胴体上揩油着。

这是他采补之前奏也。

良久之后,二女己春心荡漾及春潮滚滚!

他满意的嘿嘿一笑,立即起身。

立见一女下榻行礼离房。

他一上榻,便搂女叩关。

不久,他已搂吻着她。

她蠕动不久,便颤抖着。

不久,她一翻白眼,便咽下最后一口气。

他一松chún,便盘坐行功。

那具迷人的胴体却已被吸干元阴而亡。

她是百忍天尊修炼血河大法主要工具,百忍天尊如今每月只吸采一位处子元阴,便足以提升功力。

这些女子选自各地,她们被送入堡中之后,每日不但享受丰盛的三餐,更有可口的宵夜,睡前更服丹进补。

平常,她们穿金戴玉及畅游堡中花园。

此外,尚有大批珍宝供她们把玩。

她们便一个个被养得又美又壮。

百忍天尊的功力因而逐月提升。

此时,群贤庄内已列立近二千人,他们匆匆被召回之后,他们只歇息一天,便奉命在此地集合。

不久,勾侍郎奉百里扬由厅内步出,在场的十八位少林俗家高手乍见到百里扬,不由神色一变。

因为,他们昔年皆是百里阳之师兄呀!

他们更与百里扬同列过少林金榜呀!

何况,百里扬自从被少林除名之后,便一直失踪呀!

不久,勾侍郎喝道:“听令!”

众人立即挺胸注视。

勾侍郎喝道:“百里扬自此刻起出任群贤庄庄主,所有人员必须服从他的指挥及听从他的领导,违者重处!”

“遵命!”

勾侍郎便向百里扬一揖道:“顺利成功!”

百里扬答礼道:“谢谢大人!”

勾侍郎便含笑入厅。

百里扬喝道:“解散后,每人持兵刃及暗器集合待命,解散!”

众人便默默快步离去。

勾侍郎便含笑离去。

不久,众人便佩妥兵刃及暗器集合完毕。

百里扬喝道:“目标!北城外!并列前进!”

“遵命!”

立见右侧排头二位中年人转身带队离去。

不久,近二千人己迅速离去。

百里扬一跟出,便沿队伍掠去。

不久,他已率队掠去。

不出盏茶时间,他己率众掠出北城门。

他不但不停反而加速掠去。

不久,毛潭己由右前方之山上掠下。

童南乍见到毛潭,不由一怔。

他仔细一瞧,不由更怔,他揉揉眼再瞧,更确定此人便是毛潭。

他不由边掠边怔!

因为,据他所知,毛潭昔年被他设计顶罪,在替身被杀之后便失踪,他怎会在此出现,而且轻功不凡哩!

他充满着不相信。

他满脸疑惑!

毛潭一会合百里扬,便并肩掠去。

午后时分,他们尚距天尊堡三里远,便听见空中传出刺耳的竹哨声,众人不由似懂又非懂。

不少人更有敏感的担心着。

因为,他们知道天尊堡可能是他们的目标呀!

百里扬却毫不停顿率众掠去。

不久,他们一近天尊堡,立见堡门前已经列立大批人员,为首之三名老者立使众人为之敛眉!

百里扬立即止步道:“集合!”

众人迅即上前列队。

毛潭却直接行向天尊堡前那批人。

童南不由边集合边望向毛潭。

不久,毛潭立停在三名老者身前二十余丈处注视他们。

此三老正是曾经令江湖大地震的长白三邪,他们凭着浑厚的掌力及迅即之掌招曾经打败过大批的高手。

后来,他们不知何故而失踪。

料不到他们会出现在此地。

他们此时一见这位青年敢只身行来,不同注视着毛潭,立见毛潭道:“看什么看?来呀!”

说着,他己聚功力于双掌。

立见六名大汉怒吼掠来。

毛潭俟他们掠近,立即劈出双掌。

那六人立即扬掌劈劈来。

轰轰连响,空中之雪花立被震碎。

立见那六人惨叫吐血飞出。

鲜血染上雪屑,居然挺美哩!

群邪不由神色大变。

童南忍不住揉揉眼再瞪眼望去。

立见另外六人现身各接住一人,那知,潜劲犹存,那六人当场被震倒,其中三人更是吐血倒地。

原先那六人一落地,立即入地府报到。

他们的七孔为之溢血不己。

群邪为之更骇。

童南的一颗心险些跃出口外。

立听长白三邪中之大邪沉声道:“你是谁?”

“我叫毛潭!奉旨消灭你们!”

“狗腿子!呸!”

“老不死,呸!呸!呸!”

毛潭不由连呸三口痰。

童南立即想及毛潭以前和人开打前,也是这付德性。

立见一名中年人持双棒腾掠而来。

只见他们一翻身,便各掷来一棒及振棒扑来。

毛潭一挥左掌,便挥碎二棒。

他疾拍右掌,迅即再振左掌。

那二人便振棒疾劈而来。

轰轰二声,双棒乍碎,那二人己惨叫。

鲜血乍喷,那二人已血肉模糊。

正邪为之大骇。

童南忍不住发抖!

毛潭指向长白三邪道:“别叫他人送死,来吧!”

立见二邪冷哼的单独行来。

只见他边走边聚功,他走过的地面立即留下靴痕,而且一个比一个深,只足见他已经聚足妥功力。

倏见他的吼道:“杀!”便并掌扑来。

毛潭便振嗓吼杀的迎去。

他的吼声当场震得二邪耳中嗡嗡作疼。

他骇得功力为之一顿!

他尚未来得及摧动功力,便已飞近毛潭了,毛潭的如山掌力更似闪电般疾卷上他啦!

他啊叫一声,便咬牙劈掌。

轰一声,他己血肉纷飞!

群豪为之骇呼出声!

大邪及三邪厉吼一声,便疾扑过来。

毛潭打铁趁热的翻身,便疾劈向大邪。

大邪神色大变,便扬掌劈来。

轰一声,大邪双臂皆疼的翻身退去。

毛潭趁机连连劈向三邪。

三邪只接二掌,便怪历史剧飞撞上堡墙。

堡墙乍破,三邪已粉身碎骨。

大邪回头一瞧,不由大骇。

毛潭一翻身,便连连劈向大邪。

一向不可一世,臭屁无比的大邪便当众闪躲不已,轰响之中,地面连连出现大坑而且为之颤动不已。

群邪也跟着闪躲啦!

他们的队伍为之一乱!

他们的阵脚为之大乱!

百里扬趁机吼杀及率先拔剑扑去。

近二千人便吼杀的扑向群邪。

轰一声,大邪己吐血飞出。

轰一声,他也撞上堡墙粉身碎骨!

报应也!

毛潭一转身,便劈向人群。

立见八人一起劈向他。

轰轰声中,雪屑及土屑纷飞。

那八人却吐血踉跄而退。

毛潭彪憾的便劈向前方。

当场便有十二人一起劈来。

毛潭便又朝前掠扑以及猛劈。

惨叫声便又和轰声合奏出摧魂曲。

群邪为之大为慌乱。

群豪趁机冲杀着。

倏听一声厉啸,一道黄影己由里面腾空掠来。

立听百里扬喝道:“阿潭,小心!”

毛潭立即刹招疾聚功力。

立见远方有五百佘人疾掠而来。

此五百余人乃是奉命驻守外圈之天尊堡人员,他们方才乍见毛潭如此猛,不由骇然止步。

他们如今一见百忍天尊现身,急忙现身表现。

立见数百名群贤庄高手扑向这批人。

刷一声,百忍天尊已经一身黄袍的身身于堡门内,他乍见自己辛苦吸收而来的人处于挨打,不由大怒。

毛潭喝道:“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住口,你是谁?”

“毛潭!”

“无名小子!”

“无名总比臭名好,对不对?”

“放肆,你凭啥胡言乱语?”

“李百忍,你在鬼叫什么?你不是发誓不再进入中原了吗?你这个死不要脸的老鬼,呸!呸!呸!”

“臭小子,看掌!”

“来吧!”

二人立即翻掌劈去。

轰一声,整座大门立即爆掀向四方。

地面又被震出一个大坑。

毛潭一见没啥不适,便哈哈一笑,道:“不要脸的老鬼,你不过如此而已!你自行了断吧,我准你全尸!”

百忍天尊不由急怒道:“臭小子!看掌!”

“用力些吧!杀!”

“臭小子!”

二人立即再度劈掌。

轰一声,大门两侧之青石高墙纷倒。

地面之坑为之加深。

附近之尸体粉碎!

正邪双方自动退到远方拼斗着。

毛潭哈哈笑道,“不要脸的老鬼!你只有这么一点力气吗?你不是吸食血河车,又练什么鸟法吗?”

百忍天尊不由气得发抖道:“臭小子,该死!”

“来呀,劈死我呀!不要脸的老鬼!”

“看掌!”

“杀!”

二人便己全力劈出一掌。

爆声如雷,地面连抖。

远方之石墙为之轰然而倒。

八名天尊堡人员正在止血,当场被落石砸死。

地面之坑倏地一震,四周纷纷塌落。

百忍天尊倏觉气机一促,不由暗骇。

毛潭哈哈笑道:“事不过三,不要脸的老鬼,你已经奈何不了我啦!你等着被我劈成肉屑吧!”

“住口!臭小子!你可敢入堡?”

“有何不敢!滚开!”

说着,他扬掌一劈,便腾掠而去。

百忍天尊趁机全力一劈。

毛潭见状,心知自己即将吃亏,于是,他疾速翻身斜斜而上,同时朝下方疾劈出一记掌力。

轰一声,余震果真涌上。

毛潭追加预算劈出之一掌,正好抵消余震。

他顺势一劈便拔出腰间之蛟龙宝剑。

百忍天尊便全力劈出。

轰一声,毛潭己沿震力外沿掠扑而下,他疾砍出宝剑,佛光普照便幻出如轮寒劲疾转而下。

百忍天尊识货的立即退避。

刷、轰之中,寒劲己把地面砍出一个大坑。

百忍天尊为之神色大变。

毛潭趁机疾劈出左掌。

百忍天尊立即扬掌劈上。

毛潭迅即又砍出一剑。

轰一声,一记掌力乍砰,寒劲己疾撞而上。

嘶声之中,掌力立被砍散疾罩而下,百忍天尊为之大骇。

他急忙飘向左侧。

轰轰声中,地面为之连抖。

“哈哈!不要脸的老鬼!你己躲多少次啦?”

百忍天尊羞怒交加的喝道:“看掌!”

立见他的右掌血色由红转白,而且也胀大逾一倍,毛潭忍住诧骇的立即连连振剑砍出佛光普照。

百忍天尊不由又急又怒。

因为,他尚未提足功力呀。

他不由暗恼血河大法只练近九成。

他被逼闪向左侧。

他那胀大之后掌迅即缩回原状。

毛潭见状,立知自己巳掐上对方的要害,所以,他立即疾闪猛砍,他的左掌也频频劈掌。

他的通玄功力便他排山倒海般猛攻不已。

百忍天尊一躲再躲,终于被迫劈掌。

轰一声,他立觉右腕一疼!

他暗暗叫糟,便卸劲飘闪。

毛潭趁机掌劈掌道:“好痛喔,是不是呀!”

百忍天尊不由又一阵羞怒!

不过,他自知不宜反击,只好再闪躲着。

“不要脸的老鬼!你可真会躲呀!”

说着,他又劈出一掌。

百忍天尊便疾摧功力劈掌。

毛潭立即闪身砍出宝剑。

轰一声,也被震得一退。

不过,寒劲已罩近百忍天尊。

裂一声,黄袍已被卷破大半。

“哈哈!不要脸的老鬼!衣破啦!哈哈!”

大笑声中,他连连振剑疾砍。

百忍天尊只好一躲再躲。

因为,他方才不但被卷破衫,胆子也快被卷破,那种森寒又犀利的寒劲已使他掉了无数的鸡母皮。

毛潭的笑声立使他的心似遭利针连刺般难受。

因为,他一向自大又自傲呀!

“不要脸的老鬼,还手呀!”

“不要脸的老鬼,你只会躲吗?”

“不要脸的老鬼,当心别掉入坑内喔!”

毛潭便边攻边吃豆腐。

百忍天尊憋了一肚子的气,他的气机为之一乱,他的脸色亦忽红忽白忽青忽灰的变化不己。

“不脸的老鬼,你的脸好难看喔!”

百忍天尊不由更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力碎邪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