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17章 一步登天

作者:天宇

二月一日早朝时分,新皇愉快的赐赏文武百官便退朝。

不久,他召入毛潭便赐赏一个红包。

“谢谢!启奏皇上,微臣于昨日再纳一妻,他便是前群贤庄庄主海德之孙海兰!”

皇上当场一怔!

“恕微臣未先奏请皇上赐准!”

“非也,朕只觉突然而已!”

毛潭便道出结识海兰之经过。

皇上笑道:“朕昔年之厄反促成卿之良缘也!”

“是的!”

“待会带她们来见朕!”

“遵旨!”

毛潭便行礼离去。

皇上入内向皇后及香莲公子道出此事。

不久,他更向太上皇道出此事。

太上皇道:“今日即定下此事吧!”

皇上便点头离去。

他便与香莲公子详叙着。

香莲公子便坚持慾嫁毛潭之决心。

皇上只好赐准啦!

又过不久,毛潭已率二妻入殿,二女便各抱一婴跟着毛潭上前向皇上下跪以及屈身行礼。

皇上忙道:“平身!赐座!”

“谢皇上!”

三人便起身入座。

皇上含笑道:“海兰!你有眼光!”

海兰脸红的道:“谢谢皇上!恭喜皇上登基!”

“很好!令尊呢?”

“定居西山庄中,准备随时维护皇宫!”

“很好,令尊也在吗?”

“是的!”

“很好!毛统领!”

“微臣恭聆圣谕!”

“明日上午陪海卿见朕!”

“遵旨!”

“令通知百里庄主同行!”

“遵旨!”

皇上便起身上前赠二女及二婴一个红包。

二女便恭身申谢。

皇上含笑道:“毛统领!多陪陪亲人吧!”

“遵旨!”

不久,三人已叩谢离去。

他们一返府,立见每个红包皆有三张一万两金票。

毛潭换妥便服,便与海兰出宫。

不久,他们已先后通知百里扬及海德之子海钦。

翌日上午,毛潭便陪海钦及百里扬入殿面圣,皇上含笑道:“海钦!朕知你文武全才,愿效力否?”

“愿意!”

“好!你先任兵部校郎吧!”

“遵旨!叩谢皇恩!”

他便上前叩谢。

“平身!”

“谢皇上!”

“毛统领,你先向甘尚书转论此事!”

“遵旨!”

毛潭便行礼离去。

皇上含笑道:“二卿!朕有一事交由你二人玉成!”

海钦二人立即起身。

“朕慾招毛统领为驸马,二卿妥加玉成!”

海钦二人喜得一怔!

不久,二人忙行礼道:“遵旨!”

“大礼可免!喜宴须办,及早促成吧!”

“遵旨!”

二人便行礼离去。

百里扬低声道:“海兄先上任,我安排此事!”

“谢啦!”

二人便一起赴兵部。

不久,甘尚书及勾侍郎含笑表示欢迎。

众人略叙不久,毛潭已与百里扬离去。

他们一返统领府,百里扬便与毛潭进入书房及低声道:“阿潭,我要求证一件事!你不许隐瞒!”

“是!”

“你与香莲公主有何瓜葛?”

毛潭不由神色一变。

“说!不准瞒!”

“可是……可是……皇上指示过,我不能说!”

“当真?”

“是的!”

“你可知皇上为何找我入宫?”

毛潭变色道:“皇上向大叔提过那件事啦?”

“不是!皇上要招你为驸马!”

毛潭叫句“什么?”立即跳起来。

百里扬道:“皇上谕我及海钦促成此事。”

“这……我……这……”

“你反对此事?”

“我……我该先让阿虹她们知道此事。”

“我会告诉她们,她们不会反对!”

“我……皇上怎会做此决定呢?”

“你想想那件事与此决定之关连吧!”

毛潭稍忖,便似懂非懂的低下头。

百里扬忖道:“他是如何扯上公主呢?好一个幸运小子!”

他便含笑不语。

不久,毛潭道:“好!我答应!”

“很好!你去叩谢皇恩!”

毛潭立即离去。

百里扬便向甄虹二女道出此事。

二女不由一怔!

百里扬道:“此事必有缘由,阿潭谨守圣谕又不肯说,你二人就再别让他为难吧!”

“好!”

“皇上赐准免拜堂,不过,将会设宴,你二人届时出席吧!”

“好!”

“别和公主计较,以免阿潭为难。”

“好!”

“你二人可能会选入驸马府,先整理行李吧!”

“好!”

百里扬便含笑离去。

二女便惊喜的交谈着。

且说毛潭一见到皇下,便连连叩头,皇上便招他上前低声道:“你没有道出那一件事吧?”

“没有!”

“此乃内宫之秘,勿外泄!”

“遵旨!”

“朕在后天晚上将宴请皇族及诸吏,你就率亲人及百里、海二家人员一起到场吧!”

“遵旨!”

“你仍兼任侍卫统领吧!”

“遵旨!”

毛潭便行礼离去。

他一返府,二女便含笑申贺着。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

甄虹含笑道:“我和兰妹皆很高兴!”

“谢谢!皇上将在后天晚上宴客,大叔及爷爷都受邀!”

海兰含笑道:“我来转达此事,你去巡视吧!”

“好!”不久,毛潭已沿途受人申贺着。

他申谢之佘,不由暗讶消息传播之速。

当天下午,皇族及文武百官便纷纷前来申贺,大小包礼品因而摆满一整间的客房哩。

一向冷清的侍卫统领府不由人潮川流不息。

每位侍卫更沾光的春风满面。

翌日早期,皇上不但宣布此项喜讯,而且旨讯诏告天下,并且准各地官方银庄扩大供万民借钱。

此一讯诏告天下,立即造成轰动。

因为,各地商人多缺钱呀!

各地官方银庄立即天天大忙特忙着。

童南获悉此讯之后,不由不敢相信。

他以前一直自思高出毛潭数级,如今,毛潭却似冲天炮般一直向上冲,而且居然冲到驸马宝座。

这是成千上万人员做梦也不敢梦的呀!

他实在不明白毛潭究竟在走什么运?

不过,他仍然替毛潭高兴。

这一夜,皇上在太和殿赐宴,上自太上皇、太后,下至皇族及诸吏皆欣然享用着美酒及山珍海味。

重返皇宫的海德更是大喜。

毛潭顿成敬酒的对象。

皇上乐得畅饮连连,因为,皇族及诸吏皆在为皇上登基便逢此大喜,朝运必会大旺。

这场喜宴欢聚近二个时辰方始散席。

翌日上午,大批内侍已送甄虹诸人到驸马府。

甄虹欣喜的连连申谢着。

不久,她们已住入仙境般豪华房中。

没多久,皇族们己前来申贺及欢叙着。

海兰二女趁机大作公关着。

她们己登记要每份贺礼及送礼品,她们打算利用这种关系广结善缘为老公建妥人脉。

当天晚上,毛潭脸红的进入香莲公子的房中,只见幽香阵阵,一对龙风花烛更放发着喜气。

“公主,我……谢谢!”

“驸马客气矣!”

两人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上榻。

一切的一切便水到渠成的进行着。

毛潭便以老鸟带菜鸟般引导她步入人生大道。

他经由熟练的技巧与精湛的功力及耐力终于把她送入飘飘慾仙,如疾如醉的境界啦!

她忘情的叫着!

她茫酥酥的呻吟着!

她庆幸自己的坚持啦!

良久之后,她己满足的入眠。

毛潭欣赏着胴体忖道:“她比不上阿虹!可是她命好!”

不久,他己服丹行功歇息。

翌日上午,他陪公子见皇后之后,便出去巡视。

皇后一问,香莲公主便脸红的叙述着鱼水之欢。

皇后安心啦!

当天晚上,毛潭便向海兰报到。

两人一宽衣,他便抱臀及以脸贴rǔ着。

她不由羞喜的一颤。

不久,他便陪她步入人生大道。

他一直送她入仙境,方始畅然送礼。

二人又温存了一阵子,她方始入眠。

他欣赏一阵子胴体,仍然认为阿虹最美。

翌夜,他便与甄虹畅玩着。

相逢敌手,二人不由大喜。

良久之后,她一摧功,他不由怪叫着。

不久,他乖乖的送礼啦!

“好阿虹!”

“阿潭!”二人便互搂而眠。

端节一边,皇上便诏告天下整治河川,大批金银便由朝库撒向民间,上百万人为之受惠。

大小工程便每日进行着。

长江及黄河沿岸之百姓为之安心。

商人们更放心的投资着。

原己转热的生意,为之转旺。

各行各业之交易亦更加的热络。

这天,丐帮帮主彭扬入群贤庄拜访百里扬,两人密谈良久之后,彭帮主便含笑离去啦。

不出半个月,那些经由丐帮弟子去年底抢购店面以及良田,便己迅速的被商人买走。

一来一去之间,他们己净赚三成。

陈泉亦开始出售渝州及嘉定产业。

不出十日,连鹿场也被买走啦!

接着,百里扬在成都所投资的良田、营田及粮行也被商人像蚂蚁搬家般迅速的买光啦!

这天上午,陈泉便拜访百里扬及结帐。

百里扬阅过帐册,立即道:“去年底投资之利润,宜与贵帮共享,请代转给彭帮主!”

“谢谢!”

二人便当场排出这笔利润。

半个多时辰之后,陈泉己申谢离去。

百里扬拎二包银票入房,不由苦笑着。

葛菁含笑道:“钱滚钱,够骇人吧!”

“是的!真令人不敢相信!”

“这些多是阿虹的皮肉钱!”

“我知道!如何处理?”

“就以阿潭夫妇二子名羲存妥吧!”

“好!不过,烦你存吧!我须避嫌!”

“好!”

黄昏时分,葛菁己女扮男装入银庄存钱。

银庄人员乍见钜金,不由骇喜。

因为,银庄的银已快被借光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已拎出二张超级存单。

翌日上午,她便入宫把它们交给甄虹。

甄虹不由一阵惊喜。

葛菁含笑道:“妥加运用它们做妥公关吧!”

“好!菁姨又有喜啦!”

“嗯!此胎若添丁,便可承继葛家的香火!”

“一定会添丁啦!菁姨积善如山呀!”

“好甜的嘴!过得不错吧!”

“融洽之至!公主妹妹毫无架子!”

“很好!她们呢?”

“公主妹妹去见皇后,兰妹返娘家,她们已有喜三个月,我也有喜三个月,此胎可能又是一对兄弟!”

“很好!分娩后,我行功助你绝嗣,你便可多陪阿潭。”

“好!”

“阿潭还好吧?”

“很好!他几乎夜夜先有应酬!”

“正常现象!所幸他会节制,未曾醉过!”

“他知道行功化酒,不会醉的!”

“原来如此!”

“丐帮正在注意江南黑道的动静,吩咐阿潭每天要练剑行功,以便随时参加除恶!”

“好!阿潭打算在明年陪我回去扫墓!”

“应该的!你还天天行功吧!”

“是的!我的功力又增加不少哩!”

“取自阿潭吧?”

“是的!他说他可以服丹行功补充功力,真的吗?”

“真的!不过,别一下吸太多!”

“我知道,我每次皆助兴的吸一些而己!”

“格格!他一定最喜欢和你在一起!”

“是的!”

“男人皆一样,温柔些!”

“好!”

“孩子呢?”

“在房内睡觉!”

二女便入房瞧着二婴。

葛菁含笑道:“他们开始学步时,每日给他们服丹,反正你们随时可以取到各种灵丹!”

“是!御医的确送来不少的灵丹!”

她立即包妥六瓶灵丹交给葛菁。

不久,葛菁己含笑离去。

甄虹把那二张存单及玉印放入柜底夹层中。

她望着酣睡的二子,不由满足的笑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