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18章 黑道末日

作者:天宇

八月十日上午,皇上在退朝之后,突然向毛潭道:“瞧瞧群贤庄吧!”

“遵旨!”

不久,毛潭已送轿出宫。

当他们尚距群贤庄一里余地时,皇上突然道:“免迎驾!”

“遵旨!”

毛潭便打消先行通报之念。

不久,他们一到大门前,立见门房行礼道:“恭迎驸马!”

“免礼!免迎驾!”

毛潭便掀帘迎下皇上。

门房乍见一身龙袍之中年人,不由变色。

毛潭立即向他一使眼色。

门房便默默的下跪。

皇上含笑上前拍拍门房的头,便望向门内。

立见广场中有大批人员在双双对对的拆招,皇上刚满意的点点头,百里扬已经喝道:“停!迎驾!”

说着,他已掠来。

群豪朝门前一瞧,立即抛剑面对大门而跪。

百里扬上前下跪道:“恭迎皇上圣驾!”

“平身!”

“谢皇上!”

百里扬一起身,立即迎上,皇上含笑道:“各位辛苦矣!”

“铭谢圣眷!”

皇上便步入大门。

不久他已里里外外巡视一遍。

接着,他步入石侧新庄浣,也里外巡视一遍,途中,他频频垂询眷属们之生活及有何困难!

眷属皆一致表示满意以及感恩!

良久之后,皇上愉快的道:“朕向大家说几句话!”

“遵旨!”

不久,皇上站在队伍前含笑道:“天尊堡及雷虎二役,证明各位之忠心及实力,朕甚喜悦!据报,江南恶人利用各地初现荣景之际故意复萌,朕盼各位积极准备及早除恶,以安民振业!”

“遵旨!”

皇上取出一个红包道:“秋节愉快!”

百里扬立即喝道:“谢主隆恩!”

群豪便跟着行礼呐碱着。

皇上把红包交给百里扬,便含笑离庄。

百里扬率众恭送之后,人人为之振奋。

皇上却又吩咐前往西山海府。

毛潭不由暗喜道:“皇上比太上皇温馨多啦!”

不到一个时辰,他已护驾来到海府附近,立见大门敞开,海德夫妇己率家人列队跪迎着。

因为,百里扬己派人来通风报讯啦!

皇上一下轿,便道句平身及肯前扶起海德。

海德感激的道:“劳驾皇上矣!”

皇上含笑道:“秋节将届,各位可好?”

“一切安好,托庇皇恩矣!”

“很好!”

皇上便含笑入内厅就座。

他一直欢叙盏茶时间,方始离去。

海德一家人欣喜之余,已不再埋怨埋廷矣!

皇上离开西山之后,便直接返宫。

他一返殿,便向毛潭道:“驸马可知朕今日赴海府之意?”

“父皇仁慈!”

“非也!朕昔年遇刺,一怒而辞走海德,虽以安排海钦入仕,朕仍怀疚,因而有今日之行!”

“父皇别如此说,做错事,便该罚!”

“驸马不认为朕昔年之罚过重?”

“不重!父皇身系万民安危,岂可发生意外或惊骇!”

“嗯!驸马已长进很多!很好!”

“启奏父皇!何时灭江南恶人!”

“由百里卿决定,驸马与他保护联系吧!”

“遵旨!”

皇上递出一个红包道:“过节吧!”

“谢谢父皇!儿臣已足!”

“收下,总该赏赐侍卫及宫女!”

“遵旨,谢谢父皇!”

毛潭便行礼接妥红包离去。

翌日下午,他一身便服的进入群贤庄,立见百里扬含笑道:“你昨天邀皇上前来此地呀?”

“不!我完全不知皇上会有此行!”

“嗯!足见皇上甚重视本庄!”

“是呀!大叔打算何时消灭江南恶人?”

“不一定,江南黑道目前仍采游离方式,行踪飘忽不定,我己托丐帮、峨嵋及青城三派跟监他们。”

说着,立见一人匆匆掠到大门前。

百里扬道句请,立即行去。

立见那人上前一礼道:“敝帮滇南分舵送来急情!”

说着,他已送来一纸卷。

百里扬一拆纸,立见日月双霸现昆明,八绝同行。

百里扬变色道:“请随时报告资料!”

“是!”

百里扬便召二十人上前及递出字条。

立见一名点苍派高手道:“禀庄主,日月双霸一向深居苗族练功,八绝则多在大理一带练剑!”

百里扬道:“彼等之修为属何境界?”

“足与各派掌门人抗衡!”

“唔!你认识他们否?”

“认识!”

“好!汝准备陪驸马寻杀他们!”

“是!”

百里扬递上字条道:“速呈奏皇上准你南下!”

“好!”

毛潭便接字条离去。

百里扬便宣布加强戒备。

此外,他立即赴丐帮分舵请他们函请青城、峨嵋及点苍三派派人协助到昆明一带监视日月双霸与八绝。

且说毛潭一返宫,便向皇上呈奏此事。

皇上立即赐准及吩咐他注意安全。

毛潭便直接返殿告诉三妻。

不久,他换妥便服,立即拎一叠银票出宫。

他一到群贤庄,便与那名青城派高手离去。

二人一出城,便直接进入山区抄捷径掠去。

黄昏时分,他们正慾下山用膳,倏见前方有一名青年匆匆掠来,毛潭立即止步提功注视着。

立见对方止步道:“在下丐帮武汉分舵弟子曹汉,敬呈一份重要情讯,请驸马爷即刻核阅!”

“谢谢!”

毛潭一接纸,立见日月双霸与八绝己入千剑帮。

毛潭便递纸倏给同伴。

“禀驸马,千剑帮乃昆明第一大黑道帮派,帮中约有八百人,每人皆有中等剑术,日月双霸等人可能会暂居该帮。”

“好!”

毛潭便向青年道:“可有青城、峨嵋及点苍三派消息?”

“他们皆正朝昆明集中!”

“好!我会直接沿山道赴昆明,请密切联络!”

“是!”

“辛苦矣!”

毛潭便递给青年一张一万两银票。

“谢谢驸马厚赐!”

三人便一起下山。

半个时辰之后,毛潭二人已在城内用膳。

膳后二人便又上山南下。

翌日上午,他们己居山区会见青城三派掌门人,毛潭行礼道:“谢谢三位前辈,辛苦大家矣!”

蛾嵋派掌门人玉音师太合什道:“驸马为江南众生如此奔波,贫尼及江南同伴誓必追随驸马除恶!”

“谢谢,日月双霸等人仍在千剑帮乎?”

“是的,今天一大早,便有近千名黑道人物进入千剑帮,而且该帮已订妥大批酒菜,那近千人可能全投效千剑帮!”

“好!一举消灭,省事!”

于是,他们一起下山。

午前时分,他们已经在昆明北方三十余里之靖风镇甸会合三派高手,众人便向毛潭行礼请安。

毛潭便答礼及客套着。

不久,众人已在各饮食店用膳。

膳后,毛潭召来六个店家道:“麻烦你们安排大家之歇所!”说着,他已经把一张一万两银票交给其中一人。

然后,他便直接到半山腰林中行功歇息。

群豪便在各店面及民宅内行功歇息。

深夜时分,大地一片寂静,山顶倏地黑道连闪,接着,大批黑影如潭水般出现山顶,再沿山道掠下。

入定中的毛潭乍听异声,立即收功闪在树后。

立见二名中年人各手持一钺在前开道,毛潭首次见到这种奇怪的兵器,立觉此二人并非正派。

他一看那二人的狞厉脸孔,便心生反感。

不过,他相信人不可貌相,他不敢妄断这些人是恶人。

他甚至研判这批人是受青城三派邀来之人。

所以,他现身道:“请留步!”

那一名中年人吓了一跳,立即注视毛潭。

随后而来的人立即纷纷停在两侧。

毛潭一见这些人都是是青面獠牙般角色,他不由更生反感。

倏见右侧持钺之人喝道:“你是谁!”

“毛潭!”

“啊!毛驸马!”

“天呀!是他!”

倏听远方传来喝道:“毛潭在此?”

持钺之二人立即答道:“是呀!”

“杀!”

杀?现场诸人不由一怔!

因为,他们尚充满骇意,怎敢动手呢?

毛潭一听此声杀,立即杀机大炽!

他一翻掌,便疾劈出掌力。

爆声之中,立见十六人吐血飞出。

剩下的人骇得便想逃命。

人的名,树的影。毛潭早已威震天下,如今一出手便如此厉害,现场之人几乎吓破胆的便打算逃跑。

毛潭既开杀戒,便一发不可收拾。

立见他左右开弓的劈掌。

爆声乍响,惨叫声立即附和。

这批人乍死,断树便又砸伤掠来之人,只听轰轰一声,断树乍碎,二名魁梧老者已经扑掠而来。

毛潭立即研判此地一人便是日月双霸。

他便提足功力兵分两路的劈向二老。

此二人正是日月双霸,立见他们吼句杀,立即全力劈出。

轰轰二声爆响,上百株树立被震飞向外方,正慾由两翼抄杀毛潭之二百余人当场惨叫吐血飞出。

其余之人立即骇得紧急刹车。

日月双霸只觉双掌一麻,急忙落地。

他们急忙望向前方,因为,他们研判必己震伤毛潭。

却见二股掌力卷起地上之草屑疾罩向他们,他们神色大变的震掌一震,立听又是二声爆响。

地上之尸体立被震成肉屑。

断树亦被震成碎片疾卷向远方。

群邪乍见如此恐怖,不由后退。

青城三派掌门人却在此时率众由远方掠来。

毛潭却毫不停顿的又劈出三记掌力。

而且,第四、五记掌力紧跟着劈出。

日月双霸乍接二掌,便双腕麻疼,他们乍见毛潭接连劈出三记掌力,只好一起腾掠而上。

毛潭正希望他们如此,因此,他们在空中因为缺少着力点,掌力必弱,而且,毛潭可以趁机各个击破。

他立即连连劈向右侧老者日霸。

日霸当场被逼得翻身向后掠。

却见掌力紧追而至,他立即反掌一劈打算利用反震力道先避开掌力,哪知,二记掌力一接实,他便疼得右臂皆麻。

他的重心倏地不稳,立即晃向地面。

月霸原本慾施援,却被这记撞力震得气血一浮,他急忙返掌一震再利用反震力道斜飞向外侧。

毛潭一见顺利逼开便专攻日霸。

他便劈掌追杀着。

日霸刚躲一掌,便被逼硬对一掌。

轰一声,他的右腕立断。

砰一声,他的腹部己挨一掌。

他惨叫一声,便飞向远方。

立见一名中年人掠前接住他。

砰一声,潜劲经由日霸震上中年人,只听他啊叫一声,便心口一疼的吐出一口鲜血,二人己摔落地面。

远方之人群立即骇啊出声。

正慾掠落地面的月霸见状,不由骇怒交加。

毛潭一转身,便专攻月霸。

月霸吼道:“八绝!上呀!”

吼叫声中,他己劈来一掌。

毛潭立即又加劈一掌。

轰一声,月霸己连退三步。

他乍见掌力又涌来,不由急骇交加,因为,他己无力还击,而且他即便慾逃,也只有滚向地面一途。

可是,以他的身份及个性,他岂肯当众出臭。

他立即咬牙再劈一掌。

轰一声,他的双臂全麻,心口立即一疼。

蹬蹬……声中,他己连退六步。

叱喝声中,八人已仗剑掠来。

毛潭却置之不理的掠前疾劈三掌。

月霸为保命,只好拉下颜面的滚向地面。

哪知,他刚滚出一丈远,便被毛潭的掌力劈上,只听轰一声,他只惨叫半声,他那魁梧的身子已被劈成肉酱。

立见那八人翻身,便挥剑疾卷而来。

毛潭一旋身,便连劈出三记掌力。

那八人骇得纷纷翻身闪避。

毛潭趁机探肩拔剑,便掠前掌剑交加的攻向一人。

此八人正是八绝,他们方才一见日月双霸败亡如此迅速,他们骇得不敢动弹,偏偏日霸情急喊出他们。

他们如今一见月霸己亡,不由更骇。

所以,当毛潭劈向他们之后,他们根本不敢还手。

毛潭掌剑交加的猛攻一人,迅即震死对主。

群豪见状,立即扑杀向群邪。

群邪早已瞧得心惊胆颤,如今一见群豪掠来,他们二话不说的立即向后转疾掠向山上。

群豪迅即振腕射镖。

噗噗声中,三百余人已挨镖摔下。

群豪一上前,立即超渡他们。

群豪便疾追猛攻着。

群邪一上山,便逃向两侧山道。

群豪便兵分两路的追去。

不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黑道末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