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19章 龙行天下

作者:天宇

黄昏时分,毛潭一入京,便先入群贤庄,立见门房惊喜的道:“恭迎驸马!驸马回来啦,夫人,驸马回来啦!”

毛潭答礼,便快步入内。

果见葛氏已牵——童跟着大腹便便的葛菁入厅,毛潭急忙上前行礼道:“抱歉,我害大家焦急啦!”

葛菁笑道:“先返宫,改日在叙吧!”

“好!”

毛潭行过礼便匆匆离去。

他一近宫门,侍卫及军士便亢奋的行礼请安。

他答过礼,便入宫及掠去。

——向不说假话的他,一见众人如此的关心他,他为避免另生枝节,他便决定破例的说善意的谎言。

首先,他入九龙殿,立见皇上惊喜的起身道:“驸马回来啦!”

“是的!有劳父皇担心矣!”

“哈哈!回来就好!速返殿吧!”

“遵旨!”

毛潭便行礼离去。

他一到殿前,侍卫便亢奋的喊道:“恭迎附马!”

“免礼!”

他便直接掠入。

果见三妻皆挺着大腹出来,香莲公主更是目含泪光,他便上前先抱着她道:“公主,我回来啦!”

香莲公主唤句驸马,便轻泣掉泪。

“抱歉,我陷入一处机关埋伏!”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说着,她己松臂拭泪。

甄虹笑道:“兰妹,我没有说错吧!”

“虹姐真了解潭哥!”

“是的!当年大水淹不死他,他怎会有意外呢!”

“是呀!”

毛潭笑道:“阿虹,你可以摆摊替人算命啦!”

“好呀,算啦!先沐浴更衣吧!大伙一听你回来,必会来看你!”

“好!”

毛潭便入房洗战门澡。

他整装一出来,果见已有上百人在殿中,他便一一申谢。

他尚未向这些人申过谢,另外一批人便又涌入啦!

他便一一申过谢,再邀众人共膳着。

毛潭便陪三妻品香茗聊着。

海兰便道出群贤庄总动员的除恶及寻找他。

毛潭苦笑道:“我累惨大家啦!”

“趁此除恶,也是一件好事!”

“是的!”

他们又叙一阵子,方始返房。

毛潭便入公主房中搂吻着她。

他便以哄小孩般哄她入眠。

因为,她乍见面时之哭泣,太令他感动啦!

此时,丐帮信鸽己向群豪传达驸马安全返宫之佳音啦!

翌日上午,毛潭便边巡视边向皇族及诸吏申谢着,他更向太上皇及太后申谢及请安,他足足的忙到天黑,方始返殿。

立见海德父子含笑在座,他便上前行礼。

海德含笑道:“经过此事,足见你人缘之佳也!”

毛潭苦笑道:“我对不起大家!”

“言重矣!”

他们又欢叙不久,便与三女及二童共膳着。

膳后,海德父子便含笑离去。

毛潭又与三妻欢叙一阵子,方始与甄虹入房。

立见甄虹紧搂着他道:“阿潭,我不能失去你!”

“放心!只此一次而已!”

“多陪陪公主妹妹,她时常私泣,去吧!”

他又吻她一下,方始离去。

不久,他又哄公主入眠啦!

翌日上午,皇上一退朝,便向毛潭道:“朕今夜设宴为驸马压惊!”

“谢谢父皇!”

“据闻天下恶人己快除尽,朕昔年未能巡视天下,朕打算在明年春出巡,驸马就随侍吧!”

“遵旨!”

“驸马是否以毛忠及甄羲名义存钱?”

“儿臣不大清楚哩!”

“理该不错!放眼天下,已无第二人有此财力!”

“儿臣查明之后,再向父皇逞奏!”

“好!若非此二批钜金,还真无法供应各地子民之借钱哩!”

“真的呀?”

“嗯!各地子民利用免赋期间借钱经商,正常也!”

“有理!”

“朕明年出巡时进一步了解各地情况之后,再作决定是否再免赋几年,以使子民能够安居乐业!”

毛潭道:“儿臣可否请示一事!”

“准!”

“那两批存金可抵多少的赋收呀?”

“至少二十年!”

“哇!这么多呀?”

“是的!驸马之财力远超朕之估计!”

“启奏父皇!可否再免赋十年,且由儿臣代付十年的赋收?”

“哈哈!好一个驸马,不准!”

毛潭不由一怔!

皇上含笑道:“驸马之财留供备用,朕自有打算!”

“遵旨!”

两人又叙一阵子,毛潭方始行礼离去。

他又巡视一个多时辰,方始返殿陪妻小用膳。

膳后,他入房向甄虹问道:“阿虹,你是否以孩子名字存钱?”

“是呀!”

她便含笑取出那二张存单。

毛潭一瞧金额,不由哇哇叫道:“这么多呀!”

“不错!皇上问起此事啦?”

“是呀!”

他便略述经过。

甄虹含笑道:“勿告诉外人!”

“我知道,小心保管!”

“好!”

不久,他便直接出宫。

他一到群贤庄,正好瞧见群豪在用膳,众人立即欣然起身,毛潭便上前行礼道:“抱歉,偏劳大家啦!”

众人便含笑不语。

百里扬含笑道:“坐吧!”

“好!”

毛潭便含笑入座。

百里扬道:“天下总算太平啦!”

“太好啦,不过,伤亡不少人吧?”

“不多,群邪似盘散沙,不堪一击!”

毛潭松口气道:“我可以少些歉疚啦!”

“别如此!你对武林之贡献,有目共睹也!”

“谢谢!”

百里扬道:“各派经由除恶,己各获得不少的财物,他们有意以八成财力用之于各地公益,你趁机向皇上呈奏吧!”

“好!我可否共襄盛举?”

“你捐助三千万两吧!”

“好!”

在座之人不由听得神色一变!

因为,毛潭好似只要捐三两白银般顺口而答应呀!

膳后,百里扬便与毛潭入书房道:“你此次又有何奇遇!”

“我……大叔可否代为保密?”

“行!”

毛潭便道出长春潭中之奇遇。

百里扬喜道:“你好大的福气!”

“我却害大家白担心一场哩!”

百里扬笑道:“值得!你最好多行功,必有奇迹!”

“奇迹?”

“是的!你既通玄关,又获得这批精纯功力,必有奇迹!”

“好!我试试看吧!”

百里扬道:“另有一事,童南将在下个月成亲,他盼你参加!”

“好呀,我一定参加,新娘子是谁?”

“青城派俗家长老白剑英文千金,郎才女貌!”

“太好啦,我终于等到这杯喜酒啦!”

“我会邀我派参加,大家好好热闹一番吧!”

“好!童南目前在不在?”

“我准他直接返青城安排喜事!”

“他要在嘉定成亲呀!”

百里扬笑道:“他在此成亲!”

“太好啦!大叔!替我买一座庄院送给阿南吧!”

说着他己递出一叠银票。

“收下!我自有安排!”

“谢谢大叔!”

百里扬低声道:“你没把入长春潭之事告诉阿虹三人吧?”

“我不敢说!”

“对!女人的眼中揉不进一粒沙,少说为妙!”

“是!”

不久,毛潭己含笑离去。

他一返殿,便向皇上报告群豪已灭群邪,而且打算以群邪的财物在各地进行公益活动,皇上不由大喜。

皇上含笑道:“驸马在一年内不会支用那二笔存金吧?”

“是的!”

“好!朕会妥加安排此事!”

“启奏父皇,儿臣可否捐三千万两黄金?”

“免,朕自有安排!”

“遵旨!”

不久,毛潭己行礼离去。

皇上立召集相关大臣研究着。

翌日早朝时分,皇上已旨谕一大串建议指示。

退朝之后,大臣及诸吏便大忙特忙着。

首先,皇上诏告天下,三年免赋期满之后,继续免赋三年。

其次,各地名胜古迹全部翻修。

大小河川湖泊一律疏流。

长江及黄河更决定在化冰后,加强整修堤防。

全天下之大小道路及桥梁亦全面铺修着。

此外,各地加强建学塾及增聘天子。

这些史无前例的一连串改变,险些便商人乐透啦!

百姓更是纷纷额首称庆。

各派便率先在各地捐助金银共襄盛举。

各地亦有不少富户及商人乐捐着。

整个天下为之朝气蓬勃!

各行各业为之更旺!

不少商人更把原先准各归还之钱进一步投资着。

各地方吏便纷纷呈奏这些荣景。

皇上为之春风满面。

这天上午,群贤庄群雄云集,各派掌门人及长老皆来参加童南与白琪之拜堂大礼,海德全家人亦欣然到场招呼着。

毛潭更在一大早便率三妻及二子到场,他一一向各派掌门人及长老致歉,群豪对他的印象为之更佳。

午时一一到,亲人便在众人祝福中完成终身大事。

百里扬含笑道:“驸马及亲郎乃是童伴,献金多吧!”

众人便以掌声鼓励。

毛潭起身道:“谢谢!新郎世代经营糕饼,却遭劫匪毁去家业,新郎因而奋发图强,并以除恶为己业。经由青城派之调教,新郎终于完成心愿而且荣获仙侣,我谨以皇上所赐喜幛上之天作之合祝福他们白头偕老!”

童南夫妇立即申谢。

众人便报以热烈的掌声。

百里扬便邀青城派掌门人致词。

玄清道长含笑道:“青城以童南为荣!谢谢!”

众人便含笑点头。

百里扬含笑道:“童南聪明又努力,不但剑技大进又替本庄出力甚多,我相信童南今后必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不久,群豪己欣然入席。

荤素佳肴,午茗及美酒便一一上桌。

不久,童南向毛潭举杯道:“禀驸马!”

毛潭摇头笑道:“南哥勿作此称谓!”

“好!阿潭!请原谅我昔年误了你!”

毛潭心知他指诱自己入牢之事,毛潭便含笑道:“算啦!谁叫你是我的南哥呢?忘了这件事吧!”

“谢谢!我自罚三杯!”

“行!”

童南便一口气喝下三杯酒。

只见他又举杯向甄虹道:“阿虹!请原谅我!”

甄虹笑道:“喝三杯吧!”

“行!”

童南便又连干三杯酒。

毛潭笑道:“够啦,你今天还要喝不少酒哩!”

“是!”

于是,童南夫妇便逐桌敬酒。

不久,群豪依序前来向毛潭敬酒及申谢着。

毛潭笑道:“该敬庄主,若无庄主,便没有我,何况,庄主之赈灾及除恶,乃是举世皆知乃有目共睹呀!”

百里扬哈哈笑道:“各位,何谓人不可貌相呢?驸马可供作证也!”

众人不由哈哈一笑!

立见若竹端茗道:“师兄!请原谅!”

“哈哈!未经一番澈骨寒,岂能寒梅飘香,若竹,谢谢你!其实,你并没有错,少林弟子本该如此!”

说着,他已先行干杯。

若竹道:“少林以师兄为荣!”

说着,他已喝光那杯香茗。

“谢谢!请返座!”

群豪一一向毛潭及百里扬敬酒。

不久,百里扬向丐帮帮主彭扬敬酒道:“彭兄!这阵子最偏劳您的那批弟兄,请你大家转达谢意!”

“哈哈!此乃丐帮之光荣也!”

“谢谢!”

二人便欣然干杯。

众人便在这场喜宴中化解昔日之恩怨。

这场喜宴一直延续到黄昏时方始散席。

童南虽有毛潭代为挡酒,仍然摇摇慾坠,不过他仍紧握着毛潭的手道:“阿潭,谢谢!谢谢你!”

“三八兄弟!哈哈!”

毛潭便欣然率妻少离去。

他一返殿,便入房行功着。

因为,他今天畅饮之下,体中真气前所未有的激荡呀!

他行功不到一个时辰,便全身骨骼噼啪连响,他只觉全身好似震爆胀般。所以他可知外小心的行功着。

深夜时分,他便似石人般入定。

不过,他的身子却自锦被上飘起又沉下。

不久,他的臀己离被一尺佘。

他便凭空入定着。

破晓时分,宫女之步声使他收功沉落被上。

他欣喜的下榻漱洗着。

当天上午,他便到群贤庄向百里扬告诉这件喜事。

百里扬喜道:“找个安静地方行功七日夜吧!”

“好!”

于是,他便返宫向皇上请假!

皇上当然欣然赐准。

于是,他返殿告诉三妻。

午后时分,他便单独在书房内行功。

当天晚上,他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龙行天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