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02章 千年雪芋

作者:天宇

元宵时节,午后时分,一阵焦雷震醒毛潭,他乍听群鹿叫声,立即又听到隆隆打雷声音。

他立即跃下床,却见他直接跃到桌前,他匆匆以手按桌却刹身,当场把桌推出一尺余才稳住。

他不由怔道:“怎会这样呢?”

却听鹿百里在鹿场喊道:“驱鹿入篷!”

他答句好,便光着脚丫子奔了出去。

却见另有三名青年正在赶群鹿入篷,鹿百里亦在旁协助,他不由怔立当场。

他慌忙行礼道:“主人不雇我啦?”

“入内再叙!”

“是!主人,我不该贪睡,我会改!”

“入内再叙!”

“是!”

二人一入厅,毛潭忙拉椅供鹿百里入座再斟茗道:“主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更努力工作。”

鹿百里笑道:“你今后不必打杂啦!”

雷声再响,毛潭不由呆若木鸡。

因为,他以为鹿百里叫他滚蛋,他顿觉茫然。

鹿百里见状,更加疼惜他的老实,鹿百里便含笑道:“你今后就在房中好好先看书一阵子吧!”

“看书?”

“不错!你不是最爱看书,却老觉时间不够用吗?”

毛潭便又镶入死胡同道:“主人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努力,我绝对不看书,连想都不想看书。”

“不!我要你天天看书。”

“当……当真?”

“我何曾说过假话?我这话何曾打过折?”

“是!我会努力看书。”

“好!随我来!”

说着,他已含笑离座。

不久,他一入书房,便取出一册道:“反覆的阅。”

“是!”

“所谓学问意指多学多问,不懂之处,随时发问。”

“是!”

“反房详阅吧!”

“是!”

毛潭便捧册离去。

他一返房,便坐在窗房,立见册之封皮只有一个斗大武字,他怔了一下,便翻阅次页,立见内有“武者止戈也”斗大之字。

毛潭稍忖,立即道:“止与戈果真拼成武字,止是停止,戈好似是利器,武便是停止利器,不大通吧?”

他想了一下,便翻阅下一页,立见“习武旨在强身淬志,先自我完美,再扶弱锄强,须以毅力、恒心及大无畏,始能克之。”

他便由头到尾的瞧着。

他便一页页的翻阅着。

他老老实实的翻阅着。

窗外大雨倾盆而下,他仍阅册不已。

群鹿连叫,他充耳不闻的阅册。

入夜之后,雨势己歇,房内外黝暗如墨,他却正在翻阅第五遍,因为,他觉得越看越懂,越懂越想看。

不知不觉之中,天色己亮,他仍在翻阅着。

不久,他专阅内功篇。

他一直瞧着及想着气如珠,上九天,下泥丸九个字,因为,他似懂非懂,他只觉自己的体中好似有一颗珠在连转着。

其实,他早在昨天下午入座阅册吸气时启动了体中之功力,他只是专心阅册,而根本忽略了此种感觉。

须知,他静向近一个月,雪竽之精华己深入各经脉及骨髓,加上喝四年多的大补酒,他已经能量十足。

他如今一正式运转功力,便似长江之水般浩瀚不已。

不久,他喃喃自语道:“学问,多学多问。”

于是,他便捧册离房。

他一入厅,立见鹿百里正在用膳,他急忙慾返。

鹿百里招手道:“共膳吧!”

“不敢!不敢!”

“你敢抗我言,为何不敢共膳?”

“小的不敢抗主人之言,小的只是……”

“休再废话,膳后再问!”

“是!”

毛潭便拘谨的置册于几及入座用膳。

不久,鹿百里道句“吃光!”便起身步到几旁。

他乍见册上之内功篇,不由含笑步到厅口遥视远方的翠绿山势忖道:“他能思阅内功,不枉我之长期栽培也!”

他便含笑赏景。

毛潭己有近月未食,他如今用膳,只觉美味可口,加上主人在厅外等候,他便似秋风扫落叶般用膳。

不久,他已吃得一干二净。

他正慾洗餐具,鹿百里己转身道:“入书房吧!”

“是!”

他便端册跟入书房。

鹿百里一入书房,便走到壁前望着那张人体穴道图。

毛潭便到旁道:“主人,小的有些不明白!”

“问吧!”

“何谓气如珠,上九天,下泥丸?”

“很好!此乃内功练到上乘境界的现象。”

他便指着壁上人像头顶道:“人体有一百零八个穴道,此地叫百会穴,亦即九天之处,它代表顶端。”

一顿,他指向人体下体胯下三寸处道:“它叫气海穴,亦即泥丸,它似泥丸般凝聚以及储存功力。”

“原来如此,气如珠呢?”

“人靠一口气而活,气似有若无,实则有之,武功越强者,气越盛,气如珠代表着武功越强也!”

“是!如何行功运气呢?”

“屏万事,集中意志观想体中之气,绕行穴道,亦即专心想着体中有一团气,沿主要穴道来回运转。”

“可行吗?”

“可行,你未觉体中经常有东西在动吗?”

“有!我一直以为吃坏肚子了。”

鹿百里笑道:“它便是你之气。”

他便取册逐字讲解行功及收功之法。

一个时辰之后,毛潭已在他的房中行动,不久,鹿百里己瞧见毛潭的额头泛光,他不由暗喜道:“行啦!惊蛰天下动员矣!”

他便含笑离去。

不久,他自书柜内取出一个瓷瓶,便挑开泥封忖道:“我将以这瓶百草丸创造一位大英豪,若竹,你拭目以待吧!”

说着,他又封妥泥封。

毛潭这一行功,足足过了七天七夜之后,他连打三记响屁之后,方始醒来,立见鹿百里已含笑坐在桌旁。

他脸红的以手挥扇自己的背后。

鹿百里含笑道:“上九天入泥丸的滋味不错吧?”

“是的!”

“沿途之处皆舒畅吧?”

“是的!”

鹿百里便带他入书房指点人体穴道名称及功能。

从此,他天天指点着毛潭行功运气、役气使力等诀窍。

七日后,这一夜,他便指点着毛潭的轻功身法。

不久,毛潭就能行似飞燕般在鹿场外空地掠纵着。

鹿百里便凭由他玩后返房喝大补酒歇息。

不久,毛潭已绕着鹿场外沿掠纵不己。

他越玩越熟。

他速度加快的玩个不停。

破晓时分,他遥见门外来了三名青年,他立即刹身落地,因为,鹿百里不准他在外人面前炫自己的功力。

他便直接到水井旁沐浴更衣。

不久,他便发现自己的小兄弟上方居然长有如老人额前的胡须般一样的黑虬毛,他不由一怔!

他轻抚不久,乍听脚步声,便匆匆穿上衣裤。

立见一名青年自远方拎桶而来,他立知对方要炊膳,他便含笑向对方点个头,再直接携着浴具及洗妥之衣物离去。

他晾妥衣物,便直接返房阅册。

不久,他已印证及领悟不少。

他欣然反复的翻阅着。

良久之后,倏听“用膳吧!”他立即离房。

不久,他已与鹿百里共膳。

鹿百里用过膳,便道:“膳后走百步再入房行功。”

“是!”

鹿百里便直接步出大门。

毛潭吃光食物,便端餐具到井旁清洗着。

他又走了一阵子,便返房行功。

不久,他便又发现一颗珠在他的体中跑,它所经过之穴道,便轻松活跃,他不由来回的行功着。

不久,他己悠悠入定。

黄昏时分,鹿百里唤醒他便与之共膳。

膳后,鹿百里便指点役气使力诀窍。

从此,他便每夜指点毛潭练武。

二月底,那位妇人与另外二位妇人又制昏甄庆三人,只见妇人取出一个小瓶,便把瓶内液体灌入甄虹口中。

她又拂颈,口中之液便滑入甄虹的体中。

另外二妇便又坐在甄虹前后及双掌按体。

妇人便以掌贴按甄虹莲宫口道:“开始吧!”

二妇便把功力贯入甄虹的体中。

妇人立觉莲宫一阵收缩,宫口吸力大增,她不由喜道:“速!”

二妇便加速贯入功力。

妇人立觉掌心之皮似被撕开,她不由暗喜道:“行啦!经过此关她己可立于不败之地,太完美啦!”

她便收掌道:“停!”

二妇立即收掌下床。

妇人便扶甄虹仰躺于床上。

子夜时分,甄虹的下体溢血一阵子,便自动止血,她的全身却似在蒸笼般泛出热气,而且热气一直聚在体外。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已被一层白雾罩得人影难辨。

寅初时分,那些白雾便似百川入海般渗入她的体中。

她的全身肌肤立即又滑又亮。

她的脸更是晶莹亮丽。

天亮不久,甄庆夫妇一醒来,便匆匆梳洗。

不久,甄氏已匆匆炊膳。

甄庆用过膳,立即离去。

甄氏一入爱女房中,她一见爱女仍在睡,她正想唤醒爱女,却见爱女之裙染血,她立知爱女又月经来潮。

她心生不忍的任爱女睡着。

她立即返房缝制新衫。

因为,她最近接到一批缝衫外快哩!

黄昏时分,她才入房唤醒爱女及轻声指点着。

不久,甄虹脸红的提水入房净身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入厨用膳。

膳后,她洗净餐具及衣裙,便返房轻抚胸脯,因为她方才沐浴时发现双*饱满甚多呀!

她一抚rǔ,莲宫内便一阵收缩。

她刚怔,那只老鼠便又出现了。

她便吸吸气任由它跑。

不久,她己发现老鼠更大,而且跑得更快,她刚觉奇怪,便一阵子飘飘然,她便又悠悠的入定啦!

破晓时分,她听到脚步声,便自动收功下床。

她便先入菜圃拔菜清洗着。

不久,她已陪母炊膳着。

膳后,她便与母缝制新衫。

午膳之后,她担心自己又睡过头便继续缝衫。

入夜之后她又缝新衫一个多时辰,方始上床歇息。

立觉那只大老鼠又跑个不停。

不久,她己飘然入眠啦!

她的功力便如此的精淬着。

端午节时分,甄庆夫妇携肉粽及二百两银票到鹿场送给鹿百里之后,他们便申谢的行礼离去。

甄氏低声道:“好久没看见阿潭啦!”

“是呀!他的工资可真不好赚哩!”

“是呀!这孩子又老实,真令人心疼。”

“嗯!明日起按计划分装线香及纸钱吧!”

“好呀!”

不久,二人己买回大批的线香以及线钱。

甄虹见状,不由想起童南及毛毯已经好久没来看她,尤其毛潭更是已快一年没有看见他的人影了。

于是,她在当天下午抽空到鹿场张望着。

却见三名青年正在鹿场忙碌,但未见毛潭。

她又在门前张望良久,方始离去。

她以为毛毯已经离去,她不由暗怪他不告而别。

她便闷闷不乐的返家。

膳后,她更懒洋洋的上床躺着。

大老鼠又现,她却毫无昔夜之喜。

她又胡思乱想了一阵子,方始入眠。

翌日起,她便默默缝衣,分装纸钱及整理菜圃、炊膳以及洗衣,甄氏以为爱女又月经来潮,便默默不语。

不知不觉之中,六月十八日在她们期待中到达,她们一大早便买回二大箩玉兰花在家中以针线串妥。

当天下午,童南便前来道:“大叔、大嫂、阿虹,我来啦!”

甄庆含笑道:“好久没有你啦!”

“是的!我上青城练武啦!”

“青城?好地方,听说三清宫的道士皆会飞哩!”

“是呀!今夜仍要卖纸钱及花吧?”

“是的!近日天气不错,今夜必有不少的香客。”

“太好啦!我专程下山来帮个忙!”

“谢谢!膳否?”

“已在家中膳毕,谢谢。”

“糕饼一定又被订制不少吧?”

“三千斤,比去年多五百斤,有人还愿。”

“可喜可贺!”

“谢谢!我可否与阿虹聊聊?”

“虹儿,陪阿南出去走走吧。”

“是!”

不久,二人一离去,童南便道:“阿虹,你更美啦。”

“贫嘴,青城道士没把你教好。”

“你真的更美啦!”

甄虹笑道:“你又练了什么武功?”

“我练了三招剑式,挺厉害的哩,我已经可以一剑断木,我更可斩空中之蝇,掌门人说我是可造之材哩!”

“真的呀?”

“是啊!掌门人说若继续勤练五年,必然可成一代剑客。”

“不简单,恭喜!”

“谢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千年雪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