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03章 慾海无涯

作者:天宇

且说许氏送棺一返成都庄中,立见一名中年人坐在大厅中,她乍见此人,立即皱眉,忖道:“我当真如此命苦乎?”

她便吩咐下人与车夫送棺入侧厅。

她赏过车夫及下人,便吩咐下人出去购物准备布置灵堂。

她一入厅,立见中年人沉声道:“好端端的进香怎会抬棺返庄?”

“哼!花性不改,自己找死。”

“怎么啦?”

许氏便道出经过。

中年人哈哈笑道:“可笑!许老大越混越回头啦!”

“死有余辜!”

“哈哈!翠娘,咱们可以成双入对啦!”

“去你的!亏你还是他的拜把兄弟。”

“哈哈!想当年,你在溪口站壁(妓女召客的方式),还是我先捧场,若非许老大硬夺,你早就是我刘荃的女人啦!”

“算啦!我已人老珠黄啦!”

“非也!你不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而且浪劲无穷哩!”

说着,他己婬笑的行来。

妇人道:“去你的!先办完他的后事吧!”

“行!你事后可得依我。”

“行!不过,兄弟一场,你该替他讨回公道吧?”

“当然!走!”

“不急!先布妥灵堂吧!”

“好!我就先上香向许老大报告一番吧!”

妇人便直接入房更衣及收拾行李。

她姓冰,单名翠,她原是汉口人,因为家人贫而被卖入娼寮,她也认命的生张熟李投怀送抱着。

许景泰及刘荃是对飞贼,他们仗恃身手不错在大江南北作案,若被发现当场便杀人放火灭尸。

由于钱刚来得太容易,他们便大吃大喝大嫖着。

许景泰遇上冰翠之后,便王八瞧绿豆般看上了,他不但替她赎身,还给了她的家人一笔钱财。

于是,她便死心塌地的跟他住在成都。

她知道他会喜新厌旧,所以,她不干涉他的行动。

他也很上路,他在外花天酒地,从不带女人回家。

他便每月供应她大把的财物。

所以,两人看起来挺恩爱的。

他们唯一之憾便是膝下无子,此次打算到峨嵋乞求一男半女,哪知,许景泰竟在山门前遭到恶报。

冰翠慾甩掉刘荃,便打算借刀杀人。

所以,她激刘荃赴嘉定复仇。

当天下午,下人布妥灵堂,二人便入内上香。

第二天,他们便一起离去。

当天晚上,他们一投宿,便在房内取用酒菜。

没多久,刘荃一搂腰便求欢。

冰翠立即婉拒!

刘荃便取出一叠银票塞入她的手中。

她便任由他摆布啦!

不久,房中便春心满荡!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安份下来。

此例一开,他们便每夜投宿快活着。

这天上午,他们一到嘉定城,她便指点刘荃看城壁上之公告,刘荃当场目泛凶光的连连咬牙切齿。

不久,他们一走近公堂,立见一名骑士护送一部囚车离去,车上之人以巾蒙脸,不知是何方神圣。

冰翠便好奇的询问着。

立听城民指出此人便是毛潭,他将被押到镇南关服劳刑五年,冰翠便与刘荃迅速的互瞥一眼。

于是,刘荃便先带她投宿入嘉定客栈。

他戴妥面具便直接由后门离去。

且说囚车出城不久,便驰过甄庆的门前,甄虹唤句“阿潭!”便抱脸奔入房中放声大哭不已!

甄氏只好入房连连安慰着。

且说刘荃遥跟囚车离城十八里之后,他一见囚车即将上坡,于是,他沿林疾掠,不久,他已经隐隐在坡顶。

很快,囚车及骑士一道也接近了坡顶,他立即现身疾劈出三记掌力,立见囚车上之人先惨叫而死,二名骑士亦吐血落马。

刘荃再补一掌,车夫立死。

三匹马及囚车便沿坡滚下。

那名替死鬼当场被摔辗得五官全非、不成人形。

另外三人及三匹马更是惨不忍睹。

刘荃嘿嘿一笑,便腾掠而下。

不到半个时辰,他己入客栈会晤冰翠。

二人便整治一桌酒菜大吃大喝着。

不久,二人便上床快活着。

冰翠存心借刀杀人,便放浪的迎合。

因为,她要使他成为软脚虫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满足的歇息!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由前厅的惊呼声研判刘荃之杰作已经被人发现,两人便起身沐浴再结伴出去。

不久,他们便确定了此事。

于是,冰翠陪他前往童记糕饼铺指明目标。

然后,她向城民探听着。

不出半个时辰,她们已到甄家附近。

立听女子哭声连连。

刘荃二人便得意的离去。

他们一返客栈,便又大吃大喝庆贺着。

然后,她又陪他快活着。

她一直挤出他的大批甘泉,方始收兵。

他乐得连连叫爽啦!

此时的童永财正把一叠银票交给那位冒牌少年的双亲,他们接过银票,方始拭泪行礼离去。

不久,他们己逃离嘉定。

此乃童永财之条件,想不到他们因而逃过死劫。

当天晚上子初时分,刘荃便潜入童记糕饼铺,不久,他打开大门,冰翠跟着入内,打算搜索财物。

刘荃则打算入屋杀人。

不久,冰翠故意弄翻茗具,立听一阵脆响。

童南率先叱喝:“谁?”仗剑掠出。

他这阵子实在有够重的火气!因为,童永财每破一次财,便召他到身前又骂又鞭,他却不敢吭声及闪躲。

童永财今天又赔了一万两白银,当然又把童南臭骂及痛扁了一顿,童南又气又疼,迄今仍然无法入眠。

他一冲出来,刘荃立即迎去。

他便仗剑一阵疾攻!

走廊并不宽,刘荃一时被逼退。

童永财便呐喊召人来擒盗贼。

八名下人立即持棍拣棒时冲到。

刘荃凶气大发的劈杀着。

不久,那八人已经入往死城报到。

童南吓得掷剑落跑啦!

刘荃便仗剑入内。

他先砍死童氏再逼童永财献财。

童永财便乖乖的交出财物。

刘荃一挥剑,童永财己身首分家。

刘荃便引火焚屋。

不久,他己挟冰翠扬长而去。

一不作,二不休,他便掠往甄家。

童南一见此人纵火携走财物,便由远方追去。

不久,他一见他们进入甄家,便掠向后方。

刘荃把财物交给冰翠便潜入房中。

不久,他己轻易的震死甄庆夫妇。

甄庆之曾祖父所造之孽又报应在他的身上啦!

刘荃一入甄虹房中,立即双目一亮的忖道:“好美的小妞,难道许老大会因她而死,嘿嘿!我先快活一番吧!”

他立即探掌按上甄虹的左臀。

倏觉掌心被反震,他刚一怔,甄虹已经睁眼,他立即霸王硬上弓的按肩贴身一压,她不由尖叫出声。

冰翠在窗外一瞧,不由摇头忖道:“狗改不了吃屎。”

她的头倏地一歪,再也摇不动啦!

因为,童南已经在她的背后按头扭劲啦!

她只嗯了一声,便遭到报应。

她的手一松,那包财物立即落下。

童南双脚托住它及放妥尸体。

他立见甄虹的肚兜被撕飞落地。

他一咬牙便慾入内英雄救美。

可是,他自知不是此人的对手,他只好落跑。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对他而言,屁话也!

他可以呐碱召人,但他却怕被甄虹听见而作罢。

他实在聪明过头啦!

哪知,他刚掠落墙角,倏见一道黑影闪出,他尚未看清对方,对方便已经左右开弓的赏了他两个巴掌。

他哎唷一叫,手中之包袱已被抢走。

对方一闪身,立即掠向后方。

他只知对方是女人,他却不敢追去。

因为,对方的身法快得令他害怕呀!

他当场怔啦!

倏听甄虹啊叫一声,便听见男人的嘿嘿笑声,他知道他最心爱的女人已经被别人玩过啦!他不由一阵难受。

他便踉跄离去。

他离去不久,便见一位妇人拎着包袱闪到窗外,她立见甄虹泪如雨下,一名男人正在发泄慾念。

妇人反而浮出笑容忖道:“我该验收成果啦!”

她便蹲在冰翠身旁搜尸。

不久,冰翠的私房钱己落入包袱中。

妇人便挟尸行向邻房。

她入内一瞧,立见甄庆夫妇已死,她不由忖道:“也好!如此一来,她反正没有牵挂,仇恨会使她更恨男人啦!”

她便挟冰翠之到远方林中劈坑埋妥。

当她返回窗外时,正好瞧见刘荃哆嗦的连连叫嚷!

倏听他啊的一声,便趴在甄虹的身上发抖。

不久,他己成了牡丹花下的风流鬼。

妇人便含笑离去。

不久,甄虹被呕得一阵难受,她一瞧自己身上之人一动也不动,她倏地用力一推,当场便把他推落在桌前。

她一见自己下体的血污,不由又掉泪。

她一下床,便取棍猛扁刘荃。

刘荃立即面目全非及惨不忍睹。

他正式接受恶报啦!

不久,甄虹取出柜中衫裙,便忍住裂疼穿妥。

她便踉跄进入双亲的房中。

不久,她乍见双亲全无气息,不由放声大哭。

良久之后,她发泄完了心中的悲苦,方始冷静下来。

首先,她取袋返房装尸再托走。

她便把尸体埋在菜圃旁之地下。

她一返房,立见那男人衣裤。

她恨恨的一抛,立见一个小包落地。

她上前一瞧,不由心促的望向窗下。

因为,小包内有金元宝、白银以及一叠银票。

不久她打开银票一瞧,不由双手连抖。

因为,第一张银票价值一万两白银呀!

不久,她定下神再瞧其他的银票。

他忍不住双手连抖及呼吸急促。

因为,另外五张银票全是一万两银票呀!

于是,她没收它们。

她便把他的衣裤塞入灶中引火烧光。

火光一亮,她反而沉思着。

她必须面对现实的思忖对策。

良久之后,她又返房取来血迹斑斑的被单塞入灶中焚化。

然后,她拎水返房挣身。

井水一沾上莲宫裂伤,立即疼得她又掉泪。

良久之后,她方始倒掉污水忍疼返房而坐。

她一直等到天亮,方始入城买回二棺及祭品,她再由棺夫胁助替双亲入殡,然后再向棺夫申谢。

棺夫一走,她便抚棺放声大哭。

不久,鹿百里途经此地,竟见此景。

他立即入内询问此事。

甄虹立即含泪道出双亲暴亡的经过。

接着,她递出四张一万两银票慾还债,鹿百里却沉声道:“你何来此财?昨夜究竟出了何事?”

她却只是低头掉泪。

于是,鹿百里只好取走银票。

他又安慰了一阵子,方始离去。

经此一来,甄虹已平静了不少,她便设妥祭品祭拜着。

她替双亲还清债务,便入内整理双亲的遗物。

睹物思人,她不由又掉泪。

良久之后,她方始昏昏沌沌的入眠。

又过不久,学塾因久候甄庆未到,便派人前来探视,那人乍见甄庆夫妇之灵位及二棺木,不由大骇!

他刚听见了童记糕饼铺被焚,如今又见此景,不由大骇!

他急忙掉头离去。

且说童南匆匆离去之后,他一返家,便见左邻右舍及衙役正在火场搬出尸体,他不由泪下如雨。

众人一见他侥幸活着,便上前慰问。

他申谢不久,便差爷带入衙中。

他千怕万怕入衙,如今终究还是入了衙,他在害怕及感慨之中,便据实向朱县令招出一对男女入铺杀人纵火之事。

朱县令白天遇上囚犯被杀己够心焦,今夜又遇上这宗杀人放火案,他万念俱灰之下,便吩咐童南离去。

他立即打报告辞官啦!

童南一返铺,立见尸体已在众人的协助下入殡。

他申过谢,便上前祭拜着。

不久,他被人提醒,方始记起父亲在银庄存过钱。

天亮之后,他入银庄洽商不久,便领出剩下的四万余两白银,于是他逐一退还捐助入殡人员之财物。

然后,他另赠八名下人遗族各三千两白银。

他之此举顿获城民之好评。

当天下午,青城派俗家弟子白剑英便以童南之师的身份协助童南治丧,同时通知青城派协助缉凶。

七七之后,童南便忍悲葬妥双亲及八名下人。

他廉售店面土地之后,便与白剑英返回青城派。

他受此打击,便更加勤奋练剑了。

青城派掌门人玄清道长早就欣赏他,如今更是亲授绝技,而且以灵丹增强童南的功力。

因为,童南一上山,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慾海无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