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04章 千年邪剑

作者:天宇

七夕子时,一向不烧香拜佛的鹿百里依七星方位设妥七桌祭品,每张桌下更以七碟装油及线蕊依七星方位引油而燃。

早已齐戒浴身三天三夜之毛潭便一丝不挂摘掉面具的持香祭拜,然后在每张桌后叩头。

可真巧,他刚叩头完毕,便雷电交加。

鹿百里便肃容捧交给毛潭。

毛潭便捧剑坐在居中桌下行功。

雷声更隆。

闪电如银蛇般闪烁。

毛潭清晰的感受剑身的抖动。

不久,雷电好似在桌顶一带回绕着。

那支剑为之连抖。

毛潭见状,便吸气咬牙抱剑刺入自己腹上之侏圈。

此侏圈乃鹿百里所留,他查过毛潭之血脉,他知道由此刺剑入体,不会造成大伤,却有天大的好处。

剑光破空而入,毛潭便徐徐刺入。

一阵冰凉之中,他忍疼徐徐刺入剑身。

不久,他隐觉剑尖已近背皮,便抱剑行功。

这是一件很艰难的工作,因为,头顶雷电交加,体中又冰又疼,必须忍耐方始能顺利的行功。

不久,实心眼的毛潭利用充沛的阳功办到啦!

他的功力连转一周之后,冰疼立逝。

他安心的继行功着。

不久,雷电已似空谷回音般消失。

半弦月含笑出来向毛潭申贺。群星也欣喜的猛眨着眼。

毛潭便在此时悠悠的入定。

鹿百里瞧至此,不由春风满面。

破晓时分,他便吩咐毛潭返房继续行功,他不但放下窗帘,而且扣上门窗以防三位青年好奇窥视。

他迅速的收妥祭品及七桌。

天色一亮,他便在现场焚化大批纸钱。

一度因为失意而“锯齿”的他如今己恭敬无比啦!

三位青年一到,他便吩咐他们七日勿近住处。

他交给他们一锭黄金吩咐他们入城进食。

因为,他要让毛潭好好的行功一番。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方始焚完如山的纸钱。

他喝杯酒,便返房歇息。

此时的甄虹正一身素衫裙的人城慾买米及厨房用品,她入城不久,便被一名中年人发现她的姿色。

此中年人姓包单名成,他是江西南昌九如帮之堂主,他此次路过嘉定,正在酒楼品茗以及赏景。

包成不但内外功夫了得,更喜渔色,他所玩过的南北佳女多如繁星,他也因而错失接任帮主之良机。

如今,他的老哥包龙任帮主,他反而更逍遥。

阅女良多的他立即发现这位外表朴素的少女是位绝色尤物,于是,他留下一块白银,立即跟去。

他便沿途瞧着甄虹的一举一动。

他瞧得更加心痒啦!

好不容易跟到甄家附近,他便在外凝功默听着。

不久,他已确定此地只此一妞。

他不由暗笑嘉定的男人全瞎了眼而忽略了如此尤物。

于是,他在暗思如何获得此妞。

不久,他己含笑离去。

他刚走不久,那位妇人含笑现身忖道:“包成,我己候你甚久,你早该来接受风流恶报啦!”

她便含笑离去。

入夜不久,甄虹便如往昔般持扁担到屋后菜圃旁空地又跃又跳的抡、挥、砸、扫着扁担,立听呼声大作。

不久,包成循声而来,便隐在壁角瞧着。

他立见甄虹的饱满双*隔衫连抖。

他又瞧得心痒痒的。

他一见她的手法及身法混乱无章,不由又喜又奇。

他便一直瞧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甄虹己汗透衣衫,便吁气停止。

她向四周仔细一瞧,便到井旁脱去湿衣。

雪白胴体乍现,包成这只色中饿鬼便忍不住啦!

他等不到欣赏浴姿,便沿壁行来。

不久,甄虹的眼角余光乍见有人,她正慾闪躲,包成已经闪身掠至,他的双手立即向她扣腰搭肩。

“放……放手!”

他立即封住她的哑穴道:“好尤物,全身滑不滑溜溜的,妙呀!”他立即把她制倒在地上。

他兴奋地剥光全身。

甄虹绝望的闭上双眼。

两道清泪立即由眼角溢出。

“嘿嘿!好尤物,包你快活。”

说着,他似狗般又舔又吻着她的胴体。

良久之后,他方始挥戈入莲宫。

“妙!够紧!原封货也!”

他便欣然开垦着。

井旁便弥漫春光。

良久之后,他快活的叫好。

好声方出,他倏觉不妙的啊叫一声。

他一瞪眼,甘泉己似洪水般一泻千里。

他不敢相信的连抖。

甄虹也不敢相信的望着他。

因为,她记起上回那个杀双亲之人也似乎如此。

不久,包成已瘫在胴体上。

他成为七夕风流鬼啦!

甄虹倏觉小腹一胀,他情急的用力一挣,她原本僵硬的四肢不但能够活动,而且立即推飞包成。

她恨恨的取扁担抡打着他。

不久,他已快成肉酱啦!

她发泄完了心中的怨恨,便取铲挖坑及搬尸入坑。

她乍见他的衣物,便上前搜着。

不久,她又搜到百银及一叠银票。

她便一并埋妥包成的衣物。

她恨恨的搓洗着。

她慾洗去方才之肮脏的污辱。

她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滴落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持扁担及财物返房。

痛定思痛,她暗责自己方才之疏失。

她锁紧门窗,便坐在床上沉思。

于是,她坐在床上吸气行功着。

立觉体中的大老鼠更大又跑得更快啦!

深夜时分,她方始悠悠入定。

那妇人在方才欣赏过活春宫,便绕到木门前,只见她以发钗在门柱上刻着九个串联的小圈。

不久,她己含笑离去。

此九圈乃是九如帮暗记,因为,她要引来九如帮的人。

甄虹完全不知情的行功着。

翌日黄昏时分,她精神饱满的下床之后,她不由思忖那男人为何会死?以及自己为何会精神大振?

隔行如隔山,她百思不透也!

良久之后,她一阵饿意,便入厨炊膳。

她在厨前瞧过那些银票,便知道自添七万三千两白银,她不由诧异这些人皆身怀巨财。

她决定要好好的特赏自己啦!

她便煎蛋又煎肉脯。

不久,她好好的加菜一番。

她决定自明日起,不再虐待自己啦!

膳后,她便锁妥门窗歇息。

翌日上午,她入城买回一只鸡、麻油、酒、中葯,然后,她杀鸡煎葯,打算好好的补偿自己。

午前时分,她便进补着。

因为,她已经荷包满满的呀!

翌日起,她专买自己以前想买而又不敢买的东西回来吃,她更挑妥上等绸缎返家自行裁制。

她更买胭脂及发簪打扮着。

经过二次被辱的她已在发泄情绪。

她因而更加的亮丽迷人。

这天上午,居然有三名小混混沿途搭讪的跟到她的家前,她不作声的入内拿出扁担立即出来。

那三人不知死活的嘻皮笑脸着。

她恨恨的上前抡扁担痛打着。

不久,那三人已趴地求饶。

她冷冷一哼,方始关门入内。

那三人便互扶的哎叫离去。

经此一来,不少人暗地里称她为虎霸母。

不出七日,便有媒婆前来提亲,不过,却是有钱大爷要包二奶,她气得连骂带推对方离去。

经此一来,她更声名大振。

不少男人纷纷在路中向她示爱。

更有人登门求欢。

她似冰山般面对外人。

这天上午,九如帮的人终于进入嘉定城,因为,包成久久未归,包帮主已经派人循迹追踪着。

这批人多达三十人,他们一入城,便四处探听以及寻找,第三天上午,其中一人已发现甄家门柱上之暗记。

那人立即通报而去。

入夜之后,此三十人便已经接近甄家四周,此时的甄虹正在厨房享用她的十全大补鸡。

香味便便二人发现了她。

此二人见她貌美如花,便心中有数。

因为,他们皆知道堂主是猪哥会会长呀!

于是,他们召集同伴商量着。

为首之香主立即下令众人逮人。

于是,他们兵分两路前进着。

正在大吃大喝的甄虹倏觉有异,她立即吹熄烛,及拿起扁担躲在角落里,九如帮弟子立即止步。

双方对峙不久,甄虹已听见不少呼吸声。

她不由紧张得手心冒汗。

倏听一声:“放火!”她不由急道:“住手!”

她己循声奔出。

立见二人扬掌拍来。

叭叭二声,她的右腿及左腰已经各被拍中一掌,不过,她情急使劲,气血立即畅通的抡起扁担。

那二人刚喊句:“剥到啦!”已有一人已被扁破了头颅。

血光乍喷,另一人急忙蹲下。

他不知甄虹看得见他才蹲下,甄虹却恨恨的赏他一记扁担,他当场便脑袋开花惨叫而死。

附近之三人便匆匆慾逃。

甄虹一追上,便连扁不已!

惨叫声中,三人己吐血倒地。

“烧!”

他们方才唬她,如今已被逼焚啦!

甄虹急忙奔跑及抡扁担不己。

惨叫声中,她又先后超渡六人。

不过,十道火光即时一燃,她己无法现身。

“暗青子!上!”

咻咻声中,飞镖己疾射而来。

甄虹骇得翻滚落地。

她一爬起,便又扁死一人。

飞镖便一波波射向她。

她便向上飘掠或翻滚闪躲着。

她又扁死八人,便匆匆奔出大门。

她连连喊救命的奔向远方。

妇人见状,不由暗骂这批人笨蛋。

她便弹射土石击倒其余之人。

她恨恨的把他们抛入火堆中。

甄虹披头散发的沿途喊救命疾奔之下,她一口气奔到县衙前,便喘呼呼的报案以及求援。

一名衙役只是瞪视她的胸前不语。

她一低头,立见衣扣己失,二rǔ已经半躶。

她瞪了他们一眼,便匆匆离去。

不久,她已到她以前缝衣的铺子前,她刚慾入求个栖身之处,可那店家已经连连摇头以及挥手。

她一阵羞怒,便恨恨的离去。

不久,她走近金纸店,便又被逐出。

她倍偿人间冷暖,不由茫然靠站在墙前。

良久之后,她才想起自己身怀很多白银。

她一摸口袋,立知财物尚在。

于是,她掏出一块白银,便大步离去。

钱财果真万能,不久,她己住入上房。

她便吩咐小二送来浴具以及针线。

他先缝妥布扣,再沐浴洗衣。

她晾妥衣裙,便光溜溜的钻入棉被中。

不久,她已昏沉入眠。

她的功力便又自行运转着。

翌日上午,店家便敲门道:“阿虹,差爷找你!”

她乍醒,便问道:“谁?什么事?”

“阿虹,是我小二,差爷找你!”

她匆匆下床,穿上半湿的衫裙道:“什么事?”

立听一人道:“你家已被烧毁,现场有三十具焦尸。”

“他们要杀我,他们自己放的人,不干我的事!”

“金大人要见你!”

“我昨夜一路求救,你们为何现在才来?”

“我昨天公务外出,今日始返城。”

“别人呢?你问问守衙那二人,他们轻薄我。”

“金大人自会秉公处理。”

甄虹整妥衣装,立即启门。

便见店家及三位差爷站在门前,他们乍见她手持扁担怒容出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甄虹不由更加的不屑。

她立即道:“非见金大人不可吗?”

“是的!放下扁担!”

“你们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不错!朗朗乾坤,谁敢造反?”

她便抛下扁担行去。

不出半个时辰,她己跪在公堂,接朱县令之金县令立即一拍惊堂木喝道:“堂下女子何人?”

一回生,二回熟,加上满腹的不甘不屑,甄虹立即道:“我是受害者甄虹,大人可别冤枉好人。”

“大胆!本官一向明察秋毫,你休放肆!”

甄虹便向左右二班衙役望去。

立见二人心虚的低下了头。

她立即指向他们喝道:“大人!民女昨夜酉时到衙前报案时,他们不但不理,还一直心怀邪念。”

“胡说!”

“民女没有胡说,他们一直瞧着民女之胸。”

“放肆!隔衫岂能瞧胸?”

“民女当时衣扣断落。”

“何人作证?”

甄虹怔道:“大人为何如此问民女?大人该问问他们呀!”

“放肆!你再闹公堂,本官便大刑侍候。”

二班衙役便敲棍连喊“威武!”立威。

甄虹立即怒道:“大人为何不直接问案?”

“好!昨夜酉时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千年邪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