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05章 移花赠功

作者:天宇

阳光普照,百里扬(就让鹿百里化名消失吧!)愉快的进入嘉定城内,不出半日,他己买下城里的八家葯铺。

葛菁说得不错,嘉定人心己惶惶。

凭甄虹一名女子便能冲逃出县衙,人心怎能不慌呢?

童记糕饼铺及甄家之杀人放火,己使人心大骇!

所以,百里扬以超廉价买到八家葯铺。

他为方便配大补酒,而先做此投资。

哪知,他返回鹿场尚未坐热屁股,便有八人前来拜访,不久,他们便提有出售店面之心意。

百里扬之为不怔!

他尚未答允,其中一人己减降三成。

另外七人立即降价四成。

他便不吭声的看他们狗咬狗的降价。

终于,他们一致决定以五成价出售店面。

百里扬便照单全收。

双方便书押银货两记。

百里扬便跟着他们回去接收店面。

哪知,他刚接收三家店面,便又有人前来售店。

他立即叫他们先去探听价格再说。

他便匆容接收店面。

他一一留下店员,若有人不愿留下,他也不勉强,他便吩咐留下的店员邀亲友前来递补工作。

他保证会让下人满意。

当他接收第八家店面之后,便有六十七人前来表示慾以五折价出售他们的店面以及庄院。

百里扬便专攻店面。

他便一家家的买及一家家的接收店面。

他几乎吊足其余人员的胃口,因为,求售的人迅速增加,待售的人一直担心他全没钱购买呀!

哪知,黄昏时分,众人皆顺利卖妥店面。

百里扬亦顺利安置妥各店面。

他便拎两包地状返回鹿场。

当天晚上,他便把地状包二层油纸再埋入甄虹被焚的家中,因为,他相信没有人敢进这一带。

他便返鹿场瞧毛潭练剑。

毛潭自从七夕子时神奇的插剑入体行功七日七夜之后,他体中之亢阳已经被上之森寒所融合。

所的功力为之更加精纯。

他刺剑之处居然未见疤痕。

那把宝剑从此似成他的手臂般任由他施展。

百里扬便正式传授他达摩剑招。

他瞧不久,便发现毛潭已经把一苇渡江施展得颇具火候,于是,他返房喝酒歇息。

翌日上午,居然有上百人前来售产。

他一谈妥价格,便进行交易。

然后,他又逐家接收着。

哪知,不到一个时辰,便有一百余人前来求售,他忍不住问道:“嘉定是不是要沉啦?”

众人皆苦笑不语。

于是,他进入酒楼进行交易。

经过这批交易,他已经只剩八千余两银票,他便宣布停止置产,再逐一的接收各家店面。

入夜之后,他方始拎地状返回鹿场。

不久,他以二层油纸包妥地状,便埋入甄家地下。

不久,他一返家,毛潭便收招行来。

他忍不住道出今日之大采购。

毛潭便取出布包道:“阿虹送的!”

“好!我可以合拼店面啦!”

不久,毛潭便又开始练功!

百里扬又瞧不久,便返房规划工程。

翌日上午,他一入城,便宣布把八家葯铺拼成四家,空出的四家葯铺便与隔壁的客栈拼成客栈。

他立即下令搬物及改建。

此外,他把邻近的相同店面合而为一。

因为,不少嘉定人己跟着商人离城。

他忙了五天,方始全面动工。

他便用自家的建材大兴土木。

人力缺乏立即化解。

然后,他宣布分红制度,只要客人有赏,便由店员平分,而且不分掌柜或小二,一律平分。

下人们为之大乐。

人人皆视客如亲的招待着。

除此之外,由于他已掌握全城近六成的店面,他便对外集中进货及售货,进货更一律以现银交易。

各店面的进价因而降低两成有余。

时逢年节将届,各行各业交易热络,由于下人之打拼以及进货之价廉,每月之收皆甚可观。

十二月中旬,百里扬便宣布加发每人一个月的工资。

下人们乐翻天啦!

人人奔相走告此讯。

百里扬的店面生意为之更旺。

年前半个月之收入超过平时之二个月。

百里扬在银庄之存银便直线上升着。

令他更乐的是毛潭势如破竹的在这段期间已经练全达摩剑招,而且皆己有六成的火候。

他便每夜与毛潭以木剑拆招着。

久未动手的他乍见此种强劲对手,不由大乐。

他的豪情壮志为之再复。

开春不久,又有一批店家求售,因为,他们的生意日渐消沉,他们决心到他乡另起码头经商。

百里扬便来者不拒的廉购着。

交易一完成,他便边接收边合拼店面。

因为,他已体会到了大而美的优势。

他在年前之收入正好进行这批投资。

二月初,三名成都葯商前来洽购鹿,百里扬早已经以鹿满为患,便决定先消化一批鹿。

双方谈妥价格,立即进行交易。

不出半个时辰,他的车行便调动车队来运鹿离去,他在半个时辰内便又有一笔收入。

他便又存入银庄备用。

他不相信嘉定旺不了。

嘉定便是四川葯山县,它依山傍水,水陆交通发达,更是前往峨嵋及青城必经之地。

这两个佛道大宗一年四季引来之香客及游客早该使嘉定大发,却因商家短视而失败。

如今,百里扬已先安内,他准备引外啦!

二月底,他估算过现金,便先拜访金县令。

接着,他雇工拓宽铺及平道路与桥梁。

他更汰换新马车及替每位车夫添购二套青衣裤及青靴,他们便展现活力以及亲切啦!

车夫既是门面又是导游,立添游客及香客的好感。

此外,他赞助官方整条名胜古迹。

他更吩咐各店面粉刷一新。

入夜之后,各店面皆以宫灯大放光明。

嘉定之夜景因而成为一绝。

三月份便是一连串的道教庆典活动,香客多在嘉定先宿夜,翌日再起程,各店面生意为之大旺。

客栈及酒楼更是夜夜客满。

百里扬的投资便加速回收着。

他一见其余店家己无售意,于是,他便在郊外区域嘉陡江处大兴土木筹建酒楼及客栈供游客赏江。

此外,他更与渔民合作捕鱼再以鲜鱼供应店面。

他更自渝州聘来名厨传授炊鱼妙技。

各酒楼及客栈之鲜鱼妙味为之引来更多的人。

月有阴阳圆缺,满招损也!一帆风顺的百里扬终于在这天下午遇上一批不长眼的家伙。

他正巡视过区江的新店面慾返家,立见八人在前拦道,接着,二十人匆匆由后方远处掠掠来。

他立即提功以待。

立见为首之中年人狞笑道:“姓鹿的,听说你己捞了不少油水,你吃肉咱弟兄喝汤,你意下如何?”

百里扬淡然道:“你等不怕被汤呛着吗?”

“人为钱死,明白否?”

“小生怕怕!你等慾杀我?”

“不错!识相些,献出三十万两吧!”

“铜钱!”

“哼!你休嘻皮笑脸,允不允?”

“不允!”

“扁他!上!”

立见二人拔匕掠扑向百里扬。

百里扬闪身扣腕夺匕迅即刺入对方的右肩,立见此二人似杀猪般叫疼以及奔向同伴身旁。

立即有四人忙着替此二人制穴止血。

另有六人迅即取匕掠来。

百里扬左右开弓的射匕,立见二匕已经射入二名大汉的小尾,而且是射入脊骨侧之最疼处。

那二人当场疼得哇叫倒地抱腿。

另外四人为之骇然回视。

百里扬趁机连劈四腿,立即各断一腿。

那四人便抱腿叫疼倒地。

其余之人不由骇退。

百里扬向中年人道:“回去吧!”

中年人羞怒的吼道:“并肩子上!”

哪知,其余的人却在原地你看我及我看你哩!

百里扬倒笑道:“兵随将转,你不上,谁上呀!”

中年人脸儿一阵青白,立即扬匕射来以及掠来。

百里扬挥手接匕,便反手射匕射及震掌劈去。

拍地一声,掌力贯入心窝,中年人立即吐血倒地。

只见他略一抽搐,便入地府报到。

其余之人骇得立即慾逃。

受伤之人却边爬边哀求同伴带走他们。

那批人望向伤者又望向百里扬,充满犹豫。

百里扬笑道:“带走吧!”

那批人便上前抬走同伴。

百里扬叫道:“喂!带走你们的老大,他的魂魄还在现场哩!”

那批人不曲骇视四周。

不久,便见二人上前抬走死尸。

百里扬道:“告诉你们当家的,别再派人来送死啦!”

那批人可真乖,居然点头再离去哩!

百里扬不由觉得又好笑又可悲。

他便上前挥掉血迹及取走短匕。

不久,他已遥跟那那批人离去。

那批人出城十余里之后,便折入林中,立见其中一人加速掠入林中,其余之人仍以原速抬着同伴及尸体。

百里扬便在远方跟踪着。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在山区瞧见这批人向另外一批人报告,他不用凝功,便可听见这批人一定在控诉他。

他便陷入一个荒洞内。

不久,便见一名魁梧的中年人气乎乎的边骂边率众掠来,不少人也附和的跟着呐喊:“扁死姓鹿的!”

百里扬便聚足功力以待。

不久,声音乍近,他己振掌劈出。

矗矗声中,壮汉己与四人惨叫被劈飞落崖。

喊骂声立停。

前方的人纷纷紧急刹车。

后面的人不知情当场推撞成一团。

百里扬趁隙现身疾劈不已。

掌声如雷。

惨叫声伴奏不已。

血雨纷飞之中,伤亡人员纷倒。

不少人为之摔落崖下。

其余之人骇得拔腿猛逃着。

百里扬吁口气,便上前劈死伤者及挥尸落崖。

不久,他己悠哉的沿山道掠下。

立见七十具尸体惨不忍睹的倒在地面,他立即上前劈坑埋尸,然后再迅速的朝鹿场方向疾掠而去。

他一返鹿场,便入厅沉思着。

他依方才那批人会合之处,他研判妥他们的来历之后,他便决定在山区守株待兔宰人,以免惊动城民。

于是,他入房喝酒行功着。

黄昏时分,他便先与毛潭用膳。

膳后,他吩咐毛潭执剑与他出城。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坐在洞口。

他便吩咐毛潭在洞口行功。

他便默默的望向远方。

子初时分,毛潭倏然收功道:“主人,北方来了不少人!”

他惊喜的道:“准备宰人!”

说着,他已望向远方。

却见远万仍然静悄悄的,足见毛潭的功力己又大增。

刷地一声,他终于瞧见一人掠出,接着,便有六人跟出,他便低声道:“全力施展佛法无边,反覆施展。”

“好!”

“别心软,对敌人心软,便是对自己残忍。”

“我知道!”

“缓步前进,聚功以待,记住破竹之气势。”

“好!”

毛潭便仗剑缓缓行动。

百里扬含笑道:“我该验收成果啦!”

夜深人静,山区一片黝暗,五百余名黑衣人似长龙般沿山道掠来,他们毫不知道这一位超级煞星已在前面等候。

毛潭乍见如此多人,不由大为紧张。

他便提足功力按着剑柄。

这把蛟龙神剑早已被百里扬挑妥剑鞘,它如今似知道将沾血腥,它又兴奋又生气的急慾出鞘。

就在为首黑衣人倏觉前方有人之际,一道黑影疾扑而来,一束光芒更似闪电般疾速的划画黑暗。

光芒乍现,立似蛟龙翻腾。

他迅即执剑成线疾卷而去。

黑衣人刚吼句“小心!”便扬剑砍来。

当声之中,立听惨叫声。

前方之十二人顿似送出大型绞肉机般血肉粉飞。

紧随而来之人为之大骇止步。

后面之人却不知情的继续掠来,当场撞成一团。

啊叫声及叱喝声立即响起。

毛潭早已一剑又一剑的全力砍出佛光普照剑招,立见一团团光芒迅速的一批批绞死着黑衣人。

惨叫声中,血肉纷飞。

惊呼声中,后面之人因为慾逃或慾冲而乱成一团,毛潭一掠近,便踏着血肉继续挥剑全力猛砍着。

惨叫声乍扬,人体纷倒。

夜空立即弥漫着血腥。

剩下之三人便哭爹喊娘连滚带爬而逃。

百里扬喝道:“行啦!”

毛潭立即收剑吁气。

百里扬喜道:“完美之至,劈尸落崖。”

说着,他示范的劈掌及踢尸落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移花赠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