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06章 抛金掷玉

作者:天宇

“苦海无边,布施色身,风起云涌,道消魔长。”

秋冬之交,北方已见肃瑟气息,不过,南晶九如帮总舵却人员川流不息,不少人更是额头冒汗。

因为,该帮堂主包成在嘉定一带失踪,奉命出去寻找的六百人中之三十人迄今尚未返帮,帮主包龙已下令澈查。

他心急胞弟包成之安危,不由肝火大旺的开骂及训人。

香主级以上干部承受如山压力,不由急出汗来。

此时,包龙刚又骂走一批香主、坛主以及堂主,立见他们各率一批人匆匆的步出大门,守门之人为之心惊胆寒。

不久,一辆马车由远方一出现,便缓下速度,当它接近左墙角之时,更似蜗牛爬行般缓行,守门之人为之大诧。

他们认识车夫,却瞧不见车中之人。

因为,车篷密扣,帆布更遮住视线呀!

终于,马车停在大门左前方,车夫先向二名守门人员挥手点头再迅速下车掀开帆布以及侧立着。

立见一名白绸宫装的少女含笑下车。

她一落地便顺手抛给车夫一块白银及行来。

车夫乐得哈腰行礼道:“谢谢姑娘厚赐!”

此女便是有备而来的甄虹,她不但刻意打扮,而且穿上名贵的白绸宫装及锦靴,香发间更插着一支金步摇。

她紧夹双腿一字形的袅袅行来。

那支金步摇便在发间有节奏的晃着。

她的双眼勾视二名守门人员,嘴角更含着甜蜜笑容,配上她那天仙容貌,那两人的魂儿当然飞走泰半。

那套宫装更高贵又合身,裹着她的双胸、蛇腰以及蜂臀,真令人看不出如此幼齿的刀子竟有这么成熟的身材。

终于,停在门前脆声问道:“可否请问二位大哥一件事?”

“说!说!”

一名守门人员边说边掉口水啦!

因为,她那脆甜嗓音已使他们的骨头发酥。

“请问此地是否乃九如帮总舵?”

“是……是的!”

“姑娘有何需要效劳吗?”

一名门房争先讨好甄虹啦!

“二位大哥认识此人吗?”

立见她扬起右手便松指展开一幅画。

赫见画中人便是自命风流不凡的包成。

一名门房啊叫一声,一人立即掠入。

另外一人争功的急喊道:“禀帮主,有堂主的消息啦!”

掠入之人立即叫道:“有名姑娘捎来消息啦!”

现场便石破天惊般震动着。

包龙快步出厅,便遥视大门前。

他的双目倏亮。

他的目光已定在甄虹的脸上。

毕竟,他也是猪哥公会常务理事呀!

他立即喝道:“带人进来!”

“是!”

门房立即陪笑道:“姑娘请!”

甄虹却不慌不忙的卷妥画,再踩一字形袅袅而入,现场诸人不约而同地向她行注目礼。

不少人为之呼吸急促。

更有人嘴角挂着口水却不自知。

尤其在甄虹走到半途之后,不少人望着她那扭摆有致的蜂臀,呼吸急促的真想搂着她亲吻哩!

包龙瞧得越清晰,呼吸便越急促。

因为,阅女无数的他未曾瞧过如此年青又集秀、美、甜于一脸的女子,何况,她又有如此迷人的身材。

他不由幻想一脸栽入双峰之舒畅。

他更幻想搂着纤腰之妙。

他更幻想拧着蜂臀之畅。

他更幻想舔吻如脂肌肤之风趣。

他为之心猿意马。

他方才之怒火消失啦!

代之而起的是原始的*火。

他己忘记为何唤她入内。

他只想搂着她快活一番。

甄虹一见他的神色,便知道十拿九稳啦!

她笑得更甜了。

她的双眼频频放电。

她夹着腿踏着石阶更加大蜂臀扭幅的沿阶而上,包龙的一颗心儿为之被扭得七上八下及口干舌燥。

终于,她停在他的身前裣衽行礼道:“参见帮主!”

他回过神的道:“你知我是帮主?”

“你气宇昂扬,非帮主即是一代宗师。”

“哈哈!当真?”

“是不是呀,各位大哥?”

她便左顾左盼的脆声询问着。

众人当场头一酥,皆连连点头道是。

包龙听得大乐道:“你为何来此?”

“请帮主作主,他欺负奴家。”

说着她己松指展画。

包龙乍见画中之人便是老弟包成,墨色及纸张尚新,必是最近之作品,他立即问道:“他目前在何处?”

“奴家正在找他。”

“怎么回事?”

“奴家腿好酸喔!”

“入厅再叙吧!”

“谢谢帮主!”

二人便一起入厅。

幽香阵阵,她又故意贴肩而行,包龙不由一阵心痒。

二人一出厅,他便吩咐她隔几而坐。

他取过画便边看边道:“你是谁?你如何认识他?”

“奴家嘉定甄虹,上月初,这位包大爷在城内看上奴家,便一直缠着奴家,更在深夜欺负奴家。”

包龙心知此乃老弟之惯用招式,便问道:“然后呢?”

“生米既成熟饭,奴家只好侍候他,他也一直待奴家很好,奴家为他作此幅画,他也在奴家身上留下记号。”

“何记号?”

“这……这……”

她便望望厅口。

包龙立即挥手道:“退下!”

二名侍卫立即行礼退下。

甄虹便起身解开布扣打开胸襟。

雪白酥胸乍现,他不由呼吸急促。

她一凑前,便拉开白肚兜上沿。

右rǔ乍现,rǔ上已有一个九环标志。

他不由咽口水及呼吸更促。

她却吐气如兰的道:“真讨厌,洗都洗不掉,帮主帮帮忙嘛!”说着,她拉着他的右手按上右rǔ。

细滑又饱满的右rǔ立使他的手一抖。

这只手不知杀过多少人,可从来没有抖过。

这只手不知抚、摇、揉、捻过多少女子之rǔ,也从来没有抖过,为何,它如今却一抖再抖地连抖着。

因为,她既美又火辣辣的直接挑逗呀!

“帮主!能否洗掉它呢?”

“这……我另设法。”

“谢谢帮主!”

她一起身,便扣上布扣返座。

包龙不由嗒然若失。

“帮主,他回来否?”

“没有!我一直派人在寻他,他何时离开嘉的?”

“他只陪奴家二天,便被二人叫走。”

“谁?”

“四旬左右年纪,一个姓许,一个姓刘,好似……好似……”

“别急,慢慢想!”

“哦!对了,他们说过成都,一个叫刘全,不知是哪个全?”

“刘荃,草头荃,瘦瘦高高的?”

“对!对!另一个人稍矮,叫许什么泰?”

“许景泰?风景的景。”

“对!许景泰!”

包龙咬牙道:“该死的这对色鬼,他们为何找他?”

“他们说什么天尊要见他。”

包龙不由神色大变的忖道:“百忍天尊乎?这……听说他一直在暗中招兵买马,难道他己看中成弟,这……”

他便低头沉思。

甄虹暗笑道:“菁姨这个谎编得真妙。”

她便默默低头思忖如何逗他。

不久,包龙问道:“他立即跟他们离去呢?”

“是的!”

“他有否告知去处?”

“没有!他只叫奴家等他,哪知,后来有一批人在夜晚射镖杀奴家又烧奴家的房子,慾置奴家于死地。”

说着,她已自袖内抽出一镖递向他。

他一握镖,便发现九环标记。

他便问道:“那些人呢?”

“被奴家杀光啦!”

“你单独杀光了他们?”

“是的,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暗算奴家及焚屋,奴家岂会客气,可是,奴家因而被官方带入衙哩!”

“唔!后来呢?”

“金狗官要押奴家,奴家劈死二人便逃了出来。”

“好本事!”

“奴家为他吃这么多亏,他非赔奴家不可。”

“你损失多少?”

“房屋、家具、衣物全毁,担惊受怕又吃上命案,帮主作主嘛!”

“好!他一回来,我必令他加倍赔偿。”

“谢谢帮主!”

“嗯!你暂勿远离,以免与他错过头。”

“好!奴家在南昌客栈候他。”

“客栈人杂,你在本帮庄院候他吧?”

“帮主真好,谢谢帮主!”

“我先派人送你入庄稍歇吧!”

“谢谢帮主!”

不久,她已跟着一位侍女离去。

包龙瞧着扭摆连连的蜂臀,不由心痒难耐。

他便含着婬笑沉思着。

不久,他下令停止搜寻包成及那三十人。

一个多时辰之后,六人匆匆的人厅报告着。

原来,此六人奉命寻人,他们在嘉定探知三十名同伴死在甄家,甄虹又破衙逃出,他们便赶回报讯。

包龙却听得泛出笑容。

他立即各赏他们三百两白银。

因为,他己印证甄虹方才之言皆实。

他准备在今天快活。

所以,他愉快的赐赏。

那六人却满头雾水的领赏而去。

黄昏时分,包龙愉快的踏上彩虹庄大门之后,便含笑入厅,不久,甄虹已彩蝶翩翩含笑入厅行礼道:“参见帮主!”

“免礼!坐!”

“谢谢帮主!”

她便主动坐在他的身旁。

包龙的心儿一痒,便问道:“喜欢此地否?”

“喜欢,环境幽雅,下人勤快有礼,好似世外桃源。”

“嗯!安心住下来,没人会来打扰。”

“谢谢帮主!”

“侍女可有送上衣物?”

“有!皆是上品,而且合身,帮主是行家。”

她不由妩媚一笑。

他瞧得心儿一荡,呼吸为之一促。

甄虹含笑续道:“帮主是否己想到褪除记号之法?”

说着,她己隔衫指上右rǔ。

“我正派人在设法。”

“谢谢帮主!”

“边膳边聊吧!”

“好!”

二人便直接进入一间豪华房中,立见桌上摆妥美酒佳肴及银杯筷,她不由唔道:“色香味俱全矣!”

“哈哈!坐!”

说着,他已先行入座。

她便朝他的身旁一坐。

她立即挟蛋道:“听说吃蛋补蛋。”

他哈哈一笑,便挟块肉道:“吃肉补肉!”

“讨厌!奴家这二团肉大得累赘,少补为妙。”

“哈哈!大而美呀!”

“是呀?”

“嗯!它们果真又挺又饱满的。”

“讨厌!帮主只摸一下,便一清二楚啦!”

“哈哈!喝一杯吧!”

她便含笑斟酒。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二人便边取用酒菜边打情骂俏着。

良久之后,她已喝得面泛桃红及眼神流波,只见她一阵叫热,便一口气打开三个布扣的半躶酥胸。

他早已心痒,如今更是大热。

他一口气便脱去上身。

她不由双目一亮道:“真迷人!”

说着,她己轻抚他那排胸毛!

他为之连抖。

他一阵兴奋,立即搂吻她。

他的右手更是钻入酥胸大肆活动着。

她便似蛇般蠕动。

她一一搬出葛菁所授之媚功。

没多久,他已火冒万丈的抱起她。

她一被放上榻,他己匆匆剥光她。

不久,他己上马慾闯关。

她却在紧要关头捂住莲宫道:“帮主,奴家不能对不起他。”

“哈哈!我乃他之兄,更是他之帮主,没事!”

“当真?”

“包在我之身上。”

她一松手,便搭上他的虎背。

他立即长驱直入。

“啊!轻些!”

“够劲吧?”

“奴家受不了嘛!慢慢来嘛!”

“行!”

轻舟立即缓渡千重山。

没多久,风起云涌,热闹纷纷。

她便又搬出葛菁所授之妙技。

她频频浪叫助兴着。

他乐淘淘啦!

他冲刺连连!

终于,他满足啦!

她顺势控制莲宫收缩的盗取阳功。

他却茫酥酥的一直叫好着。

她又试验不久,方始大功告成。

他满足的眉开眼笑。

他满意的心花朵朵开。

不久,他己呼呼大睡。

她一仰躺,便悄悄的行功。

不久,她己吸收了这股功力。

她愉快的歇息啦!

翌日中午,他又春风满面的入庄。

她一迎他入厅,他便塞给她一叠银票的搂她入房,不久,二人又在房内兴风作浪的制造噪音。

一阵惊涛骇浪之后,他的小兄弟已呕吐连连。

她顺势盗采着功力。

不久,他己交股而眠。

她便悄悄的行功着。

从此,她便成为他的细姨。

他不但天天前来快活,更天天赏银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抛金掷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