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07章 倾国倾城

作者:天宇

端午时分,包龙终于出现,她乍见他的右颊有一道剑疤,不由一怔,他却哈哈一笑道:“小事一件,值得!”

“帮主的全身不痒吗?奴家一直思念帮主哩!”

“痒透啦!哈哈!”

“哪儿痒呢?”

“还会有其他地方痒吗?”

“讨厌!”

他哈哈一笑,便搂她入房。

小别胜新婚,二人便畅玩着。

原来,包龙及巴仁此次率一千六百余人自福州出海,经过三度与海盗火拼之后,他们方始获得胜利。

不过,他们不但各自挂彩更折损八百余名手下。

他们却获得大批的珍珠宝物。

他们便在苏州及杭州售毕宝物。

他们的财物为之倍增。

他们便在江南招兵买马着。

如今,他们己各有一千余名手下,其中不乏高手哩!

所以,包龙愉快的快活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满足下马。

他赠给她一粒小珠及一叠银票道:“听说此珠对女人很管用,你把它塞入宝贝内,必有妙效。”

“不会出不来吧?”

“哈哈!放心吧!”

“谢谢帮主!”

“我尚有事待理,你试试吧!”

“好!谢谢帮主!”

她便陪他鸳鸯浴。

良久之后,他方始满意离去。

她一看银票,立见六万两银票。

她含笑收妥它们,便塞珠入莲宫。

立觉一阵冰凉,她急忙行功。

冰凉之气便源源不断的入体,她行功半个多时辰之后,便发现腹中一阵饱满,她心知功力又增。

她便欣然行功不己!

深夜时分,她又溜出后院,立见葛菁在原处向她招手,她一掠近,便含笑递出包袱,道:“收获大增!”

“很好!我已把上回那批银票在渝州买下不少店面,购买时完全以谭茅化名购置,你明白我之意思吧?”

“明白!谭茅则毛潭也!”

“不错!他的剑术大进。”

她便道出毛潭在山区宰恶人之事。

甄虹不由听得眉开眼笑。

不久,她递出小珠,便道出来源。

葛菁一接珠,便扣入手心。

她立即又把它放入口中。

不久,她含笑道:“它来自北海海底深处,它可以强化阴功,你不妨把他塞入下体行功,效果必佳!”

“好!我这阵子另与五十六名中年人在一起过。”

“我知道,此乃包荣之安排,他向每人另索一万两,那些人迄今一直在等候与你合体之机会。”

“臭小子!”

“无妨!他偷取帮中之钱孝敬你,他非补足不可。”

“原来如此!”

“你必须牢记一事,你行功时若有热感,表示那男人的身子不干净,你必须立即塞入此珠净化它。”

“净化得了吗?”

“没问题,多试几次即可解决。”

“好!”

“九如帮及八方盟一直扩充财力及人力,迟早会引来李百忍,所以,你必须随时准备与他一决高下。”

“好!”

“需我传话给阿潭否?”

“谢谢!不必!”

“保重!”

“保重!”

甄虹一入庄,便直接返房塞珠行功。

翌日起,包荣在每天中午带一名员外前来快活,包荣则在每夜前来孝敬银票以及他的功力。

甄虹被灌溉的更加充实。

她一有空便塞珠入莲宫行功着。

六月底,八方盟盟主巴仁又来与她快活一番。

她既获功力又获五万两金票。

翌日上午,包龙便吩咐她与巴仁去杭州享福半年。

因为,包龙为合作,不便拒绝巴仁之求呀!

她收妥衣物,便陪他离去。

不久,她已在街角瞧见葛菁向她点头。

她放心啦!

她知道葛菁会跟到杭州。

巴仁不但在沿途夜夜快活,他带她住入西湖华山庄之后,便立即与她快活不己哩!

不过,翌日起,他便每天安排三人入庄院轮流与她快活,她立即知道他在充分利用她这株摇钱树。

所以,她不客气的把每人吸得茫酥酥啦!

她便每天收入九万两银票。

她一有空便塞珠入莲宫行功着。

所以,她似无敌金刚般迎战着男人。

二个多月之后,她便发现男人己由富户变成武林人物,她照吸不误以及接收银票,她不愿浪费口舌探听内情。

中秋夜,她悄悄的掠出后墙,立见葛菁含笑招手。

她便上前递出银票。

立见葛菁低声道:“小心,巴仁似利用你聚足财力再夺财,你必须提防食物以及合体男人之袭击。”

“如何提防?”

“小珠可验毒,你进食或喝水前先以它沾物,它若变色,便须避食及佯昏,记住你昏前须碎物通知我。”

“好!提防男人在合体时之袭击?”

“简单,男人下手前必会凝功,全身肌肉必会紧绷,你今后就搂男人的背,随时由命门穴震人。”

说着,她指出甄虹的命门穴。

此外,她给甄虹一张人体穴道名称图道:“红字部分代表重穴,你记妥它们,随时下手。”

“好!”

“万一来不及出掌,必须直接吸功,全力一吸,必可奏效。”

“好!”

“此乃我之判断,他不一定会如此做,小心防范。”

“好!”

“我又把上回那批银票在重庆置产,目前己买下五成余产业,若配合这批银票,该可买下八成重庆产业。”

“谢谢!”

“小心防备,勿太担心。”

“好!”

不久,甄虹已返房塞珠行功。

翌日起,每天上午及下午各有二名男人前来找甄虹快活,甄虹兵来将挡的迎战着啦!

她如今已收发由心,岂会在乎这种小卡司呢?

又过一个月,每天居然各有六人前来找她快活。

她水来土掩的招架着。

十一月起,自北方到杭州避寒的富户经过八方盟之安排,每天居然有八至十名男人前来找她快活。

她因而入夜仍须加班。

她的财富为之激增。

她的功力亦水涨船高。

十二月二十四日起,巴仁夜夜与她快活及献银。

四天之后,巴仁亲送她离开西湖。

沿途之中,他夜夜快活着。

她趁机一批批的吸收功力。

除夕当天,她已被送入彩虹庄。

巴仁便与包龙畅饮以及欢叙着。

膳后,二人立即离庄。

不久,他们已在总舵书房密谈着。

临别之际,巴仁赠送五十万两银票申谢。

包龙笑哈哈的申谢着。

他不知巴仁己利用甄虹大捞一票啦!

不久,包龙己兴奋的搂着甄虹快活着,他立觉莲宫仍然那么紧以及令他舒畅,他不由大喜。

他并不知此乃甄虹塞珠行功之效也。

快活之后,他欣然赏五万两银票。

半个时辰之后,他便返帮与弟子们享用团圆膳。

深夜时分,甄虹又在庄后会合葛菁,她立即送出包袱道:“我几乎已经变成杭州名妓啦!”

“委屈你矣!”

“我甘愿!所幸巴仁并没有下手!”

“此乃我研判错误,他利用江北人南下避寒时自你身上获财甚多,他明年必会食髓知味的行事。”

“我已有心理准备。”

“委屈你矣!”

“不敢当!我甘愿,渝州置产顺利吧?”

“顺利!目前已买下近八成产业,下个目标是成都,成都是西南地区主要量源,非得早掌握不可。”

“好!”

“我在大寒时,雇人修过你双亲之坟及祭拜过。”

甄虹激动地道:“谢谢菁姨!”

“小事!阿潭的剑术己超过扬甚多。”

甄虹便轻轻点头。

葛菁取出一张纸道:“抽空练练它,我写得够清楚。”

“是!”

不久,甄虹己潜返房中阅读那张纸的内容。

它是一套指功,利用指力出招,以她的功力,她只要稍加练习,指力已经可以射出,她不由一阵欣喜。

她又瞧三遍,便焚化那张纸。

她又行功不久,便含笑歇息。

大年初一下午,包荣便溜来赠银及快活。

她来者不拒的迎合他。

不久,她又把他吸得怪叫连连!

不久,他已成软脚虫!

他又温存不久,便匆匆沐浴离去。

她便吩咐侍女换妥寝具。

哪知,包龙却未在当夜来騒扰她。

她便趁机塞珠全力行功。

深夜时分,她站在窗旁以指力弹射夜空之野蚊,她望着蚊尸碎飞而出,不由脸露甜甜笑容。

不久,她便改以左手射指力。

她又练良久,方始歇息。

她便专心行功及练习指力。

包龙父子却默契十足的轮流找她快活,未曾碰过头哩!

元宵一过,包荣便天天安排三名员外入庄与甄虹快活,甄虹拿人钱财,一视同仁的吸得每人飘飘慾仙。

彩虹庄因而成为销魂窝。

包龙忙着训练帮中弟子。

包荣则忙着天天捞财。

十天后,由于求欢之人甚多,包荣便在上午以及下午各安排三人,甄虹便有求必应的普渡众生。

包龙父子便插花似的在夜晚轮流与甄虹快活。

甄虹明白他们已有默契啦!

她把心一横,便热情如火得大吸特吸着。

艳名高涨的她终于引来福建以及安徽二虎之寻芳客,包荣乐得连晚上也安排男人入庄院啦!

甄虹每天至少与十人快活着。

她一发狠,便大吸特吸着。

不少男人在一个月玩三次之后,便元气及财力大伤。

他们纷纷返家调养啦!

端午深夜,甄虹一会见葛菁,便送出二包银票。

葛菁握她的双手道:“苦了你矣!”

“小事!”

“累不累?”

“不累!不过,腹部近来一直发胀。”

“我瞧瞧!”

葛菁立即切脉。

不久,她又按过甄虹的小腹,便点头道:“你吸了太多的元阳。”

“如何善后?”

“你暂避吧!”

她便附耳低语着。

不久,甄虹脸红的道:“我不愿玷污"阿潭。”

“痴!你赠功力给他,他又不知情。”

“这……好吧!”

“去吧!”

“好!”

二女便各拎一个包袱掠向夜空。

风和日历,两名相貌普通却一身绸缎女子一近嘉定城,立见左侧女子双眼泛光的沿途张望不已!

她正是甄虹,她发现原先之荒凉的草地或树林如今已成为客栈以及酒楼,而且是超大号商店。

此外,她瞧见这些酒楼及客栈皆有不少的商人。

她不由诧异这份奇迹。

入城之后,各店面之川流人潮更使她惊讶。

她相信葛菁以前所说的嘉定奇迹。

她相信百里扬创造的这份奇迹。

终于,她来到她昔年逃命的家前,却见它如今已遍植玉兰花,而且正有大批花朵绽放芳香。

她忍不住步入。

立见入口处有一块木牌,牌上写着:“采花不如赏花”六字,她会心的点点头,便直接步向后院。

她立见原先之菜圃亦己遍植玉兰花。

她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立即忆及昔年在山门前为三文钱兜售及串联玉兰花之事,如今,她每天至少可赚三万两白银。

不过,她宁愿自己是昔年的甄虹。

因为,当时的她虽穷,却清纯又有双亲作陪呀!

她不由心中一酸。

良久之后,她方始出来。

立见葛菁低声道:“它们在今年初由扬自别处移植而来,我相信他一定另有安排,你别多心。”

“我知道!”

二女便默默离去。

不久,她们行近鹿场,立见一批人正在大厅中,百里扬正含笑聆听一人说话,二女便停在原地凝功默听。

不久,她们己获悉这批人便是船家,他们送来上个月的分红,他们既申谢又建议百里扬速到成都置产。

他们更提及谭茅己买下八成余的渝州产业。

不久,百里扬道:“成都产业以何为主?”

“量田,成都沾都江堰及四季如春之光,每年可收成两次,而且罕受天灾之害,值得投资!”

“可有卖主?”

“价格若合适,必可成交。”

百里扬吁了一口气道:“心领,我一向不与人争利,我在嘉定之投资完全因为大家急于售产,我为安定民心才置产。”

立听一人道:“佩服!”

“谢谢各位!”

二女至此,立即退开。

不久,百里扬送出众人。

他一返厅,毛潭便入厅低声道:“主人,方才有二个女人在门前左侧凝听了一阵子,她们目前在左墙角。”

“很好,你之听力及定力大增矣!”

说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倾国倾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