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08章 二邪之死

作者:天宇

火阳高照,葛菁带着甄虹女扮男装进入渝州客栈之后,甄虹沐过浴,便塞珠开始行功。

她经过近四个月的每日大出操之后,她己吸收了大批富人与江湖人物的元阳及功力,她必须好好的消化一番。

她便除用膳之外,日夜塞珠行功着。

此时的包龙父子却必急如焚的派人到处找她。

他们更派三百人到嘉定找她。

这批人入嘉定一天之后,百里扬便获悉此事。

他便监视着这批人。

且说葛菁在客栈清点妥那四大包银票之后,不由骇喜交加,因为,她己拥有一万一千六百五十张一万两的银票。

而且这些银票包括两湖、安徽、江西及福建各大银庄,足见九如帮己充分利用甄虹这株摇钱树了。

足见甄虹在这四个月期间己接客逾一万人。

葛菁不由心生不忍。

她认真评估此法需否改变?

因为,八方盟及九如帮皆己视甄虹如摇钱树,甄虹罕有机会吸收真正的高手功力,若再这样下去,必克制不了李百忍。

她思忖二日之后,决定放弃目前的方式。

她便开始安排如何善后。

因为,她知道八方盟及九如帮必会寻找甄虹。

她便预测妥三种状况以及三种策略。

又过十天,甄虹终于消化完毕。

于是,她与甄虹详谈大半天。

甄虹便完全同意她的安排。

她们便先拎银票离去。

途中,她们以三层油纸包妥银票,再利用深夜潜返坟场,她们便把四大包银票埋在甄虹双亲之坟后地下。

然后,她们直接赴南昌。

这天下午,甄虹一入城,便被九如帮弟子发现。

不久,包龙在途中迎她返往彩虹庄。

因为,他已被巴仁逼惨啦!

他先孝敬二十万两银票,再安排她赴西湖。

她只提出一个条件,她每天只陪十人。

包龙一口答应啦!

不久,他们己入房快活着。

没多久,她趁包龙叫好之际,吻住他。

他受宠若惊的搂吻她。

她顺势疾摧功力及扣住他。

他的全身一震,便一翻白眼。

刹那间,他已被吸干。

她不放心的又在其背心上补按一掌。

她便把他扶睡于被中及取光他的财物。

她便悠哉的沐浴净身。

半个时辰之后,她已入厅品茗。

又过不久,包荣果真前来报到。

不久,她入房收妥孝敬金,便陪他快活。

不出半个时辰,她已如法炮制的吸干他及补上一掌,她便把他扶睡于被中,再从容的沐浴整装。

她又搜光他的财物,便从容塞珠行功。

入夜之后,她便支走下人及用膳。

膳后,她便溜出后门。

葛菁一会合她,便利用夜色溜出城。

二人便直按由山区赶到西湖。

天亮不久,甄虹己含笑来到那座庄院。

门房欣然迎她入内便赶去报告。

不到一个时辰,巴仁已含笑前来见她。

她便暗聚功力于双掌的陪他入房。

因为,她担心九如帮已送来消息。

哪知,巴仁含笑递出一个红包,便首先宽衣解带。

她便放心的剥光自己。

不久,二人已在房内兴风作浪。

当巴仁飘飘慾仙之时,她又吻他及扣穴猛吸。

巴仁不敢相信的一抖,立即入地府报到。

甄虹先扶他睡入棉被中,再沐浴行功。

不久,她己听出庄内只有三人,而且正在后院轻声打情骂俏,于是,她悄然的启门探头离去。

立见葛菁已在左前方柳树旁向她招手,她立即掠去。

不久,二人已沿林内掠去。

她们直接上山,便疾掠而去。

入夜之后,二人便在荒洞内行功。

她塞妥珠便专心行功。

巴仁三人之功乍涌,她便小心的行功。

深夜时分,她一收功,葛菁便收功起身及递来男装、面具。

甄虹立即换上男装及戴妥面具和头巾。

不久,二人便沿山区掠去。

天亮不久,她们已经进入福州城,她们便先用膳再投宿。

二人沐过浴,便上榻歇息。

翌日上午,二人便专心行功。

甄虹又塞珠行功三日,方始放心的收功。

于是,她们沿山区西进。

这一天,他们终于潜返嘉定城,她们立见二十名九如帮弟子正在询问三处商店,于是,她们绕入横街再前进。

不久,她们又见一批九如帮弟子在探讯。

于是,她们折出城,再前往渝州。

她们一入渝州,便投宿先歇口气。

此时的百里扬正在接待陈泉,因为,陈泉方才送来帐单以及上半年之田地收成,他欣喜的连连申谢。

不久,陈泉低声道:“九如帮弟子在此地找谁?”

“一名女子!”

“小心!九如帮与八方盟结盟,实力大增矣!”

“谢谢!我和他们素无恩怨!”

“你毕竟是知名人物,还是小心些为上!”

“嗯,陈兄对江湖事物挺熟的?”

“实不相瞒,我乃丐帮成都分舵主。”

“啊!失敬之于!”

“不敢当!由于李百忍暗中招兵买马,敝帮老帮主以前与他结过怨,敝帮已经化明为暗行事。”

“原来如此!李百忍目前在何处?”

“关外承德,据悉他正在修炼秘功。”

“在下获悉他已吸收了一百零八具血河车,且已秘练血河大法多年,加上他已招兵买马一段时日,不容小视。”

陈泉变色道:“消息来源正确否?”

“正确!”

“鹿兄可否赐告贵居何派?”

“在下独来独往。”

“难得!恕在下必须急告此讯,告辞!”

“恭送!”

陈泉便匆匆离去。

百里扬便返厅沉思着。

因为,九如帮已在嘉定寻找甄虹多日,他一直企盼她回来,可是,她与葛菁却一直没有人影,他不由暗急。

半个多时辰之后,便又有八人前来探听甄虹,他立即表示不知道,却见其中一人沉声道:“你是谁?为何戴面具?”

“恕难奉告,你快去寻人,勿节外生枝。”

“这……”

立见二人劝阻此人。

不久,八人已匆匆离去。

百里扬便有作战之决心啦!

他便入房吩咐毛潭备战!

他另取出一条软带吩咐毛潭把蛟龙神剑化软。

毛潭拔剑一抚过剑身,它立即软垂。

百里扬便穿剑入轮带及扣上毛潭的腰。

他略加指点,毛潭已收放自如。

于是,二人开始饮大补酒行功备战。

黄昏时分,果见二十人跟着那人来到大厅前,百里扬便召出毛潭陪他到门前道:“想不开呀?”

那人立即沉声道:“你是鹿百里?”

“不错!”

“凭你在此养鹿,何来巨财置产?”

“你娘所倒贴。”

“妈……啊!”

砰一声,百里扬己劈死此人及附近之八人。

毛潭一震掌,便劈死其余之人。

二人便就地劈坑及埋尸。

他们尚未啃产地面,便有四十佘人循声掠来,百里扬立即道:“好好的利用这些肉靶练招吧!”

“好!”

毛潭便沉容行去。

他这阵子一直苦练,目的在于保护甄虹,他一见这批恶人一直在找甄虹,他早就想好好的超渡他们。

他如今见此情景,便准备大开杀戒。

立见八人拔刀扑来。

毛潭一掠而出,便拔剑挥攻出佛度能缘。

寒光乍闪,那八人已成十六块。

随后掠来之人不由骇然紧急刹车。

毛潭顺势一掠近,便大开杀戒。

他信手施展着每式达摩剑招。

寒光便似银蛇闪电般吞噬人命。

不久,其余之人已被砍死。

立见又有近百人掠来,毛潭便仗剑迎去。

寒光漫天卷起,佛光普照己超渡了这批人。

百里扬骇喜的忖道:“太完美啦!”

他便含笑劈坑埋尸。

他一堆堆的埋尸,毛潭却一批批的大开杀戒,不久,毛潭已在三里余外人群中大开杀戒。

百里扬便加速埋尸。

盏茶时间之后,百里扬在前方开始埋尸。

百里扬略估之下,立知他已宰了五百余人。

他不由含笑埋尸。

却见二道蓝影疾掠向毛潭,百里扬乍见此二人,便皱眉忖道:“群贤庄的人怎会在此地出现?”

他便默默地埋尸。

毛潭乍见二人掠来,便又拔剑以待。

那二人乍停在十丈外,右侧之人便拱手道:“休误会,我二人来自群贤庄,敢问阁下是少林哪位高手?”

毛潭摇头道:“我可以不说吗?”

“当然,不过,少林寺与敝庄交情甚深,敝庄亦有二位少林高手,你是否愿意改变主意?”

“不愿意!”

“这……”

左侧之人拱手道:“在下韩德,此乃敝庄信物。”

立见他递出一块圆形金牌。

毛潭一瞥金牌,便收剑挥动六具尸体入坑。

韩德道:“不宜埋尸于道路下。”

毛潭却继续挥尸入坑。

韩德沉声道:“少林弟子一向慈悲,你为何如此不顾人道?”

毛潭道:“别对恶人谈人道。”

“这……”

韩德被顶得无言以对,不由暗怒。

右侧之人转向行近百里扬道:“你是谁?”

百里扬淡然道:“鹿百里!”

“幸会!阁下原来是嘉定大善人。”

“不敢当!二位知道这批人的来历及死因吗?”

“他们来自九如帮,死因不详。”

“他们前来探听一女,我稍不悦,他们便动手,如此而已!”

“阁下与这位年轻人是熟人?”说着一指毛潭。

“是的!他非少林弟子。”

“是吗?但达摩神剑并非人人可练的。”

“达摩神剑享名逾一甲子,难免会被有心人窥习。”

“不可能,即便在少林浸习此技,也无此成就。”

“二位请赴少林求证吧!”

“这……阁下万便卸下面具否?”

“不方便,告辞!”

说着,他已拱手转身行去。

韩德二人不由僵在现场。

毛潭便挥土及以脚踩土。

韩德皱眉道:“走开,我另雇人埋尸。”

毛潭便默默离去。

不久,韩德二人己私语着。

没多久,他们果真雇来大车载人携铲。

他们忙了甚久,万始运尸离去。

百里扬思忖迄今,便研定韩德二人会赴少林求证,少林必然会派人来此,届时,他必会现形。

于是,他立即准备远离此地。

不久,他己入城通知各店面掌柜管财物。

他忙到深夜,方始返鹿场。

翌日一大早,他便通知耕户与三十名掌柜保持联络。

然后,他吩咐三名青年锯断所有的鹿角。

他把鹿角送入葯铺吩咐他们出售。

然后,他吩咐酒楼到鹿场运走以鹿制成的佳肴出售。

他便各赏三名青年一百两白银吩咐他们离去。

当天晚上,他便与毛潭离城。

他们便沿山区掠向北方。

天亮不久,他们己进入河南地面,他们便先投宿用膳。

膳后,他们便先行歇息。

当天下午,他们便前往辉县。

辉县之马家沟乃是全国最大葯材集中地,因为,传说中的神农大帝曾在此尝尽百草以及炼葯。

黄昏时分,他们己买妥二瓶灵丹及刀创葯。

他们便投宿客栈用膳。

膳后,他们便直接歇息。

翌日上午,他们便入山区及掠向北方。

这天上午,他们己停在京城东郊的一座大堡前,立见大门上方悬着一块金光闪闪的群贤庄匾额。

一条蓝衫青年正在昂视着他们。

毛潭低声道:“那天那二人便出自此地?”

“嗯!走!”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已经在客栈上房内用膳。

膳后,百里扬低声道:“群贤庄顾名思义乃是一批贤能人士之居住,庄中约有一千人,每人皆有一身不俗的武功及特长。它是聚集各派及各地高手而成,它强调除暴安良,它是全天下最崇高之组织,连官方也肯定它。”

毛潭道:“那两人的表现却不大配!”

“是的!木久生虫,六十年前,群贤庄的确很行,二十年前迄今,它不但走下坡,而且滑得很快。”

“好似富不过三代哩!”

“正是!你听听附近房内可有人?”

“没有!大家皆在前听用膳。”

“好!你一定很好奇我之身世吧?”

“是的!”

百里扬便道出自己的家世及进入少林之经过。

毛潭怔道:“我与主人的遭遇相似哩!”

“是的!大难不死,必有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二邪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