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神龙》

第09章 游龙戏凤

作者:天宇

冷哼声中,百进扬不屑地望向远方。

他方才听毛潭仔细叙述进出少林寺经过之后,他不屑啦!

不久,他沉声道:“少林妄想苟安侥幸。”

“真的呀?”

“是的!若竹不是你的对手吧?”

“是的!”

“若贤乃是若竹的俗家堂兄,他虽然练过七十二项绝技中之百步神拳,但若竹身为一殿主持,必也练有一项绝技,足见两人修为相差不远,唯之差别在于掌门人可服一粒大还丹,约可增加三至四十年功力,不过,仍非李百忍之对手。”

“少林弟子若一起攻呢?”

“至少可以扯平,不过,李白忍己招兵买马多年,何况,他不会让少林弟子有一起进攻之机会。”

“这……他为何说得如此自信?”

“自私所衍生之虚伪!”

毛潭不语啦!

“按原计划行事吧!”

“好!”

二人便由城郊林中直接入城。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在酒楼用膳。

膳后,他们一走出大门,便准备雇车,倏听远方传来蹄声以及叱喝道:“滚开!”毛潭不由垫起脚尖引颈瞧去!

立见一名蓝衣女子骑一匹褐马由前方人群后驰来,沿途之人惊慌的纷纷奔向两侧,不少人为之撞跌在地。

毛潭急道:“主人!怎么办?”

“劈断马腿!”

“好!”

毛潭吼向站住,立即掠去!

蓝衣女子叱道:“休挡道!”

说着,她已一鞭抽向毛潭。

毛潭探手抓鞭,右掌已劈向褐马之前腿。

卡一声,褐马悲嘶一声,便向前一翻。

蓝衣女子啊叫一声,便将抛飞而起。

毛潭利用她带动皮靴之震力又掠起,他叫了句“别怕!”立即张臂一接,他当场抱上她的双臀。

奈因她的抛力过强,她不但撞上他,而且双*撞上他的脸,立听她啊叫一声,毛潭也哎唷一声。

两人立即撞落向地面。

她急忙道:“放手!”

“不放!否则你会摔死啦!”

她扬掌慾劈,乍见正扫向地面,她直觉的一掌拍向地面打算利用反震力道卸除一部分冲力以减低受伤。

她用力抬手一拍,衣襟立即“咔”一声的裂开,她刚觉不妙,她那敏感的酥胸已经被毛潭的脸顶上。

立听白里扬喝道:“神龙摆尾!”

毛潭立即弓腰沉劲于臀,再向右一翻。

砰一声,他的右臀一落地,便抱着她向外一翻。

却听一阵椋呼道:“快躲呀!”

毛潭立听劲风由上而下!

他刚回头,立即瞥见褐马已经翻身坠向他们,情急之下,他立即以右肘撞上地面,再松手跃向上方。

“啊!会死啦!”

“疯子!”

“啊!死定了!”

就在人群直觉叫吼声中,褐马已经撞砸上毛潭的背部,却听它疼嘶一声,便又弹摔而去。

现场立即又是一阵惊呼声。

毛潭的足尖刚落地,立听百里扬喝道:“抱马!”

他一拧腰便转身掠去。

叭一声,他抱住马腹便跃落地面。

他吸一口气,立即放下马。

人群立即报以欢呼及掌声。

尤其刚逃过挨马撞诸人更是大叫欢呼着。

毛潭乍见此场面,不由一阵脸红。

须知,这一切写来甚长,却只发生在短暂的时间,虽然有人二度指点,若非毛潭反应敏捷又功夫超人,岂能做得到?

蓝衫倏闪,蓝衫女子以左手抓合胸衫,便挥起右掌,毛潭见状,立即一动也不动的闭上双眼。

叭叭二声脆响之后,毛潭的双颊已经各添上五道红指痕,蓝衣女子恨恨的便又要扁他一记掌风。

他立即睁眼扣腕道:“扯平啦!我劈断你的马腿又害你摔一跤,我让你打两下,已经扯平啦!你不能再打人!”

蓝衣女子倏扬左掌便又扁来。

毛潭立即又扣腕道:“你为什么还要打?”

“你碰上我……我……”

“怎么?我!我碰上了它呀?”

说着,他己指向她的酥胸。

她尖叫一句“住手!”便以手按胸。

“叫什么嘛!害我耳朵嗡嗡直响!我只是指一下而己!我又不会怎样!扯平了吧!”说着,他己忙后退。

蓝衣女子倏地扬掌便慾劈出掌力。

百里扬喝道:“你在赶什么路?”

蓝衣女子神色乍变,立即收掌及拉合胸口匆勿掠去。

百里扬拦道:“出了何事?”

“让开!我要上少林!”

百里扬一听少林二字,立即让开。

蓝衣女子便匆匆掠去。

毛潭乍望向百里扬,他立即道:“走!”

“这匹马?”

“她会回来处理!鞍内有她的物品。”

毛潭一瞥,马鞍内果然有一小包。

他便跟着百里扬掠去。

百里扬一掠到行人稀少之处,便低声道:“她是群贤庄的人,她一定有急事,咱们到前面去瞧一瞧!”

“好!”

二人便加速掠去。

他们掠出北城门二十余里之后。毛潭倏地指向右侧道:“主人!林内五、六十丈处有人在拼斗,去不去看看?”

“去!”

二人便折身掠入林中。

不久,立见一名蓝衣中年人惨叫倒地。

杀死蓝衣人之青衣中年人便狞笑的掠向一名锦衣人,立见锦衣人迅喊“救命啊”,边踉跄的奔跑着。

毛潭道旬:“住手!”便疾掠而去。

青衣中年人立即拔剑掠向毛潭道:“去死吧!”

“是你啦!”

寒光乍闪,青衣中年人已被砍成两段。

他乍见自己的的腰腿离体而落,不由哑叫一声。

鲜血立喷!

肠肝立即泻落而下。

砰一声,青衣中年人的上半身已经落地。

锦衣人瞧得一阵反胃,便呕吐连连!

厉啸声中,一名老者已经由林中深处掠来,锦衣人乍见到青衣老者,当场骇得边吐边奔边求救着。

百里扬乍见青衣老者,立即喝道:“佛光普照!”

毛潭会意的立即提足功夫掠去。

立见老者己扬掌劈来一记掌力。

毛潭不甘示弱的立即劈出掌力。

轰一声,附近之三株树立被震断。

青衣老者目泛一刹骇芒,便翻身而出。

毛潭朝一段落枝一落,便借力疾射而去。

他一射近立即挥剑砍出佛光普照。

寒光立似一卷光轮疾罩向青衣老者,青衣老者刚翻身落地,乍见如此疾猛攻势,便翻身倒地。

沙沙刷刷声中,地上已出现一坑。

毛潭的第二卷寒光便又追向老者。

他一落地,便扑前大砍特砍着。

寒光便疾卷不已!

沙刷声中,诸树纷倒。

青衣老者原来以迷幻步法闪避,由于断树纷纷倒向他,他急得连连劈树,他的步法立即又缓又乱。

一道寒光乍卷上他,他立即惨叫一声。

血光乍喷,碎肉立现。

青衣老者的右胸及右半脸已被绞碎。

锦衣人瞧得大吐特吐着!

毛潭呼口气,便收妥剑。

百里扬却掠到青衣老者尸旁搜尸。

不久,他己把一个锦盒揣入他的怀中。

毛潭正在张望,百里扬已上前低声道:“速走!”

“可是!那人怎么办?”

“群贤庄的人会找上他!”

说着,他己先掠入林中深处。

毛潭立即跟去。

不久,二人已经掠上山顶,百里扬一止步便含笑道:“纳个凉吧!好久没有遇上这么有趣的事情啦!”

毛潭怔道:“有趣?”

“是的!你与蓝衣女子那段,挺有趣的!”

“我……那女人可真泼辣哩!”

“你险些气死她哩!”

“我……有吗?”

“当然有!首先,她是群贤庄的人,她必与山下林中被杀之蓝衣人同路,她急赴少林求援,对不对!”

“有理!”

“你拦住她,她会不会气急交加?”

“这……换上是我,也会气急交加的!”

“对!其次,你一抱她便抱上她的臀又一脸栽上她的双*间,四周又有那么多人,她会不会又气急交加?”

毛潭抓发道:“会!我想全没想到呢?”

“再来!她赏你两记耳光!你之扣腕及对答,会不会令她又气急交加?你仔细回想每一句话吧!”

“我……我确实不大对!”

“不过,你当时处置得宜。”

“全靠主人及时提配她想起正事啦!”

“对!你记住这件事!你今后执行事情之时,务必要专心勇往直前,休管其他的打击或干扰!”

“对!我记住啦!”

“很好!我介绍方才拼斗之双方吧!”

“太好啦!那位一直吐的人是谁呀?”

“他可能是朝廷中的大人物,否则,他不会人品不凡,打扮高贵,却见不得血腥,所以一再的呕吐着!”

“朝廷大人物都是这样的吗?”

“对!他们享惯权势,见不得这种血腥事。”

“原来如此,群贤庄陪大人物出来,在林中被恶人追杀,那位姑娘才会赶赴少林寺求救乎!”

“对!群贤庄在现场倒下三具尸体,最后倒下之中年人便是少林俗家弟子梁崇义,他曾是我之师弟!”

“真的呀?可惜,没有提前救他!”

“那位青衣老者是李百忍之友高领!”

毛潭喜道:“我宰掉一条大鱼啦!”

“对!不过,若非林中断树干扰,以他的迷幻步法,你必然要耗一段时间,始能宰掉他!”

“是的!我已经砍得够快,却一直砍不到他哩!”

百里扬点头道:“原因有二:一,高领的迷幻步法确实高明,二,高领已摸熟佛光普照的招式,他仍循隙而闪。”

“原来如此!所幸有那些断树帮忙。”

“是的!你下回若再遇上这种情况,不妨劈左掌扰乱对方再配合剑招,或以剑招扰乱对方再以掌力攻垮!”

毛潭喜道:“有理!有理!”

“总之!习武的人皆只能专精机招而已,对敌之时,必须灵活运用招式,以免因一成不变而局限自己!”

“有理!有理!”

“对敌双方,除进攻,防守之外,只有撤退,不过,也可利用欺敌诈败再由撤退直接全力进攻!”

毛潭笑道:“原来如此!南哥以前常如此教我哩!”

百里扬一见他反应如此快,立即道:“走吧!高领方才匆匆赶到现场,他可能在这一带杀群贤庄高手,瞧瞧吧!”

“好!”

二人便起身沿坡道掠下。

不久,他们已遥见城下林沿有三具蓝衣人尸体,百里扬一掠近,便点头道:“此三人皆出身武当派再投效群贤庄。”

毛潭凑前一瞧,立即道:“他们的致命处皆在膻中穴哩!”

“不错!高领以爪功见长,专挑对手之心口,对手之死状皆血液逆流,流鼻血等特征!”

“挺邪门的功夫。”

“是的!他的指力强劲又抓要害,始能造成此种现象。”

“我方才可真险哩!”

“放心,他绝非你之对手,他一向孤傲,他为造成对手此种假象,经常放弃可以直接致命之机会哩!”

“他如此臭屁呀?”

“不错!据说李百忍也孤傲,他一劈出血手印,必须有人死,否则,他立即离去,这便是永升大师昔年能逼退他的原因。”

“真的呀?”

“是的,此与他们的个性与自信有关,我认为不必如此。”

“对!对拼就拼,拼不过就闪逃。”

“对!”

二人又入林,立见另有三具蓝衣人尸体。

百里扬道:“他们分别出身华山、泰山及南宫世家。”

“群贤庄的人可真杂哩!”

“是的!他们一向吸收各派精英,能加入群贤庄,便好似高人一等,他们只知道这是荣耀,却不知风险及今日的下场。”

“主人话中有话。”

“当然!我最欣赏你之实在及苦干,这些人完全相反,我昔年最就预料他们会有这种下场。”

“高领如此做,不是已经得罪群贤庄了吗?”

百里扬淡然道:“这必然是一件阴谋。”

“阴谋?”

“不错!葛明伦即将升任群贤庄庄主啦!”

“这……我不明白?”

“我不便详述此中内倩,你只知道这种情况即可。”

“好!要不要埋尸?”

“不必!那女子会带少林弟子来善后。”

“是!”

“你还有信心斗李百忍吗?”

“有!”

“走!”

二人立即掠去。

此时,毛潭方才骇人之现场,那位锦衣人正惶然的躲在一块大石后张望,他那件锦衣如今己沾满吐出之污迹。

他无暇清理污迹,他只担心歹徒又出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游龙戏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慾海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