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霸王之死

作者:天宇

  “东方日出开天眼。”

  “西狱山高地出头。”

  “南海潜龙奋九霄。”

  “北鹏展翅卷风云。”

  

杭州赵天炎,长江岳青山,桂林游龙,京城展鹏,四人分据东西南北四方,乃天下公认之四霸天。

现代人是“演而优则导”,展鹏却是“武而优则商”,他以武结合人脉经商,一直是一帆风顺。

前年,他的独子展志入九门提督府任仕,展鹏的生意更旺。

今年初,展志与九门提督周延千金周丹眉来眼去之后,展鹏的生意更兴隆,地盘也呈倍数扩充。

如今,京城人尊展鹏为“展老爷”。

他们更尊展志为“展大爷”。

展鹏父子可谓财大气粗也!

位于京城商区中枢的展府也更加金碧辉煌。

三月三日,民俗之清明节也,展府的二扇大红门开启不久,车夫老梁如昔般驾车出大门,便横停于大门前。

那二匹马马首朝北,不少路人皆认为展老爷或展大爷将赴九门提督府,所以,人人纷纷快步离去。

车夫老梁如昔般站在车辕旁。

唯一不同的是,他面带愁色以及频频望向厅口。

立见展鹏步出大厅。

不同的是他一贯之自信笑容己消失。

代之而取的是愤怒之容。

他快步来到车前,老梁便行礼道:“老爷……”

展鹏却一挥右手,便坐上车辕。

远方之路人乍见展老爷要自行驾车,不由一怔!

老梁立即躲身后退。

展鹏一取鞭,立即厉喝一声,及连抽二鞭,叭叫一声,那二匹马的右臀己经各现一条血痕。

二马惊嘶一声,立即扬蹄驰去。

展鹏的五官立即扭曲。

他连连挥鞭抽马。

二匹白马便拔足疾冲。

它们乃是异种名驹,一向吃香喝辣,未曾受过鞭打,如今连受鞭打,不由惊怒疾奔。

它们便带着隆隆车声奔去。

车夫老梁不由自主摇头一叹。

他一入内,大门便又关上。

展鹏却仍然连连抽鞭。

他那一向充满自信的五官更加的扭曲着。

砰砰声中,二名路人闪躲不及的立被撞飞出去。

波一声,一人刚落地,便被车轮辗破脑瓜子。

红白物立即喷溅一地。

马车稍晃,仍然疾冲而去。

沿途之路人纷纷骇呼而躲。

不久,街口驰出一车,当场被展鹏的车尾扫到,车夫刚张慾骂,乍见展鹏,立即便闭上嘴。

砰砰声中,怒车便又撞飞二人。

时值清明,人们纷纷出来购物,如今乍见这部横冲直撞的马车,人人纷纷惊呼以及闪躲看。

不少人为之撞成一团。

更有人撞上壁柱而猛洒鼻血。

一队军士乍听惊呼,便叱喝奔来。

他们乍见展鹏驾车冲来,急忙刹步行礼。

砰一声,一名军士手中之枪乍被撞到,立即枪飞人倒,而且当场撞破鼻梁见红,他却不敢吭半句。

不久,马车已冲过三条横街,正冲向第四条横街口,倏见一名老者挑菜自街角出来,立听“快躲呀!”

老者乍见马车冲来,不由骇得全身发喘。

他一阵喘咳,居然仆倒地面。

马车却仍然轰隆冲来。

附近之人纷纷躲闪及惊呼着。

倏见一人疾闪而出,便一拉弓箭步及探掌抓去。

叭一声,他己抓住车挽。

沙沙声中,他的双脚已在地上倒划出二条线。

当他的左脚跟离老者头部一寸余之时,他己经硬生生的顶停马车,展鹏却己冲飞离车辕。

见他一翻身,便落向地面。

砰砰声,他的双脚一落地,竟然仆落地面。

砰一声,他居然撞破鼻梁。

附近之人为之咦啊叫着。

因为,展鹏乃是北霸天呀!

因为,展鹏不可能如此不济呀!

这些咦啊叫声立似利针般刺上展鹏的心口。

他倏地一咬牙,便吐吐舌一嚼。

接着,他一头撞上地面。

砰一声,他的前额破裂见血。

他一趴地,断舌立落地面。

鲜血立即溢个不停。

附近这人不由惊慌而逃。

那二匹马边吐沫边扬蹄。

因为,它们之臀已是血淋淋。

顶住马车之人见状,不由一怔!

倏听咳喘声,他急忙上前扶起老者,只见他朝老者的心口“膻中穴”外围一按,便按上老者的背部。

呃哇声中,老者己吐出一口黑痰。

叭一声,它一落地,竟似球般弹起哩!

只见老者唔道:“谢……谢……小哥儿!”

“小卡司!”

他便扶起老者以及捡菜入箩筐。

他刚挑起那二箩菜,立见一队军士奔来,他便把二箩菜放在老者的右肩道:“老伯先走吧!”

“谢谢小哥儿!”

立听“站住!”叱喝声。

那队军士一到,为首之人立即喝道:“怎么回事?”

立听三名军士啊道:“展老爷!”

为首之军士乍见死者是展鹏,不由大骇!

老者立即下跪道:“军爷饶命呀!”

为首军士喝道:“怎么回事?”

方才顶住马车之人正慾启齿,却见方才在第二条街口险被怒车撞上之那队军士匆匆的奔来。

立见一人拉着为首军到一旁低语着。

因为,他方才已在远方瞧见此景呀!

不久,为首军士回到现场道:“听着,忘记方才之事,走!”

老者立即叩头起身离去。

万才顶住马车之人亦默默离去。

立见一名军士抬尸上车,再掉转车头驰去。

方才顶住马车之人便默默跟去。

立听路人问道:“展老爷怎会如此呢?”

“他一定得了失心症?”

“胡说!展老爷武功盖世,怎会得失心症呢?”

“若非如此,他怎会乱驾车呢?”

“这……”

立见二队军士沿途抬尸及询问死者身份。

不久,他们一到展府,立即敲门求见。

哪知,良久之后,既无人前来启门,亦未听回声。

为首军士再次敲门,却见门已被敲开。

他怔了一下,便率军士入内。

不久,他们己瞧见展鹏之妻仰睡在榻上。

他们接着瞧见展志仰睡在榻上。

他们怔了一下,便出声唤人。

哪知,二榻上之人根本置之不理。

他们到榻前不久,便见展志二人已死。

他们骇得连退。

不久,一名军士己匆匆返提督府报讯。

其余的军士便搜其余之房。

不久,他们已在另外十八个房中瞧见十八人皆躺在榻上而死,整座展府根本没有一个活口,他们不由大骇!

不出盏茶时间,周提督己率人进入展府,他边听边入展志的房中,他一见展志果真己无气息,不由大骇!

他立即吩咐仵作验尸!

二名仵作便开始忙碌着。

六名捕快则开始检视各房。

周提督一到车前,便上车瞧着展鹏。

他不由充满椋骇以及怀疑。

因为,他昨夜尚与展鹏畅饮欢叙呀!

良久之后,六名捕快一致指出二十个陈尸现场皆无打斗痕迹,而且也没有杀人之利器或毒器。

周提督不由更皱眉。

良久之后,一名仵作前来报告验尸结果,他们一致指出每具尸体既无外伤又无中毒之状,立即下令保持现场。

他便匆匆离去。

不出一个时辰,他已陪二位老者再入展府。

此二老便是大内御医,他们便各先验展氏及展志之尸,不久,展志已被验出死于脱阳。

而且已死三个时辰。

周提督不由骇道:“确定!”

“确定!”

“怎会如此呢?”

不久,展氏已被确定死于心脉猝断。

御医更由展氏心口之一个浅圆痕指出她被武者以指力震断必脉而亡,尚且已死三个时辰。

周提督便请他们再验其他的十八具尸体。

不出半个时辰,二位御医已验出此十八具尸体皆同样被指力戮断必脉而死,其中十六人已死三个时辰。

另外二人则死在一个时辰内。

不久,六名捕快已各带来一人报告着。

原来,他们已在方才自动赴展府附近邻居探案,此六人皆听见格格笑声及目睹展鹏驾车冲出。

他们入内一指认,立即认出门房及车夫老梁。

周提督立即相信此六人之指证,因为,门房及车夫正是十八具尸体中,唯一两具死于二个时辰之内的人。

周提督便追问展府之人是否全死?

那六名邻居便逐一认尸。

不久,他们一致指出展氏之婢翠音失踪。

周提督便下令追寻翠音。

他更下令搜查财物。

午前时分,众人只搜出零星金银,他们更发现大厅壁柜内之珍宝已经变成大小壶具啦!

周提督不由大骇!

因为,这分明一件谋财杀人案件。

身为北霸天的展鹏怎会任由此事发生?而且他本人曾疯狂般驾车冲人进而自取死路呢?

周提督惊骇交加啦!

他下令先收尸,再封锁现场。

他匆匆返提督府找人研商此案啦!

曲终人散,展府的大门一关,人群立散。

那位方才盯住马车之人却已在方才跟着一名青年离去。如今,他正跟着青年进入如意客栈中。

他一入座便点妥香茗以及小菜。

不久,他瞧见小二己取下壁上之玄字房钥匙引导青年向后行去,他便由窗口目送青年行去。

不久,他泛出笑容道:“母的,女扮男装,很好!”

原来,他方才跟看马车来到展府前,便被军士拦住,他便悄悄的观察围观人群之表情以及动作。

因为,他相信凶手会重返现场。

他终于瞧见这名青年双目神光熠熠。

他更瞧见这名青年的嘴角时现笑纹。

所以,他盯上这名青年。

他此时一见青年的步伐及臀波,他便确定青年女扮男装,他因而更加起疑,他已在思忖如何盯她。

不久,他边品茗边听别人谈论展府凶案。

他由众人之叹息声中获悉展鹏一家三口及下人皆离奇死亡,只有一名婢女失踪,他不由更加好奇。

因为,他久仰北霸天展鹏这号人物呀!

于是,他已跟入后院玄字房周围。

小二离去之后,他便凝功默听。

不久,他怔道:“玄字房为何没人?”

他便又攒功细察着。

不久,他确定整个后院只有他而已。

于是,他上前轻推玄字号房门。

房门应手而开,房中果真空空如也。

他不由一怔!

却见桌上有张纸,他立即上前瞧着。

立见“爱管闲事者,皆无好下场!”

他面对警函,不由微微一笑。

因为,这十字字迹娟秀,分明出自女子。

于是,他启柜躲入柜中。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听见轻细步声。

他屏息闭气不久,便听见有人推开玄字房房门,他立即确定来人必是那位女扮男装的青年。

于是,他继续屏息以待。

不久,房门徐徐一关,立听一人步入房中。

那人停在桌前不久,便入座及斟茗而饮。

倏见那人一扬右掌,便劈向衣柜。

柜中人乍听掌力涌出,急忙推开柜门及恻肩滚落地面,立听砰地一声,衣柜己经被震破。

他立见青年不屑的望来。

他立即跃起身注视青年。

青年却淡然道:“出城聊聊吧!”

“行!”

青年留下锭白银,便从容出房。

那人便默默跟出。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己经停在江边,那人立即问道:“先弄清楚一件事,你为何知道我躲在柜中呢?”

青年淡然道:“我在关柜时,合上一根发!”

“原来如此,高明!”

“你为何盯上我?”

“你似乎对展府血案挺乐的。”

“胡说八道!”

“恨笑为何不敢承认?”

“无聊!只此一原因乎?”

“不!还有一项,你为何女扮男装?”

青年挺胸道:“我分明是昂然大丈夫!”

那人笑道:“少来这一套。”

说着,他己指向自己颈上之喉结。

青年不由直觉的一拉高领。

那人哈哈笑道:“露出马尾了吧?”

“哼!多管闲事者,皆无好下场。”

“我不是被哄大的!”

“哼!你打算怎样?”

“放轻松些,此地有游客,别轻举妄动。”

青年倏地自袖中抽出一张银票,便弹出它道:“闭上你之嘴!”刷一声,那张银票己似箭般射出。

那人一扬掌,便以双指夹住银票。

“哟!黄金三万两,够大方!”

“拿人手软,速离京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霸王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