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成振朝纲

作者:天宇

百年一刹那。

功名成云烟。

再来成隔世。

做人免计较。

哈哈笑声之中,南霸天夫妇率一百名高手一入府,胡花便与游婷含笑迎他们入厅先行就座。

南宫虹望着爱女之如盆大腹,忙扶她入内询问着。

南霸天含笑道:“贤婿在公忙吧?”

胡花点头道:“是的,需通知他返府否?”

“免,没啥急事!”

立见碧华抱婴入厅道:“参见堡主!”

“哈哈!恭喜!我瞧瞧!”

说着,他己接过婴儿。

他轻抚婴儿的天庭道:“好孩子,你可真有福气呀!”

说着,他娶出一个红包便放入婴儿襟上。

“谢谢堡主厚赏!”

“客气矣!你乃我之义女呀!”

“谢谢!”

“我见过铁丁?他送来骇人的金票,我几乎可以把云贵川全部买下,只好向甘肃置产啦!”

碧翠笑道:“他们多是东霸天的不义之财!”

“我知道!其中另有一千四百余万两售鱼收入,两广及福建之渔民及贫民们多已能自立自足!”

“是的!他们己买船了吧?”

“不!他们不肯占此便宜!”

“真难得!”

南霸天含笑道:“这是他们聪明之处,因为,他们担必黑道势力入侵,目前有我人挡着,他们可以安心存钱哩!”

“有理!”

“你先安排他们的住处吧!”

碧翠喜道:“他们将暂居此地?”

“是的,我婿岂可再被人欺负!”

他不由哈哈一笑。

碧翠便含笑引导一百名高手入内。

南霸天向胡花道:“我受托一件事,我打算先和你一叙!”

胡花含笑道:“请说!”

“南宫勤及岳青山皆有意嫁女入此,你意下如何?”

胡花含笑道:“他们上回来此时,以有此动作矣!”

“你己同意!”

“堡主同意?”

“是的!东、北霸天虽己垮,不过,仍有不少的黑道人物流窜于各地,贤婿虽猛,却难挡暗算!”

“南宫勤已允入京城,西霸天亦允派一百名高手来此协助,彼二姝皆文武双全,你不妨考虑!”

胡花点头道:“我同意!”

“谢谢!你今夜先与贤婿沟涌一番!”

“行!”

“谢谢,我了却心愿矣!”

立见南宫虹扶女入厅道:“婷儿己怀双子矣!”

南霸天不由哈哈一笑!

南宫虹道:“贱妾就留此助婷儿分娩吧!”

“好,我也留下!”

“咦?莫非那件亲事己有眉目!”

“哈哈!然也!”

南宫虹欣喜的向胡花道:“我代家兄申谢!”

胡花笑道:“客气矣,此话太辱没南宫世家矣!”

“贤婿如今之地位己超越各派掌门人!”

“当真?”

“嗯!杭州一役,世人己肯定此事!”

“真令人欣慰!”

“是呀!”

她们便欢叙着。

南霸天便含笑前往丐帮分舵。

不久,二支信鸽己各飞向洛阳及长安。

不到一个时辰,西霸天及南宫勤已先后接到喜函,他们欣喜之下,立即开始准备前往京城。

原来,西霸天与南宫勤一见狄戈搭上胡花,他们便打消结亲之念头而直接返家。

哪知岳曼及南宫萱却终日闷闷不乐。

狄戈获封为九门提督之后,立使西霸天及南宫勤犹豫。

狄戈单独劈杀东霸天三万佘人之后,西霸天二人己经改变主意,他们便彼此联络及道出心事。

然后,他们拜访南霸天托他提亲。

如今,人出人头地心想事成啦!

他们便欣然准备启程。

黄昏时分,狄戈一返府,南霸天便哈哈一笑迎来。

“贤婿免礼,我以贤婿为傲!”

他忍不住又哈哈一笑。

二人便入厅就坐。

“我此次安排一百人来此助贤婿维护京城治安!”

“谢谢爹!”

“客气矣!我不忍再获悉贤婿再受屑小所趁!”

“谢谢爹!”

“我见过铁丁,他已转送金票,我已派人向云、贵、川、甘投资,至少可以安置二十万名贫民,贤婿放心吧!”

“谢谢爹!”

“两广及福建渔民及贫民不愿自立哩!”

“咦,他们为何放弃良机?”

“四、五万人左右,他们正在各地流窜,勿逼狗急跳墙!”

“好!”

“贤婿多久未和西霸天及南宫世家联络啦?”

“己有一段时间,他们有事吗?”

“非也!此二派实力较强,且较积极介入江湖事务,万一有事,可以获得他们最直接有效之助!”

“是!我改日再与他们联络!”

“好,另有事!贤婿亦在两湖、安徽及山东置产吧!”

“是的!那是花妹之心血!”

“很好,她已甚久未收帐吧?”

“是的,爹为何提及此事?”

“不少人慾向她置产呀!”

“原来如此,花妹分娩后再处理吧!”

“好!我会转达此讯!”

“谢谢爹!”

“你已功成名就,妥加养身吧!”

“好!”

“听说皇上重用你,宜妥加扭转皇上对江湖人物之印象!”

“好!”

二人又欢叙不久,便与众人共膳。

席间,南霸天一一介绍一百名弟子。

狄戈一一欠身申谢及表示欢迎。

这一餐,便和乐融融而散。

不久,胡花己入狄戈的房中,她立即含笑道:“婷妹之娘已确定她身怀二子,你及游家皆有后代啦!”

“哈哈!太好啦,加油!”

她不由轻抚她的腹部!

“放心,我这只猪母不会输她!”

“哈哈,我这只猪公会更卖力!”

二人便更衣上榻。

不久,她含笑道:“堡主方才有提过西霸天及南宫世家否?”

“有!”

“他说些什么?”

狄戈便据实以告。

胡花格格笑道:“南霸天果真不凡!”

狄戈怔道:“你怎会如此说呢?”

她便道出南霸天所托之内容。

“这……这……怎会如此呢?”

“少装蒜,你又可与二位大美女快活啦!”

“你若不高兴,我便不同意!”

“你的心中已允意吧?”

“拜托,别臭我啦!”

“好啦,我同意啦,不过,下不为例!”

“遵命!”

胡花道:“我不管她们三人如何安排,你逢单必须陪我!”

“遵命!”

“死相,瞧你乐成这样!”

“冤枉呀,夫人!”

“去你的!”

他便搂吻着她。

不久,她被吻酥啦!

她眉开眼笑啦!

这天上午,六名南宫世家高手己先入京城寻购庄院,当天下午,他们便己经买下太极剑那座庄院。

而且是以廉介成交哩!

因为,原先之屋主在获悉前后院埋着数千具尸体之后,便一直耿耿于怀,他们不但身子日差,生意也不顺手。

所以,他们一收款,立即搬走。

六名南宫世家高手便开始安置大批寝具。

他们更雇人挖出尸体移葬入坟场。

他们便在埋尸上种上了一大批梅树。

三天后,南宫勤率众一入京,便先被迎入庄中。

南宫勤内外瞧过之后,便满意的点头。

于是,他各礼率妻小离去。

不久,他们已会见南霸天夫妇及胡花二女。

南宫勤便亲送礼给胡花。

胡花深感面子十足,便含笑招呼他们入座。

众人便欢叙着。

黄昏时分,西霸天夫妇己率子女以及一百名高手来访,众人便含笑迎他们入厅,碧翠便安置一百名高手入内。

众人便先欢叙着。

不久,狄戈一返府,便闪入厅中向众人招呼着。

气氛便一阵热络。

不久,狄戈己邀众人入内共膳。

席间,西霸天一一介绍一百名高手。

狄戈便申谢及表示欢迎。

这一餐便热闹的进行着。

膳后,众人便入厅品茗。

不久,南霸天便提及亲事。

狄戈便申谢表示同意。

西霸天及南宫勤为之放下心中大石。

众人便约定明夜在此庆贺此事。

不久,南宫勤夫妇率女离去。

众人又叙不久,便开始歇息。

翌日上午,南霸天、西霸天各率一百名高手与南宫勤进入提督府看军士及衙役们打拳。

不久,他们已和狄戈商量着。

不久,二百名高手己各指点二至三人打拳及刺枪着。

狄戈不由瞧得大喜。

不久,他便入公堂核阅公文。

没多久,铁丁含笑入厅道:“恭喜大人!”

“谢啦,刚回来?”

“是的,顺便赴两湖各地瞧瞧!”

“返府再叙吧!”

“好,我先返府!”

“请!”

铁丁便含笑离去。

一个时辰之后,军士们收操不久,那二百名高手己跟着每队军士到各处寻视及熟悉环境。

当天下午,六百名南宫世家高手也加入巡视行列。

南宫勤则己买妥六家酒楼及八家客栈。

他打算利用这十四家店面维持南宫世家啦!

黄昏时分,群豪济济一堂,狄戈与四妻接受着众人之祝福,不久,狄女己逐桌的敬酒申谢着。

现场便热闹纷纷。

足足过一个多时辰,众人方始散席。

不久,狄戈己进入岳曼的房中。

她不岂羞喜的出迎。

狄戈含笑牵她入座道:“长安置贫现况如何?”

“二万八千余人受惠,每月约赚入十一万两白银,爹皆继续置贫,未来之展望甚佳!”  “太好啦,谢谢!”  “客气矣,弟子们皆以参与此事为荣!”

“很好,没有妨碍原先之店家吧?”

“小有影响,他们仍有利润!”

“很好!”

“上回买天山汗血马之马商仍有意买哩!”

狄戈含笑摇头道:“哈萨克人一向爱马,他们不会再售马!”

“原来如此!”

“来此之一百人,每人付多少给他们?”

“十五两白银即可!”  狄戈便递给他一束银票道:“你安排此事吧?”  “好,需否告诉大姐?”

“我会告诉她!”

“好!”

二人又叙不久,他已开始施展香吻及怪爪啦!

不久,她己被逗得春心荡漾。

他又逗不久,便使她成为原始人。

他立见她有如细白肌肤及健美的胴体。

他便欣然带她步上“人生大道”。

在他开恳及引导之下,她己舒畅不已。

良久,良久之后,她己茫酥酥!

甘泉便在此时入莲宫。

二人皆同归于尽。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共入梦乡。

翌日上午,群豪便各率一人到各处进行巡视,他们更入民宅与城民们聊天及暗探可疑人物。

当天晚上,狄戈便入南宫萱房中。

立见她羞喜的呈上香茗。

狄戈含笑道:“宗钦大师的置贫更有进展吧?”

“是的,他己扩及河南周遭城镇!至少已惠十万人!”

“太好啦!”

“据悉少林各地分寺之置产效果也甚佳!”

“太好啦,大家终于有口饭吃啦!”

“嗯,哥之作为强过朝廷!”

“不敢当,朝廷尚须负担多项支出,无法面面俱顾矣!”

“若非官吏执行不利,百姓将更温饱!”

“难免会有不屑官吏,我们只求心安即可!”

“是!”

“爹已在此置产啦?”

“是的,那六家酒楼及八家庄院该够开销!”

“我该赠些聘礼!”

“心领,我也缺嫁妆呀!”

“委屈你没有风光的出嫁!”

南宫萱含笑摇头道:“我不要那种俗礼!”

狄戈欣喜的搂着她。

四chún一粘,她忍不住心一抖!

他的魔爪一活动,她抖得更烈。

不久,春潮已抖溢不己。

他一见她反应如此烈,立知她是匹宝马!

于是,他把她剥成一支白绵羊。

他便耐心地开垦羊肠小径。

当它变成阳关大道之后,他骋驰着。

她立即欢畅不己。

他便一直把她送上仙境。

就在她呻吟之中,他愉快地送入纪念品。

她满足啦!

销魂之泪为之溢出。

他不由爱怜地啜泪!

她羞喜的任他亲着及吸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共入仙乡。

八天之后,西霸天夫妇欣然率子离去啦!

又过三天,三名南霸天高手已向狄戈密报天桥夜市之一队耍狮献艺人员涉嫌慾在西山劫财。

狄戈便详问经过。

不久,他己邀铁丁及南宫勤前来会商此事。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己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成振朝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