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喜逢娇女

作者:天宇

狄戈领着御赐金牌出殿之后,白义立即迎来低声道:“大人铁腕整顿朝纲,卑职对大人充满敬佩及崇仰!”

狄戈险些当场呕吐!

他真想臭臭白义!

不过,他不愿得罪这种小人!

何况,他体会出白义在这种官场文化中之可悲地位!

他淡然笑道:“不敢当,告辞!”

刷一声,他己腾空掠去。

白义忖道:“这小子究竟在走什么运呢?”

狄戈一出宫,便前往南宫世家。

立见南宫勤上前道:“送皇上返宫啦?”

“是的,已善后了?”

“嗯,我已吩咐鲁家兄妹口风口风紧些及赠与三万两银票。”

狄戈低声道:“谢谢爹,皇上最在意此事外泄!”

“我体会出皇上之心情!我会再叮咛大家守密!”

“谢谢爹,明日再叙!”

说着,他已行礼离去。

他一返府,立见后院烛火通明,于是,他进入后院向众人申谢并且请众人务必要避免对外人谈论此事。

众人便一一答允着。

狄戈暗暗松口气便返房沐浴。

浴后,胡花送来宵夜道:“忙什么呢?动员如此多人?”

狄戈便取出金牌道:“开开眼界吧!”

胡花双目倏亮,不由低声道:“你面圣啦?”

说着,她已边看边抚摸它。

狄戈便轻声道出内情。

胡花摇头道:“皇上今夜一定失眠!”

“嗯!鲁玉莹当众露下体之伤,已使皇上大怒,我听得出他的急促呼吸,我更看得出他全身连抖不已!”

“内宫之耻也!”

“是呀,真令人想不到宫廷会出如此败类!”

“是呀,快喝汤,我刚热过!”

“谢啦!尝尝吧!”

说着,他己送上了匙汤。

胡花受用的眯看眼喝汤着。

两人便你一口我一口的取用宵夜。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日上午,刑部许尚书便送来三百万两加菜金。

狄戈心中有数,便申谢送走许尚书。

不久,他便与南宫勤低语着。

没多久,他己跟着一名高手离去。

此高手便是发现鲁振东诸人结伙闯庆王爷庄院之人,他带狄戈一到城外民宅,立见老人及妇人们迎来道:“参见大人!”

“免礼!大家近况可好?”

“改善很多!谢谢王爷所赐!”

“客气矣,大家继续努力,若有困难,随时来找我!”

“是,谢谢王爷!”

狄戈便含笑挥手行去!

不久,他已在巷底瞧见一部马车停在一木屋前,立见鲁振东正拎着一个大布包出来,他便含笑行去。

“啊!参见大人!”

“免礼!要返乡啦?”

“是的,谢谢大人赐助!”

“客气矣!淡忘此事吧!”

说着,他己塞一卷银票入鲁振东的手中。

“啊!不妥!”

狄戈轻声道:“收下,日后若有余力,再助别人吧!”

“这……是!谢谢公子!”

“令妹呢?”

“在房内整理行李,大人需见她乎?”

“不,多慰勉她,雪不飘梅梅不香!”

“谢谢大人,舍妹会调适的!”

“好,不打扰你!一路顺风!”

“谢谢王爷!”

狄戈拍拍他的肩膀,便含笑离去。

他直接进入南宫世家,便与南宫勤进入书房道:“皇上赏金三百万两,爹把二百万两分赠弟兄们吧!”

说着,他已递出二张金票。

南宫勤含笑道:“皇上挺细心哩!”

“的确,我今夜再赏府中那二百人吧!”

“嗯,京城内外必然还有问题,继续挖吧!”

“好!”

狄戈便含笑离去。

此时的“拼命三郎”柳彬正在恒山山下的景扬村中向村民们挥别,瞧他满脸的笑容,似乎充满喜事哩!

不错,他刚刚到景扬村收帐!

而且是大丰收哩。

原来了他受狄戈之托在山西一代置产以及安置贫民工作后,他便在景扬村一带进行探矿及采矿工作。

前年底,他一直在景扬村采到六处煤矿。

他便加雇贫户采矿。

采矿不但顺利,而且产量逐渐月增加哩!

他每隔二个月收一闪帐,此次居然比上次增收逾五成哩!

所以,他边走边思忖在该在何处置产?

不久,倏听“小心!”喝声,他一抬头,立见六支镖己经迎面而来,远方更有上百人疾掠而来。

他急忙闪身避镖。

咻咻声中,六镖纷纷落空。

八名跟随拼命三郎收帐之人立即拔剑挺立而来。

拼命三郎朝那批人一瞧,不由皱眉。

因为,他已瞧出为首之人正是他的死对头陈百钦!

他立即回头道:“速拎财物就近邀援!”

“是!”

立见三人双手各拎包袱转身掠去。

立听前方传来喝声道:“当家的,要不要拦人?”

“免,有人便有财,嘿嘿!”

阴笑声中,来人已掠落地面。

此人正是流窜于冀陕甘一带的两头蛇陈百钦,他乃是拚命三郎的死对头,两人迄今己拼过二十次以上。

偏偏二人功力伯仲,因而斗个没完没了。

他如今率百余人前来,拼命三郎当然紧张啦!

只见两头蛇嘿嘿笑道:“姓柳的,听说你攀上朝廷大官,专作他的走狗,实在是咱们黑道之光也!”

他不由嘿嘿一笑!

另外一百余人却不屑的冷笑着。

拼命三郎决定拖延时间以待援兵,他立即道:“狄大人仁勇双全,举世同钦,受惠之贫户更逾百万,令人佩服!”

“佩服,哇呸!”

立见一口痰射向拚命三郎。

拼命三郎闪身避痰道:“你可知血掌及东霸皆己死?”

“哼!不错,二老死于你之再世父母手中,难怪你穿锦喝辣吃香,你何不到京城去抱狄小子之大腿?”

拼命三郎立即道:“黑道气数己尽,回头是岸!”

“哇呸!”

立见一口痰又射向拼命三郎。

拼命三郎仍然闪身避痰道:“西霸天、南霸天及南宫世家已经与狄大人结亲,黑道己垮定啦!”

“哼,我道全被你这种败类弄垮的!”

立听一人喝道:“当家的,及早超渡他吧!”

“好,记住,留活口!他们皆是金矿!”

说着,他不由嘿嘿一笑。

“是!”

拼命三郎一闻此言,反而安心。

他立即沉声道:“双头蛇,你仍不醒悟乎?”

“哼,我先摆平你再说!”

刷一声,他己探肩拔出二把刀。

此二把刀便是他那两头蛇万儿之由来,只见他嘿嘿一笑,便边走边旋挥二刀,立见刀光霍霍泛眼。

拼命三郎一吸气,便探肩拔剑。

两头蛇喝句杀,便左右开弓砍扑而来。

拼命三郎一闪身,便反身削剑。

两人经过多年来的力拼,皆已知道双方的招式,他们甚至己经可由双方之眼神或耸肩预知对方之招式。

所以,他们迅即缠斗着。

那一百人却留下四人在四周押阵。

其中十人以二对一的攻向那五人。

其余的五人则包围住四周。

不久,两头蛇边攻边道:“姓柳的,我给你一次机会,售光财业献出财物,我可以饶你一条命!”

“先摆平我再说!”

“哼,不见棺材不落泪!”

双方立即展开激斗。

不久,二十人己经勿匆赶来,立见四十名两头蛇手下迅速的迎前以大吃小的夹攻,双方立即展开拚斗。

不久,一群女尼已跟着一人掠来。

两头蛇怒道:“姓柳的,你竟然姘上尼姑,可悲!”

“你休胡言污辱师太们!”

“哼,你己彻底的出卖我道啦!”

“玩冥不化,该死!”

双方立即展开剧斗。

群尼一掠到,立即振剑疾攻。

双方一时扯平的缠斗着。

不久,二百余名丐帮弟子叱喝而来,两头蛇神色一变的叱道:“姓柳的,我和你同归于尽啦!”

拼命三郎立即咬牙振剑疾攻。

不久,只听刷刷二声,二人各闷哼一声而退。

立见二人之腹部已破及血涌。

两头蛇狞笑一声,便振双刀再扑而来。

拼命三郎一吸气,便扬剑再度扑去。

却听一声:“人潭!”吼叫,一名青年已扑向两头蛇,只见他张臂露出胸腹空门疾撞向一把刀。

拼命三郎不由骇呼道:“小武!”

青年却吼道:“大叔,杀啊!”

噗一声,两头蛇的右刀己刺入青年的胸膛。

青年双臀一抱,便斜抱上两头蛇的右背及左颈。

两头蛇吼道:“臭小子!”便以左刀砍向青年的左臂。

拼命三郎方才吼道:“小武!”便会意的双眼一红。

他一咬牙,便振剑疾刺。

两头蛇如今扬刀慾砍青年,胸口已被利器刺入,只听得他啊叫一声,便抖手挥刀慾砍向拼命三郎。

拼命三郎一拔剑,立即削下。

卡一声,两头蛇的左臂已齐肘被削断。

噗一声,左手一落地,拼命三郎却己再刺一剑。

两头蛇立即疼得颤声惨叫。

拼命三郎一拔剑,顺势推倒两头蛇。

他反手一拉开青年,再砍一剑,立即削断两头蛇的右小臂。

他匆匆抛剑,便抱着青年道:“小武,振作点!”

青年却溢血凄然笑道:“谢谢大叔!”

呃一声,他己溘然断气。

拼命三郎不住吼道:“小武!”

他的泪水顿时如泉涌出。

“好汉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时候矣!”拼命三郎安置过这名青年一家十二口,青年因而忠心追随。

如今,他以性命报恩啦!

拼命三郎倏地放下青年道:“小武,我替你报仇!”

说着,他己闪身砍向一人。

两头蛇一死,这一百余人便心慌意乱,群豪趁隙一阵猛攻之下,当场便超渡三十六人进入鬼门关。

此人目前正匆匆闪来,拼命三郎一砍剑,便把他斜砍成两块,内脏便哗啦滑落地面,鲜血已喷上拼命三郎。

他一转身,便又疾砍向六人。

他便以饿狼觅食般宰人。

群豪见状,便任由他宰人发泄。

只要他扑近,群蒙便自动回避着。

群邪瞧得更加心惊胆颤。

不久,二人已经抛剑跪地求饶。

拼命三郎一掠近,便挥剑疾砍。

咔咔二声,二具首级已经落地。

鲜血便染红拼命三郎之身。

他却瞪眼望向四周。

立见一名中年女尼庄声道:“阿弥陀佛,足矣!”

拼命三郎全身一震,不由吁口气。

他立即抱剑向众人申谢。

中年女尼抛来一个瓷瓶道:“施主上葯吧!”

“谢谢师太!”

“多保重,受苦的施主们尚盼施主搭救!”

“是!”

群尼立即行礼离去。

不久,拼命三郎也送丐帮弟子离去。

一名青年便上前替拼部命三郎上葯!

拼命三郎立即道:“小米,厚殓小武,我要护棺返乡!”

“是!”

一名青年便匆匆离去。

拼命三郎望着小武之尸,不由泪下如雨。

“哇哇”婴啼声中,胡花顺利分娩一婴,立听产婆喜道:“添丁!恭喜天人!”胡花喜极溢泪,疼痛立减!

南宫虹便上前行功助她化净积血。

不久,狄戈已笑哈哈的返府。

众人纷纷申贺着。

狄戈笑哈哈的申谢着。

有子万事足,他实在乐透啦!

不久,产婆抱出婴儿,狄戈欣然抱婴。

他便顺手塞给产婆一个红包。

“谢谢大人!”

狄戈抱看软绵绵之婴,不由笨拙的调整抱姿!

他不由苦笑道:“不大好玩哩!”

产婆便示范及指点着。

狄戈能在千人之中大开杀戒,如今抱着几斤重之婴儿,他左抱右抱一阵子,方始逐渐的抱顺手。

偏偏婴儿在此时哇哇哭着。

产婆陪笑道:“大人,公子该哺rǔ啦!”

“好!好!”

产婆便抱婴入房。

狄戈松口气道:“手抱孩儿,方知父母苦也!”

南宫勤含笑道:“的确,雇妥rǔ娘否?”

“花妹要自己哺子!”

“上策,虽累却颇益母子哩!”

“是呀!”

良久之后,他一入房,便见婴儿已在小床酣睡,胡花亦仰躺着,他一上前,便搂吻着她道:“辛苦啦!”

“嗯,喜欢吗?”

“喜欢,挺帅哩!”

“是的,有其母必有其子!”

她刚格格一笑,不由皱眉捂腹。

“疼吧?我揉揉!”

“不,别碰它,真不好受哩!”

“苦了你啦!”

他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喜逢娇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