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霸王上弓

作者:天宇

狄戈抓住啦!

他好不容易的巧遇尹翠音之后,他便表达对她的爱意以及最天的诚意,哪知,她一直拒绝着。

情急之下,他制住她及挟走她。

他身为朝廷大官,居然在光天化日及数百人注意下公然劫人,可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也。

他置之不理的飞掠下恒山。

他便由山西、陕西、四川、贵州掠入滇南。

黄昏时分,他己掠入百阴谷。

他吁口气,便把她放立于坟前之双柏旁。

她不由骇怔。

因为,她竟在二个时辰内,由恒山返回百阴谷。

只见狄戈之修为己如传闻般超凡出众。

她无暇分心多想,因为,狄戈已在扬掌如刀的挥飞坟前之杂草,她不由惊骇如此精纯的功力。

不久,他趴跪于坟前叩头道:“谢谢姥姥助我找到翠音,我会永与翠音厮守,永永远远,生生世世!”

说着,他己连连叩头。

这回,他平捧着她掠去。

他一入厅,便把她按立于桌旁。

他便以包袱拭去桌面之蛛网及尘埃。

她立见他所刻之“思亲念亲”四字。

她不由一皱柳眉。

他立即入内取来勉可使用之木桶及一件内衣。

他便出去提水入房擦试不已。

天已黑,他仍在擦房看。

她却被野蚊叮得受不了道:“解开我之穴道!”

他立即抱她入厅。

他把她放上榻,便替她宽衣解带。

尹翠音道:“冷静!”

狄戈边脱边道:“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我不值得你如此做!”

他不再多话的剥光她。

他接着剥光自己。

然后,他抚遍她的每寸肌肤,他轻柔的吸吻着,他似在象鉴赏艺术品般舔舐着,她却冷静克制着。

良久之后,他已在“高山峡谷”大做文章。

春潮乍现,便一发不可收拾。

不久,春潮己似江河决堤般流着。

他立即挥戈着。

他似入洞房般温柔着。

他满眼热情的望着她。

她终于闭上了凤眼。

他便加速骋驰着。

他的双手更不停的翻山越岭。

他未曾如此专心的玩着。

他决心征服她。

他房中因而飘扬青春交响曲。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的鼻息己粗。

她的胴体为之泛烫!

他知道她已经动情。

他便拍开她的穴道再冲不已!

起初,她克制的按兵不动!

不久,她忍不住的迎合。

因为,原始的*火己旺呀!

她迎合不久,便放浪不己。

他不由大喜。

他不吭声的续冲着。

良久之后,她似荡妇般发泄着。

她若无至爱,岂会为他设想呢?

如今,这一切全放在一旁啦!

她尽情的发泄着。

又过良久,她己汗下如雨!

她那原始呐喊己成呻吟!

终于,她飘飘然!

他便打铁趁热的送她入仙境。

然后,甘霖普降啦!

她哆嗦着!

她呻吟着!

她满足着!

他便温存道:“吸吧,这些功力原是你的!”

“我……我……”

他紧搂她道:“别如此狠心,好吗?”

“可是,我会拖累你!”

“不会,我们光去见爷爷,他会有所指示的!”

“这……这……”

“我已不会再让你离开,我宁可抛弃一切!”

“不值得呀!”

“你要尹家绝后?”

“我……我……”

“你要让阴家绝后?”

“你有四妻,烦你为阴、尹二家传后吧!”

“求人不如求己!”

“我会拖累你!”

“拖累什么?”

“你目前如此完美,我却如此呀!”

“如此什么?你的心最纯洁神圣啦!”

“世人不会如此想!”

“只要我喜欢,有何不可以?何必为别人而活!”

“这……这……”

“爷爷精谙易容,它也是一条明路!”

“你何苦不放过我呢?”

狄戈道:“我这一切全由你所赐,我每次享乐时,我皆想起你,我的关怀以及歉疚便与日俱增着!”

“让我长伴青灯木鱼吧?”

“不行,你与佛无缘,否则,师太早己为你剃度!”

她无言以对啦!

狄戈柔声道:“你今后就易容吧!”

她不由苦笑不语。

不久,他已抱她来到池旁。

二人便入池净身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返房歇息。

翌日上午,他便陪她到坟前叩拜着。

然后,他帮她女扮男装。

接着,他背她掠离百阴谷。

他沿山飞掠不久,便听见青年男女对唱山哥工作着,他便欣慰的止步道:“我托潜龙堡嘉惠他们!”

“师太形容你为菩萨降世!”

“不敢当,这一切全是你所赐!”

尹翠音忍不住笑道:“你怎么对世人交代我之死亡?”

狄戈便道出目睹铁丁追杀,他现身解围之经过。

尹翠音含笑道:“机智过人,可有人入潭求证?”

“不详,潭中有不少枯骨,足以瞒过世人!”

“高明,你若为恶,必会天下大乱!”

“哈哈,我若为恶,岂有这些成就!”

“嗯,找个地方用膳吧!”

“好!”

他便戴妥面具飞掠而去。

午前时分,他们已在昆明酒楼取用酒菜,只听一名中年人道:“大鱼翻身,狄大人可真有办法哩!”

立见一名锦衣中年人道:“的确,行善者必获天助!”

“是呀,云贵人皆翻身啦!”

“不错,谷兄不宜再犹豫,速置产吧!”

“可是,不知狄大人肯否割爱哩?”

“没问题,按两湖之例,只要谷兄肯积用贫户,必可如愿!”

“不错,勿错过良机!”

“好,朱兄可方便赐助财力?”

“向官万洽借,我己借三十六万两白银!”

“好!”

二人便欣然干杯。

狄戈二人不由听得互视一笑。

二人便继续用膳着。

膳后,狄戈便买妥四壶汾酒放入包袱中。

二人一出城,他便又背她飞掠而去。

他便直接沿西康、青海入新疆。

劲风扑面,她便一头埋在他的背上,她拎着包袱任由双峰厮磨着他的背部,她不由阵阵舒畅。

她的心中之石己落,她跟定他啦!

入夜不久,他遥见哈萨克族,不由怔道:“人马呢?房舍怎会拆啦?此地难道已发生意外?”

他不由急掠而去。

不久,他已掠落屋前,他一嗅到柴味,立知爷爷正启用壁炉柴块添温,他不由松了一大口气。

他便含笑放下她。

二人立即摘下面具。

狄戈唤道:“爷爷,瞧戈儿带谁回来啦?”

“呀,欢迎光临!”

立见狄扬己含笑启门。

尹翠音放下手中之物,便上前下跪道:“尹翠音叩见狄爷爷!”

“呵呵,皇天不负苦心人,请起!”

“谢谢爷爷!”

“呵呵!谢谢你助戈儿!”

“不敢当!姥姥指示于前矣!”

“很好,坐!”

“谢谢!”

三人便含笑入内。

狄戈忙呈上四壶酒道:“爷爷解解渴吧!”

“放着吧,你已发现此地有所变化吧?”

“是的,出了何事?”

“蒙古人已骇走族人!”

狄戈怔道:“蒙古人怎会如此做呢?”

狄扬正色道:“蒙古人于今年初来此强行买走一万匹马,族长担心另有后患,便率族人西移至冥海一带!”

“原来如此!蒙人为何置马?”

狄扬正色道:“据我入蒙观察,他们有犯中原之意!”

狄戈二人不由神色大变。

狄扬道:“设法提醒朝廷防范吧!”

“好,请爷爷助翠音易容!”

“行,我已久候此刻,我已备妥参!”

“谢谢爷爷!”

“明日再叙吧!”

“好!”

狄戈二人便入房行功歇息。

狄扬忍不住喝一阵子汾酒,方始歇息。

翌日上午,狄戈便飞掠向东北方。

不到一个时辰,他己瞧见大批蒙人骑马掷枪,夺夺连扬之中,几乎枪枪射上十丈外之木桩上。

不久,狄戈己发现三百余木桩皆已被射成蜂窝。

他一听远方另有车响,便绕掠而去。

不久,他已见数千名蒙古人在战车上来回的射箭或掷枪,远方的木桩上也是千疮百洞,惨不忍睹也。

他不由确定爷爷之言。

于是,他皱眉离去。

行前时分,他一近屋,立见狄扬手执酒壶及鸡腿在屋前享用着,他便迎前道:“蒙人果真操练甚勤!”

“嗯,瞧过他们的粮仓否?”

“没有,他们在备粮呀!”

“是的,约备三成而己,他们在一年内不会出兵!”

“嗯,应该来得及!”

立听屋内传出“请用膳”脆脆的声音。

他一入内,立见一张绝色容貌,她微微一笑,他便心儿一颤的脱口道:“太完美啦,谢谢爷爷!”

“呵呵,以翠音之面格,可以化得更美,她却不顾哩!”

“拜托,她这样子,己够令我担心啦!”

“呵呵,好娃儿!”

尹翠音忍不住羞喜的白他一眼。

不久,三人己入座共膳着。

狄戈斟酒道:“爷爷,我已有三子,另四妻皆有喜!”

“呵呵,很好!阴、尹、狄三家有后矣!”

“是的,助贫工作己见成效,天下贫民多已受惠!”

“不简单,听说你入仕啦?”

“是的!”

他便道出出任九门提督之经过。

“呵呵,这个皇上有眼光,够高明!”

“是的,他亲赐金牌方便戈儿行事哩!”

说着,他已递出金牌!

狄扬便取牌含笑欣赏看。

不久,他递牌道:“妥加扭转朝廷对武者之形象!”

“好,皇上己谕戈儿操军!”

他便略述经过。

狄扬呵呵笑道:“你不虚此生矣!”

“全仗翠音之赐助!”

“的确,翠音该居大功!”

“戈儿知道,爷爷入京享福吧!”

“好,我终于可以安养天年啦!”

他不由呵呵一笑!

他不由连喝三杯酒。

不久,狄扬含笑道:“你下午陪翠音入丝洞一趟吧!”

“好!”

“你多行功,我与翠音先启程!”

“好,翠音,我们在展府会面!”

尹翠音怔道:“你住入展府?”

“是的,皇上所赐呀!”

“你可有察过展府地下?”

“没有,尚有财物吗?”

尹翠音点头道:“是的,我昔日没空细察,我曾瞧见展鹏父子多次由书房进入地室存金!”

“好,我会详查一次!”

膳后,狄戈便陪她散步而去。

他便在途中道出丝洞内含阴寒之事。

不久,他己瞧见酋长之住屋己被拆开,他便陪她到现场,他一掀盖,她立即觉寒气袭卷而来;

她不由退道:“够纯!”

“挺得住否?”

“可以!”于是,他牵她入内。

反手覆被,便直接到壁角前。

她一坐下,便长吸一口气。

不久,她已经开始行功吸气入体。

狄戈一见她没事,便在旁行功着。

经过一日之后,她便收功离去。

狄戈便坐上壁角行功吸气。

纯寒一入体,他便觉体内脏皆颤,他知道自己这段期间大吃大喝又快活,已有必要清理内脏一番。

他便专心行功着。

十日之后,狄戈已经收功离去,他只觉真气如珠,他愉快的一返家,便见木门己经被插上外栓。

他立知爷爷二人己先行去。

于是,他入内瞧着。

不久,他己拎包袱飞掠而去。

当天晚上,他便已经返回府中。

立见四妻抱看三婴迎来。

他不由含笑上前一一抱着三子欣赏看。

然后,他返房欣然沐浴着。

浴后,四女己邀他入内厅用膳。

他便边用膳边道:“太平无事吧?”

胡花点头道:“是的,铁大哥收回一千七百余万两白银!”

“太好啦!贫民们仍不愿自立吗?”

“是的!不过,不少商人有意接手哩!”

“不行,这块大肥肉必须留给贫民!”

“是呀,哥见过爷爷啦?”

“是的,爷爷快入京啦!”

“太好啦,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正是,爷爷很开明,你们别担心!”

四女便含笑点头。

狄戈向岳曼及南宫萱道:“快分娩了吧?”

二女便羞喜的点头。

胡花含笑道:“她们可能在下月底分娩!”

“太好啦,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霸王上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