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众凤争龙

作者:天宇

山摇地动慑众生。

涛涛浊水卷万物。

天灾并至撼天下。

鬼哭神嚎举世愁。

秋收时节,南霸天派弟子以售米、葯材及布料换回大批牛马羊之后,便在镇南关与畜商们完成交易。

三十名潜龙堡弟子便带这批横财入两湖买粮。

因为,他要买齐未来雨季以物易易所需之粮物。

所以,他更派人赴辉丝买葯材。

他另派人赴杭州买布。

他己经把置贫所回收的金银大举屯购粮物。

中秋节,所有的粮物皆已送返桂林。

潜龙堡为之瀑满。

官方为之大小粮仓也满。

多处民宅也满。

中秋佳节夜晚,南霸天夫妇与弟子及眷属们在广场取用酒菜以及赏月,却见云层频遮明月,夜虫纷飞。

只见一名弟子道:“据说黄河水在上个月变清三日!”

南霸天怔道:“会有此事?”

“是的,弟子赴辉丝购葯时听不少人议论此事,不少人认为即将变天,却有人认为将有天灾!”

“不可变天,我婿坐镇内宫矣!”

“弟子亦以此闻谣,颇获支持!”

南霸天望向夜空道:“中秋罕遇如此天气哩!”

立见一位老者道:“老朽在四十年前,曾在岳阳遇过阴晦中秋,当天晚上深夜便大雨倾盆而下,且持续三日余。”

“必然造成水灾吧?”

“是的,黄河及长江同时破堤多处,伤亡惨重!”

“这……当时可有如此多蚊虫?”

“没有,它们只在黄昏前出现过!”

“这……天下好不容易转旺,可别闹洪灾哩!”

“堡主放心,狄大人及官方已在今年防过洪!”

南霸天便含笑点头。

可是,没多久,明月己被云层遮住。

不久,云层又厚又黑着。

闪电却似银虫般闪烁着。

南霸天道:“收了吧!”

众人便一起忙碌着。

不久,南霸天道:“瞧瞧粮物会不会被淋淹到!”

“是!”

众人立即离去。

南霸天夫妇便亲入粮仓瞧着。

此时的狄戈正愁容道:“爷爷,事情好似要发生了哩!”

狄扬正色道:“是的,静观其变吧!”

“好!”

此时西霸天正独坐在书房望着窗外沉思道:“黄河上月清三日,今日又逢此景,狄老所忧之事即将发生乎?”

倏听叭一声,桌上之酒怀居然倾倒。

怀中之酒方泼上桌上,酒杯便又滚向南方。

西霸天乍被这南北一摇,不由一怔。

倏觉一阵东西摇动。

接着便是上下剧震一下!

哗啦声中,长安城外不少瓦房纷倒。

惨叫声及呼喊声为之大作。

西霸天喝句:“出去!”便掠窗而去。

不久,众人己掠落广场。

立觉一阵东西方向摇晃。

妇孺纷纷惊慌而叫。

雷声倏地大作,人人为之变色。

不久,大雨倾盆而下。

众人纷纷入屋避雨。

却听锣声道:“不好啦,破堤啦!”

西霸天大喝道:“四卫,速查!”

“是!”

立见四人匆匆冒雨掠去。

不久,其中一人疾掠返厅道:“禀堡主,南堤破三十余丈,河水己冲流而入,破堤范围正在扩大中。”

“难挡乎?”

“是的,已有上千人为补堤被冲走啦!”

“天灾,天灾也!”

岳氏急道:“我人之田岂非会被冲垮!”

“唉,天灾呀,只要土地仍在,便可复原!”

“所幸北堤没破,否则,众酒楼……”

立见另外一人匆勿掠入厅道:“禀堡主,南堤破近百丈,人及房舍被流失无数,怎么办?”

“刚才只破三十丈呀!”

“河水冲刷甚急呀!”

“先避过这阵大雨吧!”

“是!”

不久,另外一人赶返厅内道:“禀堡主!南堤破逾百丈,人畜及房舍被冲毁无数,惨不忍睹!”

“唉,更衣吧!”

“是!”

不久,另外一人也回来报告类似内容。

“更衣吧!”

“是!”

雷电交加!

大雨哗啦连下。

地震先振裂河堤又震破河堤,导致南堤溃堤,黄河之水,便似长龙般疾冲流而去啦!

房舍纷倒!

人畜纷流!

河水便长驱流入河南地面。

要命的是,大雨一阵下个不停!

不久,西霸天写妥急函,便派人送入丐帮长安分舵,不久,一支信鸽己冒雨向北方。

他边飞边栖,一个多时辰之后,方始飞入京城分舵。

不久,狄戈己获悉长安之黄河南堤已破。

皇上一获讯,不由大骇!

狄戈走到壁画前道:“河水及雨水如今必然已经冲入河南、安徽,低洼地区必危矣!”

“这……怎么办?”

“微臣赴安徽一趟!”

“不妥,爱卿乃我朝栋梁呀!”

“可是,启奏皇上,微臣以飞函示警吧!”

“速办!”

狄戈便提笔写函。

立见皇上取来油纸,便包妥函。

不久,狄戈已冒雨掠出宫。

他一到丐帮分舵,便匆匆吩咐着。

不久,一支信鸽己冒雨飞来。

哪知,雷声大作,它己骇躲入民宅屋檐下。

它一直躲到雨稍歇,方始飞去。

当它飞到安徽、合肥分舵时,各分舵己经撤走。

它盘飞不久,便又被大雨逼入民宅躲避。

此时,河早己冲流入安徽,风扬地区更因为准河水倒灌而入,早已成为广片汪洋。

无数的人畜成为波臣。

房舍更是歪倒不计其数。

偏偏雨势持续不断!

时值中秋,外海涨潮,河水冲流不出去,便向各地冲流,灾情为之迅速的加深以及扩大。

狄戈一返府,便见岳曼及游婷愁容满面。

他匆匆写妥二函,便又赶往丐帮分舵。

不久,二支信鸽又飞向南方。

天亮前,狄戈己获悉南霸天皆平安。

二女为之松口气。

狄戈便匆勿入宫。

皇上一上朝,便询问灾情。

狄戈道:“启奏皇上,赴安徽之信鸽迄今未回信,足见该处己有灾情,长安北及桂林一带尚无大灾情!”

皇上喝道:“蔡相,速研赈灾!”

“遵旨!”

皇上便匆匆退朝。

却见雨势又现,皇上不由一叹。

不久,狄戈一受邀,便参加会议。

他先问道:“可有赈灾档案?”

立见一吏端案卷朗读着。

狄戈道:“我建议助员各边军协助赈灾。”

蔡相爷点头道:“列入重案!”

“是!”

半个多时辰之后,蔡相爷己率狄戈及三名尚书面圣。

他们一入殿,蔡相爷立即呈报决议事项。

皇上道:“即刻进行!”

“遵旨!”

于是,狄戈赶入丐帮分舵写函。

不久,三支飞鸽已各飞向张垣、福州及镇南关。

狄戈便匆勿返府把此讯告知亲人。

狄扬道:“休慌,灾情已成,宜定神赈灾!”

“是!”

“我方才与大家研究过,明天雨歇后,再动员群豪各带大钞赴灾区,只要稳住商人便可事半功倍!”

“谢谢爷爷!”

“你是百姓之精神支柱,你宜到场!”

“是!”

“你先入宫,我会妥加安排!”

“是!”

狄戈便匆匆入宫。

哪知雨势却时下时停着。

翌日午后,天稍放晴,狄戈已带三盒大钞飞掠出京,赈灾官吏便率走四千名御林军。

大批金元宝便由车队一批批的运走。

狄戈一掠到山西,便通知恒山派及拼命三郎协助赈灾,然后,他直接掠到岳家堡会见西霸天。

西霸天道:“长安毁掉大半天矣!”

“放心,赈灾官吏及金银己出宫,我另召三处边军回来赈灾,一万八千名骑军会尽速赶到。”

“太好啦,我己联络过游亲家,他已在今年率人送出粮物。”

“太好啦!”

不久,二人己掠上河堤。

却见对岸破堤仍在,大批军士及民夫皆在破堤两侧束手无策。

狄戈不由急道:“此堤若不堵住,如何赈灾呢?”

“河水湍急呀!”

狄戈却一吸气,立即掠去。

他一掠到破堤旁,便注视着。

不久,他立即问道:“速备沙袋,大石,长树干!”

“是!”

狄戈便匆匆掠返西霸天身旁。

二人便匆匆离去。

不久,他已率七百人打赤膊及各带大索掠来。

他便掠上对堤立起一根大柱。

他掠上柱端便使劲一踩。

刷一声中,大柱只剩下二尺露在堤上。

立见西霸天也在对堤沉劲压下一柱。

二人便以长索系上两柱上。

然后他们又在破堤另一侧之两岸立柱绑索。

四住一立妥,群豪纷纷踏索拉上破堤。

不久,狄戈振臂一抛,长索已飞向破堤之另一侧,西霸天一抓住索,立即绑上大柱。

狄戈便把另一端绑上大柱。

不久,他便又振臂抛出一条长索。

西霸天一接索,便绑上大柱。

狄戈便绑妥另一侧。

二百名群豪立即以索绑腰及踏索向中央行去。

不久,他们已绑妥另一侧。

二百名群豪立即以索绑腰及踏索向中央行去。

不久,他们已绑妥那二条大柱上。

他们的身子便趴在索上。

不久,破堤两侧正送来大批长柱。

群豪便一根根的朝中央递去。

不久,狄戈及西霸天己掠向中央。

立见四名群豪己扶二柱插入河中。

二柱一被插入泥底处,四人立即点头。

狄戈二人便各掠于一柱及使劲向下踩。

不久,二柱己被钉上。

另外四人立即又递来二柱。

不久,狄戈二人又踩下二柱。

没多久,慈芹师太及拼命三郎己来协助踩柱。

十六名群豪亦以二人为一组的合力踩柱。

黄昏时分,近二百丈破堤中央己被踩妥一百支柱。

立见少林掌门人宗性大师已率六百余名僧众赶到,他们立即接替踩柱工作,狄戈诸人便先行用膳。

不到一个时辰,破堤处,己被补上大批长柱。

于是,狄戈率众抛下砂包、大石。

军士及百姓更加紧的送来砂包及大石。

不久,连破桌面也被抛入河中。

天亮不久,破堤处只有零星的水在溢流。

华山及丐帮弟子己经赶到。

另外一批民众及军士也前来报到。

棉被、衣衫便包着套石及砂袋被塞入破堤处。

午前时分,内堤已被堵妥。

于是,大批砂包纷被抛入外堤。

数万人更涉水在南堤外扛送来砂包。

群豪也加入扛袋行列。

入夜不久,破堤终于补妥。

狄戈不由连连申谢着。

众人便取用素面或荤粥。

膳后,众人方始回北堤外各处屋内歇息。

翌日一大早,狄戈略招呼,便沿堤掠去。

他便在沿途呐喊为大家打气。

他更宣布无条件借钱给商人及百姓重建家园。

一日之后,他已在安微地区皱眉啦。

因为,他己瞧见处处积水呀。

他急忙探听原因。

不久,他己探知海水倒灌所致。

令他欣慰的是,海水已在退潮。

于是,他寻找丐帮分舵。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己遇上一名丐帮弟子。

于是,他跟入丐帮临时分舵写信。

他详述堵住破堤,海水已退,群豪助阵,百姓风雨同舟相助以及桂林已送出粮物之事。

写后,便由一支信鸽带走它。

他便赏给分舵三万两助他重建分舵。

他便掠过河堤沿北堤掠去。

立见沿途只有零星灾情,他不由安心。

他便赴各衙通知各吏加强赈灾。

当他再返长安时,一万八千名长城边军已在协助赈灾。

他欣慰的巡视及嘉勉着。

又过三日,南霸天兵分多路所送出之米,葯材及布料皆已送入灾区,赈灾官吏主料已到场。

各地灾区官吏,他们便开始统计伤亡及赈灾。

群豪及堤北民众亦纷纷投入协助工作。

接着,水军及镇南关军士共十三余万人也投入灾区,狄戈便每日飞于各灾区指挥着。

他更在每日下午呈奏一件飞函入宫。

一个月之后,灾情已大略统计出来。

皇上获讯之后,不由大怒。

因为,至少有二十个官方银庄受创。

所幸,金银皆埋于地室,尚能挖出来使用。

赈灾工作便加速推动着。

粮物一足,人民立安。

葯材一服下,疾病立逝。

大批建材纷纷投入灾区,房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众凤争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