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引火焚身

作者:天宇

日落之前,狄戈已赶到镇南关。

元帅便与南霸天及唐元出迎。

狄戈问道:“战况如何?”

南霸天道:“若依时程,南蛮军在此时始返国界,他们若是途中歇息,我人尚来得及在中途挡一阵子!”

狄戈急道:“走吧!”

说着,他己先行掠去。

南霸天向元帅道:“偏劳元帅固守此地!”

“是!”

群豪立跟去。

且说南蛮国王被逼出征之后,他方始想起没有备饮水以及粮食,于是,他向通译道出此事。

通译一想有理,便下车掠向后方。

不久,他己向春风神君反映此事。

春风神君怔了一下,道:“利用途中之绿洲止渴,只要一冲散官军,便有大批的粮食供他们吃撑啦!”

“神君英明!”

“速去摧他赶路!”

“是!”

通译便欣然离去。

他一上车,便向南蛮王道出此事。

南蛮王只好下令赶路。

千军万马便疾驰而去。

午前时分,每人皆己热出了一身的汗,加上黄尘染身,每人皆又渴又累,尤其健马更溢汗及吐沫不已。

终于,绿洲在望,马群未奉指示,便己经冲去。

不久,一批人马已把绿洲挤得水泄不通。

春风神君也下马连连拭汗着。

不久他已率众挤入绿洲。

立见上百匹马已直接泡入池中,池又浊又黄,一批南蛮青年不在意的喝水,春风神君诸人为之皱眉。

他便下令赶出这批人马。

他一直等到浊水稍沉淀,方始喝水及冲脸抹手。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出去。

立见另一批人马冲处绿洲。

这批人马饱喝一阵,方始出来。

立见另一批人马入内。

春风神君足足等一个时辰,却见尚有大批人马在摧促慾入内喝水,他的忍耐力终于爆发啦。

于是,他下令起程。

当场便是一阵土语抗议。

南蛮王更是不吭半声。

春风神君便下令逼南蛮王启程。

通译立即怒瞪看南蛮王及按上他的心口逼着。

南蛮王只好下令启程。

大军只好再度启程。

可是,烈阳似在头顶烘烤,旷野又处处冒着热气,喝过水之人员及健马也受不了的缓下速度。

没喝水的人纷纷闷着一肚子的人。

没喝过水的马更是连吐白沫及顿蹄。

前进的速度为之受影响。

押阵的春风神君越瞧越火大啦!

他认为是南蛮人在使坏控马。

不过,他仍然忍受着。

又过半个多时辰,终于有一名青年又热又渴的冲向右侧,队伍为之一乱,春风神君立即怒吼道:“做掉他!”

立见一人掠追向那名青年。

哪知,一批青年的同伴也热渴的跟着冲出去。

春风神君吼道:“宰掉他们,全部上!”

押阵的群邪立即出车扑去。

只见他们扬掌疾劈,扣剑疾砍或拔镖疾射,立听惨叫声及马嘶声伴随砰砰人马落地声疾响着。

一批青年及健马立被超渡。

立见三千余名又热又渴的青年吼叫的疾掷出长枪,群邪料不到会有此事,当场便有三百余人挨枪倒地。一不作,二不休,这些青年抽出备枪立即射去。惨叫声中,又有三百余人挨枪倒地。

春风神君怒吼的掠出去劈杀着。

剩下的一千余名群邪也还击着。

惨叫连连!

马嘶不己!

咻咻声中,近万人火冒万丈的射枪着。

通译及同伴们便叱喝的逼南蛮王及诸吏喝制南蛮人,南蛮王及诸吏为求保命,只好呐喊连连。

哪知,那一万余人便豁出去的猛刺疾射着。

健马驰撞之声,便又超渡二百余人。

春风神君更被一马踹上右肩。

他虽然劈死三人,却已被踹落地面。

立见二十骑疾冲而去。

二十支长枪亦疾射而来。

春风神君骇得腾掠而上。

却见附近的另外八人疾掷来八支枪。

春风神君急忙翻身劈掌避过此劫。

哪知,三十余支枪又疾射而来。

他只好劈枪及俯冲而下。

叭一声,他己站在一名骑士之背后马臀上,哪知,那名骑士反而扬手扫来一枪,当场扫上他的右脚背。

他疼得啊叫一声。

他不由栽向马后。

立见六枪疾射而来。

他竭立一劈,便劈断那六支枪。

可是,随后冲来之十五人已一起射来五十支枪。

他只好滚向地面。

砰一声,他已滚跳出五十枪范围。

却见一支马蹄已疾踏而下。

他急忙并掌托蹄向上推去。

砰一声,人马立即翻倒。

不过,六支枪已疾射而来。

他匆匆的施展鸳鸯腿踹去。

叭叭声中,他己踹开四支枪。

不过,他立即被另外二支枪射上了子孙带以及腹部,而且当场被钉在地上,不由令他惨叫一声。

一生采花的他被射上了子孙带,乃是报应也。

更惨的是,立即又有八支枪射上他的胸腹部。

又是一轮疾射,他又挨了上十二支枪。

他疼得惨叫连连。

噗噗声中,他嘴角己被一枪射入及透脑而出。

另外五支枪亦射上他的身子。

他当场疼死于地。

南蛮人却又射上三十支枪,方始转移目标。

因为,通译诸人己经宰掉南蛮王、诸吏以及车夫,不过,先锋军以及护车的骑士们己经夹攻向他们。

原来,春风神君挨射之时,现场剩下的群邪也心慌意乱的挨射,通译诸人不由瞧得又慌又乱着。

南蛮王及诸吏趁隙慾翻落车下逃逸。

哪知,通译等人一扬掌,便劈死他们。

一不做,二不休,他们便逼车夫冲去。

哪知,车夫们扫枪还击,他们只好劈死车夫们。

他们便匆匆掠下车慾冲逃,附近之南蛮人便怒吼的呐喊。

复仇之喊声便激起同仇敌忾。

他们便纷纷冲杀着。

不出半个盏茶时间,通译诸人已被射刺成蜂窝。

不过,二千余名南蛮人也入地府和他们打官司啦!

现场却仍然余乱纷纷。

不久,又热又渴的人己掉头驰向绿洲。

剩下的五万余人一时怔住啦。

良久之后,八名马首之人出面会商着。

于是,车队送南蛮王及官吏们的尸体先行返国,其余的人便挖坑埋妥同伴以及马尸。

至于群邪的尸体则任由暴晒。

他们打算让秃鹰大加菜一翻啦。

亥初时分,狄戈一赶到国界处,立见大批军士正在戒备,他立即召来一名官吏问道:“南蛮军队尚未到达吗?”

“是的!”

“也无探子吗?”

“是的!”

“可有派人前去探讯?”

“有,日落前便派出三批人赴前方三十余里处探讯,却未见动静,他们目前己经返回营地!”

“怎会有此异象?”

“不详,他们或许在途中歇息,今日太热啦!”

“嗯,膳否?”

“刚轮流膳毕!”

“备妥二千五百人份食物,群豪在一个时辰内会抵达!”

“是!”

“可有清水!”

“有!”

官吏立即摘下鞍上水壶呈给狄戈。

狄戈喝过水,立即道:“我去探探讯,严加戒备!”

“是!”

狄戈吸口气,立即又掠去。

心急如焚的他,便沿途飞掠而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己瞧见尸体。

他便刹身凝神而瞧。

不久,他己由现场之杂乱痕迹确定此地经过激斗,他更由死者全是汉人,他研判这是一场内乱!

他不由一怔!

于是,他又飞掠而去。

不到一个时辰,他己瞧见大批南蛮人骑马护车驰向南方,他一见他们甚疲累,他不由好奇的止步瞧去。

他又忖不久,便掉头掠向北方。

天未亮,他已掠返回界。

立见三名群豪迎来道:“参见大人!”

“免礼,辛苦啦!”

“不敢当,大人辛苫啦!”

立见南霸天匆匆掠来道:“情况怎样?”

狄戈便道出发现一批汉人尸体,以及南蛮军队疲累赶赴国门之事,他研判双方必因故而发生内斗。

南霸天道:“侥幸之至!”

“我派三人在南蛮国担任工作,他们必知内情!”

“太好啦!”

“此次全赖他们先行递出消息哩!”

“太好啦,该厚赐!”

“见面再叙,贤婿先歇息吧!”

“好!”

狄戈便入内喝水进食。

不久,他已服丹行功着。

南霸天便与唐元及官吏商量着。

不久,他们己决定赴南蛮国作个了断。

于是,他们下令粮车先启程。

午后时分,众人用过膳,便先行启程。

又过半个时辰,南霸天方始唤醒狄戈。

他便略述众人己启程之事。

狄戈点头道:“对,宜作个了断!”

于是,二人带水一起掠去。

入夜之后,他们已在绿洲会合众人。

他们便先烤食物品及饮水。

然后,众人便扎营歇息。

天亮不久,粮车己先启程。

狄戈与众人用过膳,便先率群豪启程。

他们一到绿洲,便入内喝水。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又再度前进。

不久,他们己瞧见群邪的尸体。

群豪由群邪之尸以及现场之混乱余痕确定现场经过剧斗,群邪更是死于南蛮人之手中。

不久,他们挖出一批军士尸体,更确定此事。

于是,他们先埋妥群邪。

他们便又朝前掠去。

他们一到绿洲,便喝水歇息。

当粮车一到,他们便进食干粮及歇息。

入夜不久,近二万名骑车一到,便喝水进食。

然后,狄戈下令就地烤火歇息。

狄戈则在南方山岗上行功歇息。

破晓时分,狄戈乍听南方掠来一人,便起身喝道:“来者何人!”

“在下楚川,潜龙堡弟子!”

“我是狄戈!”

“啊,参见大人!”

“免礼!”

立见中年人掠落狄戈身前。

狄戈问道:“群邪怎会与南蛮人拼斗?”

“禀大人,据在下向参与此役之十余人探知,因为七万余人耐不住渴热慾逃引发群邪之追杀以及混战!”

“原来如此!”

“是的!”

“谢谢你及时呈报消息!”

“理该效劳!”

“南蛮人怎会出征?”

楚川便略述经过。

“可恶之至,春风神君诸人全死乎?”

“是的!”

“南蛮伤亡如何?”

“国王以及三十三吏全死,另有四万余人阵亡,伤者逾一万人,目前只剩下近七万人尚具战力,他们正在另立新王及新吏!”

“我人宜在此时前往否?”

“理该藉批立威!”

“很好!”

“禀大人,宜趁机驱走战马,既可减弱他们的战力,更可增加中原之马源以及树立南蛮人对中原之敬畏!”

“会不会逼怒他们?”

“不会,他们原本没有进犯之意!”

“好!”

“在下先返回住处策应吧!”

“好!”

楚川便行礼离去。

狄戈松口气,便掠向绿洲。

不久,他已向南霸天、唐元及官吏告知这些事。

三人不由大喜。

于是,他们便在膳后启程。

午前时分,狄戈己率众逼近南蛮,果见沿途之人纷纷惊慌而逃,狄戈便率众缓速的逼迫而去。

不出半个时辰,楚川己陪十人前来。

立见那十人下跪叩头不已!

楚川道:“禀大人,他们便是族人刚推举出来的十名领导官吏,他们之中,将有一人成为国王,他们前来乞降!”

狄戈便故意沉容道:“转达我的怒意!”

说着,他己劈向右前方之土堆。

轰一声,土堆便纷飞而去。

那十人骇得发抖啦!

楚川趁机转达及施压着。

不久,那十人己允献出所有的战马。

楚川趁机逼他们送来食物及清水。

那十人立即答应着。

不久,楚川道:“禀大人,他们已允献马及食物、清水!”

“很好!”

楚川便叱令他们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大批食物及清水已送到,狄戈便与群豪以及军士们松口气的先行喝水以及进食。

立见战马一批批的被驱赶向北方。

膳后,狄戈道:“叫他们献上降书!”

楚川立即吩咐着。

黄昏时分,那十人已献上降书。

楚川及一名青年也带来行李。

狄戈便下令启程离去。

他便率群豪各骑一马驱马驰去。

骑军们不由欣然跟去。

他们连夜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引火焚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