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红颜之灾

作者:天宇

天亮不久,狄戈方始控制体中那批“陌生客”功力,却见它们已经和他的功力汇成巨流自行运转不己。

他心知正值重要关头,便专心行功着。

此时,大批衙役及军士正在各城门口及店铺内展开搜索。

因为,周提督昨天向大内报讯之后,便有不少官吏以皇族向他询问案情以及展府之财物去向。

因为,展鹏生前已邀这些大宫及皇族投资呀!

周提督急忙派人慾封展府的各项产业。

哪知,店主立即取出交易单证明展鹏早己售产。

周提督为之大骇!

他知道这是一件规划完美的谋财杀人案啦!

所以,他立即向那些大官及皇族报讯。

这二批人急得又骂又叫着。

他们便急思对策。

他们首先利用昨天上午再入展府搜索。

入夜不久,他们己失望而去。

他们便又商量对策。

所以,他们动用大内御林军及侍卫在今日出来展开地毯式的搜索,此外,他们更入银庄追查展府近年来之存领财物情形。

辰中时分,他们己查出展府在二月下钽密集存银以及领走大钞多少之记录,他们更查出展府售三批珍宝之记录。

他们气得发抖啦!

他们便一起面圣请罪啦!

皇上叱责一番之后,便赐准追查京城银庄大钞之去向。

密文便由京城悄悄送入各地官方银庄掌柜手中。

京城之搜索行动亦化暗为明的扩大进行。

他们查得心急如焚。

他们却未曾再入展府搜查。

狄戈因而顺利的行功三日三夜。

这一夜,他一收功,便旋掌朝桌面一招。

刷一声,桌上的茶壶己飞入他的手中,他不由暗喜道:“天呀!我的功力至少增加了五倍,这……她为何如此做呢?”

他不由想起她小腹上的那块圆形胎记。

因为,她除躶露下体外,上半身皆未现!

不久,他便默默整装。

他一穿妥靴,便打开包袱。

立见内有六个锦盒,他顺手打开一个锦盒,立见盒内放满银票,首张银票更值十万两黄金。

他不由一怔!

他匆匆翻视之后,立见每张银票皆值十两黄金。

“天呀!这盒银票至少值一千万两黄金哩!”

他便匆匆开启另一个锦盒。

不久,他便又瞧见一百余张十万两金票。

他兴奋的双手连抖。

当他又瞧完另外四盒银票,他己呼吸急促了。

他为之面红心促。

他为之全身连抖。

他已在一夕之间成为千万富翁啦!

不久,他立即获忖尹翠音为何赠功又赠金,他的兴奋逐渐平静,他的思绪亦更加的冷静以及稳健。

又过不久,他己携包袱离去。

他一闪出后墙,便沿街道掠去。

不久,他己飘过南城门左侧高墙,便连夜掠去。

他只觉身轻如燕,不由欣然连掠。

他研判尹翠音会返滇南百阴谷,所以,他一直掠向南方。

夜深人静,他越掠越来劲,便全力掠去。

子丑之交,他正沿官道飞掠,倏听右前方林中传来惨叫声及砰响,接看,便是刀剑交击声音,他不由一怔!

天生好奇的他迅即掠入右侧林中。

不久,他己瞧见一名黑衣女子挥鞭及扬掌独自对付十二名男人,地面则至少已经躺下三十具尸体。

爱屋及乌,他由尹翠音之助,不由先关心黑衣女子。

倏见三名男从掌剑交加的疾攻之下,黑衣女子连连振鞭以及劈掌,当场便见那三名男人惨叫吐血仆倒。

不过,黑衣女子的前襟乍露,双*乍露春光,*头下沿皆出现剑痕,鲜血当场溢出,她急忙捂胸退后。

立见一名男人沉声道:“黑蝎女,识相些,交出财物吧!”

“休想!”

“你听着,你若再不献出财物,我们九人一定活捉你及轮姦你,事后再把你吊在官道旁树上亮相。”

“哼!谅你等没此能耐。”

“死鸭子嘴硬!上!”

九人立即再度掠去。

狄戈便把包袱放在树后及闪身掠出及劈掌。

那九人刚扑出,乍听身后传来异声,立即回头一瞧,只听砰砰连响,其中四人已经惨叫吐血飞出。

另外五人更被掌力佘劲震得斜掠落地。

黑蝎女则振鞭,乍见此景,便振鞭卷向一人。

叭一声,鞭梢倏卷上一人之颈,迅即一抽。

那人呃叫一声,便吐舌按颈仆倒。

狄戈一落地,便又连劈二记掌力。

另外四人迅即入地府报到。

黑蝎女忙捂胸收鞭行礼道:“承蒙解围,感激之至!”

“不敢当!告辞!”

“且慢!我叫胡花,请问尊姓大名?”

“这……可否……”

“小妹一定保密!”

“好吧!我的名字不太好听,姑娘可别在意,我叫狄戈,狄青之狄,勿动干戈的戈,我常被人趣呼为猪哥。”

胡花笑道:“你很坦白,风趣!”

“谢啦!姑娘先疔伤吧。”

说着,他便慾转身。

胡花却道句且慢,立即取下背上之包袱。

立见她的双*再现。

非礼勿礼,狄戈急忙低头。

胡花打开包袱,便抛来三束银票道:“请笑纳!”

“这……不妥……不妥……”

他立即振功拂退它们。

她匆匆一接三束银票,立觉右腕被震疼,她不由暗道:“瞧他如此年青,怎会有如此精湛的功力呢?”

她立即闪身卸劲道:“此乃不义之财,这批人方才劫财,我在途中黑吃黑,遂引来他们之围攻。”

“物归原主吧?”

“大可不必,因为,物主乃是一名为富不仁又专放高利之吸血虫,他死有余辜,这些财己是无主之物。”

“这……请姑娘代为济助急困之人吧!”

胡花怔道:“有此必要乎?今生济困,必是前生过于挥霍或做过缺德,或者伤天害理之事也!”

狄戈笑道:“姑娘相信因果?”

“是的!”

狄戈笑道:“别人可以不仁不义,我却不忍不善。”

“你自行济贫吧!”

“可是,我目前没空呀!”

“来日方长,收下吧!”

说着,她又将三束银票抛来。

“谢啦!”

他便探掌接住它们。

胡花立即转身掠入林中深处。

狄戈心知她慾疔伤,便劈坑埋尸。

不久,他倏见一具尸旁有一卷物品,他信手拿起它,立见它是三幅人皮面具,他不由喜道:“嗯!我方便行动啦!”

他立即戴上一幅面具。

立觉它薄若蝉翼,且无贴粘之压迫感。

他便包妥二幅面具及那三束银票。

他又忙不久,便埋妥尸体及刀剑,起身慾走。

立听林中深处传来“请稍候”,他便含笑靠立于树旁。

不久,立见胡花换上一套黑衫裤掠来,她乍见他戴上面具,立即道:“你连夜赶路,有否需要效劳处?”

“没有!夜深人静,尽情驰掠,一大快事也!”

“你挺懂欣赏人生哩!”

“不敢当!姑娘宜静养数日。”

“我知道,我原本慾赴开封会见一人,经此耽搁,恐无法准时赴约,可否请你先代我赴约?”

“这……好吧!”

“谢谢!请先接下此物。”

立见她递来半枚制钱道:“你知道洛阳桥吧?”

“走过一次!”

“桥南有座河江楼茶肆,你于午时入茶肆之后,请坐在临窗第二座头再以两双竹筷于桌上摆成十字状。”

狄戈点头道:“好!若有人先坐上那个座呢?”

“先看对方是否也在桌上摆妥十字状筷。”

“好!如果不是呢?”

“另在邻桌摆方形筷。”

“以四筷摆方形筷吗?”

“是的!来人若是赴约之人,必会称你为钱兄且自称金三,你就邀他入座且把这半枚制钱放在方形筷中。”

“他自会取出另外半枚制钱,盼你详加贴核此二枚制钱是否吻合,若然,你再道出庸庸碌碌。”

“对方必会道出莺莺燕燕以及交付一物,盼你先收妥此物及任由对方取走二枚制钱,再在原处候我。”

“行!我再重复一遍吧!”

“请!”

狄戈道:“明日午时入洛阳桥南河江楼茶肆,先坐入第二临窗座头以二付筷摆妥十字形,若有人己座,便视桌上有否十字形竹筷。若无,则在邻桌以四筷成方形,俟有人以钱兄称呼及自称金三之后,再把半枚制钱放入方筷之中。对方若放上另半枚制钱,则详核是否贴合,若然,则告以庸庸碌碌,对方必会答以莺莺燕燕及送上一物。继而任由对方取走二枚制钱,再在原位等候姑娘前来会晤,途中若有他人介入,该采取何种措施?”

胡花含笑道:“你很细心,若在中途有此状,暂停会晤且在洛阳桥一带候我,我会以你之白包巾辨识你。”

“好!若已完成会晤,再有人介入呢?”

“速离现场,再变容返洛阳桥附近,我会在入夜前到达。”

“好!万一没人前来会晤呢?”

“请在原地候我。”

“好!”

“偏劳矣!”

“客气矣!告辞!”

“一路顺风!”

狄戈立即掠去。

洛阳,文化古城也,“洛阳纸贵”一语,足见洛阳文风之盛,狄戈在天亮不久一到洛阳桥,便遥见河江楼茶肆。

他松了一口气,便过桥进入一家客栈。

他先投宿,再沐浴更衣。

然后,他悠哉的用膳。

膳后,他便先行歇息。

午前时分,他已结帐离去。

他一入河江楼,立见一名青衣中年人坐在第二个临窗座头品茗,而且在桌上以二付竹筷摆成一个十字状。

他上前一点头,便道:“金兄,久违啦!”

“是呀!钱兄,请坐。”

“他乡遇故知,人生一大乐也!”

“的确!”

狄戈一入座,小二便前来行礼道:“需添付餐具否?”

青年中年人点头道:“另添菜肴及一壶陈绍。”

“是!”

小二便行礼离去。

狄戈取出半枚制钱放上筷旁道:“庸庸碌碌也!”

青衣中年人笑道:“莺莺燕燕,何其扰也!”

说着,他也凑上半枚制钱。

狄戈一贴合它们,立见完美无缝。

青衣中年人便探怀取出一个锦盒放上桌。

他便顺手取走二枚制钱。

狄戈便把锦盒放入包袱中。

立见小二送来酒菜及餐具。

青衣中年人斟酒道:“喝几杯吧?”

“行!”

二人便先干一杯酒。

接着,二人便默默取用佳肴。

盏茶时间之后,青衣中年人己藉故离去。

狄戈一见时间还早,便见一对青年男女率九位青年入内,他们不但皆一身绸缎衣裤,而且皆昂头阔步,气宇非凡。

掌柜更亲迎道:“欢迎南宫公子大驾光临!”

“备桌上肴吧!”

“遵命!请!”

六名小二便上前劝起三桌茶客及拼桌着。

那三桌菜客不但毫无不悦,还上前行礼道:“参见公子!”

“免礼!掌柜,此三桌帐挂在本公子身上。”

“遵命!”

那三桌茶客立即哈腰申谢。

不久,那十一人己坐上由四桌拼妥之座旁。

四名小二便先行奉茗。

那十一名男女便先行品茗。

不久,倏见一名青年望向狄戈,便向右侧之人附耳低语,狄戈立即暗怔,他便暗聚功力默听他们之交谈。

立见右侧之人上前向为首青年低声道:“禀公子,花面狼在第二临窗座头,是否立即缉捕送官?”

“确定乎?”

“确定!”

“约他出去,以免损及店家。”

“好!”

狄戈不由暗暗苦笑道:“够衰了,这原来是花面狼呀!这批青年人挺正派的,我别伤他们吧!”

他立即默默喝完那杯酒。

果见那名青年上前沉声道:“花面狼,你识相点,束手就缚吧!”

狄戈沉声道:“掌下见真章。”

“行!请吧!”

“请!”

狄戈放下一块白银,便拎起包袱。

他便跟着一名青年离去。

立见九位男女尾随而来。

他一出大门,倏地掠向左前方。

叱喝声中,已有六人射镖。

狄戈一拧腰,便加速掠向远方。

啊叫声中,四名路人己经挨镖。

为首青年喝句:“上葯!”立即掠去。

立见一名青年上前拔镖及上葯。

他们各付出二锭白银,便匆匆追去。

狄戈却直接掠上房舍屋顶,便踏顶飞掠而去。

不久,他们掠入城外林中。

他迅速脱下衣裤,迅即换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红颜之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