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以柔克刚

作者:天宇

翌日上午,展泰便在民宅换上布衣裤又戴着皮帽由后门出来,屋中之一对夫妇及他们的儿子又全被制昏。

展泰便跟着人群行向靖邦王府。

他为掩饰,便微驼的行去。

他一行近王府,立见左墙外有一名高手在巡视。

他一近大门,立即听见孩童的嬉玩声音。

他不由心生一计。

他一近大门,立见二名高手分别站在门柱前,门内正有四童在追逐,他倏地扬掌劈向那二名高手。

那二人立即向外闪去。

轰轰一声,门柱一破,匾额立即落下。

展泰亦闪入门内抓起一童。

此童正是胡花之二子胡勇,立见他惊哭着。

胡花在六步之遥目睹爱子被抓,不由骇叱道:“放人!”

展泰嘿嘿一笑,便抛帽道:“狄小子呢?”

人影纷掠,六十名高手迅即围来。

展泰反手一封,胡勇便哭不出声。

不过,他骇得全身一直抖。

他的泪珠更如泉涌出。

胡花不由瞧得心疼如刀割道:“放人,一切好商量!”

“嘿嘿,狄小子呢?”

“拙夫不在府中!”

“是吗?”

他便举起胡勇作势慾砸。

她忍不住急出泪水啦!

“住手!”声中,铁丁巳越众而出。

展泰乍见铁丁,不由喝道:“你来自铁家堡?”

“不错,你为何知道?”

“嘿嘿,铁家堡的人全是这付德性!”

“你毁掉铁家堡!”

“然也,怎样!”

铁丁立即目泛寒光及握紧双拳再掷开十指。

血海仇人终于现形,铁丁怎能不怒呢?

他准备出手啦。

展泰便胡勇挡住自己心口道:“住手,今日轮不到你!”

立听胡花道:“铁大哥,请住手!”

铁丁只好后退。

胡花忙道:“拙夫南下,有话好说!”

“嘿嘿,有啥好谈的!”

说着,他又举臂作势慾砸。

胡花忍不住尖叫道:“住手!”

群豪便向前一逼。

倏听展臂震乾坤喝声,展泰不由望向厅口。

尹翠音昨天乍听展泰三字,便有熟悉感,她经由众人所搜集之资料获悉展泰便是展鹏之叔,她不由恍然大悟。

因为,展鹏生前一直向外人炫耀展泰之能耐。

如今,她一见形势僵持,立即现身。

她所述之展臂震乾坤五字,便是以前系挂在大厅供展鹏炫耀之木雕,因为,具名者便是展鹏。

她一现身,便决定采取以柔克刚策略。

这是她昨夜所思忖三大策略之一策。

她一行近,立即注视展泰。

展泰沉声道:“你是谁?”

尹翠音便传音道:“您老在破坏小女为展大爷复仇之计划!”

展泰不由一怔。

尹翠音传音道:“展大爷之私处是否没毛?”

展泰不由又怔。

因为,此乃展鹏之最大隐秘呀!

尹翠音沉声道:“我作人质,放下此童!”

说着,她坚定的望向展泰。

展泰忖道:“此女能知鹏儿之隐秘,她必是他的心腹,我何不先带她离开此地,俾弄清楚内情及她的计划!”

他便点头道:“过来!”

尹翠音便从容行去。

胡花急道:“大姐请止步!”

尹翠音摇摇头,便又行去。

展泰立即制住她的右肩及挟起她。

他放下胡勇,便从容离去。

胡花唤道:“大姐!”不由掉泪。

展泰一出大门,便腾空掠去。

不久,他己踏顶疾掠不已。

众人只能干瞪眼啦!

展泰直接掠出北门,便掠入林中。

尹翠音低声道:“提防南霸天跟踪!”

“他在此地?”

“嗯,先出关吧!”

“好!”

他便连连掠去。

午前时分,他已掠入承德地面,他立即止步。

尹翠音道:“仍欠安全,找个密林吧!”

“好!”

展泰便掠向东北方。

入夜不久,他己掠入吉林北方之林中。

此林素有窝集这称,它是一片广达数十里之原始森林,展泰掠入林中良久,便停在一处池旁。

他吁口气,便放下她及拍开穴道。

她便故意走到一株树后掀裙卸裤蹲下。

一阵嘘嘘声中,她已小解一番。

不久,她硬挤出一截“肥料”。

她故意道:“您老可有便纸?”

“这……没有!”

她便故意羞赧的捧裙低头出来。

不久,她蹲在池旁又以手掬水搓洗下体。

她那雪白峰立现。

她更故意在掬水之中展现妙处。

展泰为之呼吸一促。

展泰原本也是一支猪哥,他为了练功一直禁慾迄今,他乍被她连连的挑逗,慾焰已经引燃。

原始火山亦近引爆。

尹翠音一听到他的急促呼吸,不由暗喜。

她便张腿清洗莲宫。

展泰的红脸为之胀红!

不久,她便迅速的穿裤及整装。

展泰不由暗叫可惜!

尹翠音一转身,便道:“您老确定是展大爷之叔乎?”

“不错,他怎会发生此种意外?”

“此乃南霸天与西霸天之杰作!”

“可恶之至!”

尹翠音下跪道:“请您老为展大爷复仇,小婢便以身相报!”

以身相报?展泰不由心儿一痒。

他立即道:“起来吧,我允你!”

“谢谢您老!”

她一起身,便张臂上前一搂!

展泰不由全身一抖!

他曾经是一支猪哥,如今却似菜鸟般亢奋哩。

她便以rǔ贴身厮磨着。

她更反手宽衣着。

不久,她一后退,便剥光自己。

林中虽暗,以展泰的功力却瞧得一清二楚,他乍见如此迷人之胴体,整座火山立即爆发。

他气喘如牛!

他目射火焰!

他匆匆剥光自己!

尹翠音妩媚一笑,便上前一抱。

他顺势抱臀,她己夹腿一勾。

他不由道:“好宝贝!”

他便蹲马步发泄着。

她便以浪娃般迎合着。

原始林中便充满春光。

迷人交响曲纷纷吵走鸟兽。

它们抗议的连叫而去。

不久,她浪叫不已。

他更亢奋啦!

他大开杀戒啦!

她一见他如此猛,便放缓力道。

她便以浪叫助兴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展泰己打个哆嗦。

她立即道:“给我,我要儿子!”

“行,给你!”

“放我下来!”

“行!”

二人立即趴上落草堆中。

她便连连迎合着。

她舒畅的展开回光返照攻势。

不久,他己欣然注入甘泉。

她倏地吻住他。

她的四肢紧抱挟着他。

他受用的大爽。

倏觉一冷,他倏觉不对劲。

他的肌肉直接的一紧。

她便紧扣住的双肩及摧功疾吸。

展泰恍然大悟啦!

他又悔又怒的慾挣扎。

可惜,为时己晚,他的魂魄己经离体。

他悔恨的入地府报到。

他正式结束罪恶的一生。

尹翠音小心的在他的命门穴补上一掌,她反手抛开他,立即船膝吸气开始行功。

因为,她的体中己是真气翻腾不已。

她便连连行功着。

不知不觉之中,鸟兽声纷鸣。

她一收功,立由远万的亮光知道己经天亮。

于是,她入池行净身。

她望着尸体,不由得意的一笑。

浴后,她便取他的衣裤拭干全身。

然后,她迅速的整装。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她含笑把衣裤穿上尸体。

她反手一劈,立现一个大坑。

她便含笑埋尸。

不久,她己掠向远方。

归心如箭的她便沿途飞掠着。

此时的狄戈刚返回王府。

原来,他一直追到开封,方始向丐和分舵探听展泰。

于是,他托丐帮弟子递函请大家协寻展泰。

他便入山区飞掠着。

昨天晚上,他在下恢复长沙分舵又探过讯,便入酒楼用膳,他尚未膳毕,丐帮弟子己遂来飞函。

因为,胡花己请丐帮函遍各分舵召回老公呀。

狄戈一见函中摧他返府,却未道出原因,他不由大急。

他便飞掠北上。

如今,他一返王府,胡花便上前抱他及哭诉经过。

狄戈不由惊急交加。

不久,他反而安心啦。

因为,尹翠音主动报到受擒,狄戈研判她可能慾吸死展泰,所以,他反而暗暗的放心。

不过,他不敢形诸神色间。

他便先安慰一番。

然后,他先入房沐浴。

浴后,他便与众人共膳着。

膳后,他煞有其事的与众人商量对策。

他嘴中与众人商谈,心中却在思考如何替尹翠音圆谎。

所以,他在亥初时分,便离开王府。

他直接掠出北门,便飞掠而去。

他连夜飞掠,却在沿途张望的寻人。

天亮不久,他便在冰天雪地上张望的掠去。

不到一个时辰,他己遥见远方有人掠来。

他凝目一瞧,立即认出来人是爱妻。

他立即长啸一声的迎去。

尹翠音乍见老公,不由大喜。

因为,他方才一直思忖如何向众人交代哩!

二人一掠近,便互相搂着。

“吸死他啦?”

“讨厌,瞒不过你!”

“别急着回去,以免不好交待!”

“好,不过,人家挺饿哩!”

“找个地方祭祭五脏吧?”

尹翠音道:“入林杀生吧?”

“好!”

二人便掠向北方。

午前时分,二人已在那个池旁烤一只山猪。

她便靠在老公的身旁道出经过。

“好险呀!”

“嗯,他的功力既强又纯,要不要?”

“不要,你好好吸收吧?”

“好!”

不久,二人已享用鲜美的山猪肉。

膳后,二人浇熄火,便靠在树旁聊着。

“老公,要不要挟回尸体?”

“免啦,挺恶心的!”

“格格,瞧你杀人不眨眼,怎会恶心呢?”

“说笑而已,别让展泰无脸见祖宗啦!”

“格格,有理!”

“幸亏你机智灵变,否则,会伤亡不少人哩!”

“可见世上尚有不少的高手!”

“是呀,再近几年,我们就找个清静处隐居吧?”

“好,我也想静一下子,尤其要陪陪爷爷!”

“干脆扩建百阴谷。”

“好呀!”

尹翠音格格笑道:“母子连心,花妹为强儿当众掉泪啦!”

“她是直肠子,别笑她,她一直对你怀疚哩!”

“格格,她这下子对我心服口服哩!”

“嗯!”

二人又叙不久,她倏地问道:“嫌不嫌我贱!”

“胡说八道!”

他立即搂吻着她。

她亢奋的吻着。

不久,二人己剥光全身。

二人便火辣辣的玩着。

林中顿又弥漫春光。

良久,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畅然收兵。

二人便情话绵绵的温存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入池净身。

然后,他们便整装行功着。

黄昏时分,二人便又引火烤食猪肉。

膳后,二人便浇熄柴火散步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施展轻功掠去。

不久,他们已在冰天雪地上尽情的掠纵着。

天亮不久,二人已经摇见京城。

二人不由互视一笑。

二人便跟着赶集人群行去。

盏茶时间之后,竟见守城军士行礼道:“参见王爷!”

“免礼!”

二人便含笑进城。

不久,二名南宫世家高手己掠来行礼。

狄戈答礼道:“辛苦大家,请代为报平安!”

“是!”

二人立即离去。

狄戈二人便直接掠向王府。

他们一到王府,立见工人们正在砌柱。

他们一入内,胡花已惊喜的掠来。

她一掠近,便紧握尹翠音的双手道:“谢谢大姐!”

“客气矣,勇儿可好?”

“好多矣,小惊一场而己!”

狄戈含笑道:“用膳吧!我尚慾入宫报讯!”

二人便欣然入内。

不久,狄戈已向群豪申谢着。

他便由五妻陪同用膳。

膳后,他便整装入宫。

他先面圣报告已灭元凶展泰。

皇上道:“很好,狄王果真所向无敌!”

“不敢当,今后宜加强防范类似事情重演!”

“朕已谕游卿再聘五百名高手入宫!”

“皇上英明!”

二人又叙不久,狄戈便行礼离去。

他便先后向南霸天及南宫勤报平安。

当天晚上,他便在王府宴客申谢群豪。

众人欢聚一个多时辰,方始散席。

翌日上午,五百名南宫世家高手已入宫担任侍卫。

南宫勤之子南宫龙更担任侍卫统领。

原衔之徐统领则接任九门提督。

这天晚上,狄戈与胡花瞧过熟睡的孩子们,便返房品茗。

“老公,大姐有否被展老鬼占便宜?”

狄戈含笑道:“她如何说?”

“大姐只说缓兵之计而已!”

狄戈搂她入怀道:“你自己问她吧!”

“黑白请,窘死人啦!”

“我能问吗?她该如何答呢?”

“你认为大姐会不会被占便宜呢?”

狄戈摇头道:“即便有,我也不会计较,所以,别问为妙!”

“我……我对不起大姐!”

“算啦,江湖儿女,谁能长保平安呢?看开点吧!”

“嗯,你去陪大姐吧!”

“你放弃?”

“嗯!快去嘛!”

“遵命!”

狄戈吻她一下,便含笑离去。

不久,他己踏入尹翠音的房中。

尹翠音含笑道:“陪陪花妹吧!”

“拜托,我算老几?她叫我来陪你的!”

她便含笑宽衣解带。

不久,二人已在榻上兴风作浪着。

胡花便专心的旁听着。

她顺手反置抄漏。

一个时辰之后,砂漏己滴光,狄戈二人仍在快活,胡花忖道:“我老公果真度量过人,我没跟错人!”

她含笑歇息啦!

狄戈二人又快活一阵子,方始落幕。

阳光普照,狄戈率五妻带着大小子女一近百阴谷,立见狄扬笑呵呵的掠来道:“这下子热闹啦!”

他不由呵呵一笑!

小家伙们便连吼着:“曾爷爷!”

他们欣然的结伴行去。

狄扬乐得又抱又嗅个不停。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入谷。

狄戈道:“爷爷,大家一致决定,再过五年,大家在此团圆!”

“喔,你舍得功名富贵吗?”

“让他们去玩吧!”

“呵呵,很好,不过,皇上及太皇不允许!”

“我会坚持,我们要多陪陪爷爷!”

“呵呵,很好!”

狄戈含笑道:“多建些房间吧!”

“行,外界情况如何?”

“蒸蒸日上,一片大好!”

“很好,仍在炼金吧?”

“是的,每月已收入四百余万两金元宝!”

“呵呵,你足够吃喝十代啦!”

“是的,爷爷可以放心享福啦!”

“很好!”

不久,狄戈己和尹翠音离去。

不出一个时辰,他们已各带回二个食盆。

众人便在厅中享用酒菜。

膳后,狄戈便率五妻下山。

他们便来回的买回寝具及物品。

当天晚上,大厅及三个房间和柴房皆满人啦。

狄戈则在谷口行功着。

翌日上午,大批工人己扛建材入谷挖土搭屋着。

狄戈与狄扬便出去逮回野猪、山兔、与及一支野羊在谷口与诸女烤着,小家伙们不由瞧得大乐。

午后时分,他们便与工人们享用烤肉。

中午时分,工人们已经离去。

翌日上午,大批工人带着建材及食物入谷。

他们便忙着搭屋。

五女则忙着炊膳。

狄戈则带小家伙们到林中追逐走兽。

七日之后,谷中己增加三排新屋及寝具。

狄戈便又赏工人们一笔白银。

工人们欢天喜地的离去啦!

狄戈诸人便每日陪着狄扬。

一个月之后,他们方始离去。

他们便沿北方而上。

沿途之中,各派及各衙吏纷纷恭迎和招待食宿,即便荒郊小村也有人招待着他们。

因为,狄戈已成家喻户晓的人物。

狄戈便沿途赐赏着。

这天下午,他们终于安返王府,立见碧翠欣然迎他们入王府,胡花五女便各赐她一件礼品。

当天晚上,他们便又庆团圆。

膳后,他们便品茗欢叙着。

狄戈含笑道:“人心可真现实,朝廷开赋不久,商人们已经全部还钱,接连一个月,皆无人前来借钱哩!”

“哈哈,好现象,足见天下已更富足!”

“据说每期赋收皆破记录哩!”

“很好!”

“我只在银庄留三百万两金银,其余之金银与银票皆放在地室中,以免发生突发状况及意外!”

“谢谢,大哥该带妻小出去逛逛啦!”

“好!”

他们便欢叙良久,方始歇息。

不久,狄戈已搂吻胡花。

胡花不由呼吸一促。

不久,二人已一丝不挂。

二人便上榻畅玩着。

“好老公,我不虚此生啦!”

“我却一直回味在杭州那段时光哩!”

“格格,算你没有乐昏头!”

“我敢吗?对了,你昔年找我送什么入洛阳呀?”

“银票呀!”

“那批人呢?”

“她们只是道具而已,她们在半年后结伙劫财杀人,便被少林高手消灭,那批财物便由我没收!”

“你专门黑吃黑?”

“格格,若非如此,哪来巨金置贫呢!”

“的确,这片基业多靠这批巨金哩!”

“算你有良心!”

二人便畅玩各种花招。

潮来潮往,她欢愉的胡说八道着。

山南山北飞几回,她己茫酥酥!

她更似要断气般呻吟着。

良久良久之后,一切方始寂静。

两人都意犹未尽的温存着。

起更时分,两人方始共入梦乡。

两张嘴不由漾着满足。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屠佛擒魔》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天宇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天宇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